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下半

6月30日 凌晨03:00am

因為本月太多更新了,所以把六月份前半的東西移到"過去更新"內

Susumeru_PIA 07/07號

("susumeru-Pia"永遠也是最頭痛的一本雜誌,這邊根本沒在賣,又難訂,即使在當地也不是全國可以買到的一本雜誌,但訪問永遠是最好看,最深入,最有價值的。當知道PIA也要敗給日本雜誌業的經濟低迷,很快就要停刊的消息時,就覺得果然心中應該常存感謝。謝謝PIA一直以來帶給我們的愉快,也感激過去對KinKi的照顧,希望有一天會再次見到書刊的重生一天)
(謝謝友人把雜誌帶回來mo_mo,及babystar新口味corn butter真好好吃(笑))


 

記者:這次希望以〔時〕作為主題來訪問,對於光一來說,從1992年的KinKi Kids結成以來,最有印象的〔時侯〕是那時呢?

光一:對自己來說人生的一半以上也是以KinKi Kids來渡過的,每一個每一個〔時候〕的比重也非常大,要選上第一位的非常困難啊。很漂亮地說出來的話〔全部也是名場面〕,在CD出道前後的時期非常的忙碌,所以要是打敢以很醜惡的方式說出來的話就是〔根本不記得!〕(笑)

記者:CD出道的前後,真的有那麼忙碌嗎?

光一:好忙碌啊。剛剛開始Love Love Aiseteru,然後那時候突然之間一次過增加了很多Regular的節目。每日每日,進去不同的攝影棚,連到底是星期幾的感覺也完全沒有。而且更加要拍連續劇,就連想一想〔希望放假啊〕的時間也沒有。現在想起來,雖然會覺得〔其實應該要對每一個節目也更加珍惜呢〕,那時候又年輕,對於製作每一個節目出來的辛苦自已不會太察覺到。這樣說好像很難聽,但是那時候〔只是懂得吞下去〕,這是真心話呢。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很浪費呢〕

記者:不過,那時候還只有十多歲,沒辦法呢

光一:嗯。那時候想要去了解到底工作是怎樣的一回事卻實際上沒法明白。將來,自己到了四、五十歲的時候,〔32歲的那時自己嘗試去理解卻無法明白〕也可能會這樣想呢。結果,現在的自己就只有自己存在著,所以只可以來相信著現在的自己,朝著這樣的方向走下去。現在活著的自己,繼續慢慢堆砌起來。這並不是〔只是固執著自己的想法〕,而是好好地看到四周,從而更加地相信自己。

記者:全力好好活在現在,〔這個時間如果可以永遠地繼續就好了...不想要完結呢〕有這樣想過的時候嗎?

光一:有呢。當然,這於不同的事情上也不同,例如是在SHOCK的情況,每一天來全力奮鬥,一日的終結時放心下來,隨著公演回數的長期間後到了千秋樂的最後一天,〔啊,不想要完呢〕會感到這樣。另一邊在KinKi Kids的演唱會,因為不是每一日每一日也有公演,雖然在巡迴的最後一天也不定會有這份感覺襲擊過來。如果會場的氣氛或是我們自己的表現很好的時候,突然就會感到〔啊,不想要完結呢〕。這些不同的感覺,很不可思議,也是很有有趣呢

記者:首先想要問剛的,是有關跟KinKi Kids一起堆積起來的〔時間〕

剛:KinKi Kids這個存在,是Johnnys中第一個二人組,而且更是關西出身的,我覺得在我家的事務所來說,是個很特別的行動(安排)唷。在出道最初的時候,真的完全一點"Talent性"(藝人特性)也沒有。二人也是灰暗的人,被其他人包圍的話也討厭的類型來唷(笑)然後隨著時間增長,就變成了〔所謂二人的關係性〕的存在來。數字之中,〔2〕,不是很重要嗎

記者:是怎樣呢

剛:是夫妻也好是戀人也好,2這個數字有著互相偎依的意義。如果是3的話,明明只是數字上多了1,但是卻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意思。KinKi Kids是2。而且,我們分別地開始個人活動後,再增加了兩個2出來(←1+1的個人活動),時間軸心就變成了兩個。從Fans的角度來看的話,可以在"KinKi Kids的時間軸"跟"兩人各有各的Solo時間軸"上得到不同的快樂。這一點也是KinKi Kids獨有的有趣的地方不是嗎。嘛∼∼正因為如此,有時候會被說〔好像快要解散卻沒有解散呢〕的(笑)

記者:來談談第三十首單曲"Family成為一體"。在跟本誌訪問時提到〔因為對於Oricon初登場以來保持第一位的記錄感到壓力,所以二人一起做出樂曲來〕這一句很深刻的印象。

剛:可沒有感到需要說出來那般程度的壓力呢。相反地,要是"Family成為一體" 在初登場時掉到第十位的話,我會感到〔這個世界已經完蛋了吧〕

記者:(笑)那首歌曲果然成功地登上第一位的記錄,那算是得心應有的事情嗎?

