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2017年1月-4月



4月3日 00:02am

很久沒見,大家元氣?
這兩個月一直是SHOCK的日子,所以我就趁這KK休息期(笑)好好陪家人跟小mo
畢竟小mo已經是老人家了,每日放工後需要我很多時間陪伴他的左右
每年冬天KK團活完結後,注意力都集中在光一SHOCK,所以二人的雜誌根本可以說是沒有呢,不過,剛剛3月4日出版的日經Entertainment竟然在KK沒活動的時候用上他們做封面跟訪問,真的難得耶!
所以抽空把這篇翻譯完了,訪問字數很多,不過這篇訪問難得罕見地談了一些平常不會在別的偶像雜誌看到的話題,所以希望你們可以看看。

SHOCK2017帝劇終於無事完成了,今年很忙所以都沒仔細追看每天情報,只是知道光一安全身體沒出大問題我就安心了(笑)不過朋友說好像有瘦了一點?幸好之前儲了一點肌肉(笑)
SHOCK完成,也就已經四月開始了,KK的活動應該差不多該公布了吧?(已經蹲著等很久了)(笑)
就趁KK還沒有開始前,來看訪問吧


日經Entertainment四月號







記者:作為組合的活動,也作為音樂劇的演員,現在地位已經確保。連同Johnnys Jr.時代計起來實際上已經在這世界活動了二十五年以上。在他眼中映照出來的風景有什麼不同呢?

一直從事電視的工作,有關這二十年的變化,第一件想到的事情是。。。現在沒從前那麼蓬勃了呢(笑)我剛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正是泡沫經濟彈起來的後期,藝能界還是處於景氣好的時代。

例如,以前的連續劇,出外景時能用〔露營車〕,在那裡作為出演者的樂屋來使用。露營車跟普通的褓姆車不同,例如是可以煮東西吃,也有像是鏡台的地方可以化妝。那種文化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沒了呢?(笑)

以前Love Love Aiseteru的時候,吉田拓郎一句〔去夏威夷吧!〕,真的能夠去。現在不行了吧?而且,為了削減預算,一日來拍攝兩集,甚至三四集呢。

不過,很遺憾,對於〔景氣好的時代〕以及〔並沒那麼景氣〕的時代,我無法客觀地比較。因為景氣好的時候,我還是年紀太小,而且好似笨蛋一樣太忙碌了,連什麼是〔普通〕也攪不清楚。拓郎先生一句說話而決定去夏威夷的時候覺得〔拓郎先生太厲害了〕,當我明白到那其實是電視台制作方面因為有閒錢已經是之後的事情了。當從娛樂圈的夢醒來的時候,同時也是自己的青春完結的時候呢。

配信(網絡傳送/讓人下載)?是必要做的啊

一般而言,例如是我們去年第一次正式出場的〔紅白歌合戰〕,在二十年前在音樂界中有過〔出席紅白是一件醜事〕的風潮。我覺得自己也被影響過,覺得〔明明該出席卻不出席比較俊氣〕(笑)不過,現在的時代已經不是那樣了。

那邊成為了該要出現的人們的主要場所,是件很好的事,不過相反地看的話。。日本的娛樂界在這二十年來,什麼事情也越來越變得保守吧。打破常規的人變得無法留下來。

這方面可以在電視台的生放送看出來。就好像不是在做直播一樣,什麼也跟預定的一樣,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就結束了。現場非常討厭發生什麼事故來。事故不會被認為是件好事,但我覺得這樣很無聊啊。(momo:等等,這意見跟堂本剛之前訪問說的一模一樣!)
變得保守,跟不景氣也不是無關係的。因為不景氣,作為民放電視台,要等到贊助非常困難,因為這樣,變成〔贊助的也是神〕的狀態,因為意識著這一點,生出一大堆〔不能夠這樣做,也不能那樣做〕。因為這樣,變得越來越沒趣味,越來越沒人看,成了一個惡性循環來,這就是現在的現實。

記者:音樂業界方面,日本從00年開始樂曲在網上配信(下載)正式開始。販賣CD的時代也逐步終結,作為一個藝人你怎樣看呢?

