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

6月3日 凌晨02:44am

太美好的畫面, 實在是太美好的畫面~~~~~謝謝神樣oricon
Oricon 6/13號

6月13日播出的SMAPxSMAP, 來賓KinKi Kids~收錄報告~~
那簡直是夢之共演 (謝謝大家合力寄明信片去事務所, 也謝謝工作人員終於把大家(及KinKi)的夢想成真~~~ (搖手~~)


KinKi跟SMAP的合唱收錄了三首歌曲, 玻璃少年, $10, 以及TIME
(光一跟木村背對背, 剛跟中居背對背的圖, 根據Oricon的報告就是一起唱TIME的時候了)

(momo: 原本以為Time是二人自己唱的, 怎知道連SMAP也一起, 那實在是太厲害了!)

三曲收錄後在Ending時, 草剪剛說了一句: 對於我來說, (KinKi)他們兩人, 並不是後輩, 而是很出色的音樂人!] (momo: 好感動>_<)

在綵排中, 剛跟木村談得很快樂~~~(momo: 照片的感覺是, 木村好像在思考, 剛你的笑臉太計算了(爆))
Talk時候, 光一談到因為很久沒有試過跳7個人Formation的舞步了, 於是很緊張~~然後剛談到有跟SMAP要謝罪的地方
中居: 啊, 那個~~我, 不會忘記的!! (笑)
慎吾談到光一在唱歌時完全沒看他! (笑) (momo: 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在看剛?(笑))

 


談到今天的共演", 有種感覺到[Johnnys的浪漫~~] 然後剛噗一聲笑出來
中居吐嘈起來: 你笑什麼!!你剛剛是不是當吾郎是傻瓜了?!
然後把剛強制塞在慎吾跟吾郎中間 (笑)
吾郎: 以前, 常常抱著剛唷~~在舞台的時候~~
在談著談著的時候, 慎吾用手指在碰剛的鬚角
剛: 啊, 不好意思, 慎吾san, 好吵耶! (笑)

談到SMAP的初Single[Hey Hey ookini每度ari]得到一位
木村: 為什麼會得到一位也是因為KinKi Kids幫我們伴舞
中居: Shoot電影也是因為有KinKi所以大家買了
KinKi二人爭著說:不不不~~的 (好可愛~))

 



土下座祭vvv(笑)
互相感謝時間又到了, 於是又重覆上次互相土下座事件(笑)

剛為了在綵排時不慎撞到SMAP在道歉
木村: SMAP是不會忘記這些事情的! (小氣?!(笑))

吾郎: 光一跟我有點像兄弟呢?
吾郎談到一起站著唱歌的時候, 光一跟他好像有點相似, 突然這樣說, SMAP跟KinKi也一起苦笑起來 (笑)

中居: 我呢, 對剛很生氣. 因為唱得太好了
中居因為KinKi Kids的新曲TIME實在太難唱了而很生氣 (笑)

 


Oricon還有Book in Book 8page的野球大會報告~~
背番號54的光一那天的表現其實非常的好~~~雖然電視沒播很多啦~~
在這邊已經放了很多SMAPxKinKi的照片, 野球大會的,大家自己去給我買書看~~~(命令!!!)

 

本星期的Television也有SMAPxKinKi的收錄報導
第一眼看到照片時以為光一在前輩們前跟剛求婚,[請大家承認我們吧](←設計對白vvv) (爆)


下星期的Telelvision KinKi封面預告~~~~笑容SHOT留到封面時吧? (期待)

 

下午收到奈良日日新聞的井上小姐直接寄來的電郵
問到需不需要購買報紙 (6月17日奈良日日新聞會有今晚開始的十人十色live的報告)
因為團體實在好累人好多事情要處理, 不小心的話就會惹到麻煩, 這次只會幫身邊的人購買, 所以請大家自行跟奈良日日新聞那邊http://www.naranichi.co.jp/ 直接購買吧
放心, 他們也非常好人的, 應該會照顧到大家

momo奴隸獸


6月1日 凌晨04:00am

 

友人幫助拍的, 在涉谷區的Time Poster~~
(仍然是那個問題, 為什麼是我最愛的桃紅色(笑)明明Time的宣傳服等等也是黑白灰為主的感覺(笑))



(這次的海報宣傳好像比平常多, 目擊的地區也擴大了的感覺, 希望這次的宣傳可以再增加多一點吧>.<)



5月30日 凌晨08:00am

5/29 Marching J棒球大會, 光一, 紅組背番號54
(昭和54出生, 但是仍然覺得是因為51+24的合體數字 (笑) 的今早新聞


富士 4:20 am, 4:48 am,5:15am完全一樣, 選中間那個上傳好了
這個只有一瞬拍到光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mX9cxvUWoA

7:37 比較長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0O7d9PqlV0

其他台也有播棒球大會, 不過沒怎麼拍到光一所以不放了

剛剛SSTV播了Time Short Ver PV了
看來好不錯~~~~>_<>_<>_<
二人擊掌, 踏單車, 啊 , 好想快點看到Full Version

 

Love fighter 2011/5/28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就算心好像要被擊碎

心跳還是持續著


 

Love fighter 2011/5/29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心正靜靜的

溫柔且纖細的降臨著喔

希望妳們

不會遇上

悲傷的心情

今天也

靜靜的祈望著

momo奴隸獸


5月28日 凌晨04:00am

明天, 5/29是Johnnys棒球大會
光一小心不要扭傷手唷

Oricon Style 06/06號
在有趣的TALK的Ranking那頁, KinKi得到排名第三 (雖然我絕對覺得他們是第一啦 (笑)最少他們的talk好笑到可以開talk show的地步 (噗)

終於也有一張比較大size的TIME宣傳照了~~
根據TV guide中Hey的小照片可以看到, 這次打歌服看來也是黑白為主的俊哥樣(笑)



由於本星期的堂本兄弟暫停, 所以這集的堂兄將於6/5才會播出:來賓Gospellers
感謝神樣Oricon的堂本兄弟2page報告>.<
沒它的話, 菊池等下又剪了什麼精彩不播就永遠埋藏這些證據了(泣)
找Oricon的人來編集節目就好了 (淚目)

談到樂團成員很多人正在熱衷玩Twitter
對於流行的事情也無法搭上話的光一: 呢~~twitter到底是什麼…
剛: 就是把現在在做什麼事情寫出來等等….
光一很滿意答案: 像是….堂本兄弟NOW?
觀眾報以拍手跟歡味聲(笑), 光一非常滿足的樣子
對於Gospellers中負責低音的北山陽一, 光一不可思義地說: 果然是以低音來碎碎說?
(momo注: 因為twitter中叫每個tweet為tsupuyaki, 就是"小聲說" "碎碎說")的

momo:不過, 光一看起來是有點誤會了 (笑)

談到樂團之中的黑澤薰個性天然
光一: 大家常常說我天然, 其實全部也是計算耶!!哈!哈!哈!~~

剛: 你啊, "哈!哈!哈!"之後的反應還真的古老! (笑)

 

談到"對於一些東西會意外地感到可怕"
光一: 剛, 會怕大的東西吧? (momo:等等, 怎麼我想到那方向去了(爆))
剛具體地談起來: 好可怕!!

光一也說: 大概是因為被壓倒吧? (momo: 雖然還沒有知道他們說什麼, 但是我仍然想到那個方向去了 (爆))
然後光一談到: THE ALFEE有一首歌曲好可怕的!!
剛也同意, 兩人就合唱起來
剛: 電視上看到一堆小孩子以超強勁的氣勢跳舞起來的話也是很可怕!

光一: 那麼, 那個也是很可怕? (然後光一唱起那首CM歌出來)
剛說嘗試跳起來: 這個嗎?
雖然嘴上一邊說著好可怕好可怕, 其實還滿快樂的耶

在食店中, 要是店員說: sumimase~~(不好意思), 對方卻沒為意起來的話怎麼辦?
剛: 來試試把Sumimase變成奇怪的字來叫一下, 這樣比較容易聽出來
耶? 莫非這是建基於音樂的知識?!
然後實演起來, 大家大爆笑
光一跟剛說: 你啊! 要是有這樣的時候, 你絕對要試試看!!
(momo: 那麼, 拜託你們兩個多點一起出去吃飯吧(單眼))

最後全員一起來唱[擁抱全部] (在預告中已經看過,看起來好不錯vv)

 

Love fighter 2011/5/24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看穿...


