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2016年10月


10月22日 14:30pm


終於到札幌場了~~~看起來好冷, 大家小心不要感冒
我把大阪場的報告己放回[演唱會報告版]去了
東西弄好了, 來等今晚開場\^0^

momo奴隸獸




10月11日 23:00pm

從武道館回來一星期, 家中好多事情好~~~~~混亂!!
工作也爆忙, 結果還是很多事情本來想要做的卻一直沒空
然後我又要出發去大阪了
看來打不完的報告是打不完的了(笑)
因為新的功課又要來了>//<

感謝Erica跟KKB同學的仙台報告! \^0^/
謝謝每次看完演唱會已經很累還要趕緊打報告給大家看~~~(合十感謝)
其實這樣真的好不容易, ?其他同學也努力打報告跟大家分享就好了
將來這裡關掉了,? 沒報告看了, 到時候才可惜就太遲了

然後感謝mimi同學幫忙打完剛side的訪問了\^0^/
也感謝感冒菌的離開(笑)轉季時間最容易病, 大家都要小心唷

TV guide Person vol.49



剛篇

記者: 聽了N Album,對於KinKi的唱片,應該都會客觀看待吧,不過收到歌曲時,你有甚麼感想呢?

剛:是呢,對於其他人提供的歌曲,如果是兩個人唱的,要完全成為KinKi Kids的歌曲的話,都會像你所說的一樣,很自然地接受,至於我自己寫的歌(陽炎∼Kagiroi)應該比較傾向我的風格吧,因為KinKi很少唱這種slow funk的歌,所以會想”KinKi唱起來會怎樣呢?以前的KinKi大概唱不到吧。做出一個人(solo)時候的音樂感和歌詞世界觀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有時會這些想法。

記者: 唱片整體上是以歌手和DUO的立場來做的呢。

剛:50首候補歌曲我們都Check過,然後留下”編曲這樣做應該也不錯”這種memo,不過我們始終是負責唱的。當然選好歌之後會有其他想法,例如”堂島(孝平)君真的把整體方向掌握的很好啊”,37歲的大叔唱著閃亮亮的Pop時,會想”因為是堂島君的歌所以想唱”或者”果然很容易唱呢”之類的。已經不會閃亮亮啦,到了這個年紀(笑)。

記者:仍然很閃亮啊,真的(笑)

剛:大家會討論他人提供的歌應該怎樣表現,怎樣唱才好。這次除了堂島君寫的閃亮亮的歌之外,還有秋元(康)先生寫的”即使做夢也會受傷”,另外抒情的、搖滾的也有.這樣會覺得,可以唱各種各樣的歌才是KinKi呢,在KinKi才能做到這樣的事等等,自己的確會從遠距離的角度客觀地觀察呢。

記者:作為創作者,這些都是把玩的好材料吧,好的方面來說。

剛:那樣會比較有趣,通過KinKi這個過濾器,讓音樂人能夠做一些平常在自己樂隊中做不到,或者玩一些向KinKi以外的歌手提供歌曲時很難實現的色彩和內容,會覺得很開心。說一石激起千層浪可能太過,但難得為我們提供歌曲,希望他們也會得到一些東西。

記者:以前曾不經意的說“兩個人可以唱的歌都可以成為KinKi的歌”,那是作為歌手和二人組合的某種究極形態吧?

剛: 那是因為我們甚麼也沒有想所以做得到吧。我們兩個都對人沒有興趣,也對對方沒有興趣,因此會去理解或嘗試理解〔無法理解呢,這個人的這方面〕這種想法。現在抱著這種愛情活著。畢竟,普通人無法理解的,大概其他人(我們兩個之外)無法做到的事,在相遇至今這25年做到了,因此如果有第三者介入來說三道四,那就不只是覺得感觸或者礙耳了那麼簡單了,要一一解釋的話既消耗體力又麻煩,於是就會想“那麼想我們關係差就隨你了”

記者: 20年、25年的時間過去,變成大人,萌生自我,是當然的變化,但沒有給人這種感覺呢。

剛:隨著時間經過,他(光一)開始一個人做舞台,我也開始做音樂,但兩個人可以一起努力的地方也的確存在,一般會覺得,分開做自己的事就應該是關係不好吧,不過也會有“世上也有這樣的人呢”這種想法,所以只可以靜靜觀察吧。

記者:想不到走向今天最想問的核心問題,過程會這麼狼狽呢,我還想用唱片的事來暖場。

剛:(笑)怎麼說呢,20年來沒有想過"不要做了",也沒有想過“好,繼續做吧”,一直都是很自然地,順其自然的活著,出道的時候無法想像自己30歲的樣子,因為有太多的未知,到了30歲後,仍然會有人對我有偶像的要求,在我十多歲的時候,人們對偶像的追求開始改變,30歲時察覺這一點,到三十五左右又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這樣累積下來就成了現在的我。

記者:對偶像的追求的改變,對KinKi,不,對剛本身作為偶像來說,有什麼影響呢?

剛:在這個時代,偶像不用只談論夢想之類的事,唱出現實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在現實中找到了可以令自己強大的東西,將之發揚光大,與夢想連結起來,成為按這種順序唱起來的偶像也不錯吧,30歲開始有這種強烈的想法。大概是23歲的時候吧,以唱作人的身分推出了”街/溺愛logic”的?候,當時仍未讓大家了解這種想法,但自己的心沒有選擇那樣走(直接唱出夢想),而KinKi則一直是這個方向,於是就像自己來做,想在一個人的時候,唱出在現實中的光明,以及在那光明前端的希望。在我而言,有一種”為什麼要這樣分開表現?為什麼大人都不明白呢?”的年輕人焦躁感。不過這十多年,情況已經慢慢改變了吧?

記者:精神年齡終於和實際年齡重疊,而且隨著時代轉變,聽眾的理解力也有所提高,有這種感覺嗎?

剛:是這樣呢。不是我自己強行傾向那邊。我只貼近年輕人嗎?還是明明很年輕思想卻像老頭一樣?的。隨著時間過去,周圍的人也開始比較明白,誇張一些說,可以唱一些像地球般意義廣大的歌,當然前提是KinKi才唱得到,而且無論誰聽起來覺得有我們的風格。

記者: 是這樣啊。趁現在感覺很好,情緒也高漲了,讓我們談談之前說過的,最近也經常說的一句:”我們什麼都沒想”的真正意思。

剛: 這個很難說明呢.雖然一直在說什麼都沒想,但活著就要考慮各種各樣的事。因為是人,他(光一)當然有和我不一樣的想法,但不會”什麼!?”這樣,而是”哦∼”的感覺,當中有”不感興趣”的意思,也有”曖昧就是美”的感覺。無論是KinKi的歌、綜藝或者對話都有那種感覺吧?會變成只有兩個人可以得出的感覺,覺得可以用”什麼都沒想”來表現...嗯。

記者: 從相遇至今已經25年,兩人不是兄弟,不是情人,也不是夫婦,是長久合作的樂隊成員和相聲拍檔,是只有做過這種工作的人會明白的情況吧。

剛: 已經是四分之一個世紀了,在一起的時間比父母更長,我希望有更多時間和父母兄弟一起呢,這是讓他(光一)聽到也完全沒問題的說話。我們都可以很普通的對對方說”已經不想再看到你啦”這樣,然後其他人就會覺得”兩個人關係真差”。

記者: 之前上”Good Time Music"時,新聞也說了”兩人平時不見面的傳言終於有了真相”。

?
剛: 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終於”的說法,而是沒有空閒經常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作出澄清,”已經在電視上說過了吧”這樣 (笑)。然後是,雖然兩個人的想法不同,但都是不會說謊的人,雖然善意的謊言也有,但像這次20周年,還未有任何預定時,還會對外說”正在考慮很厲害的計畫呢,大家請期待啊”這種話是說不來呢。首先,如果讓人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期待就不好了。雖然周圍的人熱情地說希望慶祝20周年是很值得慶幸的事,但我們兩個都是那種想留在開著空調的常溫房間中,別人說”出去吧”我們都是”不要不要”的(笑)。那是我們的生活方式。

記者:(笑)想起來KinKi是又年輕又酷的,這種溫度差比其他的組合強烈呢。

剛:年尾Countdown的時候,響起搖滾歌曲時大家都是一起衝出去的,只有我們兩個不會跑,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幾乎沒有一瞬間”Yeah"地情緒飆漲的時候,不過做自己喜歡的事時會情緒高漲。有個叫Johnny喜多川的人也說"You們很酷啊",年輕人”那樣很好啊”的(笑)。