剛:比起得心應手,我想反而是我想要相信著那首歌曲之中包含著的訊息。簡單地說的話就是〔所謂成為一體〕。相反地說的話就是〔到底為什麼這個世界要成為一體這麼困難?〕在歌詞的訊息當中有著我的煩躁。經常說,偶像不應該單只是販賣夢想的。當然,十多歲的時候被叫作偶像來販賣夢想令到日本興奮起來,也是一件好事,但是越來越長大成了大人之後的我們,就不能夠不好好地抓緊著(對大家的)訊息。KinKi Kids來唱出地球般規模的愛的樂曲出來,這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不是嗎。

記者:然後第三十一首歌曲TIME

剛:就好像今次PIA的訪問主題那樣,人類可不是一個人來渡過時間的。常常會說像是〔只有一個人的時間〕這樣的說話,但是其實改變一下地方來看的話,在同樣的時間下不是有誰也一起在渡過時間嗎。以〔時間的軸心〕來說可能比較容易明白,人類可不是單靠一個人(可以生活)的存在來的,而是跟很多人的一起活著。〔Time〕雖然說是一首情歌,要是以一種更加大的視野來捕捉的話,就如同前作"FAMILY成為一體"一樣,會感到同樣的訊息來

記者:原來如此。好,來問剛的部份最後一題的問題。今後,希望"KinKi Kids可以有這樣的時候到來就好了"有這樣的想像嗎?

剛:首先,對於我來說,比起什麼也更加重要的,就是KinKi Kids的時間軸。談到將來,所謂"二人"的關係性果然是重要的呢。我想要做的事情如果光一感到討厭的話就不會做,相反也是當然的。來繼續做二人一起覺得〔這樣很有趣!〕的事情就好。不過,這其實可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來啊不是嗎。所以,在這些理所當然的時候,希望將來可以繼續渡過就好呢

記者:又再來問問光一。有人會覺得時間是殘酷的,也有人覺得時間是對誰也平等的。對於光一來說有感覺的這種概念的形象,是怎樣的東西來呢?

光一:好抽象的問題呢(笑)很抱歉這麼抽象的問題我來抽象地回答...時間呢,會改變著很多東西。例如是,負面地想時間是殘酷的,隨著時間而令東西變差了,但是時間也可以是正面的,隨著時間把事情解決。

記者:那麼,TIME之中所描述的世界觀是那一邊呢?

光一:要是說那一邊的話我想是積極的那方呢

記者:這次的PV第一次在海外拍攝,在LA渡過了怎樣的時間?

光一:其實是在進行SHOCK綵排的期間之中去LA的,現在回想起來〔到底為什麼那個時期去?〕(笑)不過,我很高興去了,是因為監督跟攝影師,助手們也是當地的工作人員,可以感到所有人也是非常專業的。在日本,要是當攝影師的助手的話不是會在想"將來自己也要當個攝影師"嗎。不過,在美國可不是這樣的方式,作為幫忙攝影師來調整對焦的人也好,也會有作為〔我是一個調整對焦的專業〕。我不會一概地說日本跟美國那一邊的方式比較好,不過我自已很喜歡美國的這種形式呢

記者:那麼,光一感到自己的專業,是那個部份呢

光一:我覺得這好像不是自已來說的事情啊。相反地說,〔自己是專業的所以不能夠不這樣做〕的這份思想也不是一件束縛的事情來。我所想的只有一件事情,〔到底要怎樣做可以前往好的方向去呢?〕就只有這樣。作為KinKi Kids今後也繼續會這樣,希望會繼續持著責任來走下去呢


Koichi:"來競爭0.01秒,有關F1的"時間""
光一:大概是沒有比我喜歡的F1世界中更加為了時間而戰的事情了。為了0.01秒來競爭,而且,更加為了可以縮短那0.01秒來投資億萬元的資金。以這樣的視點來看F1的我也會意識著0.01秒來嘗到F1當中的樂趣。當然,在普通的生活中,例如是〔這個杯麵可以用3分鐘來吃的,不過要是花上3分0.01秒的話會更好吃!〕是不會這樣想的唷!!(笑)

