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


4月20日 凌晨01:12am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4/4出版的TV GUIDE MG終於4/20終於打完(汗)
過兩天我會順序地重新Po一次翻譯(閱讀起來會比較容易)

(TV GUIDE MG最後翻譯部份)

記者:這次的專輯,月亮跟太陽,過去跟未來,光跟影,充滿了很多這種兩面性

剛:對呢。有充滿了這樣的意識的地方,在世界中也有很多這樣兩面性的事情。像是天使跟惡魔,天國跟地獄,這些兩面性不是由我生出來的,而是早就存在的東西來

記者:剛所追求的音樂,把日本的情緒混進Funk music之中。日文不管是發音或是文法,也跟英文有很多的分別,本來,把日文放在funk music上,不是很困難嗎?

剛:假如我在海外來進行演唱會的話,我也不會說英文,而是用日文唱出來的唷。不過,日文的聲響跟詞語所持有的”時間感”跟Funk music不配合的。所以,來試試用像是〔rakachinotohi〕這種造語,不把發音的方式改變一下來對應的話有時候會很困難唷。不過,因為有著〔想要以自己國家的語言來唱歌〕跟〔日文之中,有很多很出色的詞句吧〕的心意,所以把這樣的詞語打敢地塞進去。也會有時候想〔來試試做做以英文跟法文的Funk music來〕不過果然還是不同呢。要是有著海外跟日本的意識,〔果然,還是日文好啊〕會這樣想

記者:原來如此
剛:這張專輯有〔緣wo結ite〕那首歌曲,〔緣〕這個字的意思在英文是不存在的,所以要是用英文來說明這個意思的話,〔神樣不經意在我眼前送上的美好狀況〕不這樣說的話不行,這個詞語所包含的感情也無法使海外的人直覺性地覺得”對了”是這個吧。換句說,把日文變成英文的話就是不一樣。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無法令對方明白了,所以寧可不要不自然的變換,就以原本的語言來唱。加上,在中國跟台灣,亞洲區內的Fans的大家,因為聽到我唱歌後因而成契機學習起日文來的人,收到不少這樣的電郵啊。因為自己用日文唱歌而令到有外國人學習起日文來,這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果然,用日文來走著!〕是沒錯的

記者:我以為很多時候因為意識著海外因而在歌詞中用上英文,在這個Global的時代下,相反地在這塊土地上依著自己的個性跟自信來發信,是件重要的事情嗎?

剛:更加說出自己的意見來,來走自己的人生這樣很好啊。自己來相信自己的話,明明那份心意就已經可以成為讓你走下去的糧食,但是,很多時候就是會被情報或是被周圍的人的意見所左右吧。不過,就好像我,根據我跟音樂相遇,能夠強烈地抱著〔不要左搖右擺地向前走〕的心情。每次嘗試新的事情時,可能會被說三道四的一大堆,即使是這樣也好,〔因為是自己所想的就當然要做〕。然後,做著自己所想的,對我來說,音樂這個範疇是我最適合的,以最直接的日文,能夠把自己的愛情最直接地融會在做出來的音樂當中。以這個日文來唱出自己的故鄉,及被shortcut(忽略)了的重要的心意,這份想像力,不是[Nippon]而是做出〔Shamanippon〕這個詞語來行動。這是一張那份以明確的形式表現出這份心意來的專輯

記者:最後,在(solo)活動迎接十周年的現在,想到聽聽你對於之前及今後的活動的看法
剛:我,是四月十日生日的,這張專輯發賣日剛好是大安之日的4/11,反映出對未來的心意。在這張作品出版後,也會在演唱會中把shamanippon的音樂更加做出來。不過,更加將來的事情就看當時怎樣想就好了不是嗎。現在的自己正好是以閃過的念頭跟直覺來衝前的時候唷

momo奴隸獸


4月16日 凌晨04:55am

把剛才放twitter的圖放回來自己版上
昨晚的堂本兄弟來賓:剛力

我家二人posing五連環,呵呵



好,可以安睡了(笑)

momo奴隸獸




4月15日 凌晨05:37am


TV Guide MG第三部份翻譯

(第一二部份在這裡)


記者:近年的剛對Techno(電子音樂)也有興趣,就好像〔rakachinohito〕這次的專輯中也有反映出來呢,剛對Techno抱有興趣的契機?