記者: 雖然說了解你們那種”大人為什麼不明白呢”的反抗,但年齡上算得上是爺孫呢,實在令人意外

剛:所以,雖然視他為社長,但也是我們可以信任的創作者。在我心中稱他為”閃光直覺性人類”呯的想到什麼就馬上行動。

記者: 像決定出道組合的構成,為他們命名等等可以看到。

剛: KinKi Kids當初聽起來是”嗯...?”現在冷靜的想想也有這種感覺,但又覺得”既然是那個人決定的,那就好吧”的樣子,有奇妙的說服力,無論是組合構成,改名也一樣,把個性完全不同的人放在一起,就想把旁人看來會覺得混合起來很奇怪的東西,”混合起來看看吧”這樣創造一些新東西。雖然我們兩個都是關西出身,姓氏也一樣,讓人有命運安排的感覺,但其實也有很大實驗性風險。而且不是實驗成功就好了,而是讓我們做音樂劇、音樂等等,看看有沒有化學作用,現在是”你們已經是大人了,我會從遠方守護的”這種立場。

記者:想說說最後的”人類”(human)。

剛: 是呢,從出道以來一直關心我們,教了我們很多東西,但最大的能量是”你們兩個不要變得一樣啊”,也就是說堂本光一和剛沒有必要變得一樣,KinKi Kids也沒有必要和其他組合一樣。”我們是這樣的,我們的原則是這樣,這是他(Johnny San)心中的偶像形象,希望兩個人保持自己的個性,那傢伙(光一)應該也有類似的想法。

?
記者: 也就是雖然沒說出口,但有同樣的想法。很期待雜誌出來後看看光一San的想法。

?
剛: 嗯,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可以這樣說,這次N-Album的主題"Nakes&Natural"就是我們給出的,這麼多年來的答案.”順著”本身的自然體”來吧這樣。

記者: 現在這種距離感,用Buzz Rhythm(音樂節目)兩位主持的說話,就是處於資深漫才師的位置,雖然可以用藝術風格,關係等解釋,但對你們兩人來說,是普通的相處方式吧。

剛: 對,就很普通,非常日常的方式。搞笑藝人就會明白這種感覺,不是關係好或者不好,而是互相信賴,而且關係差現在也有不同的定義了吧,”每天傳短訊就是關係好了嗎?”這樣的。

記者: LINE的朋友多寡,重要的不是數目,而是交情的深淺。

剛: 所以呢, 我們雖然在樂屋不打招呼,但關係其實很好,兩個大叔去吃飯,不會”一起吃這個吧”的,而是會像”我討厭這個, 光一你幫我吃掉好不好?”“啊,好啊。”這樣子。那也是很合拍的表現吧。

記者: 明白的。不過,’這樣聽起來想法和之前一樣呢,這個呢,是我聽到要訪問KinKi 20年來的事後,覺得最有用的資料了,於是再看了一遍。(拿出了KinKi唯一的單行本《Do-mo-to mo-to》(堂本模式))

剛: 哇,真懷念啊,就是因為製作這個而知道自己的AB型的呢。

記者: 這是出道後三四年的書吧,翻翻裡面看到兩個人在樂屋各自玩手機。

?
剛:(笑)從那時開始就是這樣呢。

記者: 之前說過"20年來沒有想過'不要做了',也沒有想過'好,繼續做吧'",在這裡光一的的對談計畫中,山下達郎san說"沒有怎樣都想要做而進入這個世界的感覺,看來也沒有怎樣都想成為最top的樣子,對吧”的確是看透了兩人的本質呢。

剛:嗯嗯嗯(很留心在聽)

記者: 另外還說光一有著具鬥爭心的,在追求什麼的眼神。

剛:(笑)果然這個級別的人都很厲害呢,很會看人。

記者: 說”兩人看來都不善交際”“對Kinki感到一些悲哀。”

?
剛: 但達郎san就是那樣的人。我們這20年間遇到的,引導我們的人全都是這樣的。(吉田)拓郎san和Johnny san都不是社交專家,但對工作的判斷都很果斷,對任何事情都會很直接的表達。Johnny san說過,不用做誰也做到的事,也不會要求我們做。”你有自己應該做的事吧”這種感覺。所以,當我跟他商量說”我想做這樣這樣的事”時,他說會”你想做就做吧”。拓郎san最初見面時就問”你們關係很差嗎?”我們說”沒有,關係不差的。”“但也不是很好吧”這樣(笑)。

記者: 從一開始就瞬間明白到到現在都被誤解的事呢。

剛: 是啊,對其他人要花很多時間解釋的事,一瞬就明白了。那樣的人的創作姿態,在10多歲到20歲這個敏感時期一直在近距離看著,真的覺得很幸運,也有一種被推動的感覺。

記者:例如在什麼事情上呢?

剛: 例如達郎san在錄Jetcoaster Romance時,我跟他說說:”我最近在聽英國搖滾,Johnnys試試那種風格怎樣?”“那就試試看吧”,也曾說”想學彈琴呢”“那就學啊,我可是自學的呢。”就這麼簡單,但就是令人有一股動力,教會了我即使迷惘失敗也好,總之先去做試試看。

記者:在思春期時可以這樣果斷地告訴自己,不會敷衍過去,這樣的人是很重要的存在呢。

剛:是很重要呢,年級比較接近的...這樣說也大了一輪了...土屋公平san也是這樣的。

記者: Funk Guitar的師傅。想起來,你們初遇的時候,土屋san就是你們現在的年紀吧?

剛:...對呢。我記得當時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去跟他說話,”不知會不會很失禮,雖然我什麼都不懂,但你的結他真的很帥。”然後他跟我說”可以的話,跟我聯絡吧。”他聽了我彈的結他,說”你不適合英國搖滾,去聽藍調吧”“再來聽Funk吧。”

記者:又被看穿了?(笑)

?
剛:對,所以我身邊都是教科書,不需要花錢買,偶然之下就出現了一個書架,別人送的。那種教科書差不多都是範本,很清楚的告訴你”是要好好的學到最後還是怎的你自己選吧。”因為這些美好的相遇,我們Kinki得以持續了20年。

記者:其他教科書也有很多吧。

?
剛:我收到了很多音樂教科書,按著自己的意志去學習,在家經常坐在書桌邊,雖然工作很忙,連睡的時間也沒有,但就是睡不著,當陷入迷惘是,學習音樂可以讓我找回自己。那時候會先遠離KinKi一下,享受自己,然後又可以繼續享受KinKi。光一和我的教科書不同,他是學習的是音樂劇,兩個人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很好,人生只有一次,應該好好享受,我覺得我們做到了這一點。

記者: 可以讓復元?

剛: 我覺得KinKi活動以外必須有個人活動,然後回到KinKi時就會有種回家看到”呃,東西多了呢。”“模樣變了?”,然後在家中的光一或者我走出來,”是啊,剛買的,發現了嗎?”這種感覺最理想。就是在這種循環之下過了20年。”你們應該要做的是這個吧?”引導我們的Johnny san,然後達郎san、拓郎san不同的老師是教科書,現在想來還會教我們一些秘笈中的東西。

 

記者: 剛才說過曾無法想像30歲的自己,現在有什麼相對十多歲到二十多歲的自己說嗎

剛: 憑”玻璃少年”出道時,沒有想過自己過了30歲會拿著結他作曲演奏,玩funk音樂。18歲的自己會很驚訝吧,想對他說”雖然會有迷惘,但會遇到各種不同的人,可以改變自己的人生”。

記者: 那個對結他一竅不通的少年已經長大成人,最近開始向其他音樂人提供樂曲,站在老師立場的情況愈來愈多了吧?

剛: 是呢,會有人來問”想玩Funk該怎樣做?”“開始想玩樂器呢..."這樣的。

記者: 是事務所的後輩嗎?

剛: 不,是一般人。例如來看表演的人,朋友的朋友等等,他們會眼睛閃亮亮的前來,問”剛才的是什麼音樂?”“是funk,你可以試試聽這個。”這樣子。

記者: 問公平san的剛也是這樣吧?