明明更深入的
去看就好了


明明更深入的
去感受就好了

大家都恐懼吧
真的很恐懼吧

擁有著殘酷的心與言語的人
根本不會有所感覺的所以放棄吧


就算只有些許
希望大家可以笑出來


總是
真摯的想著

 

Love fighter 2011/5/25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在雨中所浮現的街道的表情

是在笑嗎?

是在哭嗎?

我也不清楚

為什麼...

為什麼... 會變成這樣呢

愛倒底去了哪裡呢

Love Fighter 2011/5/26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心痛時

我會毫不隱藏的向妳們傳達
信號

開心時

我會毫不猶豫的向妳們傳達
信號


並不是想讓妳們擔心

才寫下我的心情

因為希望妳們知道
因為希望妳們一直知道


就只是...這樣而已
如果讓妳們傷心了


對不起

Love Fighter 2011/5/27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雖然希望不要傷害到任何人
可是也不想自己受傷對吧


覺得好任性呀時
靜靜的將手放在心上撫摸著

要去哪裡呢?
想要去哪裡呢?

就算試著自問也覺得有些落寞
天空只是...
很湛藍

希望他盡快回復心情把事情解決就好了 (合十)
momo奴隸獸


5月26日 凌晨02:00am

 

月刊TVNavi 5/27-6/30
新裝堂本兄弟八大頁特集vv



節譯

光一: 就連坐的位置, 工作人員現在也是摸索中的, 我這邊也是在探索著一個好的方法來做,從現在開始不能夠不好好找出相互的妥協點來。因為連佈景本身也改變了呢~! 我現階段的座位位置, 比起以前沒法跟來賓的目光對上唷(笑)因為那裡旁邊不會有個怪怪的舞台嗎? 要是向著來賓的話就會背著觀眾, 雖然可以看到正面啦(笑) 有關演奏, 舞台的佈置改變了不過對音樂方面沒影響太多吧。樂團的成員本身也沒有那麼大的改變, 基本上音樂的taste現在為止也沒那麼多改變

剛: 組成了新成員之後還在探索中呢。關西色彩變強了, 而且因為不同特色的音樂人的加入, 在歌曲的編曲上應該會增加了不同的變化來, 我想傳達的方式也會有所改變。一直也希望音樂方面可以更加做出來的, 要是能夠更加朝著那方面就好了。因為啊, 對於觀眾, 希望看到音樂性很高的KinKi Kids的節目吧。Love Love Aiseteru的時候也有做過很多不同的事情, 希望能夠做出像那時候那種斬新的東西透過音樂帶給大家。雖然跟團員可以很普通地說著話, 也無需要小心說話就可以很融洽起來了, 不過TALK的部份要是大家分配好角色的話就可以比較容易談起來了。大家在談到如果改個別名的話也不錯的, 結果還沒有決定好呢。雖然我被叫作John, 光一被叫Tony啦。下一次,來試試再改一次吧。我呢, 希望可以跟團員一起來進行live, 也希望可以作作歌曲呢。

高見澤: 最大的改變是坐的位置順序吧。光一跟剛調轉了。平常在我前面的光一, 去到好遠耶(笑) 跟KinKi一直做節目, 二人在作為Entertainer方面進化了很多呢。剛在對於吉他上的熱情跟技術每日也在向上, 每年也會去看光一的SHOCK, 那種事情能夠繼續著真的好厲害! 二人的歌唱力也是非常實在, 完全超越了idol的範疇了。總之, 我在這個節目中很快樂啊。因為包容著這樣自由的我的節目, 我想絕對不會有呢(笑) 能夠讓我自然地存在呢

高見澤To光一:不要一直在打電玩,來出去唷!一起去飲酒吧!更加出外去!即使這樣說,我想你還是不會出去的吧(笑)

槙原敬之: 我的年紀僅次於高見澤, 所以以年齡來說我就好像副校長, 看著年輕人然後呵呵笑著這樣也不錯(笑) 經常我們把話扯遠了, 得到光一把話題努力地帶回來帶回來的(笑) 實際上光一是最冷靜的唷。經常讓我覺得很過意不去呢 (笑)

西川貴教: 跟樂團的大家就好像一家人一樣。就好像在家的感覺。跟剛,有經常去吃飯, 也有偶爾去玩玩唷。光一經常在不同的地方讓我感到新鮮的驚訝真的好有趣唷


武田真治To光一:是個沒隱藏的人,非常容易在一起呢。胡來的,色笑話的部份也好,讓我看到這個節目不同的層面真的很快樂

武田真治To剛:跟他一起演奏音樂,能夠非常感受到音樂的樂趣。他獨特的sense或是melody等等,緊緊地把握著自己的世界觀的,這點音樂性非常的喜歡

武田真治今後的目標:-01年3月20日放送yuzu那一集的堂本兄弟,由我來進行的〔來回答有關相方的,看誰比較配合〕的〔組合對決愛〕希望能夠變成regular的環節吧唷!

(momo:所以為什麼我們都很喜歡武田真治先生(笑))


好可愛vv

 


5月25日 早上06:30am

Time的PV~~~來了~~~~
今天早上日tere跟富士也播出了PV的片段以及making的一小點
PV的工作人員曾經為Lady Gaga跟Janet Jackson拍攝MV的 (from 日tere)
(momo: 不確定, 不過攪不好那個就是Francis Lawrenece~~不過如果真的他的話, 那就真的好大件事了~~~(笑)Francis Lawrence可是超有名大導演耶~~~I am Legend就是他拍的了. 不過再說一次, 那是不確定, 而且我無法從他的鬍子中認出來 (爆))


 

日Tere 06:13
PV的KinKi Kids第三人目原來是那個女的機械人? (笑)
然後KinKi兩人的耳朵後面有Barcode的~~~Barcode上寫著TIME~~(笑)
(可能映像太細沒法看清楚吧?(笑) 抱歉抱歉)

Link在此,不能外傳唷
富士6:48
富士這邊播出的Making有拍到兩人出機場, 然後一出機場剛就在吃冰淇淋(笑)
Link在此,不能外傳唷



 即使攝影師是剛, 光一果然動也不動 (笑) 
 又在教壞外國人(笑) 

 


5月24日 凌晨04:56am

5月24日~~~yeah~~光剛日~~(笑)
不過由於工作太忙家人又去了旅行的關係, 回家後連做家務也爆忙, 又要照顧那個被留守在家中悶慌了的小mo, 差點連今天是5月24日也忘了
大家有聽了23日晚上的Donnamonya了嗎?
Time的full version來了~~~~~~~~~~~終於~~~
聽了兩個多月了, 終於有Full Version了~~~
Full Version好讚 (泣)
果然還是Full的好

音樂與人訪問, 之前交了給yun跟Tinylittleyin同學幫忙
Tiny同學有幫忙翻了一頁的, 不過後來還是由yun同學接手幫忙把全篇翻譯了
在此非常感謝 T_T
有能夠幫忙的同學真好 (泣泣泣)
好, 那麼大家要多花時間用心看唷
這就是對翻譯的人最好的回應了


 

音樂與人六月號
(感謝yun跟tinylittleyin) (翻譯: yun)



來自悲傷的深淵
堂本剛


從前號的採訪三天後,東日本大地震發生了。堂本剛所說[獻給日本的情歌]的新單曲[緣結]。
已經聽過的聽眾,多少感受到震災以後的日本的沉重,這樣的去感受這首曲子的吧。
至今為止也寫過幾次,對堂本剛而言音樂表現是,一直都是連繫自己生命的命網。他,在音樂活動中捉住稱為愛的像深淵一樣的感動和被迷所覆蓋的概念的輪廓,將那個鳴放,道出,去親體驗過來。必然的他所創造的樂曲和藝術的世界兩者都是切實的,但也有令人震驚的一面。那也可說是容易招來誤解的事實。
只有一件事,確實可說的是,堂本剛的音樂是一貫的虛心坦懷,也就是說沒有任何的隔閡,坦率的一直在持續的事。即使聽到外來的雜音,他的音樂始終是希望成為聽眾活下去的力量。然後揭開那[美麗的日本]這樣一見被認為壯大的主題,全身全靈的去鳴響著。


人的感受性是各式各樣的。所以我,對在自己週遭的人,到底能夠給予多少的溫柔想去實行看看。

記者:[緣結]已經發行了,關於已經聽過的聽眾和周圍的反應你是怎麼去感受的?