個人來說,坦白說,網上配信是絕對應該積極做的。不過,我家事務所對於網絡非常的固執,這方面跟我的意見有點分歧呢(笑)

(momo:就是嘛∼雖然說現在事務所的作風已經開放很多,但是畢竟他們走的還是舊式方針,反過來你看一下韓國那邊,能趕上時代的步伐所以在世界不景氣之中韓國藝能界跟電視台跨越來越賺錢。電視連續劇,差不多每一套也一定有海外外景拍攝,有大量的資金跟贊助,相比日本,日本現在的連續劇大多數仍然走舊有的模式,劇情也是老生常談的沒什麼有趣,一年才有一兩套比較爆紅的算是比較高收視的。J家再不好好檢討經營模式,去年連自家的國民偶像品牌也無法守住,走向滅亡也是早晚的事情)

我本來不是那種收集東西的個性,也沒有特別喜歡那張CD或是唱片的外套。從以前也是這樣,我並不是很拘泥聽那種音樂的。有線播著什麼,或是FM播著什麼,或是利用現在網上串流形式那種隨機播放的,也很喜歡。更加利用便利的東西就好,我是這種思考方式的類型(笑)。

作為製作的那方,例如是〔希望跟隨專輯的曲順來聽〕那種心情我也是非常薄弱的。像是一首歌曲賣250yen,只是買喜歡的那支歌曲就好。我完全不會抗拒這種。

再說,現在因為還有專輯這形式才不能不那樣製作(像是執著於曲順)。接著下來的時代並不是這樣吧。我自己覺得現在的時代,不需要執著於那種既存的形式。

而且啊, CD的音色根本就不好唷!(笑)普通的CD,或是Blu-ray的碟的聲音也是很差劣吧?以收錄數據的容量來說。CD根本就過時了。不過下載像是AAC那種,因為太過壓縮於是比CD的音質更差。。。

嘛∼一般作為鑑賞的話CD已經很足夠了呢。不過,別人作為提攜傳統藝能怎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像是我們Johnnys這種藝能界別,是不能夠討厭進化的。因為所有人也在進化中,應該要接受更多新的東西,對我們的工作是很重要的。而且我們的立場必需要吸收更多的。

而且,像是排名或是排行榜的做法應該要更加公正。像是電視的收視率的計算方式。明明數碼技術已經到進步到此,絕對會有更加能夠測試出更接近現實的數據的方法吧。
記者:談到排名,KinKi從出道至今連續三十七張單曲也是第一位,健力士記錄也在更新中。

到了現在沒有了那種〔不能夠不意識著要得到第一位〕了呢。所以,如果為了保持那個記錄而感到累了的時候,就在同一時間來發賣第二張單曲(這樣做的話總有一張會變成第二位),這樣就可以自己把記錄停止起來了不是嗎?(笑)(momo:堂本光一你好聰明!!!)不過,要做到那種程度的話無法不擴大自由度來,也並不是那種狀況唷。不管是不是一位也好,(製作)現場也是沒有改變的。我們自己以自己的步伐來製作。我自己對於記錄腦袋中可是一點意識也沒有的(笑)

是歌曲也好什麼也好,結果就只是希望做出好的作品來,就是長年備受愛戴的技倆。對於粉絲的感謝之心,比起說話用高質素的作品來回答,提供好的東西吸引新的粉絲駐足。僅此而已。

記者:問到在光一眼中Johnnys的變化,〔各團的"呼吸"(生存空間)變長了是這二十年的事情吧。因為這樣,世代交替變得越來越困難〕這也可說是〔保守化〕的其中一種吧。

我明明並不是Johnnys的正統派也不是保守派,卻常被看成這樣呢(笑)單純地因為對社長Johnny-san的尊敬,活用那份Showmanship (演出的才能),但是說是守護Johnnys的傳統的類型並不是這樣吧。而且又不聽Johnny說的話。說是正統派的話,指的像是Sexy Zone那樣的團吧?

為了要生出新的東西來不能夠不打破舊有的事情。這二十年來我一直是這樣想著做到現在。
對對,我一直覺得很〔謎〕的一件事,到底嵐是什麼契機下大賣成這樣。不過那個理由,大概是因為我沒有看電視所以不知道吧(笑)我平常常常只有追看美劇已經很忙了,所以老實說日本的電視跟電影根本完全沒在看。。。(笑)

電影呢,也其實沒在怎樣在看呢。因為,對我來說,只是少於三小時就完結的東西會變成壓力唷。〔已經完了?!明明想要更加深入想知道〕所以對我來說,長時間慢慢看的連續劇更加適合我看。最近在看〔Night of Killing〕,不錯很有趣唷。

話雖如此,我看美劇的歷史其實並沒有那麼長。〔Lost〕系列(04-10年)很有趣,因為別人說好看才開始看起來的。我身邊喜歡西方東西的人很多呢。我從以為聽音樂也是常聽洋樂的。。。話題之作的〔你的名字〕我身邊沒有一個人有看過(笑)

記者:最後,對於現在躍身於藝能界的年輕人,有什麼意見呢?