剛: (笑)這也是我最近突然想到的。在感動下不顧一切直接去到對方面前,對方也會覺得興奮呢,公平san也一定是看到眼睛閃亮亮地走過來的我,被那種氣勢壓倒,”啊、啊...!”的。(笑)

?
記者: 這就是音樂的力量吧。

剛: 那樣想的話,這20年來,以KinKi的身分接觸音樂,在山下達郎san、松本隆san等數之不盡的音樂人幫助下,接觸到真正的音樂,繼而學習樂器,作詞作曲,甚至開始向其他人提供樂曲,之後的第21年、22年也會覺得遇到音樂真的太好了,這真是個幸福的人生。

記者: 雖然讀了這篇訪問也會大概明白,但還是問一下,KinKi已經20周年了,今後有什麼計劃呢?

剛: 光一保持光一的樣子,我保持我的樣子,這是兩個人之間的守則,也是KinKi的守則,和從前一樣,不變的自然。如果刻意迎合對方,不想笑的時候也笑,互相都會有”怎麼了,怎麼了!?”的感覺,那樣平衡就會崩壞,我們兩人的自然體是KinKi強大的關鍵,無論是音樂劇或者音樂,希望各自做自己喜歡的事可以令自己更強大。

記者: Naked=本來的自己,Natural=自然體,可以展現自己的地方就是Kinki呢。

剛: 那是除了我們兩個之外,其他人進不來的地方,也不想讓其他人進來。正如剛才提到的Johnny san說的話,光一和我就像兩個不同的國家,宗教、傳統、習慣什麼都不同,按Johnny san的說法,”把這兩個國家放在一起,來一場革命看看吧”然後合併起來變成了較KinKi Kids的大國,但Johnny san認為”You們的根是一樣的”,所以有一種安心感,也因為這樣我們兩個可以自然地相處吧。

記者: 期待將要到來的革命。

剛: 其他人做到的事,和那傢伙(光一)一起做沒有什麼意思,做其他人做到的事,一定不能讓堂本光一發光,也不能讓堂本剛發光,那就沒有意義了。要做只有和那傢伙一起可以做的事,希望以後也是這樣。

記者: 最後,KinKi也好,個人也好,對今後有什麼期待嗎?

剛: 最近,為(最新Solo album)”Grateful Rebirth”在唱片公司接受訪問時,剛巧碰到達郎san,”在幹什麼啊?”的開始談起來,”最近很活躍呢,下次叫樂隊來吧,cutting什麼的都幫你做。”呃,我會當真的啊?”“真的啊。”(笑)然後,那一天,不知怎的就哭了一晚。為我們寫了出道曲,在在錄Jetcoaster Romance時給了各種意見的人,竟然有一天會這樣說,感激的心情太過激烈,還擔心”今晚還睡得到嗎?”結果睡得不知多好(笑)。現在心情就像少年時一樣,期待再與達郎san同演。這個訪問會讓達郎san看的,所以請一定要寫啊。(笑)






那,我又出發去了∼
祝我好運∼∼∼^^/
momo奴隸獸


9月27日 02:00am

We are KinKi Kids 2016 演唱會報導版已經弄好了
要是幸運地能夠有票在手進場的同學,麻煩請加油報告!!
這次實在太艱辛了,連我也還沒有找到需要的票(攤手+苦笑) 希望奇蹟再次出現!念力加油中∼∼

TV guide Person vol.49

TV guide Person兩萬多字的訪問,我跟mimi足足花了兩星期翻譯(當然我們還是要上斑的(笑))
在此感謝相方mimi的再次幫忙,不過她在感冒中,所以她負責的剛部份要多等一下唷
我先上傳光一部份吧





記者:二十周年再加上出版新的專輯,一定是訪問一個接著一個。同樣的問題一定已經被問過很多次了,不過卻是不能避免的吧。對光一來說,即使說二十周年,立場大概也跟平常沒什麼分別吧。

光一:嘛∼就如你所講的那樣,十周年也是同樣,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再次向周圍的人感謝的好時機吧。不過如果由自己說什麼的話好像有點那個的感覺呢

記者:從以前開始就不會對被加上〔●周年〕的動機而作出特別的對待呢

光一:我自己是這樣呢。不過,如果周圍要加上這動機的話,我也會很樂意接受,也希望能提供出什麼來回報大家

記者:原來如此。這邊廂也該準備一些與別不同的問題,於新專輯的頭文字〔N〕感到興趣。剛好兩人站在N橫邊,後面斜邊的線看起來就好像補助的感覺,是我想多了吧

光一:真的太牽強的解讀呢(笑)

記者:到現在為止的訪問,對於KinKi的關係性,不單是互相支持,而是互相補完的感覺。如果覺得我說錯,全否定也沒關係的

光一:嗯∼嗯,坦白說,沒有什麼在意呢。因為在一起,並不會每分每刻也感受那氣氛的

記者:真失禮了。直接問一下,跟剛先生之間的距離感,光一是如何捕捉的呢?從出道前開始兩人在一起二十五年了,正因為有這麼長的歲月所以才有這種距離感嗎?

光一:不,我想是自然變成這種距離感的。沒有特別要保持距離也沒特別要縮小的,而且本來也沒有特別這樣思考過呢。在那地方兩人互相以自然體地一直存在的結 果,變成這種距離感吧。在那裡可能會談話也可能不會談。周圍的人會說〔希望兩人交談呢〕或是〔希望兩人融洽點〕,但是根本沒務必造作,而且造作就無意思 了。嘛∼所以,雜誌拍攝的時候,被叫道〔請靠近點〕的話就靠過去,大概只是這樣(笑)那時也不會特別交談的呢。就好像被叫道那樣,改變一下站立位置罷了。

記者:(笑)不過有時候兩人也會交談起來呢。大概六七年前訪問的時候,剛好像要換電腦,光一就跟他說明不同的機種,偶然遇見過呢。

光一:嗯∼不記得了。不過,如果有共同認識的東西的話,在那方面談起來也是極度普通的事情吧。還是先把話說在前頭,並不是刻意不說話的唷。不過,如果不說只是因為沒有話要說罷了。而且也沒有必要一直想出話題來說話。就好像剛才說的那樣,互相,也自然的。剛剛好,沒多沒少。

記者:反過來就是說,這就是不用特別要費心的關係性呢。

光一:周圍也是這樣看我們的,隨著這種關係性的存在,我們自己其實並沒有怎樣意識著。

記者:果然KinKi Kids以音樂連結在一起呢

光一:嘛∼常常都會被問〔對光一來說剛是怎樣的存在?〕,前陣子也說了同樣的,就是〔工作上的伙伴唷〕

記者:不過,也並不能夠完全斷言只是業務上的關係。。。呢?

光一:嗯,是這樣嗎(笑)?

記者:不,並不是刻意想要得到什麼漂亮說話,不過果然這樣長期在一起走到現在,一定是有其理由跟意義的呢。純粹只是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罷了

光一:所以,這就是Johnny(喜多川社長)的厲害地方呢。常常也說,要工作的話並不是只是融洽就可以。我在事務所中最友好的長瀨智也,如果我跟長瀨兩個人組成一組會做怎樣的工作,簡直無法想像啊。換句話,就是這麼一回事唷。嗯。

記者:的確是呢。這樣想起來,光一跟剛還是很年青的時候就被Johnny喜多川社長配對起來了,他的先見之明,作為一個製作人的眼光真讓人敬佩呢

光一:嘛∼∼其實Johnny-san承認他只不過是把兩個名字一樣的人放在一起罷了(笑)不過,這組合能夠一直這麼長久繼續著,很自然地就成了這般吧,的。當然,二人一起,一定有一些事情是不考慮平衡不行的,現在也常會考慮到底要怎麼平衡起來。組合,就是會有這樣的事情,自然地跟對方保持平衡呢

記者:原來如此。來跳一下話題,這次的N專輯收錄了〔陽炎∼kagiroi〕是剛跟堂島孝平的共作曲,不過其實也很期待跟光一的共作曲像是〔愛的結晶〕或是〔銀色暗號〕呢。今次這個合作的經緯是?

