譯:mimi

出道第六年的紀念﹗特別對談
光一&剛訴說‘兩個人的心之軌跡’


[十多歲的時候﹐什麼也不怕。
但是現在﹐每件事都會令我膽怯]


延續上一期﹐今期也是KINKI KIDS兩個人一起登場。
即使已經出道了六年﹐兩人的風格和立場也沒有改變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久違了的對談﹐大家又可以聽出兩人的‘關係’了。

光一:

藝術之秋

我去做杯子之類的﹖會很奇怪吧。
不過﹐‘藝術之秋’到底是誰決定的啊(笑)。

為什麼到了秋天就那樣說呢﹖

就算不是秋天﹐喜歡藝術的人就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就好了。 打扮之秋
‘買東西要到?原宿’就是愛打扮吧﹖(笑) 我呢﹐真的不知道現在流行些什麼。衣服差不多都是STYLIST‘試試穿這個吧’的推薦而買下的。

食物之秋

現在一年四季什麼都有啊。所以想吃什麼的時候就去吃是最好的了。秋天的茄子好像很好吃﹐但是我討厭茄子啊。想要變強的事﹐是變得可以吃茄子吧。

剛:

藝術之秋

嗯~~~ 前陣子有接過畫插畫的工作﹐有時間的話也會想畫。但是現在不想再把它當工作。只是想當興趣來畫。

打扮之秋

最近不怎麼注意潮流呢。也不怎麼買衣服。啊﹐不過演唱會的服裝我全都拿回去了。 其中有些很難配搭﹐但都是平常可以穿衣服。

食物之秋

秋天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啊。最先想起的是秋刀魚。雖然我不是特別想吃或特別喜歡的。我一年到頭都很喜歡吃漢堡﹐自己有時候也會弄來吃呢。

[剛是SOLO CONERT﹐光一是LAS VEGAS﹐兩人充實的夏天回憶]

今年的夏天是個怎麼樣的夏天呢﹖

剛﹕我是CONCERT和釣魚。兩樣都令我覺得很快樂呢。

光﹕我沒有什麼特別。真的要說便是去了LAS VEGAS吧。

-- 剛對CONCERT最初好像很擔心呢。。。

剛﹕嗯。但是有很多人來看呢。土屋SAN、建SAN、篠原、堂島君、翼、二宮。。。還有誰呢﹖啊啊﹐光一也有來呢(笑)

光﹕嗯。燈光好美啊﹗

剛﹕老是那樣說呢。

光﹕是‘剛的世界’﹐不是很好嗎﹖的感覺。

-- 好像很開心呢。

剛﹕沒有做作的感覺讓我覺得很好。然後是與背後的人有種一體感。全都是自己做的歌﹐雖然有點害怕﹐但學到了很多東西。分數﹖50分吧。還是一半一半的感覺。 -- 完成了之後的心情是﹖

剛﹕說是沒有什麼真實感﹐不如說是完了之後馬上回到正常生活吧。‘我真的做了嗎﹖’的感覺。

-- 光一也想開個唱了嗎﹖

光﹕不﹐我沒有那樣想過﹐因為冬天的時候會兩個人一起開啊。

剛﹕已經想得那麼遠了嗎﹖我還是在“CONCERT完了﹐‘還差很遠呢’”的感覺中啊(笑)

[作曲、冬CON﹐兩個人一起的活動 正式開始了﹗]

-- 光一去了LAS VEGAS 嗎﹖

光﹕雖然怒是去玩﹐而是為了做訪問而去﹐不過也看了一些表演。

剛﹕看了多少呢﹖

光﹕只看了三個。剛到達那一天沒有看﹐然後看、看、看﹐就會來了。連到達到那天共去了五天。

-- 好趕的樣子呢。

光﹕對啊。不過﹐因為表演示晚上的﹐所以在白天做訪問。LAS VEGAS本身就像一個主題公園呢。我也去了賭場﹐不過輸了(笑)。

剛﹕但你不是會沉迷的類型吧﹖

光﹕不會沉迷啊。我對用賭博賺錢本身沒興趣﹐不過挺喜歡那種遊戲的。

-- 表演好看嗎﹖

光﹕很好啊。那邊因為沒有消防條例﹐所以可以在臺上用很多的火花。燈光也很漂亮呢。

剛﹕又是燈光啊。。。


-- 那麼私底下過的是怎麼樣的夏天呢﹖

剛﹕釣魚、釣魚。也不記得去過多少次了﹐經常去呢。去江島那邊釣好好玩呢。晚上三點多出發﹐五點到達。五點半左右開始釣﹐午飯時休息一下﹐黃昏的時候在釣一下便回家的樣子。