耶?我什麼意見也無法提供耶(笑)特別是女性偶像的更加慘烈吧,在團中會被清楚排成名次來。我本身對“比起提升娛樂質素,為了要讓大家喜歡而在討好粉絲方面落力”的這種方式持相反的意見,不過,如果不這樣做無法生存下去吧。
所以,在很多方面來說,自己真的備受恩惠的。比起受歡迎程度,我只是需要集中〔如何做出讓觀眾驚訝的作品來〕就可以了。當然這部份也有它辛苦的地方,不過很感激的,從來沒有試過站在很多空席的舞台上。。

所以,對年輕人能夠說的除了〔加油〕之外就沒有呢(笑)除了努力就別無其他了!







一邊看著97年11月KinKi Kids在本雜誌第一次作為封面時一邊談著。

啊,是在做〔未滿都市〕,〔被愛不如愛人〕左右的時期呢。。。當時的訪問,記者們的關西腔的用法很多時候都很糟糕呢(笑)現在很自然地浸透著,不過當時除了攪笑藝人之外,用關西腔來說話的藝人只有鈴木紗理奈跟赤井英和先生吧。所以連記者也不習慣關西腔,像是很多時候用上〔Desuyanenn〕那樣古怪的關西腔,到底在攪什麼唷(笑)

記者:出道CD的時候十八歲。不過那之前,演唱會綜藝節目,甚至連續好幾套連續劇的出演,比起現在的Johnnys Jr濃密太多的日程表呢。但是作為〔二十年前那陣子〕的記憶,空白地帶有很多。當中最強烈記得的,是KinKi Kids處於跟時代相反的位置。

KinKi Kids本身的名字也是這樣,是個從很了不起的角度切入。明明是Johnnys,不是唱major的chord而是唱minor的Chord,像歌謠曲風的樂曲的意外性之強烈,連我也無法想像。

不過,當時小室(哲哉)監製的Dance Tune大流行,正因為如此,反過來留下違和感來。不過,坦白說當時真的太忙,又突然決定出道,真的沒有什麼記憶留下來(笑)

變得比較有空餘能夠看看周圍的,已經是三十歲左右的時候了。開始思考〔到底為什麼大家都那麼在意海外的事情,而沒有好好學習日本的東西呢〕也是該時期,所以開始學習日本音階以及日本樂器,再反映於作品之中。

記者:剛三十歲即是2010年前後,實際上日本的音樂也從〔洋樂志向〕移行到本土的東西上的時期。那時候,嵐跟AKB48佔據著流行榜的上位,Ikimonogakari(中譯團名:生物股長)跟Funky Monkey Baby也是標誌J-pop的藝人。

在世界變得全球化的同時,自己的意思明明也沒有說出來卻一直跟隨著別人的說話來做吧。外國人問〔你的國家是個怎樣的國家?〕什麼也回答不出來,開始有人在意到這份尷尬。
然後2011年發生了大地震,對日本事物的意識的那份熱量突然間爆發起來。有人為了要反映自己的人生而學習起來,也有人換了行業。

音樂方面,從海外的人的角度來看,在自己的國家中做的音樂即使在那個國家中演奏起來也好,也好容易會被忽略唷。不過,在自己的國家中沒有,只有那個國家才有的獨特旋律一起並排的話,會變成〔這是什麼?〕(讓人注意起來)。有這種不一樣的〔違和感〕呢。
記者:像是Perfume那種想當然的藝人的海外公演增加了不少外,好像眼前的Piko太郎的案例等等,也說明了娛樂怎樣把國境變得模糊起來呢。〔正因為如此〕的感覺呢。

我覺得做出日本人聽到會〔耶?〕(驚訝)的東西出來的話,會比較容易吸引到外國人的注意。考慮到全球化的話,把自己的國家的東西,把自己出生成長的故鄉的東西向外面來發信,我覺得這樣比較好。

現在成為了如何使用新方式把日本的東西發揚的時代來。例如像是做著傳統的藝能的人,也有人開始用新的方法向海外發展。壽司店就是好例子,去到(海外)那邊變成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呢(笑)雖然日本人會覺得〔那是壽司嗎?〕變得非常悲傷,但那邊的人很受落。法國那邊好像很多人流行用〔?(tatami榻榻米)〕,不過他們不是用一?的而是用一半左右,再以自己獨特的使用方式。看到日本的文化以那種方法被接受而殘留下來發展出去,令人覺得音樂也不得不在這方面好好想考呢。