剛:〔這個唱機不錯耶〕這樣想的時候偶爾發現原來是德國製的。。。像是今天私服也是比利時的品牌,相片跟服裝等等,也是對德國的感到興趣呢。談到德國,不就是Techno的國家嗎?就是因為這樣的機緣下對Techno產生興趣開始聽起來,〔雖然不是很懂,不過來試試加進去看看吧〕。然後,想到什麼就先試試加進去,覺得〔好像不太對〕的話就立即按消去,然後再次從頭來做做看,一邊看著新聞一邊來試試加進去

記者:對剛先生來說,比起演奏樂器,不一樣的〔按鈕把聲效加進去〕的Techno的魅力在那裡?

剛:現場的樂器演奏,有著演唱會的感覺,我覺得在演唱會會場中來鳴放是最好的傳達方法,而〔按鈕把聲效加進去〕的方法,在電腦中按鍵盤來做出來的話,立即就可以作為作品發表出來了呢。很簡單,而且當腦海中閃過念頭,憑感覺地一層層地一邊重疊起來一邊以直接的形式表現,以電子做出一個故事來,對自己來說這樣感到很有趣

記者:所以這次,除了樂曲以外付屬的techno instrumental的CD就是把它們作品化的成果來了

剛:對呢。這次的instrumental CD收錄了八首techno track,是在地震災難後的餘震下,在房間一邊搖晃的時候,一邊看著報導一邊在電腦中按鈕來作業而成的。發現到的時候突然在想〔我到達想表達什麼?〕,〔反正做出來了,嘛∼就這樣好了〕的。然後跟朋友一起在錄音室修補一下就完成了。然後,因為這次的mastering也是在德國做的,希望也有一種從Techno生長的國家中產生出來感覺

記者:這種brand new(全新)跟vintage(懷舊)的感覺在這張專輯混合起來

剛:〔TUKUFUNK〕這首歌曲,沒有綵排,然後〔來準備。。。開始〕就開始進行現場的session,就這樣就收錄了。所謂〔TUKU〕這個古語的意思是月亮啊。以前的日本人有什麼的話就會抬頭看月亮,或是太陽,現在不是一直也是這樣繼續著嗎。所以,把SUN+FUNK加起來,變成〔太陽的FUNK〕的意思,做出〔SUNK〕這個字出來,然後在歌曲〔SUNK YOU〕唱出〔把太陽的FUNK獻給你〕。以前的人做音樂的對象,是大自然,是星星,在這樣可以感覺到自然的文字跟歌詞在歌名中使用出來

(momo:剛剛好,翻譯到這邊來。果然聽著音樂,再看一次他所說的,大概很多東西就會明白過來了。本來第一次聽的時候真的有種一頭冒水不知他想表達什麼的,這樣子讀下來所有事情都make sense了。不過老實說,果然這張tsuyo催眠專輯真的非常催眠(笑)每次聽到睡著好幾次(爆)DVD還沒有完全看完的原因,是因為中間要停下來消化好幾次(笑)好,有空繼續翻譯下去)



現在看一下更新
完全忘了要在主版跟剛說33歲生日快樂(笑)(←一直在更新twitter忘了自己的家的笨蛋(笑))
今年工作很忙,只有做了這個小東西(笑)以及最後被小mo當成自己的生日蛋糕吃掉的cheese cake

然後今晚為了幫同是四月份之星的相方mimi跟小ringo慶生,也順便幫剛一起慶生,又吃了蛋糕啦(笑)

