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mimi


【不斷奔跑的十年間,我們一直在一起。。。】


光一篇:

「我從未想過另一個人生。因為我喜歡現在的。。。」

十年前,就是十三歲的時候,
突然被叫到演唱會去,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然後,在什麼也不懂的情況下進了事務所,開始工作。
雖然不是沒每件事都記得,但是第一次開演唱會之後,
便想著“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

我雖然不太清楚人生這東西,但要用一句話概括這十年,
那便是“像活了40 年一樣”。
而且過程比起自己想像的來得順利。
不需要太多的煩惱,便自然地向著好方向走去似的。
如果沒有進入這個世界?
我從未想過,不過,現在應該是為就職活動而東奔西走吧。
我覺得,沒有想過別的人生,即是說喜歡現在這一個。

與剛初次見面的時候,只是在想“啊,這個人也叫堂本呀?”這樣子。
被編成組合之前常常兩個人一起行動,
所以很自然地想,如果出道時可以同一個組合就好了。
經常被問到我們是怎麼樣的關係。大家也有相識十年的朋友吧?
我們就像那種關係,像和那種朋友一起工作。
十年中,我們有五年的時間是天天在一起的。
但是,大家也不去干涉對方,所以也沒什麼爭執。

覺得“KINKI的另一個成員是剛真好”的地方有很多。
再要好的朋友如長瀨,我也不能想像和他做拍擋。
我和剛雖然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作風,但那是我們的個性。
現在的KINKI KIDS 便是這十年歲月的證明。


生日占卜:

1月1日出生的人是大男人主義者。
對組織、公司的上下關係,
以及家庭和工作之間的關係,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
非常勤奮,重視教育,而且絕對堅持自己的信念。
是個把纖細的一面埋藏在內心的人。


剛篇:

【正在想「啊,好厲害呢!」,下一刻便已站在舞台上了】

13歲啊。是甚麼也不去想的時候。
那時進了事務所,為了SMAP等前輩伴舞而努力奮鬥的時候。
不過,與現在的中學生比較,心智較成熟吧。
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外表看來很像大人,內心實際上仍然是很不成熟的。
我們一邊上學一邊工作,經常被唸「請成熟一點」或「你還是個小孩嘛」,
而且又離開了父母的身邊,心境年齡便不由自主地提高了。

這十年在自己也不太清楚的情況下一轉眼便過去了(笑)。
正想著「啊,好厲害呢!」「好像很有趣嘛」,
下一刻便發覺自己已經站在舞台上了。
坦白的說,開始的時候連工作是什麼的自覺也沒有。
冷靜的想一想,便覺得不慣於站在人前的自己,幹這工作是否真的適合呢。
有時也會覺得,「竟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啊」。 (笑)

如果以自己的性格來說,比起幕前,我對幕後的工作更有興趣,
像美術、PV、電影等幕後工作,我會想試試看。
不過,那也是因為自己當上了藝人才發現的吧。

然後,在這個世界遇到的人,對自己有很大的正面影響。
當中當然也包括光一。我不能想像和光一以外的人組成KINKI KIDS。
開始的時候,兩人之間也有取不到適當平衡的時候,但現在感覺非常好。
雖然我們沒有如大家所期待的「熱情」(笑),
但KINKI KIDS 在我和光一的心目中是理所當然的存在。

生日占卜:

4月10日出生的人有忠實面對自己的勇氣,以及實現計劃和構想的能力。
有勇氣所指的並非只顧向前直衝,而是有堅強的信念,
和以常識為基礎的不屈不撓的精神。



八年間的問答比較

和本雜誌在94年11月號初次訪問時的問題一樣,再次問現在的二人
。在這8年間,有什麼改變了﹖有什麼沒有改變的事呢﹖



光一篇
  94 年 02年
喜歡的食物 水分多的水果
水果。桃呀、梨呀等等都喜歡。
有人是吃水果很麻煩,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呢。
桃不用用刀便可以去皮了。PI~PI~地。
喜歡的顏色 黑、白、紅
紅、黑、白。沒有甚麼特別理由。棕色等其他顏色也不是不喜歡啊。
喜歡的女性 TYPE
坦率而開朗的人。然後,就是有點天生笨笨的人。我以前覺得「叮噹」中的靜宜不錯呢(笑)