記者:JPOP以原本的日文向海外輸出的案例,在這十年特別急增了很多呢。日本的動漫歌曲也成了世界共通的語言起來

因為動漫的力量,作為JPOP之中的”動漫歌曲”以原裝日文輸出,以日文唱出這些動漫歌曲的外國人的確增加了很多。不過,我覺得還是不要隨著潮流而興起做的事情比較好,開始進入了這樣的時代的感覺。

例如我跟什麼動漫聯營起來做出動漫歌曲,然後在海外進行演唱會。在會場大家是很興奮沒錯,但是沒東西是新的,作為做的那單位也不會有滿足感或是達成感的。最初猜中的人一定是跟意想不到的時機所以才有趣的呢。

說一下三十歲左右時的話,那時候我說過如果可以為法國的特攝戰隊Hero來寫曲子應該會很有趣呢的說話唷(笑)把日文以法文腔唱出來,排列著法國人無法理解的字句。不過,那時機要是無法得到周圍的人的認同的話,就已經太遲了。就好像談戀愛一樣,如果告白的時機剛好的話就會實現起來,錯失了的話就無法順利吧。就是要看時機的啊。

很遺憾在日本無法把握良機比海外慢半拍的人很多。現在不好好把方法改變過來就會更加慢兩拍三拍了。這就是這個國家悲哀的地方。

記者:聽音樂的方式,這二十年間也有著很大的改變,從CD變成MD,再變成MP3及手機鈴聲手機串流等等

開始Hip Hop之後音聲變得越來越硬,跟JPop配合起來硬的音聲越來越多,現在做出那種音樂變得普通起來。我,這三年來變得常常聽Cassette(卡式帶),也買了卡式機唷。那種柔和的,帶點污濁的聲音讓人感覺非常舒服。銳利到好像刀鋒一樣的感覺,這應該不是將來大家所追求的音聲,也希望大家不要追求那種聲音呢。
(momo:你太厲害還能買到能動的,我家還收藏著一大堆卡式帶卻完全沒有一台能動的卡式機可播放了(笑))

聽MP3覺得很高興也不錯,不過如果想要更加享受音樂,就用非壓縮的好的立體聲stereo機來聽會比較好呢。會聽到壓縮後聽不到的聲音,reverbetion(殘響)跟Delay(遲延音)的時間會不同,會產生很多變化,希望做音響的公司或是藝人本身能夠多向利用者講解唷。我的話會透過作品跟大家解釋呢。

感覺好像變成了(音樂)發燒者那樣(笑),想要說的是”聽音樂的方式”好像回到從前去的感覺呢。

記者:長時期一直活躍於電視節目跟連續劇等等,覺得這二十年間有什麼變化呢?

做〔金田一〕的時候跟現在真的完全不一樣呢。在製作上的表現方式也很大的變化,綜藝節目還沒有字幕導入跟有字幕之後欣賞電視的方式也改變了。為了讓情報優先,藝人三分鐘的梗縮成一分鐘的,樂曲明明是五至六分鐘的,為了在廣告上使用而變得很短,讓創作者感到〔?〕蔓延起來。是利用者的人本身沒時間嗎?又並不是如此,相反是自己讓自己變得忙碌起來。看手機的時間更長呢。

以這方面來看,現在的人變得越來越不像人的感覺呢。明明是2020年東京辦奧運已經緊迫起來的狀況,這種氣氛好像有點可怕,我們對著這種人,不能夠不做出這種溫度感的音樂跟節目來,當中也有很困難的地方呢。

跟以前相比,現在變成了重視並排(不要變得顯眼或是突出,跟別人一模一樣)的時代。以前說出自己想要說的話,能夠好好成議論來,明明惡行不會變成正義,現在是個惡言也會變成正義的年代。正因為如此,客觀地看看自己,不能夠不採用比較好的方式。像是〔那種生活方式不太好〕,〔應該要有那種感情〕等等,不能夠不試著用不同的方式。

把握著那個關鍵,是現在抱著那種柔軟的思考方式的十代的孩子吧。雖然立場相反,為年輕人能夠做出什麼行動來,為他們作為人生的前輩,希望可以這樣做呢。

記者:七月KinKi Kids要來迎接二十周年。跟光一的關係性,就好像一位修補寺廟的建築工說過〔被附身的東西終於離開了(除魔後)感到安穩正常〕的感覺那樣。

我聽過〔如果想要建築物能夠維持一百年的話,用全直立的木之外,要混進彎曲有特徵的木進去會更加能夠維持更長的時間〕。如果用全部直立的樹木的話,連五十年也無法維持。〔從以前開始,日本的建築就是以這種方式維持那種平衡。所以你也來成為那根彎曲特別的木吧〕。