兩個姓堂本的孩子又開始同歲數的日子了∼呵呵
兩人今年也要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唷!
請盡快宣佈多一點二人活動吧∼
momo奴隸獸



4月6日 凌晨02:53am

神樣Oricon Style (4/16期號)又來了!!
有一頁Shamanippon的廣告,有一頁光一的SHOCK 900回記念公演速報(有刊登光一拿著植草訂製送他的刀子啊)



然後還有兩大頁久違了的堂本兄弟收錄報告(已經久違了好一陣子,害我以為OS以後也被抽起去收錄的機會(泣))


森山:光一好像很累呢
光一:(力量)被吸取了∼∼

(momo: T_T SHOCK還有一個月耶(泣))

開始收錄的時候,森山看到光一很累的樣子,剛也發覺到,不過由於今天是來進行剛監製的〔把直太朗的有趣面找出來〕企劃,於
是作為司儀的光一可以來休息一下(好感人∼(笑))


還有剛生日大家為他慶生的樣子(可恨菊池總是把慶生的樣子放最後五秒來播(怒))

果然二人一起最棒~~~!
談到結婚相手的條件時
光一在認真苦惱,剛:”要不是〔我喜歡光一的所有!〕的人的話,可能不行呢!”


(momo: 條件好苛刻啊!果然沒有剛的批准,啊,不對,果然全世界就只有剛可以條件成立吧!(呵呵))



沒錯,一看就知道又是ALFEE劇場了,Oricon記者寫到光一看到剛在模仿的時候笑得很高興


(後天發賣的)WinkUp 5月號
(有Marching J的報告, 也有光一的訪問, 內君的訪問也有談到SHOCK,不要錯過)

久違了的訪問三頁。小節譯






談到博多座的SHOCK公演

光一:當然,跟帝劇的闊度跟機械也是不同的,不過也沒有特別困難的地方啊。而且因為天井很高,所以Flying非常容易做。嘛∼看的人可能不會知道分別到那個程度,對我的感覺來說,分別可大呢。

談到Hotel Life!

光一:非常普通(笑)就好像二月號訪問的時候約定的那樣,我有時候會跟4U外出去吃飯呢。不過,說起來,越岡沒有來我的房間洗浴缸呢(笑)果然當舞台開始了之後,大家就把注意力也集中在那邊呢。不過,回去帝劇的時候,果然還是很深的感覺。因為去年311,二幕開始前中止了呢。在記者會見等等的地方也有講過,結果因為沒有做到最後,所以在我們心中,那個時間就一直停止了在那時。明明平常不會這樣,為了2012年公演開始綵排的時候,大家,也有點無法想起動作等等。所以,今年再次站在帝劇的舞台上,把當時候停頓了的時間再次開動起來的感覺非常強烈,特別是3月11日,想了很多很多,地震發生的時候剛好是在一幕跟二幕之間,那個時候大家一起來默禱,到底作為提供娛樂的人間應該做什麼的,再次向自己提問起來唷

談到今年新增的Higher舞步真的很辛苦

光一:不過,雖然說是辛苦,我卻意外地體調非常好,4U好像也非常沒問題的樣子呢,看來最辛苦的話好像是內君啊。明明他可沒有跳〔higher〕的(笑),不過那個傢伙好像真的好辛苦呢。一幕完成japaneseque的時候,內君的〔噯呀∼〕〔喂啊∼〕的聲音響遍帝劇呢(笑)對了對了,好像有傳聞說那是我的聲音,不對啦!那時候我在舞台底下的地下室沒可能可以聽到我的聲音唷。誤解了的人,我有必要在此澄清啊
(momo:他。。。果然有看twitter啊(汗))



SEDA 5月號
好可怕∼∼∼∼堂本剛又再次搶過去女模特兒的位置了(笑)怎麼可能比女模特兒更可愛更漂亮><





(初看上左邊那張的時候, 啊呢? 男生去了那裡啊? (笑)

