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2015年6月7月

7月21日 00:12am

#KinKiKids18周年記念日_0721
KinKi Kids 出道18周年恭喜恭喜\^0^/
以後也要繼續相愛, 我們會繼續愛你們的唷!






7月18日 23:15pm

讓大家久等了~~~
Oricon Style 07/13
光一封面的足本訪問翻譯

這是最詳細解說Spiral的, 所以看了這一篇再聽專輯應該不錯





記者:久違約三年的個人專輯Spiral決定發賣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有想要出版的念頭呢?

光一:心血來潮的唷。周邊的人不知怎的提出來,〔對呢,來年那時候左右吧〕的,然後就在那番說話中生出來了

記者:這次全部也是提供的歌曲,是什麼時候決定要這樣呢?

光一:上次的Gravity也只有寫了兩首歌曲罷了。嘛∼對我自己現在來說這樣子比較輕鬆吧。如果是自己寫的話,不管怎樣總會讓歌曲的世界觀變得困在狹窄的範圍之中。比起這樣,把自己進入(別人寫的歌曲)的世界觀之中,唱起來或是製作成映像,來考慮如何把它變得比較有趣這點很快樂唷。Fans們可能會希望由我來寫曲,〔抱歉,沒想寫曲的心情!〕(笑)

記者:在音樂節目中披露了interactional,把音樂跟跳舞融合一起的方法,非常新鮮呢。

光一:現今主流也是跳那種猛烈的舞步。。。例如show me ur monster是比較接近Jazz Funk的類型,所以從那種類之中來考慮舞步表現的方法。不過,Interactional曲子中有較多的Groove原素,所以應該集中用身體來表現。舞步中也加進soul的感覺,坦白說,真的不知道對於這舞步世界上沒有跳舞的人到底會覺得怎樣。我想,攪不好可能會有人覺得〔這緩緩鬆散的舞步是怎麼回事〕。不過,從跳舞的人的角度看的話,會覺得無法抑制地喜歡呢。編舞的YOSHIE小姐本人也有參與,舞步是刻意排成不一致的。來感覺音樂,隨著音樂把心中的Groove表現出來,是〔表現的舞步〕呢,而不是〔那個地方就要這樣做〕的舞步。不過,跳起來感覺很舒服,這是一種想要經常跳的舞步呢。

記者:YOSHIE小姐是由前輩錦織一清介紹的吧?
光一:對。在要準備編舞的時候,〔有一首這樣的歌曲〕帶到錦織先生那裡。一邊看著很多不同的映像,(模仿錦織)〔na? 是這樣吧?這種不要吧∼YOSHIE-chan好不錯唷,跟她聯絡唷〕不過其實呢,我是想看看錦織先生跳的Interactional。我覺得錦織先生最厲害就是跳Jazz,我很喜歡錦織先生的跳舞啊。

記者:這張專輯整體上,用了很多假聲(falsetto)呢。
光一:並不是特別選上的,只是結果變成這樣,到底為什麼呢

記者:唱起來覺得怎樣?有沒有〔還是不做比較好〕的時候嗎?

光一:當中也有覺得如果沒唱就好了的歌曲呢。並不是因為主旋律很多假音,而是因為Chrous Work(二重唱三重唱)的地方超多〔到底怎會這樣多!〕(笑)而Interactional的Track數,已經超越了上次最多Track的DangerZone了。錄唱歌部份的時候,錄極也錄不完呢。可能歌聲比音樂聲更多。這次,在聽了幾百首Demo中,選出來的歌曲以海外的作家比較多呢。雖然海外的人作的Demo很不錯,但是要轉Key,所以日本人的編曲者不能不更改編曲。Interactional呢,做出比Demo時更好的編曲來,那其實是很罕有的。因為,在日本改編曲,會把海外作家做出來的Demo中所擁有的那種像是”適當感”也消失掉。

記者:在專輯中,又有Bongo(民族樂器),又有boogie woogie(爵士黑人音樂),音樂的類型也廣闊呢。有沒有特別刻意這樣選?