KinKi Kids也好光一君也一貫沒有改變,我也有著自己的癖好。不過正因為這樣,所以才能夠一直繼續到現在不是嗎。我雖然不知道這世界的人是怎樣想的,可能正因為是我才能夠跟他一起呢。我如果要是對立的類型的話,大概會每日也打架吧。大概是這種程度,好的意義來說那個人很頑固的(笑)

看起來不融洽的話在世界中會被認為比較有趣,以前年輕的時候讓大家看成吵架一樣,現在成了這樣的大叔及那樣的大叔了,很輕鬆很輕鬆唷(笑)

像是連衣裝給人的印象也好,不是全部,而是〔只有這點兩人是配襯〕的不好嗎?雖然第一眼看起來好像很不統一,那樣也很不錯啊。不過,也有執著於共通的部份上唷。像是執著是〔我們覺得好的歌曲就要出版〕方面。不跟他一起就無法做出來的時間有很多很多呢。



好了,我去弄bunbun的檔案了
那麼,晚點上傳去facebook那邊再見


momo奴隸獸


2月5日 23:30pm

久等了, 終於在新年假期時抽空打了兩本雜誌翻譯
會選這兩本是因為內容有特別的地方, 自己閱讀唷
立即放上


TV Life Premium vol.20






2017年是KinKi Kids以[玻璃少年]CD出道二十周年。對於放進這歌曲的心思即使到了現在還是很強烈。

〔那首歌曲越唱越困難。每次唱也總是會緊張唷。把那首歌曲給我們作為第一張單曲的山下達郎先生的厲害之處,每年越來越能理解呢〕

現在作為Artist有著獨自的存在感的他們,回想出道當時帶著閃亮亮的〔The偶像〕的形象,那是他最大的敵人來。

〔周圍的人為了要迎合那個形象來做出外側,當發現的時候中間已經變得空洞起來了。從奈良跑來的孩子,在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時一直要在電視出演,當然會這樣吧。當自己發現時除了不安就別無其他了。如果是被周圍拉扯著就會變輕鬆的個性的話就好了,可惜。。。我到現在也會覺得其實我並不是很適合這工作唷〕

經過了掙扎的時期,形成了現在的他的活動的立場來。

〔如果做跟形象不配合的事情會被投訴,在這方面隱藏起來很辛苦的。真正的自己就會消失。〔那麼我到底在那兒呢?〕不過,自己的人生只有一次。加上,我希望過著〔愛並不是尋求的東西而是給予〕的人生。我只希望能在我自己的人生給予別人之中單純地存在就好了,二十代的後半開始這種感覺一直很強烈。以那種感覺一直到了今天〕

出道當時,仍然是〔偶像該這樣那樣〕默然公認的年代。KinKi Kids二人,讓人看到要把那個打破的世代。

〔是這樣吧?我自己只不過是想過自己的人生罷了。即使現在也是這樣想,一直也沒改變。會這樣想,並不是逞強,而是因為不這樣想的話無法走下去。現在也是一直以〔我自己是這樣的〕走著,不管是自己個人的時候如此,跟光一一起的時候也是沒有改變呢。因為,自己不能夠不珍惜自己啊,任何人也一樣。不同人有不同的思考。我現在所想的,可能有人會覺得正確也可能會有人覺得不對,也有人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如果為了要配合別人而失去自己,要因為在意別人來生存的話就無意義了〕

會對他的感覺覺得有趣的人自然就會聚在一起。他的作品,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的人集結在一起而生出來的

〔有很多朋友呢。也有很多可以商量的朋友。我想要表達的事情,並不是這些那些那麼多的唷。有著一個構思,變成詞,變成意見,就僅此而已。想要聽那番話,能夠談上那種話題的,自然就成為了朋友起來呢。跟朋友說這說那的,就成為了我表現的源頭來。跟朋友隨便聊起來的,覺得有趣的,寫成一首歌曲來,也試過這樣的事情。。。不過,對女生來說那可能是很無聊的話題吧。〔到底怎麼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談著一樣的話題!〕大概跟男生聽到女生在談著〔誰跟誰在交往〕是一樣的吧?(笑)〕

KinKi在電視節目出演時相遇到的人很多呢,像是吉田拓郎,The Alfee 等等

〔通過電視而相遇的人很多不同的人呢。能夠感受到電視的力量有多強大,得到很多很珍貴而且重要的緣份。雖然今後也很期待這種相遇。。。但也覺得不需要那麼強求的也可以,”也足夠了吧”的感覺(笑)如果有感覺不錯的相遇也好呢〕

KinKi二人94年出演〔人間失格〕的演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來。之後〔金田一〕〔青之時代〕,後來更跟福田雄一合作不同的攪笑作品〔三十三探偵〕〔天魔〕等等。

〔青之時代的主題曲也是我們唱的,聽到那首歌的時候拍攝時的回憶會湧現起來呢。也記得To heart時候有打拳擊。Da-fuku (剛對”福田”時候的暱稱)呢,比起我,他更適合〔業界〕呢(笑)〕

對於支持了你們二十年活動的Fans的存在是?