剛:嗯...這個樂曲雖然是以[美麗的日本]為主題而寫的,但是我對這個曲子是[無所求]的。對於使用這樣普通的字句,是自己一個人所寫出的樂曲,不管有怎像的反應也不覺得不可思議。也有很多對於以日本為主題完全無關的反應呢。還有,作這樣的曲子,對於政治或是任何其他事,一直無法成為一體的日本,特別感受很深呢。

記者:特別是震災後受到關心的日本的現況,更是讓人覺得如此呢。

剛:如果這被稱為是一首情歌或是流行歌也好,但在自己的心中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記者:那..這首歌和到目前為止所作的歌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剛:是呢。因為在作這首歌之前所體驗到的時間和事情,有太多特別的事。而把這樣的事在有限的文字裡表現出來,在電視上說出來的話,大概只會被想成說[很像宗教的感覺]而已。而我想說的是,我並不是很想把他搞成很宗教的感覺

記者:嗯

剛:從自己出生的奈良來看日本,在這個稱為日本的國家表現活動是以怎樣的方式來開始,是否和現在有所接連。想把這樣的事具體化。在歌曲裡 MV裡還有CD封面裡也包含了這樣的想法。或許有人會說[總覺得很像宗教的感覺],最於我自身來說,既是出生在奈良,在生活中裡有著神社和寺廟,在那裡雙手合十已是生活的一部分了。我想京都的人也是這樣吧,對於那個故事,也有這樣的世界啊,也有這樣美麗的事和傷心的事,所以才有現在的日本啊,的一邊這樣想一邊活下去。在以前那樣的情景之下,才有現在的表現活動,也有很多部分在影響現代。我覺得我們的態度和言語和行動也受到很大的影響

 

記者:原來如此

剛:還有,[緣結]的另一個題目是,[音樂的開始]喲

記者:有說過歌曲的靈感是來自藝能和音樂的神明的天河神社呢

剛:是的,現代的我們,讓許多人聽到音樂,是以商業的形式來獻上,當然在以前是沒有這樣的事情。我想祝詞(註:在神道教裡,為神明演奏文章的事。很多的情況是,有獨自的聲音的抑揚變化的唱法)是最接近的,祝詞對於以前的日本人來說,並不是獻給人民的,而是獻給神明的。想要將歌和言靈投向哪裡,自然而然就會為了感謝而獻上歌和言靈。所以我認為對日本人來說歌曲的開始,是來自美麗的心靈。現代的科學知識和技術,是人類很了不起的功績,但是像從前的人對於自然的崇拜那樣感謝的意念也越來越微薄了。

記者:是呢。有那樣說法的不同,所以現在就有各式各樣的主張呢。

剛:嗯。看著山,直覺這裡有著神明,就在那裡建立鳥居,獻上米飯。那樣的心境是非常的美麗的。當然,並不是要求連不是神職人員的人去作那樣的事。而是想要將那樣美麗的心境和想法好好的去重視而已。將以前的日本所擁有的美麗的心一邊回想起來,一邊朝向著未來這樣不是很好嗎?

記者:並不是要對科技的進化有所批評對吧。

剛:當然。在平常的生活中,或在製作音樂的時候,也常常要使用到電腦啊。只是,覺得日本人正在失去一些東西。最基本的日本人的心,或古代的人的DNA之類的。[緣結]是將那樣的東西一邊回想起來,對於未來朝向全球化會比較好的想法的歌,是很視覺的呢。

記者:是有點像提案的感覺?

剛:嗯,提案。作為像那樣的一種提案 以[獻給日本的情歌]的訊息而作的歌。我身為日本人,是能夠了解直感力的美的民族。所以像去宗教或信仰不太一樣的地方初次參拜,對神明或佛陀雙手合十的人很多不是嗎?去那樣的地方參拜,或許會有什麼好的事情發生,之類的。

記者:所以現在很流行power spots呢

剛:對吧?到神社或寺廟去祈願,順利的完成那件事情後,再度(回到寺廟)為了感謝而雙手合十。並不是要說那是宗教或是信仰的心的事,而是覺得那對於日本人來說是很普通會去做的事情。

記者:原來如此啊。像這樣聽你說,對於[緣結]這首歌,剛先生是抱持怎像的想法而產生的可以非常的了解了。但是,像現在這樣的談話,還是有很多人可能會產生抗拒的反應吧。

剛:嗯。

記者:還有,對剛先生大眾印象的距離感呢。

剛:嗯那個呢,是一直糾纏下去的東西呢。

記者:那是這次主題雖然簡單而纖細,而那樣的距離感反而顯得更鮮明呢。

剛:就是這樣呢。

記者:再加上,剛先生不妥協於自己的創造性。訊息的強度也不緩和。沒有像中間地帶的地方。日本人有著灰色(曖昧)的部分,因為將那樣中間地帶視為美德,對於表現和訊息過於鮮明,不起抗拒反應的人應該很少。如果那是搞笑或是一種幽默,或許接受的方式又不一樣吧。

 

剛:啊啊,我,如果不是奈良人或許會去搞笑呢。(笑)

記者:啊,是這樣嗎?

剛:原本就喜歡放克和電子音樂,那樣的一面很容易表現出來呢。

記者:確實有那樣的要素的企劃呢。也作了吉祥物呢。(指的是三角君)

剛:嗯。

記者:只是,從正面去面對出身於奈良,不得不真摰的去看待的感覺嗎?

剛:不得不這樣去做呢。對於出生於奈良的我來說這並不是很特別的,而強烈的感覺這是當然的事。我想奈良是連觀光客也有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才好的感覺。但是,順著這樣走所抵達的地方,其實是和自己的名字有所關聯,這樣的事從很多人那邊聽到過。那樣的時候人們[這裡是應該來的所以才來的吧]的成為這樣的想法呢。我也是有非常多次這樣不可思議的經驗。也有[那樣的事,對誰說也不會相信]的事。但是,並不是我有靈感。或是說著那樣不可思議的事,打算成立宗教。

記者:是呢。像這樣直接聽你說明的話,就可以十分理解呢。

剛:現在,正一點一點在製作專輯的歌曲,但並沒有像[緣結]這樣附有很深的想法的歌。現在做出[SHAMANIPPON]這樣架空的國家來玩。看著對於那個[堂本剛很像宗教的感覺]的反應,(在twitter)有很多這樣的回應。而另一方面許多的歌迷,也有閱讀像這樣採訪的記事,也聽這首音樂,也來看我的演唱會的人,大概有像[啊啊,好像又在做什麼好玩的事了吧]的去接受。

記者:但是,對於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現在突然聽到這樣的事會覺得很強烈吧。也可能會產生各種誤會吧。

剛:因為,這是個不強烈的去說不行的時代呢。因為不想將它(緣結想表達的含意)扭曲呢。

記者:所以我想,說跟奈良相連繫,像那樣強烈的衝擊,跟Sento君很相近不是嗎?(笑)
(momo注: Sento君=奈良那個又可愛又醜?(笑)鹿角男character)

剛:啊 哈哈哈哈哈

記者: Sento君最初也是[哇,很吃力的傢伙(指 難以接受)],但是現在不也是很有人氣的吉祥物嗎(笑)。

剛: Sento君啊。最初常常被唸真的是很可憐啊(笑)。但是Sento君,在奈良的吉祥物中,很可惜的並不是賣第一名的。

記者:啊,是這樣的嗎?

剛:好像是,Manto君是第一名。(momo注: Manto君是1300祭那個頭頂有朱雀門的鹿character)

記者: Manto君!也有這樣的吉祥物阿(笑)

剛:從Sento君,一直(演化)到Manto君的(笑)。

記者:奈良也想出了很多呢(笑)

剛:是想太多了(笑)。嘛~那也是很像奈良的部分。但是,之前也有說過,當開始覺得不管是誰怎麼去想都無所謂,我自身也變的堅強了。我對某人的生活方式抱持著[這是怎麼樣?]的疑問一樣,也是會有對於我的表現抱持疑問的。那也是沒辦法的。[總覺得,那個傢伙很宗教的感覺]這樣想的人的想法也是正解的。只是,不要從那邊產生奇怪的事情就好。因為並不是為了要讓那樣的人,抱持那樣的情感而去表現和製作歌曲的。

 

記者:並不是想要給人不愉快的感覺是吧。反而應該是說期望和那樣的感覺成正反面的想法包含在裡面呢。

剛:嗯,雖然讓人有討厭的感覺覺得很抱歉,但是一直這樣去說的話永遠無法做出東西來。

記者:那是創作的真理呢。

剛:所以那是有想當困難的地方,如果不將那個地方[好。好。](有點敷衍)的去漏掉它,創作是無法產生出來的呢。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傳達的訊息就是這個,在我的心中是不會動搖的。

記者:這也是因為有自信能將自己的想法寄託在樂曲中不是嗎。依我個人的意見,在接觸到SHAMANIPPON之前,一開始先去聽剛先生的[緣結]這首歌的話比較能直接傳達剛先生的想法。因為會覺得這首歌曲,是相信音樂的力量的人所唱的。