光一:只是隨心情

記者:不過因為我想介紹所有歌曲,所以想也寫下你自己的感想呢
光一:即使被叫到要介紹所有歌曲,我也會全部〔隨心情,隨心情,隨心情!〕地回答。我的心情的Spiral!(笑)以心情來開始,以心情來結束!呢,就是這樣的Sprial!(笑)

記者:(笑)類型比較不同的[Boogie Night]又怎樣呢?最少也請回答15字。。。
光一:那麼,〔~~~~隨~~~~心~~~~情~~〕如何?(笑)

記者:請給我夠了(笑)
光一:(笑)嘛∼〔Bongo Drum〕,以好的意義來說,是首〔奇怪的歌曲〕,而[Boogie Night],我喜歡它〔沒有被音樂類型束縛著〕的這一點。〔Just A Woman〕是由一位叫Ami的作曲家寫的,在拼死聽了一大堆Demo的時候,去問她〔你有沒什麼歌曲(可以給我)啊?〕,〔有啊有啊〕地,送了過來。是沒有經過唱片公司連絡的。Ami自己唱的時候歌詞是以女性視線的,所以後來換成男性視線的歌詞。不過,不知怎的好像很嘔心。因為是女性,所以melody也是女生的,如果換上男性視線的歌詞,就有種違和感。〔對不起,難得你為我換成男性視線的歌詞。。。〕地跟她道歉,然後又換成女性歌詞。還是那樣有種清潔的感覺呢。

記者:〔Stellar Night 星之Balcony〕呢?
光一:類型很廣闊吧?(吉田)建說〔做出好像音樂劇的其中一幕來〕的樂曲。我聽到的時候也覺得這首歌曲可以做成一個故事來呢。雖然坦白說我不知道這支歌曲放進這張專輯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不過就好像我重複講的那樣,因為隨心情的怎樣也好!(笑)唱歌的方式也是其他歌曲不一樣,會比較接近以在舞台上把重要的詞句像是對白一樣唱出來。太過火了所以有點不好意思,然後再平衡了那方面。因為melody也希望好像台詞一樣唱出來,所以在錄音的時候,有跟(吉田)建先生請求〔可以改一下這部份嗎?〕。
(momo:第一次聽的時候嚇了一跳^^;;; 個人不太喜歡那種舞台劇腔^^;;;)

記者:那麼,[Night Wanderer]呢?
光一:是一首從頭到尾也很高昂的歌曲,怎樣說呢,就是一直會想要聽。。。嘛∼∼雖然這只是我個人意見呢

記者:〔Over You〕是首情歌,歌詞的世界觀好可愛。跟光一先生好像不太相似呢。
光一:”不相似”,是嗎?這真的失禮呢(笑)那麼,Stellar Night你又接受到嗎?
記者:那是因為那個是音樂劇的世界,個人來說,作為非日常的歌曲,我會接受的
光一:嘛∼∼可能是因為自己的癖好,聽Demo的時候,總會選出那些讓身體自動想要動起來的歌曲,不過,這首歌曲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很舒服。就是因為隨心情所以就選上了。所以就說了,〔隨心情〕唷!(笑)

記者:〔SHOCK〕這首歌曲,讓人心噗一跳呢
光一:那首〔SHOCK〕跟舞台一點關係也沒有呢。雖然我知道一定會讓人推測〔會不會是有什麼關係呢?〕,不過當你這樣的想的瞬間,你已經被我玩弄於掌心之上了(笑)

記者:有關專輯的Title呢?
光一:我只是想把自己本身想要做的事情塞進去,方向性什麼的即使不決定也好,把想要做的歌曲集合一起自然就會生出主題來吧。Title完全是後加的。我打從一開始就對這種事一點興趣都沒有呢(笑)例如是自己做的歌曲也好,我也不喜歡加上曲名。Title是件非困難的事情呢。反過來,由聽眾來為歌起名字也不錯啊。我常常覺得,自己做東西的方法,就是〔由觀眾來完成最終的成果來〕,我本來就喜歡這種做法。曲子也好,歌詞也好,solo的時候,我不會唱出那種像是〔我是這樣生存的,我是這樣走下去〕的。