訪問小節譯

剛:今天的服裝打扮是由我來提案的,我基本上覺得,自己喜歡穿什麼就來穿什麼就好了。大家,想聽什麼音樂就聽什麼就好,想吃什麼就來吃什麼就好了。不過,自己所選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好呢?來試一下再次停一停想一想吧。比起只不過是〔好快樂〕,可以從中學習到東西的,對自己有幫助的東西,那種〔真正的快樂〕是完全不同的。來選擇服裝的時候,不是單單只是隨著潮流或是容易配搭,而是它的設計跟縫紉手工,顏色的運用等等,做那件衣服的人的執著,這些一邊來感受著,一邊珍惜地穿上。為了這樣,做衣服的人〔我是因為這樣的意圖所有做出這樣的東西,你也來穿穿試試看?〕這樣提案跟說明也是不能夠沒有的。為了令到成本減低所有大量生產變成了現在的主流,會執著的職人已經越來越消失無影的時代,所以我打敢,比起現今世界主流的東西,對於別人沒有注意到的,或是錯過了的東西拾起來。未來是怎樣的,提示就在過去之中。

(今晚打到這邊,後半自己去看(笑))


好累∼∼雖然放假了,不過MG還沒有打完(汗)
再這樣打下去的話,我的假期趕書計劃看來要泡湯(更汗)
啊∼昨天說起來,好像很久沒有在這裡放小mo的最新照片


這是前天拍的∼六月就快要八歲的這個孩子,看起來還是一臉孩子臉吧?(笑)
他胸口前的毛毛為什麼這樣亂?是因為拍這張照片前剛剛跟他玩玩具,他把胸口的毛毛舔濕了(笑)



momo奴隸獸


4月5日 凌晨03:51am


MG第二部份翻譯已經加上了(看下面咖啡色的方格)


其實在這裡速食的short cut年代,明明簡單地寫140文字就可以,簡單寫個twitter, plurk,facebook啊,丟上堆照片大家給個〔讚〕就可以的年代,我卻還是堅持維持一個要每個月付錢的網站,像是今晚明明是假期我卻完全沒享受過(笑),坐在電腦前一邊翻字典一邊花幾個小時來一節節地翻譯給你們看,(而且感覺上好像沒什麼人在閱讀(笑)),這到底是不是還是值得?為什麼很多人看完掃的照片就走了,我還是覺得有必要要翻譯。。。或者就是因為某程度上,我跟shaman所抱著的理念是相同的

以上

啊,跟大家報告一下
昨天放假帶了小mo去看醫生了,醫生檢查後覺得暫時小mo還是沒有動手術的必要,可以先吃止痛藥,今後不能夠再讓他跳上跳下,腰骨跟小腳仔,應該還可以多撐一陣子 ^_^
好的,我會小心不讓他跳了(雖然他真的好愛跳上椅子再跳上桌面坐著看風景(笑))

今天有點心痛,在診所時,因為假期太多人無法收新的診症,看到有個主人抱著腳受傷了無法走動的小狗進去卻被reception的拒診,覺得〔啊,其實也只是多一個病人,真的不可以嗎?〕很心痛,雖然reception的人有提供其他應診的地方給他,我還是覺得。。。reception的人有點......

我從小時候就開始想,所以我一定是無法成為拯救生命的職業,以影響別人的生命作為職業,那實在是責任太重了
如果,當中你們有孩子是當著這樣的職業,希望你們也是會為人設想,努力幫助別人的好孩子



momo奴隸獸



4
月4日 凌晨04:47am

TV Guide MG Vol.1



雙封面,而且是兩個攝影師同時進行拍攝,可以說是前無故人的做法,好厲害
本來超報導本期正在休息更新的,不過這篇訪問很易看消化,相隔了一陣子剛的solo活動,也是時候大家update一下他的最近心情(笑)所以來翻譯一下(加上有點內疚還沒有好好打過talk show內容(笑)(←因為跟Fashion Music book的內容幾乎一樣所以就沒有打了(笑))



記者:這次的攝影由兩位攝影師來同時進行我認為是一個很珍貴的手法, 你的感想呢?