剛:是呢。現在在我的生活環境中音樂是最容易傾注自己的想法。如果環境有改變的話,比音樂更簡單的言語.照片.書籍之類,也可能藉由像那樣的東西來傳達也不一定。由我一個人所產生的行動就會不斷的有[明明就是傑尼斯] [明明就是偶像]這樣的話語一直跟著。或是該說,我,已經都32歲了(苦笑)

記者:只是那個部分,剛先生的表達也像現在可以達到一個很大的領域一樣這也是一個事實啊。但那也一直是成為一道很大的牆壁吧。

剛:是呢。在這個世界一路這樣走過來覺得最慶幸的是,當然能夠和音樂邂逅是很棒的一件事,但是在同時,舉辦放克音樂的演唱會,連日下來有近三千人來看,那樣的的感覺是沒有過的。

記者:是呢。

剛:嗯。歌迷的存在......讓我能擁有這樣的人生,很多的人對於我的人生像這樣為我思考很多,為我說話,是很大的(存在)。雖然也有那樣痛苦的時期,我有為我撐腰的人,那些人[堂本剛是這樣的一個人喔]的跟很多人說明。我自己[我,其實是這樣的人喔]的去說明的話,就會變成[堂本剛怎麼說話很黑暗]或[跟想像的不一樣]。歌迷們[剛是這樣的一個人,那也是他的一個優點喔]像這樣的去介紹我,真的覺得很感謝。

記者:嗯

 

剛:這並不是負面的意思,而是想要一直在這個藝能界生存下去喔。從自己的生活環境所帶來的各樣的事情一邊好好的去調整,一邊共存下去,但是自己想做的事絕對要貫徹始終。那樣的方法論還在摸索中呢,現在。

記者:稍微離題一下,之前有在MS演唱[緣結]不是嗎。也有因為是震災之後,那個時候剛先生唱歌的樣子十分印象深刻,那個時候,是以什麼樣的心境在唱的呢?

剛:這個呢想要不引起誤會的去說明呢...在被邀請演出之前,我,到天河神社去雙手合十。在這次的震災,從在日本的人那裡察覺得到多。在不同的時刻裡,眼前有各樣的人生的變化......就個人而言應該要發起什麼行動才好,那是怎樣的一件事,該怎麼去做才好,的這樣思考著。然後,首先想在自己的故鄉,在日本的起源的場所裡的天河神社雙手合十。

記者:果然不去做些什麼行動不行?

剛:嗯。{希望能藉由[緣結]這首歌,多少也讓許多的人能夠回復笑容}的去祈求,在取回笑容之前也許已經留了很多淚,希望在那之後能產生很多的勇氣和笑容,希望和光明,總有一天大家能夠再度抬頭仰望潔白耀眼的天空,的這樣的想法去祈求。那之後離開境內去搭車時,自己真的嚇了一大跳,MS的通告就[很唐突的]發過來了

記者:那個演出是很突然的?

剛:是的。在那裡讓我演唱。最開始所想到的是,在節目中,有心思已經完全投入震災的人和並不是那樣的人。那樣的溫度差我困惑了。我在那裡所做的回覆是,當作跟平常一樣。為什麼這樣說是因為,實際上,我所不知道的部分太多了。要我以那樣不了解的傷痛和悲傷,去演唱是做不到的。雖然是這樣說,並不是沒有去思考震災的事。

記者:不論是誰也是那樣想的吧。

剛:例如像是要自肅的事,那樣的事要求太多的話會讓經濟有無法回覆的部分。所以,對於自己來說所需要的東西只有這些就夠了,首先理解這樣的事為優先 我是這樣想的。我們以最低限度的生活去支援,經濟不好好的運轉是不行的。在那之中,想要讓受災的人多少能讓現狀變的更好時,以我個人能做的就是從獻上這樣的想法開始。所以就想去天河神社雙手合十,和演唱時想好好去珍惜,這首歌裡也有寫到[回想起美麗的日本]的這樣最開始寫作時的心情。所以和[將這首歌傳遞到災區]的這樣想著去演唱是不一樣的。[愛著日本]的這樣的心情,將那樣的心情也將愛灌注到大地和大自然裡.....因為是包含著那樣的想法所寫的歌。集中在那樣的想法而去唱的呢。

記者:雖然話題有點前後顛倒,地震發生時,剛先生是在一個怎樣的情況下發生的?

剛:我在東京的高樓大廈裡。搖的非常的厲害,站都站不穩的一個狀況。正想說第一回的地震已經穩定下來時,不是又來了很強烈的餘震嗎。那時候,也只能一直等著搖晃過去。又引起過呼吸症了呢。

記者:是嗎。那真的很難敖呢

剛:嗯。一直在等這搖晃穩定下來。搖晃停下來之後,從階梯走下樓來。在同一個建築物裡也有經歷過阪神大地震的人。聽那個人說[比當時搖的還大]的話時覺得很恐怖。 在那之後每一次看到各樣的報導,我就想起可怕的回憶,也引起了過呼吸症。但是原本只是想那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卻是超越想像的擴展開來。但是看這報導,到底是有多少事情是真實的傳達給我們,到底有多少的事是被隱藏起來....也很在意起這樣的事。受災的人們裡,當然有很多是我們所不認識的人。但是在那之中應該也有我的歌迷......真的,真的很希望那些人能夠被救起。那樣的想法一直在心中。只是在那個場合演唱時,並不是要傳遞到災區的唱法,而是想傳達給在看著電視的人,這首歌的訊息。然後,那唱歌的樣子和聲音和訊息結起緣來,朝著日本朝著世界擴展而去的這樣的概念。必不是限定於災區。

記者:在災區的人實際上能看到電視的只限定於一部分而已呢。

剛:就是這樣的呢。只是,好像也有[很勉強的回復了數位行動電視而收看到了]的歌迷呢。

記者: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呢。

剛:嗯。還有,[MS的那天朋友已經去了天國],[今天雖然是剛發行單曲的日子,也是目送最親愛的父親(離開的日子)]等,也有那樣的事......真的,很多的人,在各樣的時刻裡,在各樣的時機裡,以各樣的姿勢生存下去呢。

記者:是呢。

剛:在那裡單純的想到的是,在這個稱為日本的大地我們住在這裡。但是越是要讓各樣的事情越方便,反而會出現誤差。而應該要成為將那樣的誤差埋合起來的接著劑的是人類呢。如果變成一直在找理由,大自然是不會好好的與我們共存。不找理由的大自然,和不找理由的我們,不得不去在適當的理由的平衡下去填合這樣的事。我所說的去珍惜直覺也是像這樣的事。並不是[那個人說好,就是好]而是[那個人雖然覺得好,可是我並不這麼覺得]明明可以有像這樣的直覺。卻在尊重那一方的意見和意思上而無法說出[因為我已經在這個地方感受到美麗,所以不覺得那個很美麗]的話

記者:嗯。

剛:因為有這樣的現狀,覺得日本要比到目前為止更成為一體,但是在那之前,各自要好好的持有自己的意見和意思,在那之上相互尊重 我覺得那才是最重要的。

記者:每一個人,一邊詳細的查明交錯的真實和謊言,一邊負責任的去行動這樣的意識,也確實正在擴展開來。

剛:是呢。

記者: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中,有誰覺得這樣比較好而去實行的行動,而變成一種暴力的可能性也相當的大。

剛:嗯。

記者:在那樣的時候,自己的意思和尊重他人的想法共存之下,就可能會出現一個希望不是嗎。相當可以理解那樣的想法呢。

剛:我覺得現在應該去做的事,就是那樣。

記者:那,今後的音樂製作想要怎樣去反應那樣的事?

剛:現在正在製作的專輯,純音樂實在太多了。在家裡使用LOGIC(註:音樂製作的軟體)做了很多,也有實際彈著樂器製作的樂曲,自己來看這樣抒情的個性覺得[非常廣大範圍的事都可以去唱]。之前飛鳥 涼先生說[除了情歌以外其他都不想唱了]有聽到這樣的話,我不寫歌詞的理由也是這樣。

記者:在那裡有意志和訊息的東西,沒有必要去具體的說明,是嗎?