記者:不管是唱出人生的歌曲也好,或是應援的歌曲也好,也沒有呢
光一:那種方向性,並不打算在solo的時候來做啊。作為映像作品又好,舞台又好,我覺得應該由觀眾來完成完成最後一塊拼圖。所以,像是〔show me ur monster〕的MV也是沒有明確的說明吧?因為看的人自由地覺得〔那個世界是怎樣的設定〕就好了。Message song,好多時候會讓人覺得〔才不想被你這樣說〕吧?(笑)我要是直接說〔加油唷!〕的話,我會感到〔我已經在加油了唷〕。我是這種耍?扭的傢伙啊(笑)因為啊,聽到歌曲會感受到什麼,每個人也不同的吧。會有自己喜歡的,也有自己的興趣。所以自己solo的時候,就做自己喜歡的就好。當然,在KinKi Kids的時候,再多一點message性比較強的歌曲也可以唷。

記者:那麼,這張專輯已經做出現在想做的全部來嗎?
光一:現時點是這樣沒錯呢。特別是跟錦織先生,從以前開始就常常討論有關跳舞的事情,這次真的一次好的機會。為了可以成形,能夠談上比較現實的話題實在太好了。不過,嘛∼,有關這張專輯,可能做太過火了吧。這點需要反省呢(苦笑)

讀者Q&A:

讀者問:出演〔陰陽師〕,真的好高興啊,對久違了的連續劇拍攝,在現場的感想?
光一:說是”久違了”,其實去年也有拍啊(笑)不過,映像作品的話以古裝劇作為背景可沒有試過呢。以平安時代為舞台,衣裝非常的辛苦啊。不過,現場的從監督開始所有人都是好好的工作人員,是個很好的拍攝現場,受到很不錯的刺激呢。

記者問:這次的角色是個笛手,有練習嗎?
光一:嗯
記者問:跟著指導的人來唱嗎?
光一:當然是這樣(笑)
記者問:學懂了吹多少支曲?
光一:三曲吧。我演出的角色源博雅,不單是笛子,還是一位雅樂的名手。在陰陽師的世界中,被視為重點的,通常也是笛子呢。我想是為了好看一點。
記者問:學吹笛後,有覺得變得有趣嗎?
光一:我先把話說在前,不是簡單就可以吹出音樂來的(笑)雅樂,是個跟我所認識的音樂完全不一樣的世界。要去理解那種音樂的概念非常的困難。

(momo注:在剛剛7/12 札幌場,光一在MC時說,最初學吹笛子的時候,不懂得怎樣把握拍子,byo~~byo~~(扮著吹的聲音),問老師〔那裡?到底那裡停?)老師說〔憑感覺!〕〔嗄?!!(驚)〕XDDD)

讀者問:作為整髮劑的代言人的工作終於也來了。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有什麼感想?
光一:嗯?不,沒什麼
記者問:有沒有什麼拍攝的有趣片段可以告訴我們?
光一:完全不記得!(笑)因為拍的時候,已經是很久以前了。大概是去年吧,詳細已經不記得了
讀者問:在做音樂的時候,什麼時候會特別多念頭湧現?
記者補充:平常不太會聽流行曲的光一也好,也會聽喜歡的Michael Jackson嗎?
光一:舞台公演中的時候,會在樂屋中播放Michael Jackson的。不過,當自己在作曲的話,不會受到任何拘束。當然,我很喜歡Michael Jackson,在身體的某處,或是腦袋的某處,就連廣告音樂也一定會受著一定程度的影響。之前也有說過吧,我要寫歌的話,在腦袋中的某處會意識著〔不能夠不做出曲子來〕。這樣的話,突然就會有構思出現!