剛:我覺得在我生存著的人生之中應該要經常接觸新鮮的事情,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客觀視野跟計算能力,我覺得比起由誰來做而是極其地做出來的話更好吧。現在,當然有著發起新的行動的人們,對於那些人的批評很多呢。正因為這樣,我自己,不希望成為大家已經很清楚知道的東西來,所以希望能夠構造新的事情,這次的攝影非常快樂啊

記者:而且,今日第一次拿到新訂製的這支Bass(低音吉他)回來,有在玩耍著呢?

剛:昨天剛剛收到的唷。這次,第一次做成Short Scale的五弦bass,因為在發賣專輯後會有演唱會,所以希望在演唱會前,可以把它彈習慣起來呢

記者:今年是solo活動十周年,一直挑戰著要去回想過去的軌跡,覺得怎樣呢?
剛:在意到的事情有兩件。首先第一件是,〔做音樂的話,不喜歡音樂是無法做到的〕。第二件事情是,〔做音樂的話,單單只是喜歡音樂的話是不行的〕。在這點之中來回遊走著,我想我這十年間就是這樣渡過的。然後,最初時候的心情是〔來唱出情歌就是musician了〕,歲月跟經驗增加的當中,現在的日本跟世界的狀況,連同音樂的世界跟藝能界,以客觀來看的時候,並不是情歌,而是芽生出希望能提供生命或是以更大意義的愛連繫著的歌詩跟聲音來的心意。然後,做出來唱出來,來唱出令自己也震動的東西,變得能把那份心意做成作品出來。這個過程之中,集合了不同的音樂人,來協助著我

記者:現在剛的周圍,有吉他手竹內朋康,名越由貴夫,鼓手屋X豪太等等,集結著有名的音樂人呢

剛:對呢。在跟這堆音樂人一起來做音樂,我自己本身並沒有特別意識著的,從周圍的人看來可是〔異端兒〕,有著很多被付加上的枕詞,通過那些枕詞,有一些是能夠跟我很吻合的,也有一些人說〔堂本剛的,也沒什麼好不好吧?〕,嘛∼,我想有很多不同的解讀呢。不過,我自已基本上一直以堂本剛這個名字來活動,作為創作的一環,每一次,換上project的名字,做不同的事情來,對於微少的變化,有時候也會有反應過於敏感的時候。回想這樣的十年,想起的事情有很多,同時也會有很多得到的事情,為了不要浪費所得到的,接著下來繼續來做音樂

記者:然後,這十年間的剛先生,一般來說你作為歌手或是吉他手的形象比較深刻,深思下來,其實,低音吉他、電子琴、鼓,等等你也有在玩呢

剛:對呢。因為跟怪物級數的樂手一起來做音樂,在近距離看到他們來玩就可以一邊學習,也可以得到他們教授我的。還有就是,音樂用耳朵記下來,在演唱會的綵排時來試試接觸樂器,〔是這樣子彈的嗎?〕開始著一邊錯誤一邊嘗試,直到現在的感覺。要是談及有關打鼓跟低音吉他的話,在自己當中它們的感覺跟跳舞很接近呢。我喜歡跳House,或是HipHop的舞步,自己也常常跳,所以打鼓跟彈奏低音吉他對自己來說及不是很遙遠的東西來,雙手雙腳不同的舞步動起來,就跟打鼓時雙手雙腳不同的敲打著一樣的感覺,然後這之前接受過怪物級數的樂手的意見,跟實際演奏時參考他們的(所以就能夠做出來了)

記者:打鼓跟彈奏低音吉他跟跳舞的感覺很接近,的確是很剛先生感覺的說話呢

剛:不過,只有鍵盤(電子鋼琴)是沒怎麼被教授過的,十川先生說〔因為以獨學所培養到的東西消失了的話不太好,所以自已更加來以自己喜愛的方法來彈就可以了唷〕的。我本來,就沒有那般的知識,〔是大概這樣的感覺?〕來試著彈,有時候會偶然地生出東西來,對自己來說,那份有趣跟整齊地做出來的部份兩者來個平衡

