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2016年4月


4月9日 19:30pm


抱歉抱歉!失縱了的我回來了\(^o^)/
先報告一下KinKi20周年海外粉絲名信片收集活動
2145張Postcard已經成功送到事務所去了!\(^o^)/

之前因為有不少的同學過了死線還一直寄來message要等她們、所以三月的時候一直無法完成活動、
如有下次活動機會、真的麻煩大家要守死線啊!

momo奴隸獸


3月16日 00:30am

今早的SHOCK 1400回的新聞全部已經在FACEBOOK上傳了
抱歉因為工作太忙, 這兩星期完全是發神經地忙瘋了
明信片還有一些信還沒有拆, 處理需要時間, 所以多等一下~~


momo奴隸獸


2月16日 01:30am


Donnamonya 2016.02.15

可愛死了可愛死了∼∼
這是2016年後第一次有二人Doya吧?從一月開始一直也是單人交替的,我沒記錯吧?
這節目還是要兩個人一起才最可愛嘛∼∼∼雖然知道很多時候無辦法

簡單翻譯一下
一開始就在噴粉紅撒嬌泡泡的二人是怎樣!!!(笑)

光一:喂∼∼怎麼攪你耶∼∼廣播要開始(收錄了)
剛:(超撒嬌)怎麼攪的耶∼∼
光一:(哄小孩一樣的口吻)現在可不是〔怎麼攪的耶〕的時候耶∼要開始了現在!
剛:早知道去完大便才來∼∼(←momo:好可愛XD)
光一:(甜到膩的聲音)你就去大便耶∼我不知道耶∼(笑)
剛:剛才出外景吃太多了耶

光一:非常睏耶∼∼非常睏耶∼∼(←momo:還要重覆一次跟剛撒嬌(笑))

來信談到關8在演唱會中吹伸縮號喇叭,問到光一收到那粉紅色的伸縮號喇叭後有練習嗎?
光一:沒有
剛:ufufufu(笑)
談到要教後輩如何吹
二人一起:那攪笑點子可是我們的耶(幹麼偷了我們)!
(momo:係係,那是你們二人特別的寶物,任何其他人都不可以偷走,乖∼∼)

來信問到今年的新年參拜光一有沒忘記帶錢包?
剛:今年你沒有忘記呢?(momo:非常好,有好好觀察光一(笑))
光一:對呢,今年有好好帶著錢包

剛談到,演唱會後洗澡完才發現只帶了內褲,沒有帶襪子,所以只可以裸足去新年參拜
光一:超冷的!而且大家也在戲弄你了!(momo:非常好,光一也有好好觀察剛(笑))

之後談到岡田來問拿壓歲錢,這在一月一日演唱會中有談過就跳掉
留意是光一的冷淡反應(噗)



momo奴隸獸


2月14日 23:55pm

雖然facebook中已經說過了,不過再次跟大家說句,新年快樂!祝大家及家人也身體健康,平平安安!
終於把光一封面的Oricon翻譯好了
花了兩星期時間讓大家久等了,婆婆進醫院了,小mo也生病了,所以這新年特別忙碌
所以說唷,家人身體健康是很重要唷!∼

Oricon 02/15 光一封面期號





記者:首先,來談談SHOCK。加進了新曲Dancing on Broadway跟Missing Heart,反應如何?

光一:不知道反應如何呢。要視乎看的人怎樣想。我這邊認為不錯才做出來的,當然我想也會有人覺得之前的比較好吧

記者:Dancing on Broadway是一首很濃厚音樂劇味道的歌曲呢

光一:已經忘了為什麼會改動了。嘛∼隨心情唷(笑)覺得想要改就改了

記者:也有其他歌曲也是憑感覺而改動的嗎?

光一:也有吧。當然也有一些是經過好好計算之後才弄的。因為”Dancing”是劇中的歌曲,所以是個改動樂曲也很容易的場景呢。有關Missing Heart的話,詳細請參見場刊(笑)

記者:耶?!(驚)

光一:如果你寫〔請去看場刊〕的話,大家會覺得〔這個人真有趣!〕吧?

記者:(笑)現在為止本來是對白的部份,現場改為以唱歌的方式,你認為是個重要的改變嗎?

光一:這方面如果要談起來的話會談很久的。(讀者的詢問中)〔想要多看到劇中光一的心情〕,我認為如果唱出來的話,會更加把光一的心情放在那裡吧。如果以說話說出來的話,會變得較為弱起來,如果唱歌,就更加能把內心清楚地表現出來,這是第一個理由。而且我覺得這樣能夠較容易理解呢,作為故事的全面來說。

記者:不想把光一軟弱的一面表現出來?