記者:當在SHOCK的演出時你好像也有講過類似的說話呢。雖然不知道從那裡浮現出來,不過在腦袋中那個地方有著意識呢

光一:總之就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如果不準備好就無法生出念頭來呢。不過,現在並沒有作曲的心情。。。真遺憾(苦笑)

讀者問:好像連光一也變得比較圓滑,自己覺得呢?
(momo:〔圓)可以指〔胖了〕也可以指〔處事圓滑〕)

光一:你可沒有資格說這話!(笑)(←momo:指讀者胖)記者幫我寫下這句回應她吧:〔你自己不也是圓滑了嗎?〕(笑)〔另一方面你圓嘟嘟的吧!會滾起來耶!GoroGoroGoroGoro!〕(笑)

記者補問:周圍的人有跟你說過〔變得圓滑了呢〕這樣的說話嗎?
光一:沒有
記者補問:那麼,有覺得〔以前很容易得罪別人〕嗎?
光一:這方面,倒是有呢(苦笑)
記者:變成大人了呢?

光一:在製作的時候,如果工作人員要求有什麼構思,自己又不能夠不做點什麼,會覺得不能夠不好好去做。所以,如果被要求做逆我本意的事情時,以前我會直接說〔不想做〕。這樣,世人會覺得〔這人真尖刻〕呢(苦笑)不過現在,會覺得那也是表現的一種,就會接受去做。以這樣說的話,生出柔軟性來呢。不過以前也其實並不是〔不想做〕,可能只是〔做不到〕吧。現在〔做不到〕的事情還是會說〔做不到〕。不會刻意裝酷呢。自己〔不行〕的部份會變得肯承認〔不行〕。到現在也無法擅長起來的事情,就是拍照片以及訴說關於自己的事情(苦笑)。這方面真的不擅長,也沒辦法。也沒特別要思考到底要怎樣才可以變好。無理呢∼(笑)



My entertainment file (節譯)
光一談到去藤原之鄉拍攝陰陽師,深夜除了青蛙的叫聲外什麼也沒聽見,到拍攝完回東京時,覺得〔都會真的太厲害了!〕非常感動。


momo奴隸獸


7月9日 01:21am

Television? 07/11-07/17
(8月2日,9日放送的bunbun)

單是這兩頁bunbun報告已經夠添兩碗飯了!!!恩愛Kids實在太厲害了!!!


剛看著光一用手的表情時,不甘笑了出來XD

鍛鍊開始前,剛對著攝影機展露從容不迫的表情



剛你啊,不能夠一直進擊相方的下盤!(爆)那是你的幸福所在(再爆)




森山良子的企劃[想跟KinKi Kids來空手道] 於是去到山梨縣的道場去。
光一(不太高興):為什麼要去到山梨?(←這傢伙最喜歡就是留在屋中吃通販食品XD)

到達之後,兩人開始把來賓耍到團團轉(笑)
在道場中,光一跟剛換上有自己名字刺繡的空手道衣服
〔衣服有點硬硬的,很難活動。。〕地一邊說著,一邊被老師教導著基本的空手道,switch on!!
明明是以認真的表情來記著動作的二人,在一對一一組的時候,兩人眼睛看著對方時就不甘笑了出來!
之後為了把火熱的身體來冷卻一下(?)(←momo:問號是雜誌寫的(笑)這果然是問題點XD),於是來爬樹!
光一跟剛苦笑著〔三十六歲來爬樹!〕,兩人不要輸給老師努力著,去到大樹枝的時候靠著來休息。一邊感受著風,從那裡看著景色,〔很舒服唷〕!二人一起展開同樣的笑顏!

還有,BBQ的Guitar Kids唷!





雖然爬那麼高好像有點可怕, 所以為什麼剛留在下面吧?
不過這還真的好像若葉之時代耶!!!!








Televison還有四頁光一訪問, 不過還沒有來得及翻譯,過兩天繼續努力!


momo奴隸獸


7月2日 23:08pm

謝謝友人Locus同學傳來車內廣告3D版
這就是3D版本, 從左右兩邊看到: 剛, 光一, 及Mr Progre先生


超市的看板

這次Progre買的版權好廣, 所以應該是付了很多廣告費
大家努力幫忙多買一點, 好讓他們的銷量高點, 下次就會再有更多廣告商找他們了

另外,根據明天出版的Oricon,(抱歉還沒有開始動手翻譯) 光一說這支廣告原來是去年拍的, 不過他自己也不確定就是了(笑)
如果真的是去年拍的, 那麼今年年頭的1月1日剛的慶生,
攪不好是由那支廣告而想出來的?!
不過光一自己也不能確定是什麼時候拍....(笑)


