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i Kids 2001演唱會實況報告

引言:


由於momo我還是每日在演唱會後群症中渡過,所以我決定先將台灣那兩場的演唱會先作詳細報導,因為香港的fans們應該還有很多還沒有看過的,而且呀,台灣真的勁爆得多了,到處充滿著lovelove氣色,如果看不明的話,或者接受不到的話,不要再看下去好了。可能還會有違漏的地方,而且大家有不同的意見的話,我隨後會加上去的。


說實在的,去到會場的時候真是有點怕,因為我一直以為那會是一個新建好的會場,誰知原來是一個大帳幕,好臨時的感覺,加上那日在台南市有颱風的關係,所以帳幕是被吹得一直有怪聲的。^__^;;


舞台的設計基本上同香港一樣,有不同的是,在台灣,大螢幕是建在台上的,那樣,可以不用因為擔高頭看螢幕,而錯過一些重要的場面了,當然這對我和大家想細看兩小口lovelove的眼神時有莫大的幫助!台的兩側花道是比香港的近很多,只要在花道兩邊的fans們伸手,基本上可以摸到兩人的腳,(還是觸摸到幸福﹖^__^;;)

5月13日 下午場 (加場)14:00pm


曲目:和之前的原全一樣,所以不在此寫下了,反正重要的始終是MC的部份 ^__^;;


不同的是,因為那一場要製成vcd所以在唱“在我的背上長上了翅膀”時,都帶上了同Pop Jam時打歌的絲巾,好好笑,因為那條絲巾一直都像會令他們好不舒服的樣子,哈,特別是剛公主!有一個位是不同的,每一次光一唱完“永遠的日子”後,剛會先唱一段solo的“欲望之雨”,但差不多每一次都要等到副歌部份,(令到可憐的剛要先跳一part寂寞的獨舞!)光一王子先可以換完衣服先趕上出來,但是在這一場中,王子一唱完“永遠的日子”後,一熄燈就直奔進後台(就算熄了燈也清楚看到他是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去的),然後在剛唱完慢板的solo“欲望之雨”後,在開始跳舞的時候,王子就己經出來配合了。這個我的十分佩服的!做得好,王子!


另外在唱完“欲望之雨”之後,不是會有一個位是junior用劍把他們(假的他們)刺死的嗎﹖在香港的兩場都是白色的簾落下就完了,在那場中就是用火將白色的簾燒掉的,那麼,拍出來的效果好一點吧!


在台灣四場中,光一在唱 “jealous train"時的後空翻都好好地完成了!

大家應該知道在台灣這一場中,有簽名版和簽名波掉出吧,一共在這場中,剛和光一都分別掉出三個,但笨笨的阿剛在掉第三塊的時候,由於太大力的關係,將其中一塊給卡在高空的架上去了,他自己也清楚看到的,不過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之後那塊簽名版就一直卡在上面,散場後,大家也無奈地看著那塊簽名版,雖然有人試(連工作人員)將他弄下來,不過在我離開前都看不到它有動 的跡象。不過在我第二次入場中,塊 版就不現了,應該有人將它弄下來了。


剛在第三場中,跳 “情熱”時好像有點累,不像在香港時那麼震奮,不過到了第四場時又史無前例地出力了!其實說真的,就連我的日本朋友也說,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盡力的剛,無論是跳舞時,在MC時,都沒有見過他High成這樣子,不過這個和光一忙可能有關的,因為光一一直要為很多電視的拍攝,主持的工作而令到他有看得出的倦怠,所以體貼的剛就一直要處於好high的狀態中禰補光一的不足。這個情況真是好少見的,因為在日本通常都是光一一直哄著剛的,今次可以看到調轉的樣子,感覺都很不錯!主動 的公主啊,王子你要好好珍惜了,撒嬌的王子這個是珍貴的機會!


好,進入MC部份


在MC一開始的時候,剛和光一先是一個維持5秒的對望(每次都會的^__^),先確定兩人都準備好了,然後由光一先開聲,對大家講了問候語後,先介紹台灣的MC出來,在台灣,是由一位叫吳建恆做主持,小徹做翻譯 。


主持:台灣有很多人也買不票,所以這一場是加場的
剛:Oh, no.... (好可愛,這似乎是他最常用的英文之一)
光一:(附和著)
主持:那麼KinKi你們會更努力是嗎﹖
剛:係係
光一:有沒有觀眾是第一次來看的呢﹖
大家:有!
光一:不少人看完之後會不喜歡我們嗎﹖
大家:沒有!
光一:那麼,看完後會更愛我們的呢﹖
大家:尖叫!
兩個都笑得好開心,就是那時,光一說了一句國語的,不過好像攪錯了什麼了,說完主持和剛都望著他,

剛:he?
主持:大家聽到嗎﹖
大家:聽不到
光一害羞地:iie, iie, iidesu. (不是,不是,沒有事了)
剛嘗試估光一剛才說什麼了,於是他用國語說了:大家非常(關心)(對不起,momo真是不確定這句,因為我本身國語不好,而剛說那時真是好嘈吵!)