剛:所以無論如何純音樂就會變多。在那之中[緣結]這首歌產生出來。去寫有歌詞的歌比較好的這樣的行為自己不去做,會有覺得越來越沒有必要去寫歌詞了。在尋找字句的途中,能夠去想像風景的歌詞變的越來越少。變得不讓聽眾去想像會很難理解。

記者:但是想要去唱出本質的愛,到目前為止不也是一直這樣面對過來。

剛:是呢。一直以來是以愛為焦點的,但是漸漸的愛這個東西,在自己的心中,變成不需要去說出來了。經由那個過程,現在想以生命為主題來作歌曲,來寫歌詞。愛這個話語,在某個地方有戲劇性的感覺和甜美的微妙的意思不是嗎?但是,改成生命的話,就變的很現實性的。

記者:完全沒有曖昧的部分呢。

剛:嗯。[緣結]也是想要以這樣不找理由的方式去演唱而做的歌。我的(心臟的)鼓動什麼時候會停止也不知道不是嗎。人的心臟,從出生到死亡為止的平均年齡大概跳著多少的鼓動的資料也是有的,那個資料與自己是否吻合,也不知道不是嗎。以個人的事來說,我是麻醉不太起作用的體質。去牙科,對普通人來說已經足夠的麻醉對我卻沒效。那不是理由也不是資料裡有的,我想那就是人類的生命力這樣的東西。察知某種危險,所以發揮讓麻醉不起作用的能力,像那樣的事,每個人也有不是。

記者:有呢。

剛:像是[火災現場的怪力]這樣的話。[為什麼在那個時候可拿起那樣重的行李?]這樣的事等等。那樣的人類的力量是沒有理由的,因為生命就是象徵著那個人是要活下去還是死亡的事。生命這個關鍵字之中,變得想要去做某些行動。

記者:只是生命這個關鍵字,在以愛為主題演唱之前一直就是堂本剛圍繞著的主題的根源呢。

剛:嗯,一直跟著圍繞著呢。

記者:一度真的想去尋死的人,和音樂相遇,被拯救起來,成為活下去的力量。在那個時間點也是呢-----

剛:從正面來面對生命呢。

記者:從那時候開始透過音樂和各樣的音樂人和方法論相遇,也去鳴放了放克音樂。深深的感覺到現在能夠看到日本整體,也是被音樂拯救,延續生命的自己才做得到的表現吧。從個人的生命,變的漸漸的可以去領會到更大的生命。從[緣結],到剛先生的談話裡到處都可以這樣感受到呢。

剛:嗯。就是那樣子呢。最初自己啊,突然得到panic disorder(恐慌症候群)這種病

記者:最初的個人專輯(註:ROSSO AZZURRO),也做了同名的歌曲呢。

剛:嗯。那個時候到底該怎麼去做實在是不知道。無法調整體溫,頭暈,突然變成過呼吸。人類的身體,真的會產生各樣的事情呢。雖然不是機器人,像那樣精密的機器一樣。一個地方壞了就會這樣的壞下去。有這樣單純和精緻的地方呢。

記者:無法抗拒的連續性呢。

剛:嗯。真的被嚇到了。但是,慢慢變的覺得原來就是這樣。精密之中也有單純,單純之中也有精密度,透過自己的身體去感覺到這樣的事呢。

記者:只是,在當時對於那樣整體性的事沒有辦法去想到呢。

剛:在那個過程看到各樣的自己,也讓別人受傷,也感受到溫柔。那樣做而漸漸的知道愛的深度。然後,自己與放克音樂相遇,去鳴放放克。要說為什麼想去鳴放放克音樂,與破壞力這樣的字句不吻合,像閃耀著光輝的太陽,像只在我心中響起的希望,因為感覺到像那樣的東西吧。所以我覺得必須要去鳴放放克音樂。一開始是邊看邊模仿的進入那之中。那樣做之後,託放克音樂的福在演唱會中在我眼前出現舞動著的人。因為在那之前站在舞台上,沒看過有觀眾舞動過。因為這樣真的覺得很開心。

記者:隨著節奏舞動,簡直就是表現生命力的最儉樸的表現呢。

剛:對對。告訴了我那樣的事。果然只要去鳴放節奏,享受音樂真的是活著才能做到的事,邊這樣的去感覺到,邊和各式各樣的試練.糾葛.障壁面對面。在周遭成員的愛情的支援之下。

記者:真的是遇到非常棒的音樂人呢。像是Steve,竹內朋康(註:SUPER BUTTER DOG),KenKen(註:RIZE)等人呢。

剛:是的。他們為了我的心情安定設想了很多。豪不在意的教了我各種事情。注意到的時候已經進入到自己之中。人類要活下去絕對無法從愛逃離開來。站在舞台上也是,邊唱著愛,邊深深的感覺到自己活著這件事。自己的生命正在動著,活著,唱著,發出聲音,那樣的感覺。那真的是音樂人做奢侈的時間。[現在,正活著!]用全身去感受到的時間。現在將那樣的東西變成聲音和視覺,想成為能夠提示超越愛的生命的自己。然後,關於生命去和各式各樣的人談論,在那之中也邊談論著關於愛邊做音樂,這樣的想著。謀求自己的心靈的安定,自己從現在要以怎樣的方式活著,是否能傳遞訊息給聽眾,現在起要去面對的正是那樣的地方。還有,雖然有點離題,不去吃肉已經兩年多呢。

記者:已經那麼久啦。

剛:一直都沒有吃喔。因為停止吃肉聲音能發的更出來,也覺得好像擁有直覺力。因為從那之後開始了很多的事情,所以就一直都沒吃。但是現在,4月10日的生日當天苦惱著到底要不要吃肉呢(笑)。

記者:如果是我要是能吃就去吃啊(笑)。

剛:啊哈哈哈哈哈

記者:是什麼理由在煩惱呢?

剛:理由有兩個。既然都沒在吃了沒有理由去吃。但是卻要去吃是怎樣呢。如果現在吃了肉,直覺變頓了會覺得很討厭。因為在演奏時變的完全沒有迷惑。那是否跟肉的影響有關不能確定,要是自己在做音樂沒有模糊的感覺裡產生了迷惑該怎麼辦的這樣想著。還有另一個(理由)是單純的並沒有那麼想去吃(笑)。

記者:哈哈哈哈,什麼啊!!

剛:哈哈哈哈。但是,如果吃了會變成怎樣的感覺呢?的,也想要知道是否還保持有現在的感覺。

記者:好,那就來吃吧(笑)

剛:要吃的話,想要吃漢堡肉呢(笑)

記者:啊啊,漢堡肉沒錯呢!

剛:3個月左右一次,會看著美味的漢堡肉的照片,是會讓我覺得應該很好吃吧的這樣想著的唯一料理呢

記者:基本上根本不會去想不好吃的漢堡肉吧(笑)

剛:嗯(笑)。像燒肉這樣的料理並不會特別去覺得很好吃。所以,正確來說停止吃燒肉是對的。烤雞肉串也是呢(笑)

記者:啊啊,直接的去吃肉這件事.....耶,現在到底在談論什麼啊(笑)

剛:啊哈哈哈哈。不,但是,一邊這樣去想那樣的事,現在起要活在日本飲食習慣可能會有所變化也不一定的很認真的去想著呢。飲食習慣和商業應有的狀態可能會改變也不一定。飲食習慣和商業應有的狀態改變的話,人類的生活幾乎全部都會改變不是嗎。變成不管住在哪裡都可以工作的時代也不一定。音樂業界是否也會有所變化,還是跟現在一樣呢,會去變成怎樣呢,的這樣去想著。

記者:我想音樂業界也站在不得不改變的歧路上呢。但是,我認為音樂那樣的東西所持有的魅力和力量是不會改變的,不會離開理想論的範圍,反而該說今後音樂的本質的力量將成為受注目的時代不是嗎。

剛:能變成那樣就太好了呢。剛:啊哈哈哈哈。不,但是,一邊這樣去想那樣的事,現在起要活在日本飲食習慣可能會有所變化也不一定的很認真的去想著呢。飲食習慣和商業應有的狀態可能會改變也不一定。飲食習慣和商業應有的狀態改變的話,人類的生活幾乎全部都會改變不是嗎。變成不管住在哪裡都可以工作的時代也不一定。音樂業界是否也會有所變化,還是跟現在一樣呢,會去變成怎樣呢,的這樣去想著。

記者:最後,可能反覆到目前為止的談話,剛先生覺得自己的音樂希望能帶給聽眾什麼呢。

剛:我的音樂,原本就不是想讓有活力的人心情更好的東西。我所做的樂曲的本質是,強調讓站在悲傷的深淵的人即使是一點點也好也能有所變動。在抒情歌裡所選擇的話語也是,無論如何就是會變成有那樣的傾向

記者:是因為自己是從那裡站起來的。

剛:對。所以,不是想做出讓在那樣地方的人去理解的樂曲,而是對想從深淵裡爬裡來的人伸出雙手,給予從那裡逃脫出來的力量這樣想法而做的樂曲。

記者:覺得那樣的自己的音樂的本質還沒能傳遞到吧?