Tsuyoshi:"日本的時間跟美國的時間的感覺"

剛:在LA拍攝PV所感到的時間的流動,不是我們而是工作人員的工作時間非常的準確。我想拍電影的現場也可能是一樣吧。在日本,會覺得綵排好像有點太多了吧(笑)說起來,向LA的工作人員教了一些日文呢。像是〔立chi位置〕(Ta-chi-ichi站的位置)及〔Nandeyanen!(關西話的"攪什麼?)大家,完全變成大師了耶(笑)


momo:這樣的話,這次所有有關TIME的雜誌訪問也全部翻譯完了∼∼真的打了很多字∼∼不過好快樂也很珍惜這樣的"時間",以前,要翻譯的雜誌總是好像怎樣也打不完的,那時候只要一出版三小本,一個晚上要打三本雜誌的訪問翻譯及掃圖片等等,過了十天後就到Poporo跟Myojo出版了,然後又打上另一個通宵。到了宣傳期的時候更加多到怎樣打也打不完的TV書及一大堆期間訪問。現在呢?一個宣傳期的雜誌,我竟然可以在宣傳期之內全部就趕打完工了!以好的意義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希望大家也珍惜這些閱讀二人訪問的"時間"及"樂趣"唷∼∼∼

剛剛把之前的更新搬去Archive的時候發現,原來我忘了打會報全翻譯(爆)
momo奴隸獸

6月27日 凌晨05:00am

抱歉,拖了好幾天,這幾天真的忙到吐血∼回家立即就爬上床去了
還有TV Navi跟Susumeru PIA還沒有開始打呢∼∼
月刊SONGS下面更新了,追加了最後問答的部份以唱TIME的提議,卡啦OK愛好者要留意如何唱了(笑)

月刊SONGS七月號(Part two)


[喜歡的時間]

光一:深夜。為什麼,是因為那絕對是自己的時間。可能你會想,到了晚上十二時之後也會有工作的聯絡吧?不過,過了那個時候,要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話是不會來聯絡的啊(笑)所以很喜歡那個時間。因為是完全自己的時間來,可以嘗到開放感

剛:在奈良的時候,天亮,黃昏,月夜的時候帶也很喜歡。早上天亮的時候放射著後光的時候很美,月夜的話,〔啊,月亮的光原來這樣明亮的〕可以實際感受出來。知道這點事情很快樂啊。到了後來去到東京住的時候才明白到"原來那是多麼貴重的時間來〕

〔要是有空的話想要做的事情〕

光一:沒特別的。現在的日常就已經很足夠了。嘛∼要是F1的話去海外看真的非常快樂呢,不過,並不是"絕對想要去!"。"可以去的話(也不錯啊)…"這種鬆散的感覺

剛:想去巴黎homestay,學習法文。在法國,古代的建築物跟藝術也好好被保存下來,跟現代的東西共存著。有種跟東京奈良很相似的感覺。欄杆也好牆磚也好桌子也好,造形物的線也非常美唷。法國有著好像日本人"侘"的那種美學相像的感性呢

〔GAME電玩〕

光一:以前也好現在也好,也喜歡打電玩啊。要是說很深層的話可能有點太過,在遊戲的世界中那些枝葉的部份,就會想一直埋頭來來回回於那個世界中唷。那些枝葉的部份,來一個一個慢慢嘗味真的很快樂唷。談到遊戲,好的故事那種不錯。在當中會有讓人哭的傢伙,那些也是好玩的一部份呢

剛:小時候最常玩的是EXCITE BIKE(momo注:任天堂的電單車遊戲) 。之前看到Motocross(電單車賽)選手的記錄片,"不知怎的我喜歡這種映像",姐姐就說"你啊,以前很喜歡打EXCITE BIKE的"(笑)成了大人之後,就喜歡玩Bio Hazard(生化危機)跟"三國無雙"呢。有關"三國無雙"玩到"差不多是時候要得到裡面的角色"那種程度唷
(momo:果然姐姐了解他(笑)順便在此祝福前幾天生日的剛姐姐生日快樂)

〔有關時間的執著〕

光一:沒有。我有手錶不過沒有戴的。平常總是問經理人或是周圍的工作人員"現在,什麼時候了?"就可以了。加上,我本來就不太喜歡被時間牽著。不過,對於工作上的死線可是非常敏感的唷(笑)"什麼?剛剛現在推慢了?給我快點唷"不過,要是被叫到"在繞圈子唷"的話"啊啊,這也不錯唷,來努力!"(笑)反正就是我自己喜歡(笑)

