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vera


Popolo雜誌九月號的光一專訪

[很愉快,很辛苦等各種體驗的六月舞台劇]

舞台SHOCK的千秋樂結束後數日,向來悠然的神情,光一來到了本雜誌的採訪現場.接著,以平時的步調上完妝,換好衣服後,進入攝影棚。

拿起桌上的popolo八月號,卷首的kinki kids的部份嘩啦嘩啦的翻閱著.一時之間很認真的讀著的光一,看到自己的報導"fufu"的笑起來.
"這照片是在哪裡拍攝的?"
"上個月舞台劇開始前在附近的公園照的不是嗎?"

(vera註:日比谷公園)
"耶?這樣啊?完全不記得..."

聽到了上述光一與化妝師之間的對話.上個月的採訪到今天大約一個月之間,光一主演舞台劇SHOCK,經歷了各種的體驗.對他來說,上次拍照的地點已不復記憶是當然的事了.關於些許殘酷感覺的六月舞台劇,光一開始娓娓道來.

"舞台劇剛結束,現在有點寂寞的狀態,感覺自己像個空殼.這一個月言語難以形容,很愉快,很辛苦,很有趣,很幸福...全部的感情交雜著的經驗."

光一平靜但充滿著真實感的語調訴說著.以前曾說過舞台是"充滿靈魂的地方",似乎又增添了新的感觸,看得出這樣的表情.如今他又體會到了什麼呢?

千秋樂前一天的娛樂新聞中"重傷"一詞躍入眼內.觀賞了舞台劇的人或是歌迷們或許在此之前就曉得,光一在舞台劇初日開幕前右腳韌帶受傷.然而仍演完了一個月的公演.現在,他帶著笑容訴說著這件事."雖然不太想說是受傷了.因為受傷是自己的責任.但是,受傷的那一瞬間,真的覺得[慘了!]呢."

這是在開演前最後彩排的一幕中發生的事."在跳舞時突然扭到.突然間的事.重重的跌倒在地.那一瞬間[哇!]的感覺.但是,總之,想要表現出我沒事給周圍的人看,卻站都站不起來.想說總之勉強撐完這一幕,退到舞台邊再說...舞台邊已有許多察覺出我受傷的工作人員在等著我.脫下鞋襪後,已腫成一大片.之後就沒有再踏上舞台,邊冰敷邊以講台詞的方式進行彩排.之後,因為是初日,沒有時間去醫院,總之請來一向照顧我的指導教練,緊緊的用繃帶綑綁固定後再登台表演."


[化意外為力量.光一呈現出來的潛力增強了全體人員的一體感]

受傷瞬間光一的心情能十分了解.不是講"怎麼辦?"之類天真話語的時候.只是,毫不驚慌失措,冷靜的處理,令人感覺到光一的成長."不管怎麼樣幕都要拉開的.與其說是不得不著急,不如說,著急是必然的.通常初日開演前,我會到各個演員及工作人員的休息室去一一致意,這次因為動 不了,所以透過(帝劇內的)廣播,向所有休息室說:[雖然無法到各間休息室去問候,但並無大礙,初日請多多指教]這樣.""周圍的工作人員及演員都說要更改動 作等等,但我說總之什麼都別改,照著彩排的內容表演.不過,工作人員或演員們在無形中處處配合著我.這一點是我最感激的."

"事後有人告訴我,因為我受傷,[大家團結一致]了.因為一個人受傷而讓每個人心中產生了緊張感.若真如此,當然最好是不要受傷啦,但是我想受傷或許也沒什麼不好."但是,事過境遷後才能有此番見解,當時負傷上陣的光一本身想必很辛苦,無法自由揮灑,無法得心應手的表演而焦燥不已是不可否認的.


"上半場還算好.雖然體力上上半場累得快死了,但對腳的負擔是下半場比較吃力.所以上半場完全...當然還是很痛.著地時也盡量不要加重右腳的負擔.不想給大家帶來麻煩.但是,到了下半場就真的很吃力了..."