光一:這邊也是如果仔細談起來的話會非常糟糕的,在SHOCK之中,光一作為最頂尖的人,是個作為領袖的存在吧?由於帶領著那麼多人,作為站在先頭的人來說,即使周圍的人如何說東說西的,他需要沈默地聽從大家,那是很重要的。所以有一句對白是〔即使他們怎樣想我也無所謂〕吒。如果在那邊說〔其實換著的是我啊。。。〕的話,會很奇怪吧(笑)

記者:也是呢。那麼有關16年的SHOCK。光一心中有〔希望做出這樣的SHOCK出來〕的想像嗎?

光一:沒有呢。總之就是做出在綵排中做了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沒有特別的想像

記者:有沒新加的演出?

光一:有很多仔細的地方改變了,不過大的改變應該是沒有的呢。不能夠不改變啊?(笑)

記者:不,沒有那回事(笑)SHOCK是完成度很高的作品,要從那個層次再往上推高是很困難的呢

光一:那方面連同我也一樣,是根據每個人自己的心情吧。並不是在那裡要來做什麼,而是全體的,做出綵排中做了的事情就可以了

記者:在記者會見中,你說〔每日也努力要看到界限的盡頭〕,這是指體力嗎?

光一:不管是體力也好,心情也好,兩方面也是。開始停留於安全(程度)的話,就什麼也無法生出來了。容易明白的話Japanesque就是那樣

記者:這樣的意識,對於其他出演者也是同樣要求嗎?

光一:因為要不是這樣要求的話就不行。為了可以把那力量使出來,在綵排中也是同樣做

記者:那麼,做SHOCK的時候,感到幸福的瞬間是什麼時候呢?

光一:嗯∼∼看到收支明細*。。。?(笑)

記者:不不不(笑)該說點更造夢的話。。。。

光一:很造夢耶(笑)嘛∼∼那個作為開玩笑,認真點說的話。。。連同演奏,全員有著目標在SHOCK這故事中活著,大家一起做出來,以同一心情落幕,是最幸福的不是嗎

記者:正因為一直積累而來,才能實現出來的事情呢

光一:嘛呢。如果不行的傢伙就會自然消失,如果被說〔不要你了〕就只會走到那裡。即使是我也是同樣的唷。如果我也不行的話就會被說〔不要你了〕。這方面跟所有人的心情也是一樣的。

記者:如果沒有這樣強烈的覺悟的話,在娛樂界很難生存呢

光一:我想不單是在娛樂界中的呢。不管是那個社會也是同樣吧?覺得〔糟糕了〕的時候,到底要來加油,還是不要再努力下去,每個人也不同。如果不努力,就不被需要了。SHOCK本身是個體力上很嚴苛的公演,如果沒有那程度的心情的話根本無法跨越的呢。非自己努力奮鬥的人就無法做到的。

記者:集合這樣子的一個團隊起來,非常有壓力吧

光一:沒有,我非常輕鬆唷。因為得到大家的士氣也很高漲。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是因為SHOCK這作品的確立,加上劇本的故事核心有緊緊地做出來。這樣的話,不管是誰也可以找到〔自己該做什麼〕,只要看到那樣就可以了。我也是同樣,特別是即使不說這不說那的,就已經可以很輕鬆地存在於裡面呢。SHOCK雖然做了很長時間,以前的劇本中也有過鬆鬆散散的時代呢。我想那時候應該會有一些演員不知道怎樣演出才好吧。這樣的話,就會開始做出自已感覺良好〔我好俊〕的事情來,SHOCK可不是這樣的一回事呢。現在也是一樣,對劇團的每一個人也會讓他們意識著〔這場面,你的角色是這樣的〕。

記者:每年也有新加入的成員呢

光一:嗯。在最終的綵排中,會再次確認每一個每一個場景中該抱有的心情呢。這邊該以怎樣的心情來跳舞,怎樣的心情來唱歌。。。這樣說比較容易理解,像是SHOCK的開場還沒有進入SHOCK的故事吧。那是〔接著下來帶大家走進故事中〕的場景,所以是以〔歡迎來到劇場〕的迎接大家的心情,以Formal一點的立場來跳舞。之後,有owner前田美波里的說話,裡面有〔so feel it coming〕的歌曲,那邊是以大劇場為目標的跳舞的場景來,所以用〔讓大家感到力量〕的跳舞方式。一邊統一意思一邊來綵排呢。這方面每次綵排都會做的。嘛∼當然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如果只是唱歌跳舞的話任誰都可以做得到。

記者:這樣的話,只要細微的地方改動了,全體也會受影響吧?