聰明的人。我好像說過很多次,
不過我所指的聰明和教養是沒有關係的。
我指的是可以對週圍的狀況作出適當判斷的人。
現在我已不在意「天生笨笨」和其他甚麼的了。
以前,我會無條件地去喜歡一個人。
「不知怎地就是喜歡他呀」的感覺。
現在已沒有了。
而且,我可能在看到女性時不再有心動的感覺。
這樣很糟糕吧?(笑)
休息的日子都做些什麼呢?
做什麼呢~~~
很多時候都是一邊聽歌一邊幹其他事。
總之差不多都是播CD的。


什麼也不做。
睡上半天以上,起床是多半已經是旁晚了。
真的只是呆在家裡。什麼也不做。
就算打開了電視,也是看與不看之間似的。
我是那種在 家裡什麼都不做也沒所謂的人。
現在覺得最快樂的是什麼?
是工作吧。
開始的時候,對演戲和唱歌都沒有什麼興趣,但開始之後就覺得很有趣,
這也是這個世界的魅力吧。
雖然現在很忙,
但我卻覺得忙碌反而不是更好嗎?

除了工作,便是打棒球的時候和看F1賽車的時候了。
當然,工作有工作的快樂。
但現在的工作態度可能和以前不一樣了,
因為那時候仍然什麼也不用去想。
現在特別重要的人是誰呢?
朋友和歌迷。和工作有關的人全都重要。
然後是家人。

嗯?自己認識、有關的所有人。
歌迷、朋友、工作人員等。家人就更不用說了。
直至現在,最尷尬的是甚麼事?
「KISS SHITA?SMAP」
開始的時候,有一段是沒有編舞,
自由發揮的。
那真是難看死了,自己看了也覺得很尷尬。
我想誰見了也會說難看吧。
再來就是不敢看著女孩子的眼睛說話。

啊哈哈哈哈。
那個到今天也是讓我覺得最尷尬的事耶。
現在叫我那樣做是全無問題,
但那時候什麼也不懂,
弄的一塌胡塗呢。
到今時今日也沒有比那更尷尬的事了。
工作失敗了也沒什麼尷尬的。
當然,失敗是不可以的,
但害怕失敗便什麼也做不到了。
於是為了不失敗而每件事都仔細考慮,
努力去做。
失敗就是失敗,下次不再犯就好了。
比起這些事情,現在上電視更令我覺得尷尬。
再來,就是依然不習慣拍照,
可能是我不喜歡留下影像的東西吧,
不過,客觀地說,
我是覺得不喜歡看自己的樣子啦。
另外,我到現在也不能看著女孩子的眼睛說話。
可能是我不習慣工作以外面對女性。
平常都穿什麼衣服?
黑色的比較多吧 (今天也是黑帽、黑毛衣)。
其他顏色的衣服很難配搭啊。黑色就不用為配搭煩惱了。


從以前開始便覺得配衣服很麻煩。
不過,我對衣服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執著的。
「全世界都穿運動服也可以啊」的樣子(笑)。
但是啊,沒必要穿得那麼帥吧。
我不喜歡配這配那的。
我也不會穿兩件以上的衣服,
穿3 件衣服很難活動,身體會覺得不耐煩。
這一年間有什麼覺得害怕的事呢?
跟SMAP去巡迴演唱時,乘飛機遇上了氣流,
機身搖晃的好厲害,覺得好可怕。


舞台劇開始的第一天。
以前可能也說過,
我常常夢見自己還沒背好台詞,
開演首天便來到了。以前怕飛機搖啊。
將來的夢想是? 想演歌舞劇!
是什麼呢~~~ 將來的夢想。。。
到某一個歲數,便幹那時候覺得開心的是吧。
我覺得現在做到了啊。所以希望以後也繼續。