 


6月30日 04:33am

Mezamashi 04:17 KAROYAN PROGRE記招

已經上傳到Facebook了, 四點半後錄到的也直接放去那裡唷~~~

原則上跟昨天發表的新聞稿的內容大概相同
多了一句昨天未聽過的
剛: 睛是我的, 鼻是光一的, 嘴唇是Johnny-san吧? XD

剛: (光一的薄毛角色設定) 本來已經是很穩定了, 不過 (這次因為有KAROYAN的幫助…)
光一: (KAROYOAN這次二人合體角色) 就是把那個角色設定殺掉了呢(笑)? 從今以後, 變成相反的[頭髮蓬鬆]的角色了! XD


momo奴隸獸


6月29日 22:18pm


KAROYAN PROGRE簡直是神一樣的廣告\^0^/
我決定要買很多很多回來!!!
http://www.daiichisankyo-hc.co.jp/site_karoyan/

三十秒的最後兩秒的鏡頭根本就是為了服務粉絲而設的!!! 神service!!!!

新聞上對二人合體版的新主角的批評是這樣的
剛:眼睛是我的、鼻子是光一的! (momo: 這根本就是媽媽生孩子後會發表的comment (笑))





而且連making一起放在HP上那不是神是什麼?
即使被光一溶雪臉直視也好, 剛動也不動就知道他平常是如何訓練有素的! (吼!!)


堂本光一先生你在害羞什麼, 很多人看著不習慣嗎?
你平常在dome被五萬人看著也不害羞你現在憑什麼在裝XD






最可愛是被發現剛要墊高一點才能遷就光一的高度
他們兩個微妙的2cm身高差真的好可愛>.<



好了, 明天早上有新聞要錄影
那小人我先行告退了


momo奴隸獸



6月28日 23:53pm

抱歉, 今早錄bunbun失敗了, 因為友人出張了, 所以這星期這集暫時也無法上傳檔案
請多等一下唷
補償, 帶來三本TV誌的訪問翻譯~~~

TV Fan 6/29-7/31 期
(我這本是全國版, 關西版那邊的封面不一樣的>.< 可惡!很久沒有分開關西關東版的說…這簡直就是騙錢 (笑))

(照片拍攝中, 光一所用的那心型皮鞭, 有人發現原來那是SM情侶用品耶(爆))




久違了約兩年九個月的solo album,這次的概念是什麼呢?

光一:很抱歉並沒有呢。我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選曲的基準也是根據心情。聽了幾百首侯補曲,選出自己喜歡的。不過也不是沒有苦戰過的。因為也有聽了一百首卻一首也沒有選上的時候。

記者:最後看到決定好的選曲名單時,覺得怎樣呢
光一:剛剛最近終於也到了mastering(編集作業)的時候,那個時候覺得〔攻勢有點太過厲害〕呢。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啊。可能會有討厭那些歌曲的人,如果有喜歡的來聽聽就好。這樣就夠了。哈哈(笑)

記者:我個人覺得舞步的形象立即就能夠想像出來,充滿讓人感到很有魅力的歌曲集合一起的感覺呢
光一:嘛∼因為這是自己自然地就喜歡的類型,喜歡的方向很容易可看出來呢。我對那種〔這是一首充滿訊息的歌曲〕不太擅長。當然,那種出色的歌曲有很多,自己做歌曲的時候不太想要主張那方面的。實際上,跳舞,不跳舞,也沒有關係的,而是聽起來的時候會讓〔心在跳舞〕的,喜歡那樣子的歌曲。所以結果那種歌曲就集結成一起吧。