記者:重要的是剛心中那份〔來嘗試彈不同的樂器〕的心意呢。這樣就可以更加把自由的發想的表現方式的層面更加廣闊開來了

剛:嘛∼我自己,因為不是以音樂來開始人生的,很多時候在被要求的事情上,要來臨時應變各種突發的事情,我是一直做著這樣的工作,所以在自己當中變得不會抵抗去拿起不同的樂器來。然後,隨著自己變得懂得編寫歌曲,以前除了吉他以外完全不同的樂器也好,也能夠慢慢理解到他們的重要性跟俊帥的地方來

記者:要是談到音樂的部份,這十年來以Funk music作為主軸呢。對剛來說Funk music是?

剛:對於充斥著愛情歌曲的日本,我覺得有關人跟人的連繫、活著跟死亡然後繼續著的歌曲要是有更多的話就更好了呢。根據這樣,作為日本人的意識可以提高起來,大家不是更加可以建築積極的未來出來嗎。繼續著音樂活動的過程中這種心情更加的澎漲起來,然後那年的春天,跟媽媽一起去看櫻花的時候,媽媽的那一句〔不知道還可以有多少次,能夠跟你一起去看櫻花呢?〕的,心頭一動起來。我會對於意識著生命這個東西的人的情景很敏感地感受到,在媽媽說那一句的之前,就想到〔自己想要唱出更加多有關生命的歌曲〕來。然後,作為這樣的媽媽的兒子的我,在出生長大的奈良,在不停尋找自己的原點的當中,〔果然,Rock帶著破壞的,Punk又太過政治了,跟自己想要唱出生命的歌曲來的音樂好像有點不太對勁〕(→所以用上Funk music

記者:因為尋求的是不是破壞性的音樂,而是建築堆積起來的音樂

剛:這樣想的時候有兩種提高,到底是Blues的那種慨嘆,還是FUNK的率直?被那種像太陽的味道吸引著的自己,〔啊,Funk跟Soul,blues這樣不錯呢。這樣的話,即使是”死亡”也完全能夠唱出來了〕。然後,首先選上FunkMusic來,因為在被稱為J Pop之中,FunkMusic不能被擠進去,最初的時候節奏跟Phrase跟Soul…以modern sound來把日文放上去加在Pop之上,然後經過了一邊嘗試一邊錯誤,現在就變成完全沒有在意地繼續做著了



剛:我自已會喜歡上Funk,是因為音樂人的前輩們說〔你喜歡blues吧?〕〔你大概不喜歡Rock的吧,這個來聽聽看?〕地通過收到的音樂,然後發現上。然後Funk之中帶有的那種”未提煉”的感覺,要是換成關西語來說的話就是〔我可不知道(momo:或翻成”我怎知道?”)〕的感覺吧。實際,在自己自身覺得難受辛苦的時候,要是一想到〔我可不知道〕,以這種心情我曾經多次跨越過很多事情我可不知道。而且,這種〔我可不知道〕也帶點攻擊的意思,一邊笑著一邊用這句說話也可以不是嗎?所以,首先可以把FUNK以這樣的意義來解讀∼

記者:解說的很不錯呢

剛:然後加上Funk的歌詞,例如是,〔要是有這樣喜歡的人在的話,為什麼不盡最大努力把抓到手?〕〔失戀最好最少也要有一次〕,這種非常強的決斷力,這樣的東西很多呢。這種決斷力,我們作為日本人是必要的,而且並不是像是〔我明白唷,你的心情〕這樣的同情,而是〔我是這樣的方式來生存的〕,或是〔你來試試這樣來生存吧?〕,從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來譜上音樂跟歌詞來,最初的時候一邊這樣想一邊來做出自己所想像的funk來。然後,一直做下去的時候發現〔原來funk是這樣的東西〕以自己的方式來學習,極端一點說的話,〔你要是覺得這是funk,就是funk了啊〕有這樣的回答,〔不,這就是所謂的funk了〕這樣的詮釋方法也有,雖然有著不同的意見,反正就是在做著funk的音樂時最快樂就是了

記者:跟音樂結緣起來也同時意識到自己的”根”嗎?