他重複了一次:(一直都看著光一的!)大家非常(關心)
光一大叫:好難呢(指中文)
主持:在Johnny's Power 中,似乎你們都學了不少中文呢﹖
剛:係的,我最懂的就是 “我們是近畿小子”(這個講得好準的!)光一也在一旁笑著
主持不知講了點什麼令到大家一直叫,剛一直問翻譯,“什麼﹖什麼”然後索性 說:台灣最棒!(講了兩次)
光一一臉不太明的樣子,所以翻譯就向他解釋:近畿最高,光一聽後一直在笑,因為他身旁的剛不斷重覆著:近畿最棒!
當剛等下來看著光一後,就含著笑對他說:光一最棒 (光一就一直笑)剛又再重覆,今次比較大聲了:光一最棒
(剛的眼是一直追著光一打轉的)他一直等待著光一的反應。。。
光一:我愛大家 (因為不好意思對剛說)
剛:大家最棒!(仍然期待著光一說,光一就別過臉去,大家一直笑)
此時主持人插口說:不如這樣了,剛對光一說一次,光一又對剛說一次,大家說好不好﹖
剛一聽完就面向光一溫柔地講了一句:光一最棒
光一:iiya...iiya...iiya desu ne(極怕羞)
剛:怎麼iiya? 怎樣意思啊﹖(用英文):no. no thank you.﹖
剛再說一次:光一最棒
(光一啊,人家都那麼主動了,你也不要怕羞吧!)
然後光一停了一下就細聲說:剛最棒! 一講完就說:好羞呀! (王子何時變得那害羞的﹖)


主持:那樣,我們應該如何回應呢﹖
大家:KinKi最棒!
剛:(舉起雙手)Thank You ! 謝謝(國語) 光一也附和著:Thank you
剛教大家應該說:O Ki Ri (這個應該是關西語吧﹖我也不確定)
於是大家學叫。
剛說一句:大家最棒
大家:O Ki Ri
剛:(又是細細聲的)光一最棒
大家:O Ki Ri
剛:台灣最棒
大家:O Ki Ri


剛:我昨日呢忘記了拉褲鍊了
主持問:是因為一直看著大家,所以忘記了嗎﹖
剛:oh oh oh, 係係。。因為非常high.. Thank you, arigatou. (扮起多謝觀眾,然後望到自己的褲鍊開了)
主持:這個只有台灣先見到了。。今日可以再忘記多一次嗎﹖
剛:不可以了(笑。。)
剛:今日是母親節,大家知道嗎﹖我在演唱會前致電給媽媽了(向光一)
大家:係
光一:我有次連媽媽的生日也忘了 (笑著說)
剛:(用中文)唉呀
剛:我在演唱會前致電給媽媽了,(然後就扮起講電話了)媽媽今日是母親節啊,媽媽,你身體好嗎﹖媽媽問我好嗎﹖我就話好。媽媽話:我完全無問題,你呢﹖我也完全無問題,等我回日本後一起去吃飯好嗎﹖然後就掛斷電話了。(跟著問大家)大家呢﹖有致電嗎﹖
主持:他們送媽媽來看concert就是禮物了!
剛:今日有媽媽來嗎﹖
主持:(對台下)媽媽﹖
剛:(用國語學著)媽媽﹖媽媽﹖媽媽﹖
(有觀眾揮手,有鏡頭zoom去)
剛:啊,真的有!(對著她揮手)還有嗎﹖有是同媽媽一起來嗎﹖
(今次在台側有媽媽舉起一位小女孩,大家似乎一直也是用孩子和狗來哄阿剛的!)
剛:(當然就立即行去,抱了小女孩一把,kiss了小女孩的公仔一下,但是把小女孩弄哭了^^;;)
玩完一會後,行回台中對大家說:台灣的fans真是太好,是你們給了我們力量,那些力量改變了我們呢!