〔我經常也想著〔謝謝〕的。他們是重要的存在。比起他們會怎樣想,會經常把他們放在思考的當中呢。我討厭〔互相需求〕的關係,而希望是〔互相給予〕的關係唷。〔“因為被需求所以做點什麼”“那是你的工作”被這樣叫到的話,我會覺得〔那到底是誰決定的?〕。因為是我的人生,我的表現,我的娛樂事業,要怎樣被理解,怎樣思考,怎樣組合,該是我的意思為最首的。所以,我會把Fans當成〔我人生中相遇的其中一人〕來看待。在演唱會中也曾經說過〔不要依存著我〕,不用特別埋伏在某處,為了那個人準備周到,或是跟在後面尾隨等等的交往也是沒有必要的。在人生中相遇,只需要感謝那份緣份。難得有這份緣份,以〔互相給予〕的關係就更上一層了吧。如果我的存生成為了爭論的原因的話我覺得那太無謂了。作為長遠的交往關係,這是最重要的呢〕

2017年七月KinKi Kids要迎接二十周年了,向光一問到請回顧這二十年的問題,他出現了一臉困惑的表情來

〔嗯∼嗯。是什麼呢,出版CD是二十年,在藝能界活動已經約二十五年了。雖然常被問到很多回顧二十年間的問題,老實說,這樣回想二十年的自己的人生實在好困難呢。嘛,出道前就已經在橫濱arena跟武道館進行演唱會,電視綜合節目跟定期節目也有很多。現在想一下,我還是個小屁孩的時候就已經得到周圍一大堆大人一直支持著呢。Love Love時候的吉田拓郎先生,堂本兄弟時候的高見澤先生,還是很多其他節目的共演者,及工作人員,因為配合著我還是小孩子來支援著我。真的非常感謝呢。中間跳一點,之後,到了二十一歲的時候,讓我來做舞台SHOCK。當時共演的東山紀之先生三十三歲呢。從的看來是個真的大人,很偉大。我現在的年齡雖然已經超過當時的東山先生,雖然自己好像變成當時的東山那樣,但其實我覺得還是沒有達到。不過,從東山身上,在SHOCK中學會很多事情。在我當中,對於工作的態度及人格等等,從SHOCK學會的佔非常多的部份。〕

作為光一的成長,也不能沒有電視這一環呢。十代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就已經在電視中活躍了。

〔出道當時,定期節目有六、七個,也有連續劇。每一天也過得很可怕(笑)每日也眼花繚亂的。當時自己也還是年輕,現在想起來,〔如果當時可以更加珍惜著節目來做就好了〕。不過,當時真的已經塞得太滿滿了呢。不過,我可以說,一次也沒有試過因為身體不適而休息工作。這是自己定下的規則。因為,雖然是小孩子但是身邊已經一大堆人來為我走動了。所以,不能為一點小事情而休息的。拍攝〔銀狼〕跟〔未滿都市〕時,因為現在可以說出來了,當時的日程實在是地獄一樣(笑)早上七點開始,拍攝到第二日早上四、五時,然後又再七時集合。一旦回家,洗個澡,記劇本,然後立即就要再出門口去了,過著如此的生活。〔銀狼〕的台詞很長,所以記起來也很辛苦。那時期實在很累人呢。現在到深夜十二點的時候攝影棚就會關燈,所以像那時候的日程也幾乎沒有呢。說起來,節目〔Pikaichi〕也有深刻的回憶,在那節目中考到很多資格。現在悖有一些資格繼續著,也有一些已經失效了。那企劃原先也是由我提出的企劃來,所以也不能在途中放棄呢。目的是要得到A級資格。雖然為了得到A級資格繞了很大一圈(笑)。不過坦白說,我沒想過會變成那麼辛苦的企劃。我是以玩樂來拍攝節目,當日,去到試場時,有很多是為了生活而認真考試的。所以如果在那裡我們以玩樂的感覺來做節目的話,實在太失禮了。所以為了不讓周邊失禮,就得要認真在做。〕