光一:不,工作人員問〔剛君在作曲,光一不也來作曲嗎?〕,〔不,很抱歉,不是那種心情〕,很鄭重其事地拒絕了(笑)

記者:去年的個人專輯Spiral時也是說〔沒有作曲的心情〕呢

光一:嘛∼認真說,如果沒心情作出來的曲子也不用指望會成好的東西吧。所以,不會勉強做出來,讓有創意的人做出來的,質素才會高吧

記者:也對呢。好,談回〔陽炎∼kagiroi〕,這首歌的分部非常複雜,副歌互相穿插難度極高留下很深的印象來。以這方面來說,製作出一首很有意志的樂曲出來呢。

光一:因為是剛君所寫的,所以主動權以他為先,他希望想要好像談判的感覺。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噯噯,不會吧!〕,真的非常的複雜,跟工作人員說〔我應該唱那裡?希望現在可以決定唱歌的分部。要不然好難唱吧〕。深入點跟你說,談判的情況。。特別是〔陽炎〕的話,在字句的中途改變負責唱的部份,普通的話不意識著也可能唱的,但是無法換氣。雖然錄音的話可以把歌聲按個按鈕來交換,但是這樣無法生出那現場感來。我自己希望避免,所以希望想先分配好要唱那部份。因為我想這樣就可以成為俊氣地談判的感覺來迎接錄音。

記者:〔陽炎∼〕跟剛君寫的歌曲很不相似呢
光一:嘛∼這點很抱歉,因為我無聽過他的solo歌曲,所以我並不知道什麼算是像剛君的唷。個人感想的話,因為無一個能抓緊的地方,所以這一定不會成為一首很易記的歌曲,不過,為了能記熟這歌在錄音室中聽過無數篇之後,越來越生出自己對這歌的解讀出來。一定能感受到自然地在樂曲中注入的那份力量唷。就如吉井先生提供的〔玫瑰與太陽〕一樣,副歌絕對不是讓人易記的melody,不過可以感受到那首樂曲中同樣埋藏著一樣的力量。剛君寫的〔陽炎∼〕也是同一系統的,同樣可以讓人感受到一樣力量的歌曲呢。

記者:這專輯中擔當著一個重要的角色的堂島孝平先生的眾多歌曲,不單是melody跟sound方面也很容易引起注意,就只是〔陽炎∼〕散發出一種不同的熱量出來。

光一:嗯,根據不同人聽出不同的解讀來,這方面相反地能夠在不同的聽眾的隙間中敲進去的感覺。。。很難說明,是這種印象呢

記者:談到〔印象〕兩字,KinKi Kids的樂曲一貫以〔少年性〕為印象,這點好像越來越薄弱,光一覺得呢?

光一:嘛∼一般來說,社會上過了三十代的人也不會被叫作少年吧?(笑)不過呢,很不可思義的,一張一張的專輯,作為單曲打從第一首的〔玻璃少年〕開始,不管是幾多歲也好唱起來,會覺得讓人丟臉的一首也完全沒有唷。除了〔夏天王樣〕多少有點。。。不過那可是因為那首歌有跟我們的感覺不太一致的要素在當中(笑)沒想到KinKi的歌曲中會唱〔YO!〕的呢。雖然作為一首歌曲我是喜歡的,不過卻不是我們兩個會說的話吧(笑)嘛∼∼把那個放在一邊先不說。。。認真說,大部份也是,不管是到了那個年紀也好也能夠一直唱下去的歌曲。雖然〔玻璃少年〕也在曲名中有〔少年〕兩字,但是細心閱讀歌詞的話,一定會知道那絕不是一首思春期的歌曲。大人回顧少年時期,好像慈愛著那種虛幻像快要壞掉的感覺的樂曲。出道當時我們只有十七八歲左右,相反覺得那是首比較像大人的歌曲。單純地好像〔玻璃少年〕那樣,只唱出〔可愛的我們〕(笑)實際上,隨著年齡,唱歌的心情感覺上也不一樣。過了三十代,更加那份〔玻璃少年〕的悲傷感更加出來,也有我們自己可以繼續唱下去的實感。

記者:想起來的情景,隨著年齡跟人生經驗,也會不一樣呢

光一:嗯。這樣的話,不管那首歌曲,跟年齡沒關係的也可以唱出來的。我想單純是因為,KinKi這組合有好好面對音樂,這部份佔很大原因呢。自負地說,我們沒有用過〔如果這樣做的話,這首歌曲會更帥〕那種武斷的方式,單純地說的話,打從出道當時開始一直也是〔唱出好歌來〕,這是對我們最大的事情吧。

記者:係,這方面打從心底地同意。有件不想說卻不得不說的事情,星期日晚上的〔新堂本兄弟〕沒再放送了,有時候會感到寂寞嗎?

光一:老實說,我自己也感到痛感呢。嘛∼∼也有部份原因因為我不擅長出外景(笑)不,因為那真的一個好好的節目唷。從Love Love Aiseteru那時開始就很喜歡了。這陣子也收到(吉田)拓朗的電郵,〔那真的是個好節目呢〕的這樣寫。嗯,所以,通過那節目,KinKi Kids才可以在這二十年來一直認真地面對音樂,這部份的實感很大呢。

記者:偶爾作為特別節目復活,可以嗎?
光一:不,不知道怎樣呢。那方面坦白說我其實什麼也(無法決定)。。。。不過,不管是高見澤先生也好,西川貴教君也好,連拓朗也有一直通訊的,因為在節目中一直在一起,所以遇見武田真治,或是高橋minami,或是槙原敬之,也的確會讓我覺得很安心。雖然regular節目完結了,不過現在心是連繫著的,雖然那是我擅自的想法呢,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是這樣想(笑)

記者:不,我想大家也是這樣想的。

光一:不知道唷。可能是我自作多情

記者:作為採訪的我,去到〔新堂本兄弟〕的收錄,也很快樂唷。果然,現場音樂,現場唱歌,現場演奏,讓人再確認到這樣的節目真的太好了。

光一:雖然做的時候好辛苦唷,因為(一日)要拍攝三集。但是這節目完了後,留下來的只有令人懷念的感覺。

記者:談到演唱會,我強行把話題轉去九月尾開始的Arena演唱會,希望談一下那方面的

光一:Arena Tour上次大概已經是十七年前了吧?(momo:耶?you con的時候不算嗎?朋友說因為YOU的時候有DOME場,所以大家並不當那是ARENA TOUR(汗))有關內容方面,接著下來會填滿它的(現在暫時還沒有決定),不過沒有特別意識著二十周年來做。N album也是以同樣立場。所以,演唱會也是同樣。不過,說一個可怕的,十八年間了吧?因為KinKi一直也是在Dome進行演唱會,變成Arena Tour,習慣了Dome空間的我們會留意到的,那種感覺好可怕唷。雖然Arena也是相常廣闊的,也是個非常奢侈的空間。很感謝沒錯,反過來,那種太習慣Dome的感覺,非常恐怖呢。

記者:留意到那感覺麻痺了?
光一:嗯∼嗯。對我來說,三至四年前吧,不,好像是更早之前,如果能夠在Tour中把更仔細的KinKi帶給大家看如何?的這樣提出過。當然,有很多不同的想法,無法說出到底那一種比較正確。。。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年尾年始在Dome進行演唱會,因為是忙碌的時期,所以想來卻沒法來的人有很多吧。所以,我常常說,該是由我們去到各地去跟大家見面吧。所以,趁著出道十九年多迎接著二十周年這個時機,以Arena Tour出場,真的得到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呢。
(momo:但是超超超超超多人,一張票也抽不到耶>.<你還好意思這樣說>///<氣死我了(苦笑))

記者:光一先生真的對Fans很溫柔呢

光一:在說什麼(笑)不,以商業理由來說,這樣比較好呢。雖然這樣說很奇怪,每年讓我們進行演唱會(很感謝),但是年底年始,果然還是跟家人一起渡過重要的時間來唷。在這重要的時間,還遠道而來看KinKi演唱會的,真的很辛苦呢。有氣勢地(在演唱會)來迎接Fans當然是很帥,但是如果選擇只得這一個的話會怎樣了,我長年以來也有這樣想過,正好二十周年是個好時期吧,Arena是個非常能夠被恩惠的空間來呢。

記者:KinKi好久沒去北海道了吧?
光一:對呢,去的機會減少了呢。這方面也令人很期待,一直也在Dome做演唱會,隨著我們的年齡增長,觀眾的年齡層也廣闊起來,男性,情侶結伴而來的人也增加了不少,個人對於怎樣轉成Arena Tour(比較小型的演唱會)很感興趣。打開蓋來看可能裡面什麼也沒有變,也是有這可能的(笑)

記者:不不不(笑)不過,你們兩人可能沒有什麼實感吧,這二十年的歲月,KinKi Kids作為一個Standard(標準)的組合,真的不折不扣的,跟你這樣談,讓我再次感到這點呢。