(vera註:因為下半場轉圈及跳躍的動作特多)

[正因為受傷才能有此體驗.淚灑舞台的理由]

在初日的MC時,他終於對觀眾坦白受傷一事.專業的自豪與自我的堅持...這些都置於腦後,仍有對觀眾不得不盡的義務列為優先,想必是出於苦澀的決心."受傷一事應不應該向觀眾透露交由我自己決定.若受的傷不會影響表演的話就還好,若很明顯看得出來受傷的話,不解釋反而失禮.譬如若有人向劇場的服務人員詢問[怎麼回事?]也會造成困擾.以我的判斷,若真的覺得不行了,在能說的時候就會說.""剛才說過在下半場時右腳就很吃力了,無法正常走路了...在初日的MC時也說了,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了.可能的話根本不想講.因為,沒被察覺出來才是最好的."

光一在舞台上哭了.第一次見到他哭.想要談這個話題又有些猶豫.若是詢問為什麼哭可能會被視為不知趣.但是,光一鮮少的淚水中,想必包含著各種心情.這一點還是不得不問.眼淚的涵意為何?


"當然有不甘心,還有登台的喜悅,大家一起呈現的作品的喜悅比較多.演員及工作人員真的融為一體的感覺.受了傷後才有這種感覺當然並不是好事,不過,也正因為受傷才能有此體驗."上次兩個月的長期公演時光一曾由衷地說過,"發生的各種意外中最怕受傷.沒人受傷真是太好了".最不希望發生的意外,這一次卻發生在自己身上."沒錯呢.最怕的事居然發生了.雖然這麼說很怪,但自己覺得太好了.與其看到別人受傷不如自己受傷比較好""雖然一直在講受傷的事,並不是這一個月中最重要的事呢(笑)."

光一的語調提高了.雖然話題難免會集中在受傷這件大事上,但SHOCK中的經歷是說也說不完的.



[舞台結束了也沒空休息!今年夏天的目標為何?]


"即使沒有受傷,劇團本身原本就很團結,氣氛又好等等很多優點.""這次外籍舞者特別多,也學到了很多.起初還擔心如何溝通,後來就完全沒問題了.他們心胸開闊,想法與工作態度雖然多少有些不同,但只要站上了同一個舞台,或許情緒就能融為一體呢."
(vera:下半場時光一有跟數名高壯的黑人舞者共舞一曲)


"隨著舞台劇排練,他們也喜歡上了SHOCK這齣劇及演員們了.感情也越來越好.所以千秋樂結束後大家都哭了.我也感覺到很寂寞,不過那麼粗 壯的人大家哭成一團,好可愛喔(笑)."

去年12月到今年1月,以及今年6月共計3個月.加上2000年的"MILLENNIUM SHOCK"就是4個月演同一齣戲碼.今後也決定要再度公演,持續表演同一齣戲碼,光一對此有何想法呢?

"怎麼演也不會膩呢.完成的作品中要更動哪些部份,考慮這些事就很累人了.這次直到千秋樂為止內容也一點一點的在更動 (笑).不過,賭城的秀也是日新月異的.有各種的想法,SHOCK這齣舞台劇雖然不知能否說是一直在進化,但是抱著日新又新的想法在做呢.能經常保持新鮮的心情與緊張感,對演員也是好事."


"SHOCK第一句台詞就是:[演藝事業失去新鮮感的瞬間,魅力也就消失了].正是如此."舞台劇是SHOCK的世界一點也不為過.這樣的光一今後的活動 更加令人期待."來看SHOCK的觀眾眼界也越來越高,小小的變化是不會令他們吃驚的.雖然我們也很重視回
應觀眾,但從好的意義來說就是要出乎意料.出乎意料之後一定要讓大家感覺到[我中計了]這樣呢."



這個夏天光一似乎能稍微悠閒一點了.首先要確實地治好右腳.但是光一說...
"雖然現在沒有緊張的感覺了,但是並沒有那麼悠閒喔.今年夏天想打棒球(笑).因為這是最能感受到夏天的活動 了吧.目標是棒球全勤獎!"

此時,光一的表情變成了淘氣少年的笑容了.

讀者的三個問題:

問:光一喜歡的飯團內餡是什麼?

答:其實我不太喜歡吃飯團.飯的硬塊會塞住喉嚨的感覺,從小就很怕."為什麼這麼密實!"的感覺.


問:拍照時看著鏡頭在想什麼?

答:要拍幾卷啊~~之類的(笑).若沒有交談氣氛就會很僵之類的.依舊感覺到靈魂被吸走,很怕呢.


問:要去哪裡度蜜月?

答:(毫不猶豫地)夏威夷!不過我也不知道.哪裡都行!

ps:這篇是被日本歌迷喻為"含淚讀完"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