光一十代的時候,連續劇,節目拍攝也非常忙碌。完全沒有私下出去遊玩的時間呢。

〔十代至二十代前半除了工作就別無其他。不可思議地,卻完全沒想過〔嘩,想要出去玩〕呢。首先跟女生去食飯這種事情就沒有了。因為當時覺得那是應該如此的。Johnny-san的教育是〔別人工作的時候工作,別人休息的時候也工作〕。噯呀!不是一直就只工作嗎(笑)的感覺。到了二十代後半,日程表變得比較容易調整了,跟節目的工作人員跟共演者外出吃飯的機會也增加了。去飲酒,去吃飯,某程度上也可能在節目中反映出來。二十代後半後,也能夠談上大人的話題。即使在會議室腦袋塞不進話的狀態下說話也好,也無法聽到對方的真正心意。所以,出去食飯,一邊放鬆一邊也比較容易生出好的構思來。老實說,以前真的連這種時間也沒有呢。去食飯的話,〔還是回家睡覺〕的感覺。最近,電視的監製跟導演去食飯,談到〔拜年光一的話也好,我想他會說討厭吧〕,明明完全沒這回事唷(笑)我基本上,對於得到的工作不會說討厭的。如果有什麼企劃的話多多指教!(笑)〕

作為堂本光一,作為KinKi Kids,在現場散發著不同的色彩。本人也好,工作人員也常給你新的挑戰呢

〔我是這樣,KinKi Kids也是那樣,我們各有各的世界。不過如果單是這樣的話腦筋就會變得頑固起來,我希望有更多的挑戰唷。例如是,〔玫瑰與太陽〕〔道花〕兩首也是很具挑戰性的歌曲。這次讓我意識到,原來KinKi也有這道窗門可以打開來的。出道了二十年還有這樣的一道窗實在是很幸福的事情,希望往後也能發現更多新的窗門吧。今後,希望可以再做像是堂本兄弟的音樂節目呢。嘛∼∼得到一年一次〔堂本兄弟〕的機會已經是很感激的事情了,不過想要做更多呢。因為果然KinKi Kids一直也是漂散著音樂的味道的組合來呢〕

momo:所以說,傳聞星期一Smap X Smap檔期,真的會變成KK的新節目?








TV Navi Smile 2017. vol.23



(momo: 光一你根本就直接倒下去吧^^;;;;;;;;;;)




堂本剛

〔KinKi Kids出道二十年也好,我也完全沒有改變。只是普通地,一直對自己坦白地活下去〕然後,跟堂本光一的關係性也一直沒有改變。。。的這樣斷言說道。〔只有這二人,只有二人才能做到的事情。表演是如此,關係性等等也好,把我們自己所擁有的色彩做出只有我們能做出的事情來〕

在某節目中跟二人談到〔KinKi Kids唱歌的話,不管是那首歌曲也好也總是多少帶點悲傷,有種傷感的氣氛〕。這可能就是剛所謂的〔KinKi Kids的色彩〕的其中一種吧。

〔在職人的世界中,有些東西叫做〔傳統的顏色〕,如果沒有那種色彩的話,就無法生出那種風韻跟魅力了,就如那種感覺相似。所以,因為要小心著周圍的意見而把我們自己的色彩消除掉的話是不可以的,一直也是這樣子做下來的。在那種色彩中,我來戀愛,我把它化成魅力,對它抱著信任來做著KinKi Kids,跟光一跟Fans一起盡可能在一起那就最好了。我的人生,除了這就別無他了。以這種方式連繫著是理所當然的。所以,現在是我們來用我們的做事方式向前走著,大家來守護那種姿態吧的感覺〕

對剛來說一直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心思好好地用言語解釋出來。


〔在訪問等等回答的時候,如果我沒有對所講的說話充滿感情的話那就無意思了。偶爾有些人讀了一下像現在的訪問,如果能夠帶給他們勇氣,如果能夠觸摸到那人的核心,有什麼地方跟那人連繫起來的字句等等,那就好了。唱歌的時候也是同樣,希望可以把我的心思傳達出去〕

打敢問一下現在的KinKi Kids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人生是由緣份而成立的。我們是由Johnny-san的牽引而開始。沒有那時候也沒有現在,假如當時沒有那牽引,可能會走著不同的人生,不過即使是走那一條道路也好也會有不足的東西吧。不過,開始舉例的話就無窮無盡了,就跟我們所想的那樣除了這樣走下去就別無其他了〕