光一:嗯∼∼雖然我不知道什麼標準不標準,不過會常常想該要怎樣做。假如真的有所謂standard這個位置的話,就只滿足在那裡變得保守的話,我覺得並不應該就停在那裡。先行發賣的單曲〔玫瑰跟太陽〕,是很多奇蹟重疊而生出的一曲來,出來的樂曲可能也會讓人覺得有點謹慎,不過這個時機能夠得到吉井先生寫出一隻讓我挑戰的歌曲,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機會向著更新的境地為目標。

記者:可能只是我這樣想,KinKi的樂曲的Key好像有比較低?
光一:嗯∼意外地可沒這回事呢。因為副歌會變調,所以之前的部份Key在樂曲的構造上寫得比較低,讓人覺得這樣的印象吧。我也唱和音,自己也沒覺得很低,也沒有要勉強唱的Key呢。嘛∼有關表現的方法,本來是希望我們跳舞的,不過對我來說,那首歌沒有要跳舞的感覺。不過,去跟solo時受到照顧的YOSHIE商量過後,得到很出色的舞步編排來,恰巧這時候,剛的膝蓋情況不太好。那麼怎麼辦好呢,最後就決定樂團跟Dance一起進行這編成來。雖然,這跟原先的路線向著不同的方向去,但是結果,卻成了非常不錯的形式來。這樣的時候才更加生出好的東西來呢。〔好,就這樣做吧!〕跟著拍子走,無法做出超出想像範圍以外的,是好的壞的,好多時候就只能做出跟想的那樣而已。不過,相比起來,因為碰壁了,然後大家一起跨越,就會打開新的一道門來。有關〔玫瑰跟太陽〕,很久沒有試過這種感覺了,剛才我有用過”奇蹟”這個字,這就是其中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呢

記者:超越了想像的範圍
光一:嗯。所以,常說,對自己來說的信念是,在該時候盡最大的努力來,如果不行的話怎麼辦呢,就生出新的構思來,我覺得這奏效呢。

記者:實際上,那個MV真的好俊唷!

光一:對電視音樂節目的工作人員來說可能會覺得〔剛跟光一到底要拍那個?〕(讓他們很困擾)呢。不,而實際上,各電視的工作人員也覺得這樣有很趣,很少能夠在音樂節目中披露如此的表演呢

記者:的確。在N album中收錄的〔Nanetattemo〕《無論經過幾年》的MV,也是好有趣呢
光一:對呢。。。反過來我們可沒很出力,而製作CG的工作人員可以很辛苦呢。〔之後就拜託你們了!〕讓我們那麼輕鬆真的很抱歉(笑)
(momo:大家也看那MV了吧,基本上他們兩人只是做拿著紙牌的動作,畫面都是CG配上去的(笑)表情好可愛就是了∼∼呵)

記者:(笑)說起來差不多也是要完結訪問的時間了,最後想問問的,果然隨著KinKi Kids(這關西組合)的登場後,把〔Johnnys的〕定義也廣闊了起來呢,現在還有關8, Johnnys WEST, 關西Jr. 也在活動中,果然先驅是KinKi Kids二人吧?

光一:怎樣說呢,我們只不過是偶然成為最初的吧。當時以關西圈出身的Johnnys藝人比較罕有吧,所以可能被留下好像先驅一樣的感覺,現在可是(作為關西人)完全地在東京出賣靈魂(笑)

記者:耶?!不過,現在住在東京好像比較長時間呢?

光一:的確是這樣呢。不過,剛君到現在還是比較喜歡故鄉奈良呢

記者:對呢,他會去奈良的活動,也對故鄉有所貢獻。。。不,我並不是說光一對故鄉沒貢獻啊的意思唷

光一:不,實際上真的沒有(笑)

記者:耶,講回話題。對了對了,這訪問最初的時候,談到你跟剛先生的結成組合是〔很自然地就成了這個結果〕。對於喜歡根基於科學現象的光一,應該也感受到所謂的命運,應該也會很有興趣。因為偶然而出現的必然或是確率的,你會肯定命運這事情嗎?

光一:不,那個呢。。。我覺得所謂的偶然,是由很多不同的地方轉來轉去而成的唷。對於能否活用起來,是那個人自己的選擇。剛才所談到的〔玫瑰與太陽〕也是同樣。所以,雖然又重覆說了,只要那個時候能夠盡力做到最好,就能夠打開道路來,我想這一點自己心中一直不變的,嗯

記者:對,這真的不管過幾多年也是不變呢。這種清爽的感覺,同樣作為男生的我也非常喜歡呢

光一:嘛∼相反地說,可能其實是笨拙吧。因為笨拙,所以就只能夠盡力做出最好的來。不過,並不是放手一搏,而是把笨拙的地方,好好地學習變成傍身的技巧,有時候也有必要來撞碰一下。本來,就不是一個貪心常常想著要更多的人,氣質來說算是個宅男吧,要做的話就好好學習,成為傍身技兩。討厭有樣學樣,所以笨拙的部份,不好好準備的話會害怕呢。不這樣做的話,無法在人前站出來。

記者:就以這樣子的做法,從出道至今二十年的歲月一直走過來呢。一般來說,那是無法想像的時間。

光一:不不,相反地,我除了這個世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跟同世代公司的人說話,精神上絕對是那邊比較幼少吧。我沒覺得自己特別。當然,二十年來,有很多辛苦的事情,不過要去跟誰比較辛苦是沒意義的。換句說,其實想說的是,〔大家也是一直努力生存的〕唷。即使是笨拙的我,今天說了很多話呢(笑)





那,我出發去了∼
祝我好運∼∼∼^^/
momo奴隸獸


9月20日 00:30am



福田監督就堂本剛飾演高杉一角在twitter寫到

[高杉這角色呢, 怎樣也想要剛來飾演, 於是直接去事務所進行談判 (笑) [我已經跟剛交往了十七年了, 是現在了! 他一定要當這個角色!] 的熱烈地談著,然後〔既然福田先生這樣說就這樣吧]的得到事務所准許他出演的承諾,真的非常感謝感謝的∼ 剛的飾演高杉比起預想更要俊唷!跟三味線跟煙管實在太合襯了!拍攝完成後,小栗君〔剛君到底為什麼唸對白的工作這樣少呢。如果你不用的話,把你的才能分給我吧!〕的這樣說留下印象來呢。這兩人的關係,好俊呢∼通常跟剛都是拍喜劇的,想要看〔一副耍帥模樣的剛〕,當他試穿上戲服的時候剛好他媽媽打電話來,久違了於是在電話中跟她打招呼,〔這次他要飾演很俊的壞人呢〕,她說〔啊啦∼他已經到了這年紀了呢〕(笑)〔這跟年紀沒關係吧!〕的說,剛,爆笑(笑)





9月18日 23:55pm


2016.9.18 bunbun
甜到啊~~~~~~~~~~~~螞蟻都要爬到電腦前了>/////<
甜到我要溶化了好不好?
收到剛的禮物有這樣開心嗎? 有嗎? 有嗎? !!!
沒關係, 愛妻這樣可愛的小舉動, 誰人受得了>////<
人家可是一見到就立即想到要買給你了, 來賓的土產是亂買的, 但是好明顯你那份是他特別挑的>////< 偏心偏心偏心偏心偏心 (笑)
平常就給我老實這張笑容嘛~~常常裝作一臉冷冷的, 明明眼睛都飄出心心來~~~(笑)



這樣可愛的宣傳, 每人給我多訂十張!!!!!(吼)





momo奴隸獸




9月17日 23:40pm

2016.9.17 TOKYO FM Tomoe X 來賓:光一

只翻這部份超愛的

光一: 說起來呢, 那個傢伙 (剛) 最近好像想買相機唷
Tomoe: 真的嗎? 前陣子久違了(他)聯絡我了
光一:噯噯噯
Tomoe: 怎麼了? (裝成剛的語氣)[想要拍月亮的照片!]