光﹕那麼早啊﹗釣了些什麼呢﹖


剛﹕‘魚喜’魚和梭魚之類的(笑)。

-- 光一是打棒球嗎﹖

光﹕也只是打過兩次吧。更多的時間是拿著結他作曲。突然想感受一下音樂的樣子。

剛﹕原來是這樣啊。 -- 可以期待一下兩個人一個作曲、一個作詞的作品吧。

剛﹕這個就不知道了。如果有這樣的提議也是會做的。不過﹐兩個人現在想做的音樂和喜歡的音樂可能不同﹐所以不知道呢。光一最近聽什麼音樂﹐有什麼興趣也不知道啊。嗯﹐但是唱片製作開始之後便會有更多交流吧。

-- 有其他想兩個人一起做的事嗎﹖

剛﹕沒有啊。我們已經23歲了﹐那樣會很噁心吧(笑)

光﹕如果有的話﹐‘兩個人一起幹這個﹗’會噁心呢。像電台節目般當話題又不同(笑)。

[劇集、綜合節目﹐各自有各自活躍的地方。KINKI 充實的秋天]

-- 兩人由秋天開始很忙呢。。。


光﹕因為要開始拍劇呢。

剛﹕是怎麼樣的角色呢﹖

光﹕是個很有趣的角色﹐但我現在很擔心﹐因為拍攝與CONCERT和舞台劇的彩排重疊。開始了的話﹐我相信是可以集中的﹐但就是會擔心。沒問題吧。。。的樣子。我那一邊都不想怠慢啊﹐無論是舞台還是劇集。

剛﹕好像很難搞呢。

光﹕開始了就沒問題吧。雖然不是覺得迷網﹐但開始之前會覺得擔心。十多歲的時候什麼也不怕﹐但現在每個工作也讓我覺得膽怯﹐像這次般什麼也重疊在一起的時候。

剛﹕嗯嗯。

光﹕十多歲的時候只是什麼也不去想吧。

剛﹕不過﹐除了去做也別無選擇了。

光﹕對呢。‘我想你來做’被這樣說是很高興的事呢。

-- 剛的綜合節目也要開始了吧。

剛﹕是我去交朋友的節目吧。我覺得很有趣。好期待呢。

-- 除了工作﹐有自己想做的事嗎﹖

剛﹕我答應了給翼寫歌呢﹐要先做這個。然後是為AKKUN (佐藤敦啟)給我的歌詞寫曲。對於音樂﹐我雖然還有很多不知道的﹐但想幹的事很多呢。

光﹕與其說是我想做的事。。。我更想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好﹐嘗試各種不同的做法。經過各種各樣的事便會成為好的回憶吧。總之﹐我的目標是平安無事的完成所有工作﹗



AFTER INTERVIEW

[大熱天的外景訪問﹗驅走熱氣的神秘事件是﹖]

東京錄得35度高溫的這天﹐讓人覺得‘體感溫度有40度吧’的大熱天氣下﹐POPOLO出外景了。
大家嚷著‘好熱啊~~~’的坐進了外景車。
光一也熱得面容扭曲起來。儘管如此﹐KINKI要穿的是秋裝。。。雖然看到要穿的衣服時嚇了一跳﹐但仍然馬上換上做好準備。
然後發著39度高燒的剛來到了。
‘我覺得身體輕飄飄的呢~~~’剛輕輕的說著。

首先是額頭和頸貼著散熱貼的剛﹐流著大量也不知道是天氣還是體溫所引發的汗﹐走到拍攝場地去﹐連妝也容掉了。
雖然如此﹐他在鏡頭面前仍然是笑容滿臉的。
另一方面﹐光一一邊說著
‘太光了﹐睜不開眼睛呢’﹐一邊配合著攝影師的指示看著鏡頭。
這種時候﹐兩個人看起來都是非常專業的。


然後是拍攝獨照。轉換拍攝場地。
工作人員對剛說‘還好吧﹖’。
剛答說‘喉嚨覺得痛呢’﹐工作人員便給了他喉糖﹐他把糖拋進口之後便開始拍攝了。
等待剛拍攝的期間﹐光一坐在攜帶用的小凳子上伸展身體。然後便到光一拍了。
就在那時候﹐光一差點兒踩到了狗糞﹗

工作人員‘呀﹗’的叫了起來。在那千鈞一髮的瞬間﹐光一轉過身體﹐然後回過頭來﹐一副’踩到了嗎﹖’的擔心表情。
因為他及時轉過身去﹐當然是沒有問題啦。
拍攝完畢打算回外景車的時候﹐災難再次來到光一身上。。。

STYLIST發出‘啊啊~~~’的叫聲。不好了﹗的瞬間﹐光一以華麗的腳步避過了危機。
‘是不是踩到比較好啊﹖’
說著﹐臉上浮現惡作劇的笑容。
雖然令人擔心了一點點﹐但都是托著個狗糞事件的福﹐為大家驅走了熱氣。




momo:謝謝mimi為我們帶來了另一篇可愛的對談了^_^ 今次,本來打了小momo的說話的,最後還是決定fufufufufu笑的地方全部刪掉了(汗)
和我一起在這個站上長大的都己經兩年了,所以應該對fufufufu的位置很了解吧﹖所以為了不影響可愛的對談,還是刪了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