剛:作為音樂人,作為在接近神社跟寺廟的奈良出身的音樂家,來認識音樂的根源跟自己所出生的土地的歷史會比較好啊。在這程中明白到,日本的傳統中的〔音樂〕,從歷史的角度去看的話,那本來並不是為了民眾而做出來的東西,而是在祭典或是神明,換句說即是〔音樂=對著自然而鳴放的東西〕,不是用來販賣的,而是用來表現感謝的念頭來的東西。歐洲的教會也是這樣,神社跟寺廟本身是為了能夠把好的聲音鳴放出來的建築物,然後在那裡來奉獻感謝的心情,為了求雨水,為了奉獻神明而來鳴奏出音樂來。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時候,我覺得要是唱出生命跟愛的歌曲的話就可以把感謝傳達了

記者:原來如此

剛:Soul,Funk,Blues表現出來的感嘆,古時的萬葉書中寫到〔想要見那個人〕那份心意有著共通的感覺,也有著〔靈魂〕意思的Soul Music的Soul,在追溯日本人的事情時學習到的keyword〔想〕,也有著相同的地方的感覺呢

記者:〔想〕是?

剛:例如是,家人去旅行的時候希望他可以〔無事地回來〕,〔希望他可以考上大學〕,就是很自然的心意跟希望呢。不過,這決不是宗教的,而是任誰也擁有的心情跟積極的力量唷。我要是回顧自己的人生,音樂在我感到辛苦的時候守護著我,在自己當中音樂可是非常巨大的存在,這份心意今後也不會改變一直繼續著的。音樂也是這樣,自己出生的國家或是土地,對於不同的東西希望要感謝的心情非常強烈。正因為這樣,自己選擇了Funk Music或是Soul Music這種以靈魂來嗚放的音樂。然後,經過了地震災難後,比起以前那份〔想要唱出生命的歌曲〕的心意更加強烈,〔想〕這種積極的力量來積極地思考,對於這個以電腦機關發達的高科技次世代不是很必要嗎。所以,就成了開始了這次Shamanippon的契機來

記者談到因為不明白Shamanippon的事情很多,所以在internet上會出現很多〔這是宗教的作品?〕的誤解來。這次新project的作品,到底他想描寫什麼?在訪問的後半,Soul跟Funk的,從Root Music這種低科技來把聲音的幅度廣闊開來,在歌詞方面也用上古語,讓人深思的言語的感覺等等,成了這次作品全體形象的核心部份。總合來說,這次project Shamanippon,剛心中的〔想〕的力量,在現代中遺失了,這樣的心意很強烈

剛:係。回到奈良的話,很強烈會感到〔沒有更勝過想望跟祈求的事情〕。〔要是相信這樣的事情的話不是笨蛋嗎?〕可能會感到這樣,不過無法所有事情也可以收集到DATA(數據)的正是自然界跟人間界了。當然,有著DATA的話可以成為某程度上的基準,但是不是決定的。不過,因為人類希望想要相信著什麼,所以會偏向來依賴數據呢。好像之前的地震時,有人不是把事情歸納成〔想定外(←預計以外)〕這個詞語嗎?不過,我倒認為那一定是〔想定〕(←預計之內),即使是預計以外也好,說這種說話的人,我覺得他應該要更加小心選擇可以把人的心拯救的字眼來