光一:對唷,當然。所以被問到〔這次的SHOCK有新的地方嗎?〕的時候,我會想〔那可不是簡單就能夠回答出來的〕(笑)

記者:對呢。。。因為SHOCK每年也會來Fresh Up (翻新),會有著〔不能夠不超越去年〕的心情嗎?

光一:雖然沒有特別在這方面意識著。因為以這個為目標的話太奇怪了,而且也不知道怎樣才能夠說出〔超越了!〕。就好像剛才所說的那樣,只要大家的意識提高,自然地就會帶來成果了吧。首先,在心情上不能夠輸掉呢。因為技術方面有很多厲害的人在。

記者:心情才是重要呢

光一:當然,一定程度的技術是必要的,不過如果以技術先行而什麼感情也沒有投入的話,〔好厲害呢〕然後就完了。人是有心情及感情的,在舞台上發放出來才會讓人感動。重要的是〔以怎樣的心情來做〕呢。在SHOCK這故事中生存,就是這樣的意思。

記者:受到這樣長時間的厚愛的作品,〔不能夠不好好守護〕的心情也很強烈嗎?

光一:嗯,當然。在日本原創的音樂劇非常少,多半都是海外輸入的作品呢。Johnny san是個想要試新事物的人,我這想法可能跟他相反,對於SHOCK,我覺得SHOCK能夠成為Standard Number(經典作品)就好了。當然,如果有覺得〔這樣比較好〕的話會變更的,不過〔談到SHOCK就是這首歌曲呢〕被確立成這樣也是很重要的。不管何時,也不想它成為〔不是這樣,不是那樣〕鬆散的東西來。

記者:作為Standard,讓人覺得是接近完成形的印象呢

光一:雖然不太想使用〔完成形〕這詞語,〔SHOCK,是這樣的一回事呢〕作為基盤,有著它的軸心吧。

記者:作為一個日本代表的舞台作品,如果這樣下去五十年,一百年後也繼續上演就太厲害了呢

光一:沒可能吧(笑)Les Misearbles也只不過做了二十多年而已吧?一百年後的,沒可能呢(笑)

記者:(笑)說起來,有讀者也問,〔光一會有機會當owner的角色嗎?〕有這樣的可能性嗎?

光一:沒有這樣想過,不過〔光一〕這角色也不是一個可以永遠做下去的角色呢。攪不好,只是演出。。。嘛∼∼完全不知道呢



讀者質問:16年是solo 10周年,是KinKi Kids的20周年,有沒有想要從今開始挑戰的事情?

光一:沒有(笑)我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了。嘛∼如果被叫到有什麼非做不可的,我會做的。

讀者質問:在去年的Countdown中,有遇上很久不見的人嗎?

光一:沒有很久沒有說話的人吧。長瀨?在節目中又見過面,沒有感到〔久違了〕的感覺呢。講了什麼?。。。嘛,如果咪高峰不能說出來的話,當然就是不能說出來的話吧?(笑)

讀者質問:最新常跟長瀨一起工作,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可跟大家分享?

光一:不,沒特別的。跟長瀨很容易說話?嘛∼因為沒有要提防對方呢

讀者質問:剛送了伸縮號作為生日禮物給你,之後,有練習過嗎?

光一:不,沒有(笑)不知道放那裡來著(笑)

讀者質問:堂本兄弟的占卜中,被說是最好運勢的,最近有發生什麼好事情嗎?

光一:沒有特別好的事情呢。對於占卜本身,並不相信。

讀者質問:以前在Johnnys web 中提到那個〔兩年後目標的企劃〕,進展成怎樣,順利嗎?

光一:不順利呢。有很多障礙,覺得前進了,卻退後了一步的狀況。

讀者質問:節目中跟久違了的堂本兄弟成員們見面,覺得怎樣?

光一:嘛∼很令人安心呢。收錄中也是一樣。

讀者質問:KinKi Kids bunbunboon節目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了,像是在Food Court中提示拿食物的提示器之外,有很多第一次見的東西吧,最令你驚訝的是什麼?

光一:是什麼呢?啊!回轉壽司進化了呢!

讀者質問:三十七歲的光一,有決定了〔今年要這樣!〕的事情嗎?

光一:沒有。說了很多次,不管幾多歲了,我可不是會怎麼改變的

讀者質問:如果有三天假期會做什麼?