光一(好可愛地笑)
光一: 噯!
Tomoe:那麼為什麼會聯絡我? (裝成剛的語氣)
[因為我跟光一商量要買可以拍月亮的照片, 他給我意見叫我來聯絡你] 果然有關宇宙的事情先跟光一商量呢!
光一: 不. 在節目的樂屋中, (準備節目要問來賓的問題) 被問到現在想要什麼? 的問卷收集, 剛[啊, 怎麼辦呢? ] 的一直在說, 跟工作人員談起來, 剛說[相機吧] , 聽到他的聲音, 所以我說, [那麼不如問問Shinohara吧?] 唷
Tomoe:啊, 所以是這樣呢
光一: 可並不是像Shinohara所想的那樣, (裝剛的聲音) [呢呢~~光一~~] (笑)
Tomoe: (笑) 不是這樣嗎?
光一: 不是(笑)

(momo: 雖然說, 並不是[呢呢~~光一~~]的地跟光一商量, 但是聽到剛說要相機, 證明光一會偷聽(笑) 還會主動搭話給意見, 而剛又真的會聽光一說的跟著做唷(笑))


momo奴隸獸




9月17日 16:00pm

2016.9.17 王樣brunch

王樣brunch之購物達人之相方愛炸裂篇!!! (笑)
平常都不喜歡買東西的, 竟然想到要幫膝蓋痛的剛, 買支撐膝蓋用的護膝用品要送他!!!
而且, 平常害羞的光一, 會在鏡頭前大方說出來買禮物給剛, 世界變了嗎? (笑)
之後, 剛也替不擅打扮的光一, 為他選配合襯他的T-shirt, 而且他真的好清楚光一喜歡那種, 總是挑黑/白色的給他, 太有愛了>.< 那傢伙平常見到跟光一合襯的就自己會買給他, 實在是好妻子! (笑)





最後, 因為Keyword輸掉了三萬yen, 但是他們留下來的也是好有愛唷!
給剛用的護膝用品跟維他命飲料 (那MUSASHI的紫黑色盒子是對關節有益的飲品)
光一喜歡的飲日本酒用的杯跟肌肉維他命也在
剛喜歡的那日本鬼小碟子跟刺身碟跟小杯子也在
T-shirt不要了, 沒關係, 光一應該覺得那太浪費錢了, 寧可要那個飲酒銀杯子吧
而且反正, T-shirt平常剛也會買給他, 這樣就夠了(笑)




TVGguide還在翻譯中, 多等一下唷

momo奴隸獸



9月10日 14:38pm




下星期的王樣Brunch買物達人是我們家二人登場
太令人期待了~~~~>///<
這次並不是以主持身份去約會(笑) 而是以來賓身份去, 想必心情會比較放鬆
先別說那件黑色T-shirt的Pair Look (笑)
來幫對方拼拼襯襯衣服, 在服裝店中戴面具耍笨, 這些也實在太情侶約會了吧(笑)

好, 要去準備今晚的NHK生放送, 每次出專輯最期待就是這節目(笑)


momo奴隸獸



9月9日 12:38am

好沮喪唷, 這幾天連翻譯也沒心機打了(笑)
所以現在是完全停工狀況 (笑)
We are KinKi Kids 2016 Tour大阪跟東京還是一張票也沒有唷, 這怎麼可能!
花了十個名義去抽也沒中一張回來是怎樣跟怎樣! 氣炸了!!!
那麼機票跟酒店是要去觀光啊? (爆)
嘛~~~好吧, 沒票就去跟沒票的日本朋友一起傷心地聚餐好了(笑)
以上, 是告訴大家我還活著的更新 ! XDDD


momo奴隸獸


8月9日 01:15am


終於終於有空打翻譯了,抱歉,太忙碌,一本TV誌的訪問也打了三個星期(爆)
不管是公事還是私事實在很多事情在忙,沒關係,再努力一下,就會等到KK巡迴了\^0^/

這幾個星期有一大堆KK雜誌,我會陸續加油趕回來的
(不過可能還是要等很久,最近每一天都去跑步或是跳舞鍛鍊身體,回來都好累又要陪小mo玩耍,辛苦大家要久等!)
明天(今天)應該可以收到15-16演唱會Blu-ray了吧?
剛剛今晚的Donnamonya剛說,光一站錯位置的也會收錄進去唷,太好了,還擔心不知道會被剪成怎樣(笑)

Television 07.23-7.29期號 我家二人組封面

這照片可愛死了吧?自拍Kids是光一按快門的唷\^0^/






(↓光一的表情好讚XDDD)


 

7.21發賣的新單曲〔薔薇與太陽〕,七十年代昭和歌謠retro taste跟ROCK融合出哀愁的樂曲,是由The Yellow Monkey的吉井和哉所寫的呢。光一來說一下對歌曲的印象

光一:最初聽到Demo時,覺得是一首很強烈性格的歌曲,後來聽到是吉井和哉先生的曲子時,啊原來是這樣!(對方唱的版本)也得到吉井先生唱,在緩緩頹廢的感覺中帶著一份性感的唱腔,真的非常像吉井先生的感覺呢。然後到我實際唱起來的時候,到底KinKi要把吉井先生的感覺推上到那種地步去,歌詞的世界觀要怎樣跟自己的東西來互相磨擦融合,非常的迷茫呢。吉井先生的歌曲如果唱得太完美的話會變得無趣的。這次,以行程編排上,由我先來錄音的,對於怎樣保持(我跟剛)的平衡感,跟監督詳細地一邊相談著一邊做出來。因為剛,本來也是一個捕捉寫歌的人的氣牆而唱的類型。歌分開來唱的地方,一邊思考著剛應該會那樣唱吧,一邊作出調整。我,就抱著好像把歌曲橫過橋一樣的印象來唱,交給之後錄音的剛來。

作為出道二十周年year突入第一彈的單曲很吻合,歌詞中也有〔少年〕〔玻璃〕,有著二人出道的曲的歌詞在當中呢。

光一:吉井先生喜歡玩文字的作風,不過他卻並不是露骨地玩弄文未,而是有好好把那首歌曲的歌詞的世界觀吻合起來,如果不說根本不會察覺到。真俊呢

由演員齊藤工所拍攝的照片成為這張單曲的封面也是這次的話題之一。這是在拍攝電視節目bun bubun的時候,三人去到的寫真屋裡拍攝的呢。

光一:其實按快門只是數次而已。那個照片,就這樣成為封面了?好厲害呢。他真的好喜歡拍照呢

雖然拍攝的時間很短暫,但是在寫真店中並排著椅子坐下來開始,光一跟剛兩人無意識地做出左右對稱的姿勢來。這種無造作的畫面,讓人感到KinKi Kids二十年來築起的歷史感呢。

光一:對我們自己來說,並沒有想過KinKi從那時會一直繼續多少年下去,而是那時候只是想著每一件事情也好好做著一邊走下去的,二十年就只是二十年呢。不過,對於粉絲來說,得到你們二十年來的支持真的好厲害呢(笑)

如果不是二人組的話?

光一:我想如果是很多人的團體的話應該會很輕鬆唷。我想,如果我跟剛是在一個大團中,出電視的時候應該會站在一邊然後一直不說話吧。不過,由於只有我們兩人,就無法不說話了。我想為什麼現在能夠在節目中這樣說話起來,大概就是因為我們兩個一直也是只有兩個人唷。不過,我沒有想過正因為是二人所以要怎樣怎樣。

對於是不是KinKi的活動也好,面對工作貫徹始終的光一〔只是做自己要做的事情〕這立場不變。一個人的時候不會看見的風景也是有的。

光一;KinKi的時候,當然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呢。不單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周圍的人想要怎樣令到廣受大家接受,我會盡量比較少囉嗦的。這樣子建立在別人的考慮之上,自己的世界也當然可以廣闊起來。立場在那裡也是同樣,盡量做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來。

接著就是二人的記念年開始呢

光一:當然,因為有著支持我們的人在才會有今天。面向著二十周年,希望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全部傳達出來。希望可以實現,對於粉絲也好,對工作人員也好,把到現在(二十年)的這份心意,好好地做出來。

 


新曲〔薔薇與太陽〕作為KinKi二十周年year突入第一彈單曲非常吻合,有著獨特懷舊味道成熟韻味的一首歌曲。堂本剛對於這單曲的第一印象及感想

剛:是一首壓倒性強烈的,就好像歌曲在你面前飛出來的印象。然後知道是由The Yellow Monkey的吉井和哉所寫的。我們是聽The Yellow Monkey的世代,啊啊,人生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非常強烈的感動呢

雖然很興奮,但是從sing-a song writer中收到的歌曲,唱起來很困難的剛。


剛:因為不管是誰寫的歌曲一定會有那個人的影子在當中,所以我覺得不要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感覺來唱比較好。雖然也沒必要唱到像吉井先生,但是多少有點吉井先生的味道的話,令到歌詞成立的回響比較多,比起要清清楚楚地唱,以比較頹廢鬆散的,用鼻的感覺來唱。這樣比較能把歌詞的光輝增添魔法來