記者:發賣中的DVD單曲是錦織一清作為中間人拜託的舞者YOSHIE小姐來為〔Interactional〕編舞及一起出演呢

光一:那首歌曲如果加進soul dance進去的話會很Groovin的感覺,嘛∼是跟現在流行的那種粗糙系的舞步相反的舞步。所以,不同人看出來的話可能會覺得很緩緩隨隨便便的。不過,如果懂一點點舞步的人看起來,非常樸素,有種說不出來的Cool!怎樣說呢,音樂並不是把那種東西走相反方向而是用身體去表現出來的。因為想把那方面表現出來,所以在PV中,刻意地沒有安排三人的舞步看起來一致。。。不過,就好像剛才所講的,到底大家看成怎樣老實說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這也是我自己擅自想要做的事情而已(笑)

記者:看了,單純地覺得很出色呢∼
光一:嗯,那麼就好了嘛

記者:七月開始的演唱會會看到新的舞步嗎?
光一:當然還沒有開始作業,首先還有很多組成要先解決的。每一首歌曲到底要怎樣來表現呢,從現在開始會好好思考的。


TV Fan初登場的4U,來問問光一一些平常不會問的問題

首先是越岡裕貴。

越岡:你說過如果有空的話五個人一起去喝酒,請問幾時可以去?
光一:首先我沒有記得有答應過呢(笑)因為很忙,當然不行啊

松崎問:我算不算是俊俏呢?
光一:嗄?!哈哈(笑)你好好照照鏡子!

晨己問:請告訴我4U各人的魅力
光一:(思考了一下)要思考很久所以不回答

記者:難得的機會,就只回答晨己也好
光一:不,不知道!這樣就可以了唷,對4U的問題我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感覺,〔不知道,下一題!〕那樣

記者:。。。我明白了(笑)那麼最後是福田悠太問的。是福田問的唷〔實際上,那是假髮嗎?!〕
光一:。。。福田,你的爸爸元氣嗎?
記者:這作為答案可以嗎?
光一:嗯。對所有有關假髮的問題一概〔不會回答〕那樣子很有趣唷(笑)





月刊TV Guide 06/27號



製作這張專輯,這次聽了幾百首歌曲的demo。因為沒有特別的主題,所以聽到,覺得耐聽的,被吸引到的,就留下歌曲來。結果,全體看起來很吵耳呢(笑)還有,很多很辛苦的歌曲呢。像是DVD單曲的〔Interactional〕的Chorus量很厲害,大概有四十多Track吧。除此之外其他歌曲也很挑戰性的,在進行mastering的時候,覺得會不會攻勢太過厲害了點。不過,讓人覺得天鵝在水上游著,水底下卻拼命地踏水,那樣也不錯(笑)只要聽眾聽得舒服就好呢。

有關曲順方面,沒有特別的理由的。當然作為專輯,在包裝上也會小心考慮歌順的,但是現在大家不是都不太會計較那方面嗎?我自己也是shuffle聽的。所以,最終依自己喜歡的順番來聽就好了。而且因為有十六首歌曲那麼多,這次也沒有太過的計算。跟唱片公司說,〔雖然我之前說做那首歌吧,不過現在覺得換成另外一首歌曲好像比較好〕,結果唱片公司說〔已經在製造了(汗)〕,那麼那邊也加進那首吧,結果越加越多(笑)常常被說很多歌曲也是跳舞歌,那是因為我喜歡啊。在世界中有很多出色的歌曲,不過對自己來說,那首歌曲要跳舞還是不跳舞也不重要,我喜歡那種會讓心躍動起來的歌曲。啊,這次有一首叫〔SHOCK!〕的歌曲是跟舞台沒關係的。只不過是歌名偶然地一樣罷了,如果說是有關,就是〔我讓你滾動起來〕的地方吧(笑)

七月演唱會巡迴開始,不管是那首歌曲也好也想要帶來新的舞步,現在開始思考每首歌曲要如何表現。不管會場是那兒,很期待讓大家看到我的演出,而且巡迴已經久違了,希望大家來期待這個夏天。我是個普通也會一直重複一樣事情的人,像是錄音的時候要叫外賣吃,我也總會說〔跟平常一樣〕,所以巡迴去到大阪,以前去過很多不同地方,去到博多也一樣,說是很期待也是期待的。至於北海道,因為很少去所以沒有特別決定要去的店(笑)今年的夏天,大概是這樣子渡過吧。
這星期每日一直也在拍攝電視節目,MV,以及專輯的mastering。不過基本上我喜歡工作,連吃飯也忘記呢。前陣子突然記起(全日也)沒吃飯,於是在深夜只吃了個麵包(笑)