光一:如果有再算

讀者質問:對於現在的SHOCK,覺得那個地方最想要來改善的?有考慮過今後改變故事嗎?

光一:沒有”最想要改善”的地方,不過仔細的變更點是有的。隨著出演者不同,會多少有所改變

讀者質問:加入了新曲,今後預定會發賣SoundTrack嗎?

光一:沒有!

讀者質問:這十五年以來,有試過〔明天不想去帝劇唷〕?

光一:雖然沒有試過不想去,不過每日也感受到那種恐怖。

讀者質問:為了可以跨越兩個月舞台公演,在精神或是體力方面的秘訣?

光一:除了做下去沒其他。。。

讀者質問:如果做SHOCK以外的舞台,想做那一個及那一個角色?想要共演的人?

光一:什麼也可以唷



My Entertainment Life

光一:連續劇,我在看三套中

記者:連續劇?

光一:美國的連續劇。啊!可能是英國的?其中一個已經完結了,另外兩個還沒有完結,還在途中。現在等著發佈。我不會說是那套的

記者:內容呢?

光一:不說。秘密。

記者:耶?那麼類型呢?

光一:秘密。當然不是愛情故事。

記者:那麼為什麼看那套?

光一:因為周圍很多人看唷。聽到他們說〔這好有趣,那好有趣〕的,〔耶?真的嗎。那麼我也看〕然後開始看起來

記者:完結的那套,請告訴我們劇名吧

光一:不說(笑)這環節是這樣的嗎?

記者:對唷(笑)因為光一看的話,讀者也會有興趣看

光一:就是因為這樣,〔那個人,在看什麼呢〕,結果更加擴展開來,結果變成〔會不會是看這套?還是那套呢?〕變得更廣闊的,不好嗎?(笑)



今天情人節那集bunboon我還沒有轉好檔案, 可能要明早才能把它上傳去facebook那邊
請多等一下唷


momo奴隸獸


2月1日 00:42am

上星期天氣寒冷, 所以翻譯停了幾天
寫明信片寫得怎樣? 我這邊也開始會每隔幾天去拿信一次
就快新年了, 大家記緊要把握假期努力寫唷
韓國那邊的fans寄了八千多張去呢 (笑) 那也太誇張了一點
我這邊如果收到八百張我覺得已經算很成功了, 當然, 如果大家能多努力一點就更好


神樣Oricon就快要休刊的消息已經知道了吧
其實除了Oricon外, TV Pia跟月刊Television也快要休刊的樣子
印刷業在這時代太困難
當然其中一個原來也因為網絡資訊太快太發達
部份原因也因為有很多人提供雜誌的全檔供下載, 高清照片一堆上載到網上去
很多人看了照片就不買雜誌了,
銷量下降, 廣告商也下降, 就會變成這狀況
其實CD也是同樣, 一堆人下載了就不再買CD, 所以CD界也是同樣銷量下降到很可怕的情況
以前賣一百萬張, 現在賣過十萬張已經算是超好的成績
隨著科技的進步, 我想不管是那個行業還是經營會很困難
希望餘下的雜誌繼續能夠經營下去,
否則, 不管是演唱會報導做得仔細照片又好看的雜誌消失了
接著下來CD出版等等的訪問也消失了的話
就再無法從訪問中得知道他們的意思跟近況了
(其實Donnamonya也是很令人擔心的說…)
總之, 雜誌, CD, 等等也是需要大家用銀去支持的
喜歡他們, 並不單是上網看看消息就足夠的唷


好, 為大家帶來上星期的TV誌, 先是這本有光一的SHOCK事前訪問

月刊TV Navi 2016.01.27





從[SHOCK]開始已經第十六年,而Endless SHOCK今年也迎接第十二個年頭,將會在這作品的〔家〕東京帝劇來進行兩個月的公演。長年歲月,堂本光一不管是歌,舞,演戲,飛行,和傘,除了自己就無法做到的飛行等等,十五分鐘的殺陣,八米二十二段的滾樓梯,不輸給石川直的專業擊和太鼓演奏,這樣逼力滿分的娛樂騷,沒有替代的,一直站在舞台中央。連自己也說〔好像變成了東寶所屬的人〕,從05年開始不論是劇本,演出,作曲也來擔當。對於製作並支援舞台的光一,跟SHOCK一起走過那麼多日子,他到底是怎樣感受的呢。一定是嘗試過很多次困難,碰壁,在很多錯誤中不斷反覆嘗試,然後全力地跨越。曾聽過一句〔神不會給你跨越不了的試煉〕,聽著光一的說話,讓我覺得這說話真的是沒錯,真不可思義。