只是簡單地作為KinKi Kids,坦率地走著。對堂本剛來說,除了這,其他的事情也是多餘的吧。


〔對自己來說根本的感情,必要的事情等等,從以前至今都沒有改變。我也覺得沒有勉強要改變的必要。不過自己有需要改變的時候也可能會到來,那時候改變就是最理想了。那時候,可能會超越自己所想像猛烈的改變也不定呢。如果那時候來到的話,希望更加愛自己,應該也可以有更多空間愛別人吧。我想人類就是以這種方式做出來的吧。接下來也好,到現在為止跟無數的音樂人進行演奏,KinKi Kids的Staging也可以一直一直增強下去就好了。笑著看我們兩個那種〔無關痛癢的說話〕,讓我們以那種關西的情緒在舞台上進行著延長戰,真的非常幸福。為了可以繼續,如常地走下去。只不過就是這樣。〕

堂本光一

在談到KinKi Kids的時候,總是很冷靜平和的,像是對事情有所頓悟的感覺,我想在他心中KinKi Kids有著一個很明確的圖像吧。有著相方堂本剛的支持,跟交往了二十年以上的工作人員一起,做出來的那份安心感吧。對現在的堂本光一來說,KinKi Kids是個怎樣的地方?

〔當然不會什麼也沒有想的,不過,大概沒有想過KinKi Kids對我來說是個怎樣的地方呢。現在,除了KinKi Kids的活動外,還有solo舞台跟音樂,〔solo就這樣〕〔KinKi就那樣〕等等,在我心中並沒有特別決定過,如果每件事情都要思考就無法行動了唷。因為啊,如果要區分起來會變得很麻煩複雜吧!如果開始思考,之後不能夠不思考的事情就會增加起來,腦袋會奇怪起來的(笑)不會考慮啊。簡單地,只要把握〔今天要做這件事〕的話就可以了。集中眼前不能夠不做的事情,像是〔KinKi二十周年前有什麼想要做的事情〕等等,完全不知道呢!所以我就說啦,如果問我個人有沒什麼。。。(笑)〔不足夠的希望可以那樣〕或是〔想要那個〕等等的慾望一點也沒有。好的壞的意義也好,這種意慾真的一點也沒有呢〕

〔二人的關係性,從出道以前至今也沒有改變呢。這一定是件幸福的事情呢。其實我們兩個可能很相似(笑)對於音樂,〔現在流行這種的要不要加點這個原素。。。〕等等的慾望二人也沒有。所以,到現在為止出版的CD做過不同的音樂,並不是因為當時流不流行,而是表現出我們自己的音樂。去年,跟吉井和哉先生跟安藤裕子小姐等等不同的人相遇,生出很多不同的發見來呢。KinKi Kids一直也是這樣做下來的,所以即使迎接著第二十個年頭也好,當中也沒有要改變的事情。不過,對於今年的活動,從去年開始〔向著二十周年來進行〕,對於KinKi Kids的活動會加大力度,向跟我們有關的人們以及Fans,希望可以把感謝的心情傳達就好了〕




好, 繼續阿小mo玩
momo奴隸獸





2月5日 00:20am

雖然在facebookk也有祝福過
在此再次祝賀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0^/
大家也休息過了吧? 我也難得得到一個完全什麼事情也不需要做的假期(笑)最少不用在深夜趕演唱會報告(噗)

先更新這個
2/4出版的sun sport, 謝謝日本朋友幫我掃圖
高杉tsuyo實在太妖艷可愛了~~~轉圈圈




期待七月!

另外, 其他雜誌翻譯還差一點點完成, 多等一兩天吧
momo奴隸獸



12月20日 00:15am

11月從福岡場回來整整一個月一直也沒更新, 真抱歉呢
我能夠擠時間出來錄檔轉檔在FACEBOOK上傳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要自己讚一個 (笑))
回顧過去一年也沒有怎樣有空翻譯雜誌給大家看
想起來還是很對不起你們 (泣)

其實途中有抽睡覺時間出來翻雜誌的
但一直沒翻完, 總是翻到一半就一大堆工作又堆起來, 於是就沒空繼續打下去了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誰叫公司裁員裁了好幾人, 結果這一年來忙到哭
去年開始已經一人要當兩個人的份量
今年是一人做三個人的份量>.<

不過我的長假期終於開始了\^0^/
當然演唱會期間更忙碌吧(笑)
但那是幸福的忙碌\^0^/
大家也準備好了嗎?
東京場好像比較少人去? 大阪場一大堆人去看的樣子, 回來記得要幫忙一起報告唷
我一回去就立即要開始工作了, 所以攪不好大阪場無法打報告打通宵呢

那麼, DOME場見!
新的DOME報導版已經弄好了



希望2017年工作沒那麼忙就好了
momo奴隸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