剛:嗯。只是跟[我,是在做這樣的音樂喔]這樣的反覆去說是不一樣的。想在更多的舞台上獻上自己的音樂,能夠更廣泛的去傳達。但是現在只是,因為實際感受到在自己身邊的歌迷能夠體驗到。閱讀著寄過來的信,就強烈的感覺到本質有傳送到。心聽這樣的東西每個人都不一樣,雖然自己中就無法理解的有很多,可是在想用頭腦去理解之前想先去拯救。只是相信能將那樣的想法注入到音樂裡所以去鳴放著。所以,不去追求。請來聽這個音樂這樣的請求完全不去做

記者:不論到哪裡都會奉獻上的感覺是吧。

剛:嗯。真的只是一方的奉獻而已。雖然想著要是能增加自己奉獻的場所該有多好.....現在,有在各式各樣的狀況下生存的人。有住在日本某個地方想活下去,且去面對嚴厲的人。和意氣消沉的人,和有雖然在深淵可是還能走下去的人。

記者:那樣的狀態是沒有正確,不正確。

剛:嗯。現在正發生著只要是日本人論是誰都會心痛的事件。在那裡,我想去做慈善捐款,運送物資之外的事。當然,義援金和運送物資是非常重要的事。只是在自己週遭的家人,或朋友,或工作夥伴等,那些人的心理的關懷也應該要去重視的。所以,雖然一直在重複著在MS的演出時,是針對實際在觀看電視的人,[緣結]裡所包含的[回想起美麗的日本],珍惜最初作曲時的心情,傳遞給在自己週遭的人的心情去演唱的。東京也受到相當的恐慌呢。連大人也[覺得很恐怖]的打電話過來。[不要緊喔,我也覺得很可怕阿]的回答。大家各自的可怕,不可怕,不要緊,很要緊,這樣的能力不一樣的關係。那不是,因為有這樣的事,沒這樣的事的問題。

記者: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性質所以這才是人類,這樣的話跟剛才談話相連接呢

剛:嗯。我雖然是有懼高症,但是爬上高的地方有覺得恐怖的人和不這麼覺得的人和這個一樣。人的感受性真的是各式各樣的。我想去尊重每一個人的感受性,也為了那個首先,對在自己週遭的人到底能夠給予多少的溫柔想去實行看看呢。

記者:全部都是從那裡去開始的

剛:對。音樂也是從那裡開始的,和聲音一起鳴放,覺得可以連繫在一起。首先要多花一點時間去製作專輯,然後想在一個好的時間點去發行。我想那並不遠喔。現在在這個日本想做的東西就是這個,包含這樣的感覺樂曲並排在一起,從封面和藝術家的照片去傳達訊息,想去製作這樣的東西。

記者:真的非常的期待,專輯會有很多音樂人一起參與嗎?

剛:是的。夥伴是必要的。我會做出某個程度的輪廓來,但那到底只是參考程度用而已,好.開始錄!這樣的樂曲也想去做(指錄音前沒有任何計畫)。總而言之去做想作的東西,在去嚴選吧。

記者:很期待能聽到(專輯)的日子到來。

剛:純音樂的部分也會有好玩的樂曲做出來的樣子喔。請好好的期待喔

記者後記

在人和人之間,緣,是存在的。並且確實的連繫在一起
只有不從現實移開目光而站起來去面對的人,才能將它弄到手

原本他,人和人的緣分,這樣的東西並沒有很強烈的去相信......不,應該說根本沒有那樣的東西的這樣想也不一定。
追溯到幾年前,對堂本剛來說音樂是,是這個世界留下來唯一能救他的東西,是唯一能相信的東西。正因為比誰都相信人與人的緣分,被背叛,不說話就被當成東西一樣的對待的情況絕望了。
在那個時候遇到的是,音樂的一部分-吉他。自己唯一能夠相信的東西就在那裡。然後在埋頭努力的過程中,傾心於能夠強烈的感覺到光和希望的放克音樂,但是並不是只有那個聲音,放克的領域所產下的世界觀,正是他所能被允許的場所。
以及放克音樂也持有適合舞動的節奏,放在演唱會上,在他至今曾為體驗過的真實感,給予他實際感受到與人的連繫。他慢慢的[去相信]被允許去做。在被背叛後的恐懼害怕的感情,慢慢的陷進去。那也是對於像我們這樣的採訪對象也是如此的。當初連眼神都不予交會,只是說出對於自己想說的事而已,像那樣的相互關係,透過他的音樂慢慢的建立起信賴。
透過音樂再度認識的緣。透過演唱會實際感受到的連繫,在那裡有的東西是,信賴,被這樣稱為的東西。那是,在他心中當然也起了意識的變化。因為自己為了被拯救而做的歌裡所乘載的獨白,現在,對於那個有同感的人多到數不清。(那些人)了解真正的自己。正因為得到那樣的實感,他在自己出生的故鄉奈良,將自己所忘記的東西再一次再認識。那樣的視線接著移向[日本]這樣全體性的東西是當然的。包含著那樣的訊息的歌曲是[緣結]。

該怎麼說這樣的時間點,在這首樂曲發行的3週前,震災直擊了日本。絕對至勝壓倒性的自然的威脅出現在眼前,在無力感之中,不論是誰在心底深處沉睡著的,被稱為善意的溫柔都出現在臉上。在Twitter裡生存情報和物資的情報大家相互去共有,自己能做些什麼,沒有好與不好的去意識,去行動。那個樣子正是[結緣 生存]這樣的東西,[想去給予 想去實現]也有這樣的心情。約在2年前做的樂曲,不論是誰在心底都持有的這樣的心情,他想唱的就是這個。

震災之後經過了約兩個月了,大家,又想把那樣的心情收回心中。日本基本上是以羞恥的文化為土壤,那在時代不斷的重合上,不說出來是美德,變成了這樣的東西。誰想去說些什麼,就會成為標靶。[緣結]就是那樣的狀況,不大聲的去說要煽動改變,依畏在每一個人的心中,輕聲的去訴說。自己忘記的東西,收起來的東西我們會沒有這樣的東西嗎。因為那不論是誰一定都有那樣的東西,所以他相信(每個人)產生出那樣的心情的可能性。然後那是,音樂拯救了過去的自己,像這樣去做現在,才可以有快樂的事吧。
人與人之間,緣,是存在的。並且確實的連繫在一起。只有不從現實移開目光而站起來去面對的人,才能將它弄到手。那並不是特別的東西,是誰都能做得到的事情[緣結]這樣告訴(我)的。


(momo: 對吧? 很重要的一篇訪問, 如果你配合大概三星期前的Fashion Music Book來看的話, 一定聽不住流眼淚~~緣結上MS的時候, 刻意一句也沒提到地震等等有關的事情時候, 就意會到他有他自己的那份心意. 那時候還沒有播到FMH, 然後一直等到FMH再等到這篇訪問兩邊告訴我們的事情的詳細. 過度的悲傷是沒有用的, 不過借這個機會來反省人生, 反省自己所相信的事情等等, 把握生命, 努力去面對困境, 這些事情也是每一日在學習的. 以上. )

(momo: 啊, 忘了說, 可能有同學沒聽Fashion Music Book. 上星期談到在緣結的PV中出現UFO!! 就是拍著藍天白雲時候, 在中間偏中左下可以見到的唷~~(單眼)


 

Love fighter 2011/5/21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總是想著
大家
謝謝

 

Love Fighter 2011/5/22(謝謝erica幫忙翻譯)

轉換成言語的話就會變的污穢
就算轉換成心意的話也會變的悲傷喔

要是是人類的話
希望可以訴說著人類是愛
要是是人類的話

希望可以想著人類是愛

在若無其事的背後存在著惡魔

對於這樣的時代與每日感到驚愕
雖然連溫柔都漸漸消失

要是是人類的話
就會再一次去相信...人類是愛
有討厭起自己的瞬間

人是殘酷的呢


但是美麗的呢

Love Fighter 2011/5/23(謝謝erica幫忙翻譯)

去配合人這件事
對我來說並不困難

因為不管什麼顏色
我都能自己描繪出來


想這樣作的話
就這樣去作就好了


如果認為這樣作
是愛的話

就這樣去作就好了

今天也是真誠的
我就是我...


總是真誠的
以我為名的顏色...