月刊TV Navi 06/27-07/31




光一:這次的專輯Spiral,全部歌曲也很富挑戰性呢。在Mastering時候,覺得攻勢有點太過厲害。那樣的歌曲,一定會有人覺得喜歡有些人覺得討厭,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啊

光一:雖然Spiral,全部也是提供的歌曲,沒有自作歌曲放進去,不過如果我自己寫歌唱的時候,可能會做出比較簡單的。不過,提供歌曲的話,會根據自己的心情跟直覺,把隨便聽聽的時候會留下印象來的,會被那一首吸引的,就留下那些歌曲來。雖然這樣說,不過有時候聽一百首也沒有一首選出來呢。選出來的通常也是很辛苦(複雜)的歌曲唷。到底為什麼呢。不知怎的,就是選了那些出來。前陣子以DVD single的形式出版的〔Interactional〕,是最近的樂曲中比較花時間下去的。Chrous方面,是令人吃驚的份量,多到已經記不起來的量。Track好像有四十條左右吧。比起管弦樂副歌還要更多,很辛苦呢。不過,實際上聽到的話,卻不會敢到有這麼大量的Chrous在當中。就好像,天鵝在水面上游泳,看起來很優雅,而實際上在水中在拼命踏水。受方看不出來就剛剛好呢。至於映像方面,也做出自己來,當中那首歌曲要映像化,也是自己考慮後選出來的。本來這支只是作為專輯中的其中一首歌曲,實際上開始錄音跟製作管弦樂時,覺得平常沒有很多像那樣的,比相像中做出更好的形態來呢

記者:(略)Interactional 的舞步,是平常不太會看到的呢,即使用上全身的力,卻看起來好像把體力適當地放鬆,成立出平衡感很不錯的舞步來

光一:這種歌曲自己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做過,作為映像做出舞步來也是第一次。前陣子為了舞步跟前輩錦織(一清)商量,介紹了排舞步老師YOSHIE小姐我認識。雖然那並不是完全沒有試過的類型,依著Soul的感覺去,成了非常Groovin的舞步來。現在好像很流行那種很猛烈感覺的舞步,這支卻是有種說不出來的COOL的感覺在裡面。通常平常會把舞者的舞步也盡量排成一致的,這次是刻意做出不一致來。明明是有舞步的,卻自己一個人從小組中走出來跳。所以,我不知道大家會覺得怎樣唷(笑)

記者:(略)這次做出跟以前不一樣味道的solo曲來,有什麼特別的意圖嗎

光一:這次沒有計算,完全是聽到歌曲後,以直覺來選出來的。在眾多外國人做的曲子中,也有吉田建先生的〔Stellar night 星之Balcony〕,存在感非常強烈。那首歌曲也可以感到其世界觀呢。所以坦白說,作為歌曲的順序,到底該要選上多少支歌曲,真的令人困擾(笑)聽到歌曲就會知道,建san是意識著音樂劇來寫的,我自己來說,從抗拒到接受。還有一首叫[shock!]的,可能會有人很在意,不過這跟〔Endless SHCOK〕一點關係也沒有(笑)只不過是歌名偶然一樣罷了。這樣想的你,被我玩弄於手掌之上呢(笑)





Spiral Questions

問:喜歡的刨冰味道?
光一:不吃刨冰唷。通常也是〔啊∼∼我不要〕的

問:常常在外面拍攝,最近感到夏天的瞬間?