為了這個目標, 現在不開始磨練自己不行呢。
不加油不行啊。


剛篇

  94 年 02年
剛眼中的自己是怎樣的人呢?
三分鐘熱度。
最初非常沉迷和熱衷,但不知不覺便覺得膩了。
一直想繼續一 件事情,
因為覺得這會對自己有好的影響,
但是總是不久便放棄了。

軟弱。
對所有事情的軟弱。
我很討厭那樣的自己。
所以我希望變得堅強,雖 然我仍然未能做到。
KINKI KIDS 的魅力在那裡呢?
最特別的應該是關西人這一點吧。
流行情報等等可能比東京來的慢,但唱歌 跳舞絕對不會輸的。
關西腔也給人很強的印象。
我希望借KINKI的活動,
讓人多了解 關西人和關西腔的好處。

應該是由看著我們的大家來決定的事。
大家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支持我們,
我會覺得 很高興。
覺得「兩個人一組真好」的地方是? 多了一個朋友!一個叫堂本光一的朋友。
保姆車非常寬敞(笑)
不知道呢,
因為兩個人一起已經成為理所當然的事。
不 過,光一是很重要的工作夥伴。
但我想5、6人的組合也有他們的好處吧。
離開家人獨自生活的感覺怎樣呢? 很多時候好想家,想回去。
現在覺得一個人生活比較好。
不是已經不會覺得寂寞、想家,但現在還是一 個人比較好。
如今也不是會HOME SICK 的年齡了啊(笑)
在家中會幹什麼事呢?
寫詩。
寫自己的事和與這個年齡有關的事。
內容很多和戀愛有關。
大概是自 己很嚮往戀愛吧。
另外,也會想像如果沒有做這個工作會做的事。

我說“寫詩”?
嗯,有寫呢。有關戀愛等等的事。
現在便得非必要時才去寫。
所以,在家中都是彈結他、
玩電玩、看電視、睡覺。
到現在覺得最尷尬的是什麼事呢?
在SMAP 演唱會上唱歌的時候,
被前排的觀眾定睛看著,覺得好尷尬、好緊張。
然後是看著女孩子的眼睛說話,
差不多從未試過呢。

我真的不習慣 看著女性的眼睛說話呢。
不過現在好多了。
但被情人和喜歡的 女孩讚「好帥」便會覺得很尷尬,很不好意思。
會想「你說什麼啊?」的。
喜歡的女性 TYPE是? (不知道似地側著頭的剛。
用光一的回答「叮噹的靜宜」為參考)
藤子不二雄 的漫畫中,靜宜是最漂亮的呢。

經常笑的人。
可以一起說很多話的人。
有自己的自尊、自我,為某個目標而 努力的人。

但最重要的還是那個人的性格。
外表再漂亮,如果性格差勁,
我便會覺得他是在演 戲。
所以最重要的還是性格。
平常穿什麼衣服比較多呢?
很多啊(這天是不把格子襯衣套在褲內,
比較粗野的穿法)。
以前雖然也受了 光GENJI的AKKUN(佐藤敦啟)的影響,
但現在沒有特別的偏好。

沒有固定的。
但最近襯衣、外套的配搭比較多。
下身是女裝西褲類的褲子。 今天也是這麼穿呢,
全都是古著來的。
值得向光一學習的地方是?
對事情的持久力。
我覺得這是我不能跟他不學習的。

喜歡工作的地方。不過其他也有很多啊。
將來的夢想是? 成為大明星、
去見好喜歡的DOWNTOWN 的MATSU CHAN(松本人志),
和他拍照。

得到松本SAN 的簽名了。
比起工作的目標,
我現在更在意的是改變自己性格,
成為一個樂觀的人。

我想成為一個對人對事都可以樂觀地去想的人。
現在正為這個目標一步步的努力。
會慢慢地奮鬥的。


最後的部份,是來自記者的說話^__^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兩個人都是低著頭小聲說話的害羞少年。