剛在5月21日中午時候修正好斷句了(笑)
害大家擔心vv雖然也是擔心, 但是擔心少了一點(在說什麼)(笑)


momo奴隸獸


5月20日 下午16:10pm

Love fighter 5/20 (謝謝erica幫忙翻譯)

我所說的話並不是說來傷害人們的呀
我的心並不是生來傷害人們的呀
是為了向人們傳達愛而存在的呀
是為了向人們奉獻愛而存在的呀
我所說的話並不是說來傷害妳的呀
我的心並不是生來傷害妳的呀
是為了向妳傳達愛而存在的呀
是為了向妳奉獻愛而存在的呀


5月20日 凌晨01:15am

神樣Oricon Style 05/30期又來了~~~~
堂本兄弟, 來賓: 杏 5/22播出


談到來賓又是女優又是歌手又是模特兒
光一: (語氣有點兇)為什麼有這樣多才能?
剛吐嘈:為什麼一邊問一邊生氣的樣子 (笑)
光一: 嘗試把世上的嫉妒加進去(笑)

來到新版堂本兄弟的新環節[真真假假堂本!]
會一直把問題丟給來賓 [今天會來解剖來賓, 請大家期待吧]
光一: 要解剖啊?
剛(立即開始小演戲起來) 那麼, 來動手術!!

(裝著動手術中的醫生) 剛叫: 汗!! (西川立即幫忙擦剛的額頭(爆笑))



談到自已弄飯的事情

剛: 我會一個人去定食店吃飯的
光一: 在店中吃不下
然後剛立即又再展開他的小演戲, 立即站起來, 裝成管家的樣子, 把在家中光一的生活再現出來!!!
光一: 我也是自己燒飯的
剛:
(很驚訝)耶?!!! (momo: 這樣驚訝是不是因為弄飯的是你? (笑))
光一: 因為一個人住唷
剛: 你家不是有個傭人嗎? [你回來了, 主人] 這樣(笑)

(momo: 好真實的演戲唷vv 你看, 阿主人的眼睛是心型的 (笑))

光一: 媽媽會幫我把食材放在冰箱中 (剛也是一樣)

西川:你們兩個還真的一直拜託媽媽呢, 果真的是KinKi Kids (笑)



談到光一過去所持有各種各樣的資格
剛:把身體浮在水上的方法到底是怎樣來著? 差點要想起來卻想不出來
光一開始他的授課~~

光一: 有一大堆資格還沒有更新呢

剛: 但是船的資格你有更新了吧不是嗎?
(momo: 幹麼知道得這樣清楚? (笑))
光一: 有啊
剛: 還是有更新比較好唷, 因為不知道幾時[007]的工作會到來 (爆笑)


Love Fighter 5/19 (謝謝mimi協力)

被夜空誘惑的夕陽看來雖然令人心痛無奈但笑著面對吧即使是這樣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方式
生存所以謝謝大家

(momo注: 把mimi的版本改了一下, 把標點拿走, 因為剛今天的原文沒標點, 分句也很奇怪,可能很難閱讀, 不過比較像原文)


momo奴隸獸


5月18日 凌晨02:51am

SHOCK2012的新聞等等放在留言版上, 自己去看就可以了
http://www.tohostage.com/shock/
空前四個月的公演, 139場
2012年1月7日∼31日(博多座
2012年2月8日∼4月30日 (帝劇)


可能大家已經知道, 不過還是寫一下吧

4月號的POTATO中, 內博貴的訪問中提到光一買了一台
酸素Capsule 1.5ATA放在SHOCK的樂屋之中
是這個樣子的

http://www.fda-hba.com/news/49.html
是一台儀器用來吸氧氣用, 可以幫助肌肉鬆弛, 可以更快回復體力
現在特價價值250萬yen (笑)

社長在blog中提到
http://www.fda-hba.com/news/52.html
送貨去的時候, 光一的俊秀非一般的程度, 而是好像別世界的王子一樣
社長談到看堂本兄弟時候看到光一提到喜歡看說明書, 不知道光一有沒有在看酸素capsule的說明呢~~~

我只是希望, 那台東西, 可以幫他撐過那139場公演
KinKi Debut15周年的巡迴, 不可以沒有你的>.< 加油, 光一

PS: 音樂與人交了給Yun跟Tinylittleyin同學翻譯中, 請大家等候, 也順便謝謝兩位同學幫忙了 mo_mo

過了TIME的宣傳期後應該就是剛的solo tour的開始
那麼看來, 我會很閒可以開始打去年冬con報導本了(爆)
本來沒打算出報導本, 不過這樣的話看起來應該還可以 (雖然我都差點忘記了(爆) 放心我有筆記vv)
Family Con DVD應該要等到夏至秋天吧
記不起來的話就去打一直還沒有打好的堂本兄弟刪剪報告 (雖然連堂本兄弟也改版了(爆))

momo奴隸獸


5月8日 凌晨04:53am

KinKi Kids的[成為一體, 日本~~~] CM
錄到了v (等友人丟高清過來v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5omgXsQYyk


呵呵~~

momo奴隸獸

 

 


5月7日 凌晨04:50am

剛剛正在調整電腦的時候突然就來了, 所以沒錄好很美的畫面,
不過照現在的播放率,應該很快大家就會錄到高清版本了
將就點先看吧
(因為錄到了, 所以圖刪掉)

KinKi Kids的[成為一體, 日本~~~] CM終於開始播了
前星期收錄時現場觀眾說錄了KK版本的, 就一直在等, 怎知道富士足足剪了兩個星期(笑)
(←其實是因為上星期沒堂兄, 所以富士就一直收起來沒播)


5月15日KinKi要去收錄Hey Hey Hey了
那麼大概六月中至月左右播出吧?
那表示說, singleTIME應該差不多可以計算出版時間了吧? ^_^

momo奴隸獸


5月5日 凌晨00:35am

 

 

5月5日, 二人相遇20周年記念~~~~
然後二十年的二人變了這種老夫老妻vv (爆)



6月號的Potato
Marching J的報導中有光一的塞車講座, 及旁邊在吐嘈你給我夠了的Tsuyo(笑)

6月號的Duet
也是Marching J的報導~~
二人的表情好一致好可愛~~~

 

音樂與人六月號
暫時只放部份照片給你們看吧, 因為日本還沒有開始發賣的
全部14頁, 而且訪問大概有一萬字吧?? (汗)


訪問翻譯後補?! (←我的話, 很可能要打到下年5月5 日(爆)
有沒有人自願翻譯? (笑)

翻譯後補

 

momo奴隸獸


5月3日 凌晨02:12am

訂了奈良日日新聞的,香港區的同學可以過數了,請查看電郵
(已過數的同學明晚會發出第一批報紙,請留意信箱)
(由於郵件體積大,所以可以會放不進郵箱,郵差可能會給你發出收取通知卡,叫你去郵局認領的,請也注意小心郵差也可能會把信件亂丟在管理處)

台灣區的同學明天等友人回覆電郵,應該明晚會發電郵給大家

另外,郵購業務:Lolish跟molove325的兩位同學你們的書明天會寄出

過去更新的目錄欠兩個月未弄,過幾天再弄吧,肩膀痛∼∼

 

TV Guide 5.7-5.13
好可愛好可愛~~~好久沒見的二人封面了>.<而且臉蛋都很年輕(爆)



TV Guide Homepage 5月13日號拍攝裡話

比平常更加散發著輕鬆氣氛的二, 坐下來讓攝影師拍攝
拍攝一會後抓著攝影師的腳, [讓我看看~] [係係, 請等等~~] [可以靠近一點嗎]
剛說[可以唷] 然後頭靠過去光一那邊
[好可愛~~(心)]
在後面的工作人員, 男工作人員, 女工作人員也一起大興奮起來~~
(momo: 我也覺得好興奮唷(笑))



<多多指教座談會>

剛: 新的(堂兄)成員很多AB型呢,而且西邊出身的也很多。這樣的要素下令人感到一份安心感
高見澤:原來很多關西出身嗎?
剛:對啊,所以一本目就已經很快進入境況,大家也融洽地談話起來了。而且也有很多是以前來當過來賓的,及在別的節目中有合作過。不過呢,西川先生好像講太多話了

西川:嗚嘩∼!真令我沮喪
剛:在這方面,希望在後台在嚴刑逼供一下
(全員爆笑)
西川:不不不,問不問是我的自由(笑)
光一:自由是自由啦(笑)不過,真的很厲害的團隊呢!高橋小姐,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Super Star耶
高橋:不不不不不
光一:槙原先生是日本被推祟的Super Musician
槙原:不是啦
光一:嘛∼∼而西川先生…也不錯呢
武田:變成了這樣(的對待)(笑)?? 
(momo:所以說,光一的嫉妒是很可怕的(爆)留意Television那邊的更新
西川:嘛∼∼我成了被這樣對待的目標了(笑)
(此時,TV Guide的工作人員錯誤地把燈光熄掉了)

剛:你看∼∼連電燈也熄了
高見:真的非常不錯的timing(笑)
(全員爆笑)
西川:為什麼在我說話的時候...(笑)
剛:西川先生說話的時候就來節約用電(笑)
光一:不過呢,在這樣多顆超級巨星集結一起...就跟Tsuyoshi剛才所說的那樣,安心感自然地就生出來了

記者:有傳聞說光一好像覺得各人坐席的位置覺得不太好?