光一:拍攝連續劇〔陰陽師〕的時候去了岩手,早上很冷下午很熱晚上又很冷。晚上拍攝的時候冷到要拿暖爐出來。明明穿那麼多衣服(卻那麼冷),晚上還真的很冷。





(借此地方, 向在台灣色彩派對中受傷的所有人送上祝福, 燒傷是最難受的意外, 之後復康的路也是很漫長的, 大家去大型活動時候, 真的要萬分小心>.<)

momo奴隸獸



6月26日 02:14am

難得TV東京音樂祭有我家二人(沒記錯的話他們是第一次被邀上這夏天音樂生放送節目)
加上光一第一次遇上NaNaNa的反應實在好笑到不行, 不得不來打個報告!!

2015.06.24 TV東京音樂祭

兩人的第一個生中繼鏡頭已經可愛到不行, 超謝謝TV東京!!
明明只是坐在沙發中待機, 但是KK就是不一樣!
你看連坐姿跟手放的位置也是一致的! 與其說是習慣啊默契啊, 倒不如說他們兩隻根本就是同化了 (噗)

來, 歡迎一對新人進場\^0^/ 灑花瓣





國分:來了~~~好久不見唷

光一:好久不見∼
國分:在TV東京唱歌已經久違了吧?
光一:真的已經很久了呢。剛才節目開始的時候,播出了很年青的時候…(少許舌頭打結)看到播出那些令人噁心的。。。
國分:(片段中光一很緊張)光一的緊張感真不少呢
剛(轉頭傻笑)(←又出現了!那種〔我家相方是個笨可愛)笑臉)
光一:因為那時候還沒有變聲呢(大家笑)TV東京擁有很多那種可怕的映像呢
女主持:說起來,對TV東京有著怎樣的形象呢?
(momo:她會問,是因為TV東京很少KK的能上的節目,二來TV東京平常的收視比其他大電視台差)
剛:(搶著光一回答)我很喜歡唷!
女主持:對呢,你有參加我們的節目呢(光一看著剛)
剛:對,有出演TOKYO LIVE,更是跟NaNaNa成為一起去喝酒的朋友唷
光一:耶?真的嗎?!(momo:你看上面!!!!!!整張臉立即驚訝到僵硬起來,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光一:(看著NaNaNa的反應)耶∼∼ (momo:還沒有平復過來XD)
剛:(對NaNaNa)啊,今天不去唷(光一回頭看著剛)
剛:NaNaNa呢,他沒有見過我作為偶像的一面唷!今天呢,我想要讓NaNaNa來看一下我到底是個多厲害的人
光一:(作為)KinKi Kids唷!呢∼∼
(momo:一萬個心心飛出來!這次並不是剛的個人節目,而是作為KinKi Kids讓NaNaNa看到!光一特別地小更正,明明是很自然就說出來的一小句話,意義卻非常大唷!!對剛或是對KK的愛實在是太可怕了(笑))
剛:對唷

一開始在跟4U玩
FLOWER時也在模仿4U跳舞自己還沒有走上花道 回來時經過金爆的工作人員池田先生在努力揮手

演出後

國分:有被弄哭了的孩子呢!真的罪孽的男人唷!NaNaNa覺得怎樣呢?
NaNaNa:剛真的帥唷!在後面跳舞的4U也很帥唷!
光一:對不起,我呢?我怎樣?(momo:敵人的意見很重要!(誤XD))
剛笑
NaNaNa:我呢!好想快點可以跟光一打個招呼唷!
光一:(突然變乖)啊,你好,初次見面
NaNaNa:你好,初次見面,我是NaNaNa!


momo奴隸獸


6月4日 01:29am

我一直以為傳聞拍攝的陰陽師是漫畫那套耶~~~(爆笑)
樣子好笨, 而且穿的衣服很堂本剛 (噗)
時代劇苦手~~~~~~~~不過為了吹笛光一努力看一下吧 (笑)

下午錄到的WS新聞已經上傳facebook了, 自己去看吧


Domoto Koichi 2015 Spiral Tour的Logo已經弄好了高清檔了
這次花了很多時間才能弄好~~~跟自己說聲真辛苦了
可以拿去使用, 用來製作可愛的東西吧?
禁止非法使用或用作販賣等用途唷!)

(雖然坦白說, LOGO太複雜要弄成手繩啊, 手機套之類的, 很困難, 而且應該也不會太好看(爆))



momo奴隸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