剛:沒有戴手錶呢。因為彈樂器的時候會阻礙到,而且,有手機就可以了,現代人都是這樣的感覺唷(笑)雖然我有時也覺得專注於手錶設計工夫的人很沈靜很俊,不過,沒有做到那種地步呢。因為啊,我覺得要是花錢在樂器或是effector更加好唷

〔喜歡的武將〕

光一:日本的話喜歡上杉謙信。不是有說過他沒有殺過人嗎。當然,這可能也是很多說法之中的其中一個而已。不過,他的確是"我可不是武將"感覺的人。不用戰就可以把國家守著。這樣的立場好喜歡呢。雖然這樣說,不過相反的織田信長這種愛拚貪婪的人我也喜歡啊。雖然兩方面很極端,不過不管是那一方也很男子漢呢。我要是生在戰國的話?我想我一去到戰場就死了(笑)不是有那些"嗚∼∼"走向敵人那些淡淡的步兵嗎?(我就是那種了)我絕對不會成不了大河連續劇中那些名留青史的主角類型來呢(笑)

剛:不是"三國志",我可是對"三國無雙"比較清楚耶(笑)我覺得諸葛孔明很俊呢,因為不是用力技,而是利用人的心理或是讀著事情的過程來建立戰略出來。如果是真的話,那是一件很出色的事情呢。還有,不是自己站出來在前方去,而是經常在那些人的後面來支援著,這樣很好啊

〔有關唱TIME的vocal advice(唱主音的提議)〕

光一:自由地唱就好了?(笑)這是一首不可以太熱血地唱的歌來的,所以帶著一點像是"陰"的氣氛,或是"苦"的部份來唱我覺得就可以了。而且,像是TIME的類型的歌曲,通常會不知不覺想抓著四分拍子的,不過要是這樣的話就會變慢了還是抓著八拍比較好。雖然這樣說,我覺得TIME是首比起去唱,是用來聽的比較好的樂曲來唷(笑)

剛:我想不要太過用技巧比較好呢。因為有著機械人或是複製人的感覺在當中,比起"使用筋肉發出聲音來的人類"應該更像是CG在唱的感覺。就是感覺不出溫度的感覺比較好。我也是用著淡淡的唱法,這樣好像比較適當呢。不過,會有人在卡啦OK唱這樣的歌嗎?(笑)

累死了∼∼連續工作了很多天∼
而且還有兩篇長訪問還沒有打
努力努力努力

momo奴隸獸


6月23日 凌晨03:30am

月刊SONGS七月號


(先趕好兩人的主要訪問部份∼∼連續四個半小時一直打字肩膀累死了∼∼
照片及最後那頁訪問明天再繼續上傳,請先看以下的,很全面的一篇訪問唷)
光一side

問:[TIME]是融合了Digital跟Classical,是到現在為止沒有的樂曲類型呢
光一:這首歌曲,在最初Demo階段的時候就已經感到它的"尺度"有多廣,那個時候還沒有加入弦樂的。不過,(監製的)吉田建提議來加進弦樂。在海外加進弦樂,不過最初我自己是完全無法想像效果會變成如何。出來的結果融合了Digital跟Classical的感覺,生出非常有趣的效果來呢

問:TIME作為第三十一枚單曲,其實從選曲階段開始就已經考慮到下一首歌曲要來一個不太一樣的味道來嗎?
光一:雖然現在是第三十一枚,不過其實TIME本來是第三十枚單曲來的。在有〔Family成為一體〕之前就已經有這首歌曲,錄音也是在〔FAMILY~~〕之前的。以TIME作為第三十枚出版,就好像意味著〔將來KinKi的可能性更加廣闊開來〕。本來就打算以這樣的意思(來出版)的,不過,正因為是第三十張,所以倒不如來個更加有意義的,被這樣提議了。然後,就成了把兩人來作的樂曲來出版的方向來。做成了〔FAMILY〕來了。因為"把可能性擴大"從第三十一張單曲也可以唷

問:原來有這樣的經過呢。剛剛你談到〔把可能性擴大〕這樣的心意,光一自己從以前就已經抱著了?