在音樂節目中,看到光一跟女性舞者一起唱著華麗的舞步,剛跟男性的樂團們一起演奏著吉他。

剛:跟PV一樣。最初本來是二人在樂團前跳舞的,我試著拿一下吉他這樣也很不錯吧?唱片封面也是電視節目bun bubun拍攝時由齊藤工拍攝的。好像明治時代的文豪?對,就是那種感覺(笑)工君說笑〔請使用吧〕然後變成真的,我覺得這也是娛樂圈的其中一件事情吧。沒有事前的計劃,在現場中把談得興奮的說話變成向著世界飛去的事情,這也是creative呢。其中一個理由為什麼我希望那絕對要實現起來,是因為拍攝的那間寫真店的婆婆,原來每天也一邊聽著KinKi的歌曲來睡覺。對於婆婆的日常非常感謝,如果她聽到在自己的店中拍攝的照片成為唱片封面這樣的故事,我想真的好不錯唷。KinKi這樣子做出創作來,今後希望也能做出更多就好了。

從剛口中不經意地說出感謝的字,真的很似剛呢。二十幾年前,二人命運的相遇,得到了很多的愛跟刺激,然後走到今天來。

剛:如果是其他團的話,大概寫不出來衝著我們來挑戰的歌曲有很多,因為我們兩個被認為是能夠唱出那種歌曲的組合,作為Johnnys,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呢。怎說好呢。。。我想這是Johnnys的方程式,我們,直屬的兄長是SMAP兄們實在是太偉大了呢。就好像文字一樣,我們一直也是看著他們的背唷。能夠直接感受到Super Star(巨星)的能量,那種壓倒性的說服力跟光芒,那種明星味,我們一直也看著的。我們雖然無法好像他們那樣,但是也教曉了我們,我們也可以擁有只有我們才能夠發出的光芒。SMAP的歌曲,我一直也很喜歡,明明是很單純的字句卻非常俊氣的。不過,KinKi也有SMAP兄沒有的俊氣。正因為只有兩個人而發出的光輝,那份讓人看到的光芒。作為前輩,也作為後輩,這就是Johnnys每一個每一個團存在的意義。

作為獨一無二的團,讓大家看到他們二人的進化。對於二十周年,有什麼構思呢?


剛:希望能夠做出會讓Fans感到快樂的事情。那方面在苦惱著呢。不過,應該不會貪心地希望又要做這!又要做那的!二十周年吧。因為這樣的話三十周年就會更辛苦了。很久之前,在live中有個搖滾組曲,在舞台上不同團的人在跑來跑去,只有我們兩個沒有跑,慢慢地步行再跟大家揮一下手而已。Johnny san看到跟我們說,〔好俊啊!那就是KinKi Kids了!〕,借那一句說話,二十周件也不會奔馳,而是希望慢慢緩步渡過。(20周年)只不過慬慬是個通過點唷,我覺得這方面很像KinKi吧。






兩人也說這張乒乓球桌令球彈不起來所以球總是往奇怪的方向去(笑)

<剛的相機生活>


剛:手機嗎?大概只有拍景色的照片呢。不知怎的就是常常會拍天空。打開照片匣也有東京的天空照片唷

<光一的相機生活>


光一:手機當中有約九百張照片,大半也是Pan(光一的愛犬),臉怪怪的時候就會拍她,有時候家人寄來的也會保存起來

(momo:那另外的是剛照片嗎?(笑)好想偷光一手機唷(爆))



Q1: 正因為是二人才能做的事情?

光一:正因為是二人,所以各人自己也可以自由地進行自己的個人活動。可能這並不是你想要聽到的答案吧(笑)我才不會上這種誘導問題的當!(笑)

剛:如果是五個人或是七個人的話大概不說話也沒差吧。我想光一也是多數不會說話呢。即使MC時也不會說話。只是唱歌的時候來唱歌,跳舞。不過因為只有兩個人,如果任何一方不說話另一方就不能不說話。所以結果兩個人也不能不做點什麼呢

Q2:請告訴我們二人的結婚觀?(momo:是問KK二人結婚觀嗎?(笑))

光一:年輕的時候以為大概二十七歲左右會結婚吧。。。不,還不能呢,男人是四十代開始的(笑)不過,我是希望總有一天可以建築個家庭來。我想到了那時候大概會決斷地!

剛:希望能夠跟德性高,不停尋求進步讓人成長的人相遇,不過其實也沒深究過。雖然如果結婚就可以讓媽媽安心,不過我不覺得結婚是人生的全部

Q3:就如歌曲名字”現在的我存在的理由”,請告訴我們吧

光一:這個(笑)。。。當然就是因為有爸爸有媽媽,就別沒其他理由了吧。跟父母見面也好,大概就是說著有的沒的,把小狗交託照顧等等而已,雖然沒有好好傳達感謝,應該要更加盡孝道的

剛:我的概念是全部。因為有爸爸媽媽,也有完全不認識的先祖才有我。在這條延長線上,有著剛好在同一時代生存的光一,有著fans,有著工作人員,有著伙伴們。經過不同的人的決斷,覺悟,理解,所以有現在的我,所以要跟”大家”答謝。

Q4:對於出道日的回憶?

光一:不記得。嘛∼∼我想應該是很高興,太冷淡了吧。因為被告之要出道,是豐川稻荷會見的前一天。那時候忙
到連外面也沒有出去,所以根本沒有空間讓你感到有什麼實感唷。


剛:我因為拍電影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去了上海,光一在NHK的節目出演,接通電話連線起來。然後通完那個電話之後,在上海的猛熱天氣下,奔走,然後跑的時候失去意識暈倒了。真的激烈的一天呢。

 






年紀大了,還是多做連動比較好(笑)
自從開始跑步跳舞後,好像手腳有變靈活很多,以前還是每一天坐在電腦前打翻譯打太久了,都沒運動真的對身體不好
大家也要努力多動動身體唷
好,乖乖睡覺去

momo奴隸獸


6月10日 19:00pm


6月10日,
除了是我們家二人Music station的唱錯歌詞事件(笑)記念日外
還是我家小mo十二歲生日
祝小mo繼續健健康康, 快快樂樂唷 ^_^/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拍到的, 那蛋糕不用三秒就被KO掉了(笑)


momo奴隸獸


6月8日 23:55pm

NHK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太厲害, 謝謝NHK

先剪最後的「街」,實在太好聽了, 好聽到會發抖~!!!!
2016.06.08 MISIA X TSUYOSHI 「街」
https://youtu.be/QfYU6J70W_A

2016.06.08 MISIA X TSUYOSHI 「i've found my voice」
https://youtu.be/_aWmEjxP1ac

兩首歌曲已經也上傳到facebook了

momo奴隸獸


6月7日 01:00am


我回來了\^0^/ 哮喘痊癒了\^0^/ 然後我的電腦壞掉了\^0^|| (笑)
我有一台PC, 兩台Mac, 做翻譯跟網頁更新的的話用PC的, 然後PC不知怎的兩星期前開始突然就藍畫面, 有一天我把雜誌掃好之後, 還沒有存檔就突然藍畫面
然後斷續又出現了好幾次
我對PC沒辦法, 有沒可愛的男生要來幫我修一下? (噗)

趁電腦還沒有死掉前, 先更新上星期的兩本TV雜誌

2016.05.27 月刊TV Navi Guide

(幸福轉圈圈家庭照耶>.< 如果小健也在就好了>.< >.< 希望小健在天堂有看到)



以下這兩張照片, 在星期日的bunbun沒播出耶
在量體重的堂本光一, 以及拍照片時抱著洋娃娃的二人也沒有>.<

(ORICON大神如果你能復活就好了(泣))









六月十二日的放送,來賓是山本美月跟她的愛犬,企劃是〔去能夠跟愛犬一起玩的地方〕,所以光一也帶著他的愛犬小Pan一起出演。現場,看著小Pan的剛對光一說〔啊呢?Pan來了啊?Pan胖了啊∼!〕
在Gym,對於小pan努力鍛鍊,一直叫著〔加油!不要放棄!〕〔你真的太可愛了〕的光一爸爸的姿態,以及很多小Pan戲弄著剛的貴重場面等等!最後,還有能夠跟動物讀心術的人,可能會明白小Pan的心情?