關西出身、同姓、同年。。。。

現在回想起來﹐再確認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們很尊重對方﹐並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還有就是﹐對對方的關心。

KINKI KIDS在本雜誌初出場至今已經八年。

那種場面不知看過多少次。

多年前﹐剛精神不振的時候﹐

普通的拍擋可能會叫他加油﹐問他「還好吧﹖」﹐

但光一一句話也沒有說﹐淡淡地繼續工作。

默默的帶領著剛。

喜歡工作﹐覺得越忙越好的光一﹐曾經罕有的發牢騷。

「光一也這樣說的話﹐那就是很不得了的事了」剛輕聲地說。

那時候的剛﹐一個人努力跟進雜誌訪問和PROMOTION等工作。




因為不斷有個人活動﹐兩個人有時很久也見不到面。

偶爾同在一個攝影棚﹐但分開拍照時﹐光一會到剛的休息室去。

拍攝過後的訪問中被問到「果然還是很在意自己的拍擋吧﹖」時﹐

剛滿不在乎的說﹕「他只是來看健四郎啦。」

即使嘴上說「互不干涉」﹐但其實一直留意著對方﹐互相支持著。

然後﹐最能夠看到兩個人的緊密關係的﹐便是在舞台上。

小動作、說話的方式、喜歡和討厭的東西、思考的方法和對工作的態度﹐

也是180度不同的兩個人。

那種看去像水和油般不同的個性﹐

在華麗的舞台上奏出絕妙的HARMONY。

但是﹐那個HARMONY不是一朝一夕產生的。

是現在的KINKI KIDS經過十年的歲月所創造出來的。

以後﹐兩個人會繼續進化吧。

在編織出更強連繫的同時。




momo奴隸獸:

先謝謝mimi幫忙做翻譯,要不然今天可能完全無更新可言(單眼爆笑中)
而且啊,對不起呢,要你陪我一起趕這個無聊的Deadline(笑)對不起,氣喘了沒有﹖(笑)來,抱抱~~~

Popolo的訪問,每次也令人很期待。 每次也很能夠感受到當中的暖暖的溫馨。

十年算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時間嗎﹖不。

因為兩個人一起還會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個十年,啊,不,可能是百年(笑)還會在一起。。。

這一點, 是深深相信著的。

看見光一那時候的夢想現在實踐了,真的感動得很厲害。>__<

當然,看見那個老頭子說:
桃不用用刀便可以去皮了。小momo噗的一聲笑到要跌在地上(笑)當然了,當然了,我們很明白(爆~~~~)

還有還有,
我可能在看到女性時不再有心動的感覺 (無限爆笑中)

「全世界都穿運動服也可以啊」這一句真的可愛的不得了(笑)你看他後台那些打扮,真要昏倒~~~昏倒還得要說一句:你這樣還是王子嗎﹖(笑)

至於小剛現在喜歡的type﹖經常笑的人。可以一起說很多話的人。有自己的自尊、自我,為某個目標而 努力的人。 he﹖甚麼和某人滿像的﹖^__^(笑)

還有,小剛部份最好笑的,應該是“下身是女裝西褲類的褲子。 ”對,你可沒有看錯﹖(笑)

5.8晚的小momo新加留言:

也是謝謝mimi的幫忙了^__^

對,對,對,其實,我一直最喜歡看的,也都是記者的說話,因為那兒可以看到很多我們平常看不見的他們

在鏡頭前的他們是這樣,在鏡頭後的他們是如何呢﹖

果然,(除了看健chan是好藉口去拜訪某人時)(笑)還是很在意對方的事吧﹖>___< (泣)

還有,真的,還得請讓我再次多謝光一,謝謝你一直以來默默的守護著剛

真的,謝謝你
。。。



Back to 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