等翻譯完,剛就在台中的地方大力地用手親咀後送了飛吻出去

(大家注意了,在一旁一直都沒有作聲的光一是突然蹺過兩位主持,跳起作勢將飛吻拾回來,剛就一直看著光一笑,仿佛好像說:終於引起你注意了!)
然後剛看著光一但對觀眾送飛吻出去,光一將每一個都作勢拾回來(用了跳的!)剛送四個出去,光一就作勢四次拾回來!
(王子啊,我們雖然知道剛公主的吻是重要的,但偶然也留一點給我們吧!)
然後剛看著光一一轉身,就大力地再一次將送飛吻出去,今次王子拾不回來了!全場尖叫!(剛啊,小心回去給罵才好!)
主持:剛送了給我們了,不如光一也送給我們好嗎﹖
光一:(請注意了!!! 這個是光一在台灣最不怕羞的表現之一,他看著觀眾,竟然把手放在咀上一陣子,然後突然轉身向著右面的剛公主送了吻,在一旁的剛就笑笑笑的,全場當然就尖叫著!)
(王子啊,你那樣算是對所有人說,我的吻只給剛嗎﹖有點報復著剛胡亂送飛吻的氣氛啊!)


主持:在台灣都幾天了,有看電視嗎﹖
剛:有看。我在酒店看了MTV channel了,(然後就站好學著類似David Wu那麼的MTV主持人主持音樂節目,一直用著半國語(但都聽不懂的)的音扮起上來,還唱了一句歌(也不知是學誰的,反正好可愛就是了 >__<)
主持:那麼,光一呢﹖
光一:我看的都是sport的channel,還有TVB-S
剛:啊,TVB-S (走前對著前面的拍攝的工作人員說:TVB-S,但剛好像弄錯了,那個好像不是TVBS的工作人員來的!知道攪錯後就笑著走回光一同主持身邊)
主持:剛才阿剛表演過他看到的,那光一你也表演一下好嗎﹖
正當光一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剛搶前去扮打GOLF,將波打到左面的觀眾那兒
光一就揮著手:不是啦,不是啦,是看了野球了。其實也看了好多不同的Channel,也有看到大家買記念品的場面
光一:啊,上次來的時候,在concert中好像有很多人暈倒了
剛立即配合著:(扮起救護車聲)Be..be..be..be..be..be..be...be...然後扮暈倒
光一衝去一手就橫抱起剛,是全個抱起的,還行了幾步。
(好了,問題來了,今時今日的剛計體重應該比光一重的,那麼,光一是根據什麼確定可以一手就抱起他呢﹖^__^;;
王子莫非平常也訓練有素﹖^__^;;;;)


光一:今日真是好高興的,所以請大家要一起玩到最後,大家元氣嗎﹖
大家:元氣!
光一:今日的演唱會會製成VCD的
剛:大家要化妝了﹖(然後做著女孩化妝的樣子)
主持:聽好了,要化妝啊!請大家也扮一下
主持:上次在Johnny's Power那兒,光一好像講過會在Concert中穿女裝的﹖
光一:iie.iie. (不是啊)我在Rockie的時候己經穿過了!這個是剛開的玩笑來的。
剛在一旁哄著:做吧做吧 (公主也想看吧﹖)
全場:kouichi, kouichi, koichi....
光一不好意思地一邊行去台的後方,然後一個轉身叫了一聲:Tsuyo-chan
學著女孩子的奔跑方式跑去剛那裡,剛一看到就不斷大笑
主持:真是好美啊
剛:真是好美的女孩呢
光一:在Rookie那裡,我真的穿了女裝的,要是大家想看的話台灣馬上就會有了(王子似乎好著重宣傳)
(立即又說)不過現在你們有看“愛犬Roshiente(向井荒太)”嗎﹖
大家:有,叫Arata Arata (荒太)
剛就準備做,剛對光一(一邊用手按他)說:不如你扮Roshiente﹖
光一一臉難為情,但一邊四腳跪下,但笑得好可愛
剛先略為撥弄一下頭髮,跪下,兩人對看,剛就忍不住笑著:Roshiente, o te! (Roshiente,給手)
光一笑著別過臉去,示意不做(像Roshiente一樣)(但好明顯光一是有看到“愛犬Roshiente”!)
剛:(招牌式對白)Ma...ika...(算了)
剛自己扮起狗吠,就再問光一:為什麼你不吠呢﹖
光一:不要不要
剛:回日本我用圈圈帶你出去散步吧﹖(好啊好啊!!^_^;;)
主持:下次再好好練習了
剛:e?什麼﹖練習什麼﹖(因為剛一直看著光一笑所以不知主持人說什麼了)
主持:Roshinete 的事啊
剛:哈哈哈哈,好
主持:請下次KinKi也要來台灣,onegaishimasu
光一:不是,不是,應該係請拜扥下次也要讓我們來
剛和光一:(深深鞠躬)拜扥下次也要讓我們來
然後送主持回去backstage門口
光一:今日是最後一天了,大家請更High更棒
剛:Are u ready? Are u ready? (細聲)Are u ready? (大聲的)Are u ready? (更大的)


這樣就完了第三場的MC部份了。

以上是momo奴隸獸的報道


不過好戲在後頭,更火熱的場面將在第四場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