記者:結果,這個世界中科學萬能主義的盲點在去年的地震災難中變得明顯起來了呢

剛:對呢。不過,我所想說的並不是Spritual(心靈上)的說話,而是人跟人之間的想望這種最理所當然的事情來更加刻意地做出來會比較好。現在用電話用Mail,全部也是被Short cut了(走捷徑)的時代,接著下來也會一直向著high technology走著,而〔走捷徑〕會更加厲害。不過,被shortcut了的部份中一定有著很重要的事情在,現代人有義務把知道的讓次世代的人去了解

記者:完全同感

剛:當然,我也有用著電腦,也不是要否定最先進的科技,不過用著這些科技的人要是不抱著重要而又Low Tech的發想的話,就會失平衡起來了吧?像是這次的攝影,用著白色跟黑色作為主題來拍攝,就好像〔因為有白所有有黑〕〔因為有光,所以有影〕的說法那樣,這個傾向只尋求光亮的現在,重新檢討影子中所包含的東西也是重要的不是嗎。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好時機。我不是想要硬推大家一把,能夠做到的人來做就好了,我自己只是因為感到有必要,所以變成歌曲唱出來而已

記者:Shamanippon的概念非常的明確呢

剛:對呢。以這視點,例如是,〔在所謂自己的根源的街中上的音樂是怎樣的東西?〕來思考。這樣的話,從那個發問開始生出〔所謂的音樂,跳舞又是怎樣的東西?〕新的問題來,〔說起來,有”舞”這個字呢〕〔有”能”這個世界呢〕,然後變成更多更多的東西來,真的很有趣。在這個什麼事情也過於急激進展的現今世界中,可能會感到不安呢。因為啊,再過一陣子,可能只是需要花幾千萬YEN,就可以去宇宙旅行了不是嗎?

記者:在美國已經有企業開始募集想要去宇宙旅行的客人了

剛:要是到了一般人也可以去宇宙旅行的時代,可能會有〔對地球的愛情也會改變吧〕或是〔要是在火星住的話,就可以把污染了的地球捨棄,去移住吧〕的事情吧。不過,〔以前的日本人要搬家的時候,會對著什麼也沒有的空屋來說句”謝謝”,有這樣的心意〕,像這種一點一點失去的事情以這張專輯來希望大家能夠再次思考

記者:換句說,對於這個時代的不安,然後去發見,連繫著發想的快樂,在這次的Shamanippon chikaranohito中變成形式作出來呢。不過,到現在為止所說的觀念到底具體做出怎樣的作品來呢?

剛:例如是,雖然現在的錄音技術可以把以前的電子琴跟吉他的音色簡單地就可以做出來,也可以容易修改,不過,這次沒有用上這樣的技術,而是實際地用上古舊的器材,不是vitual而是real的來嘗試表現出來。不過,可不是想要把6,70年代的soul music funk music再現出來,我想做的當然是2012年的音樂。所以,這張專輯的主題是〔古舊的跟新東西的混合〕,〔ni hi〕這支歌曲,有著〔新的〕意思卻用上古語。時鐘從1開始到12然後又回到1,一年的月份也是1開始到12不是嗎。所以,以刻著13跟14的心情〔來向著新的世界走去〕唱出這樣來。然後,試試唱出〔人們一點點變化著現在的我們感到危機感〕,又或是單純地唱出生命來。這次的專輯就是試寫這樣的歌詞,在Sound方面也可能會有點很難懂的地方,不過我以自己的方式來在細微的地方來作業

記者:例如是,〔rakachinohito〕就是被techno的影響而昇華的歌曲來呢

剛:對呢。〔rakachinohito〕相反來唸的話就是〔人的力量〕,當中歌詞一句〔iramigatorkorudomo〕相反來唸的話就是〔回去就是未來〕。這種玩弄文字的遊戲,令〔rakachinohito〕成為高科技跟低科技共存的東西來



對了,小mo他的腰骨還是腳仔好像開始出嚴重一點的問題了>。<果然那個孩子也老了呢
明天帶他去看醫生再看看醫生怎樣說

momo奴隸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