2015年的SHOCK對堂本光一來說也是不停充滿著試煉的一年。三月的時候帝劇的舞台可動性的LED板在公演中倒下的事故,九月在大阪梅藝在第1300場公演時候,,由於owner角色的前田美波里受傷為了治療而降板了。迅速地得到之前曾有owner經驗的植草克秀的對應,衝到大阪去把餘下的公演也跨越過來。

〔對於美波里小姐降板一事,很不可思義地很冷靜呢。雖然如果聽到她是不小心而受傷會讓人困擾啦(笑),不過當有大事發生時,〔這局面到底要如何應付呢〕,要變得積極面對的自己一定在那裡的。當然,聽到事情的時候還是感到很悲傷跟寂寞。不過,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是竟然得到代打的植草先生前來代替。。。真的除了感謝就只有感謝。因為啊,如果是我(突然被叫過來代替出演)的話一定會覺得很討厭呢(笑)那麼大量的對白,當初出演跟現在比起來多了新曲,動作走位也完全不同了,綵排也沒有試過一次就來真正演出。。。如果是普通的話一定會覺得〔說笑吧,不要給我開玩笑了!沒可能沒可能!〕。但是植草先生,〔為了SHOCK〕〔為了光一〕而做出來了。雖然他在少年隊之中是常被欺負的角色,他真的是一位偉大的前輩唷!〕

比起要製造出新的舞台,其實要繼續同一題材的舞台更加困難。要滿足一眾已經因為長期看(同一)舞台而變得講究的觀眾是很困難的。不過,可幸的是,光一是對周圍的順應性很高的人,緊緊地抓緊角色,每次的演出加入變化來,而且也有每次單純地享受著舞台的演出者跟工作人員。一邊守護繼續著這作品的同時,也繼續以向上為目標挑戰的光一,是很重要的存在。在座長的眼中,到底這作品是怎樣子的呢?

〔對呢。對自己來說,再次綵排能夠跟大家見面非常的高興,在自己喜歡的環境下,在這空間中跟伙伴們一起渡過的每日天也非常期待〕,說著這話的時候他好像想起什麼,嘴角泛起笑容來。難得的機會,問問這次東京公演也出演的伙伴們。

〔(松倉)海斗很單純的,總之就是很純粹。能夠看出他努力地吸收著。那個角色,不知怎的大家總是在公演的初日會發燒(笑)(岸)優太跟(西?)大吾也是,海斗也是。。。我跟他說〔那是初日會發燒起來的位置唷!〕我也〔沒法子呢,請勉強(身體)加油唷!〕地跟他說。野澤(祐樹),諸星(翔希)對於舞台的喜悅及期盼能夠從SHOCK中感受到,也能夠全面地表現出來。對於〔努力加油〕的意識也非常高。當然,好的來說,壞的來說也是,當中還有仍然幼嫩的地方,所以很期待他們的進步。還有,4U呢(笑)總是得到那四個人很努力的唷。今次是晨已跟越岡(二月公演),福田跟松崎(三月公演),這樣的組合是以他們到現場為止在歌曲中的演戲、舞蹈等等總括而考慮到最平衡的方式。耶?會變成新鮮感覺的SHOCK?嗯∼∼到底會如何呢(笑)經過重覆的綵排後,很期待他們會如何表現呢〕

這次的SHOCK,沒有地方公演就只有東京公演。而且,4U的二人組合會在一個月後改變成另一組合,跟例年比較起來,又要成為〔日本中一票難求的舞台〕吧。能夠夢想成真看到的人,希望能夠浸泡在SHOCK的世界中,成為能令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公演。

2月7日放送的buboon



沒錯, 就是Tokyo Dome的全國美食嘉年華篇耶
你看得出來吧? 背景是我們常常流連的Tokyo Dome(笑)



好可愛, 常常在自己演唱會中被攔下來的光一, 今天終於用自己的臉蛋就能夠無事通過警備了(笑)

(momo: 你這白痴, 一大堆攝影機跟工作人員跟著你, 沒理由不讓你通過好不好(笑))


對甜點苦手的光一,從剛手上沾來試吃, 啊呢? 潔癖二人組再次選擇性潔癖唷? (笑)

至於二月十四日情人節菊池桃子回, 二人會弄巧克力唷, 看著也覺得甜得不得了
你看, 把測溫度計對著剛的光一, 多甜膩耶~~(笑)


月刊TV Navi還有一頁2015年上TV Navi時的off shot, 有一些未公開的二人照片, 大家記得買書自己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