2016.05.28 TV guide 堂本剛封面


嘩, 新娘子堂本剛 ! (噗)
打開雜誌的時候, 叫了出來, 那根本就是婚紗吧?!!!






訪問翻譯

今日在外面一邊散步一邊來拍攝,真的久違了呢。途中經過的電動單車,明明要往上走斜坡,卻使出很不錯的速度來呢。果然很快樂唷(笑)不過,最近我也沒散步呢,以前常常會去的,我也越來越變成"室內派"呢。

這次的迷你專輯〔Grateful Rebirth〕,主題為〔自由〕跟〔解放〕,話雖如此,是一種以孤獨為主的自由跟解放。例如,對於世上流行的事情如果能跟自己的生存方式配合的話那還好,但是明明一點也吻合不起來,卻要隨波逐流的這種膽小的生存方式,我可不喜歡。雖然跟大家一起說一句〔不錯唷〕能夠跟大家融洽起來,但是明明並不覺得很好,變得不像自己的,就會從多數派中離開=等於變得孤獨。從群眾中脫出,自己踏上另一旅程,以這種意義來說就是自由跟解放了。大家在內心總會有種〔本來想要向著那個方向走的,本來想要建立那種未來的,本來想自己成為那樣的〕的心情。不過,環境的錯,公司的錯,以及因為很多不同的事情的錯,卻沒覺得是自己的錯。不過,如果真的有個想要創造理想的未來的自己,把全部扛在自己身上來生存的話,一定可以走到自己想要的未來去。如果只是嘴邊說著,〔反正都沒錢吧〕〔因為自己是這種職業〕〔因為我的家人這樣〕。。等等,把以上這種想法全部拋掉,首先把問題放在自己身上。這種想法越強烈的話,應該絕對能夠改變未來的,我是這樣想。一邊想著這樣的事情,一邊創作出這張迷你專輯來。

製作這張迷你專輯的時期,得到很多友好的音樂人們的商量。像是談到今後的音樂活動,雖然有商量了很多,最終的答案,總是如果自己不改變的話是什麼都不會變的。在我心中,〔自由〕,〔解放〕=有著〔再見〕的形象。為了真正的自己,不能夠不跟〔人〕或是〔事情〕說〔再見〕。有種這種覺悟,向著孤獨,自己就能夠到達自己所尋求的未來。如果只小心翼翼不要受傷,只容許留下好的記憶,卻想要走向那個理想的未來去,我想可以沒有那麼方便的事情吧。

我,因為得到Johnny-san跟我說來試試做音樂吧而開始一直自己自身製作著音樂。雖然被說很多不同的話,像是〔怎麼要玩Funk?〕〔真的自己寫的嗎?〕〔因為是johnny-san吧〕等等,我只會不造作的回答,〔因為我喜歡這樣的音樂,做著這樣的歌曲唷〕,一直不扭曲自己做到今天。雖然也會感到孤獨,不過也不會扭曲自己,然後一起做音樂的友好不知不覺地集合起來,成為了長期交往的朋友。因為有這種經驗,會更加做這,做那種的理想,大家,為什麼沒有挑戰那個理想呢?真的太浪費了吧。因為人生只有一次嘛。為了這樣,虛偽的自己可不行啊。如果以虛偽的自己所集合起來的人也只有虛偽。不能夠不尋找出真的朋友啊。把自己純粹不造作的解放起來生存,不知不覺就能夠集結到出色的朋友來了。

這張迷你專輯〔Grateful Rebirth〕,如果只是重生〔Rebirth〕就沒意義了。對於過往相遇的人和事心存感激〔Grateful〕,更加珍貴重生。如果只是重生,雖然一定會很簡單,不過我覺得卻沒意義。如果當過去的事情沒發生過而重生,任何多少有點毅力的人也能做到。這跟連續劇或是漫畫中積極地叫一句〔來重生!〕是不同的。〔Grateful Rebirth〕是比較辛苦的呢。並不是把過去的事情拋開而重生,而是充滿著很多辛苦的事情。即使如此,我每日也想要成長,希望把自己update起來。回頭看走到現在,過去發生了很多事,想著當中含著那種訊息好呢,然後浮現出來的就是〔Grateful Rebirth〕=包含著感謝的概念而重生。得到向著孤獨走去的〔解放〕及〔自由〕,因為我是從那裡走過來的。

對於想要重生的人,我想這是一首可推薦的作品。如果對於每日的循環裝著滿足,硬裝著自己很快樂,發現到這不對勁的話,果然就是不改變不行。即使無法立即從被卷進的環境中改變,也應該從自己的內面開始來改變,即使是同一地方,同一個漩渦中也好,我想結果也會不一樣。

談到改變,今次的作品的樂曲製作方式也改變了呢。現在,沒打算要做出讓所有人都能夠明白的東西來。以前為止,總是會小心著,以感情作為基礎來做出曲子來,在某部份上動腦筋的。因為有著這樣的規則,因為是這樣的事情,用上腦袋來。不過,今次,思考著〔如果完全不剎車不思考去製作音樂的話應該會很棒〕而開始了製作,實際上也做出這樣的音樂來。實際上,不管什麼歌曲也好,開始的時候會思考著〔要做出那樣的歌曲來〕,開始了之後,跟友好們在談話中生中不同的點子來,最終變成跟當初想的不一樣的歌曲。以這種意義來說,這一次是比起以往更加能寫出自己想要寫的東西來。寫出跟友人一起吵吵鬧鬧當中生出的好點子,或是純粹寫出自己想要寫的東西來。做出更接近自己理想的音樂來。





 

一邊笑著一邊做的歌曲是一首叫〔Break bone funk〕的歌曲。聽到吉他的竹內(朋康)說〔之前在別的藝人的演唱會後由於太興奮了,太亢奮從床上掉了下來而骨折了〕的事情,所以生出這首歌曲來(笑)聽到那事情的時候,竹內君果然是個笨蛋!這可不能不寫一首歌曲出來!因為什麼事情所以骨折了無法玩Funk!努力寫出來(笑)竹內君,弄傷了肋骨,在骨折差不多好起來的時候,也參加了錄音,本人也有為我們彈奏(笑)這首歌曲,在骨折的時候聽也好,成為給骨折了的人勇氣的歌曲也好(笑)本來,Funk音樂,這種攪笑的要素是很重要的,歌曲的開始,由無關痛癢的事情開始也不錯唷。從無關痛癢的小事開始,會發展成那裡去呢。變成像是〔在折骨前怎樣?自己先來扭曲〕〔重生〕的歌詞來(笑)竹內沒骨折的話就無法做出這樣的歌曲來呢。這一首歌曲是在快樂中生出來的。那事情真的太笨蛋了(笑)

(momo: 竹內是笨蛋沒錯, 但是把這樣笨的事情寫成歌曲的某人更笨更可愛吧? (笑))


momo奴隸獸


5月20日 00:56am

我復活了~~~~\^0^/
抱歉讓大家擔心了, 在經過看普通科醫生轉介去專科醫生, 再轉介去更專科醫生, 吃了一個多月的藥後, 終於這星期哮喘咳嗽狀況算是好轉很多了, 大概已經好了90%左右了

然後看到這張照片後, 哮喘又回來了 (爆)

本星期出版的Television 2016.05.21期號
6月12日放送的KinKi Kids Bunbubon



這是怎樣跟怎樣 ?! (吼) !!!!!

小Pan去嗅其他小狗的屁股時, 堂本剛去嗅光一的屁股XDDDDDDDDDDD
喂!!! 堂本剛, 你想跟光一交配嗎? (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
通常小狗嗅屁股, 除了要確認對方的身份外, 就是為了交配耶!!!!




光一終於帶小Pan上bunbun了, 從小Pan親近堂本剛的樣子, 應該不是一般的熟悉!!!! (小狗不會騙人的)

他們還有去了狗專用的溫泉, 光一跟小PAN在入浴前, 有一起洗頭
最後還有能跟動物交談的老師, 問小Pan的真心說話耶!

(momo: 我比較想問小pan剛爸爸到底每星期去光一家多少次 (爆))

另外一集將會去到能感受昭和時代的地點, 像是錢湯, 照相館等等

 

好了, 問題來了…大家有看到來賓嗎? (爆)
全頁照片一張來賓的照片都沒有 (噗)




momo奴隸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