光一:啊∼嘛呢,這方面也是需要探索的部份呢(笑)因為還有改善的餘地嘛∼怎麼說呢,那個座位絕∼對是來賓會比較...啊!!這應該是要跟工作人員談(而不是跟你商量)的(笑)
(全員爆笑)
西川:不過,我了解!因為光一的位置絕對會變成一個人的



(momo:因為現在的坐席位置是,(第一排左至右)光一,來賓,剛,高橋,槙原(第二排左至右)(在剛後面,西川,高見,武田)所以來賓基本上全程只會看過去右邊)



光一:對,我在這裡,然後是來賓,因為另一邊全部也是regular陣的大家,所以來賓會看過去那邊的方向。所以,我會完全變成一人唷!!人多欺負人少的狀態
剛:真的呢,原來KinKi在來賓夾在中間,然後團隊們在兩邊坐成了扇形就可以說話了。今早來到攝影棚卻變了這樣(笑)
西川:因為好像聽說如果來賓坐在前面,那麼團隊很難有眼神接觸
光一:不過呢,這次就變成了我跟來賓完全沒眼神接觸過了!!
(全員爆笑)
高見:光一一直只看到來賓的背部(笑)
剛:嘛呢∼不過應該會慢慢來改變坐位編排啦
光一: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好的形式來。高見澤對於新成員覺得如何?
高見:一句說話,很吵呢(笑)
高橋:耶!!!這樣啊(笑)
光一:今天的收錄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呢?
高見:對唷!不∼∼這個關西Power得勝呢…我也不得不努力一點!
槙原:唷!(拍手)
高見:不,真的呢,大家的能量好厲害!是吧?
武田:對呢
西川:耶?真的?
武田:雖然我是北海道出身的
西川:我知道唷(笑)不,我是說關西人有這樣的分別
武田:怎樣說呢,波動/起伏不一樣
高見:對對,我們被關西的起伏蓋起來令到我們沈默起來了
槙原:對於節目不太好吧(笑)
剛:來加入我們的談話唷
高見:今天很安靜吧
西川:不,有搭話唷(笑)
高見:不過呢,真的太有趣了,連睡覺的時候也沒有(笑)
(全員爆笑)
光一:本來在節目中打算來睡覺就是不對(笑)
西川:不過,我來當來賓的那時候,他也有宣言〔我要睡覺了〕
高橋:怎會有這樣的宣言(笑)
西川:不過今天完全沒有呢
高見:對!完全沒有那種心情(笑)
槙原:這樣看來,關西Power也不太壞唷
高見:對,對,對呢∼
槙原:因為啊,要是高見澤沒睡著的話,那麼觀眾也不會睡著呢
剛:對對。其實高見澤是節目的計算指標
武田:今天的〔堂本Best Hit Takami〕也有個新的方向呢。到現在為止談話的內容跟音樂分離得很遠,然後到了最後來唱歌,好像是個很不可思議的音樂節目呢(笑)終於多談到音樂方面的話,然後再跟演奏連接起來
光一:雖然這樣說,但是今天也聊到大便的話題了(笑)
槙原:不過,在唱歌前能夠聽到那首歌曲的說話,心情就是完全不同
西川:我懂我懂!
剛:我想有著新的成員的加入,應該可以把有關音樂帶到更加廣的層面去
西川:在這個很少有生演奏節目的時代之中可是很貴重的呢
高見:對唷。不能夠不繼續呢!還有,因為佈景的改動,音樂聽起來也不同了,很不可思議
光一:啊∼也有這樣呢。變得動聽了呢
西川:真好呢!談到佈景,以前是正面前面環繞著觀眾,現在有條花道在中間了,前面變成了空起來,會寂寞嗎?
剛:不∼∼我們,其實不是很喜歡人的(笑
(momo:大爆笑)
高橋:耶!!這樣真令人困擾
武田:真對不起!現在剛剛這番說話麻煩請剪掉!〔新堂本〕可是把愛傳達出去的節目唷!
槙原:對唷!愛的messager!
剛:不不,說笑了(笑)(momo:不,我想某程度上他是認真的(爆))不過呢,之前因為連背面也有觀眾,今次則是所有觀眾也在前面,看到大家的眼睛好像比較容易說話了
光一:(明明剛才說不喜歡人的)不看別人的眼睛不是嗎?
(全員爆笑)

 

中間小跳新成員的初收錄感想

記者:今天的收錄是5/15放送來賓谷村新司,為大家改了nickname(別名)呢
剛:對呢∼我是〔John〕,是高見澤提案的,谷村先生選的
武田:John(笑)
西川:我是Sally(笑)
剛:今後也可能會有這樣的別名出現呢。雖然不是規定會常常出現啦(笑)
槙原:"John"好像意外地浸透率好厲害 (很多人叫這個名字)
武田:對唷,John(笑)
西川:對對。我,跟剛在等集合的時候,街上也可能會有人〔John!〕地叫著
剛:絕對不會回頭吧!本來就不會對John習慣有反應的
西川:不不,不知道的吧
剛:這樣的話,我就叫西川〔fuddon〕好了!(←這也是來賓提案的別名,從"西川的布團"中變出來的)
西川:這是怎樣
(全員爆笑)
高橋:不過,〔fuddon〕的很不錯唷!
剛:〔fuddon兄!辛苦了〕的(笑)
槙原:不行!〔fuddon〕的∼∼好像會變得熱忱起來
剛:關西人集結起來,說話就是會變成這樣亂七八糟呢
西川:所以,從現在開始,光一可辛苦了
剛:我家的Tony呢∼
(momo:嘩哈哈哈哈,原來是John&Tony嗎?!)

西川:啊!是Tony(笑)Tony可辛苦呢
槙原:不過,Tony不也是關西嗎?
光一:兵庫縣出身的呢∼
武田:連負責綜合大家說話的人也是關西人(笑)
(momo:光一在堂兄中主要負責Roundup等等流程的)

記者:最後,KinKi二人對新成員有什麼建議呢?
高橋:非常想要知道!
剛:首先,不要拿我來作榜樣比較好(笑)不過呢,我不會把這作為電視或是工作,而是作為因為有著這種緣份而一起進行的節目,這樣期待著唷。所以,以這個成員陣每一次每一次來融合成長,希望以這樣的氣氛來渡過時間。所以,大家不用太過拼命,希望以今天的感覺一直做下去
光一:對呢。總之就是自由地做就最好了唷!這樣的話,就可以看到大家各人自己的色彩及角色分配來。個人來說,希望可以快點找到大家的弱點呢!(奸笑)
槙原西川高橋:耶~!!!
高橋:弱點嗎??
光一:對!糟糕的部份(笑)

槙原:很多耶!
西川:已經很多了(笑)
武田:那即是說,光一的繪畫真的很差耶!(笑)那就是弱點吧!
剛:不過(他的圖畫)很有味道唷!
(momo:我家的剛可是最愛光一的vv)

高見:味道"太過"多了呢(笑)
槙原:不過要是被看到(大家的弱點)這方面的話距離就更接近了呢
光一:對唷!糟糕的地方,可以令那個人變成非常出色的地方唷!
槙原:說了很不錯的說話呢
光一:為了這樣,收錄回數要一直增加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呢。總之,大家一起來快樂地進行就可以了,請多多指教∼∼今天也謝謝大家了

 



剛生日會vv


(看下圖,光一的視線怎麼好像停在剛的屁股上?(笑))

上面訪問人數太多,如果每個人也有一種顏色的話我想會很難看清楚的
所以其他成員全部用黑色吧


啊,其實還有Television要打更新∼∼∼就是光一嫉妒"剛跟西川"那邊(笑)
但是,今晚累了(爆)
誰叫TV Guide那篇訪問這樣長∼∼∼(打之前沒詳細看過原來很長∼)
明天再算
閃閃

momo奴隸獸

momo奴隸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