光一:把根基(地盤)越來越擴大開,從最初就一直這樣做著了不是嗎。例如是〔我的背上長上了翅膀〕這首歌曲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我覺得那首歌曲是一個把KinK的根基擴充開來的轉捩點。不過,不單止是〔我的背上長上了翅膀〕,回想起來,單曲中意外地充滿著不同的曲調,而且不管是那種曲調也好,也一定有KinKi獨有的色彩。我覺得,我們從出道以來就一直繼續把〔KinKi的特色〕擴張開呢。當然,以前的話,我想會比較多一些未知數的部份。果然,越是做得長久,就會越多不能夠不慎重的部份跑出來。不過,相反地,現在不管是怎樣的歌曲也好,二人一起唱的話,二人的歌聲合起來的話,〔KinKi的特色〕就會生出來了。

問:TIME也當然是這樣呢

光一:對呢。以這樣的意義來說,這首TIME,其實比起我們自身的挑戰來說,到底Fans會怎樣接受?這方面的挑戰好像更加大

問:的確我想很多人會感到很驚訝。要是(這首歌曲)作為光一的solo的話,好像卻沒有感到違和感呢

光一:對。因為我喜歡這樣類型的歌曲呢。不過,就是因為這樣對於KinKi來說到底配不配合呢。所以,最初工作人員說要出版這首歌曲的時候,我個人的意見是〔"這要是作為KinKi的單曲的話,從以前一直追隨著我們的Fans到底會不會接受老實說我不知道啊"的這樣說了唷。"我是喜歡,出版是沒所謂,不過之後(到底大家喜不喜歡)我可管不到!"這樣說了(笑)

問:真的率直的意見呢(笑)不過,果然什麼事情也好挑戰也是重要的

光一:當然沒錯。而且,我想,我會喜歡上的,也一定會有其他人同樣喜歡上。很喜歡TIME呢。想要多聽一次。因為這就是這麼的一首歌曲。加上,要是出版這樣曲調的歌曲的話定必能夠把KinKi的地盤更加打開來,所以以這樣的意義來出版,我想是很重要的

問:相反地,我想除了以往一直追隨著的Fans之外,一定會有很多其他的人對這首歌曲感到〔中了!(是這個了)〕

光一:嗯,應該會有吧。再者,我想現在應該會有些Fans感到疑惑,請務必要以大音量來來回回聽上好幾次唷。然後最初本來沒有覺得"中了!"的人也絕對會沉迷起來的
(momo:我懂我懂∼∼本來有些歌曲短時間聽很多次後會開始膩起來,特別是副歌唱來唱去也是差不多的那些歌曲(笑)但是TIME是聽很多次之後還是一直會repeat的歌曲∼∼好奇怪,難道有魔咒?(笑))


問:在SOUND方面可以感受到那個Scale(尺度很廣)但是Vocal方面卻是非常的抑制,我想這可能就是令你想一次又一次重聽歌曲的原因

光一:對呢。節奏非常的清晰明朗,SOUND也很強烈的,所以要是連vocal也出猛拳的話,歌曲相反地就會變得單薄的東西。如果以一種比較抑制的聲音來唱,就可以令到樂曲留有餘地。所以,就會變得想要重覆地聽。這個跟做舞台也是一樣,"不可以太超過",是非常重要的。要是保留一少點的話,看的人,及聽的人,也會給他們一點餘地來。在那個部份上,就由每一個人自己的感性把那個世界擴大開來
(momo:原來魔咒就是這樣?我明白了,以後我翻譯只翻一半,保留的地方大家自己去翻字典好了(爆))

問:把歌曲留有餘地的地方,讓聽眾自己去把那屬於自己的印象擴大出來,就可以做出世界觀來了

光一:對的。所以,是為了這樣所以這樣唱的。要是唱得太過火了,歌曲雖然可以完成,但是TIME的情況,就是由聽的那個人自己把世界打開來的那一刻開始完成的。我覺得成了這樣的歌曲出來。實際上,一邊聽,會一邊想像很多吧?

問:對。我的話,就好像在俯瞰著一片廣大的土地,有種這樣的浮游感

光一:我可是對這歌曲有個不同的印象呢。不過,這樣就好。每一個人每一個抱著完全不同的想法將想法擴張開,就正正是〔TIME〕了。有人會覺得歌詞是積極的,不過也會某些地方會感到被拉扯著的呢

問:係。帶著一點Dark(深沉)的味道

光一:是吧?當然,每個人每個人的感受不同呢。不過,真的,這是一首真的有用心聽歌曲的人各人有著自己不同的解讀的歌曲,所以不管感到什麼也不是壞事唷,總之,希望大家深入去聽(笑)因為從那裡開始的

問:這次的PV也是很能夠刺激幻想呢。好像是拜託了在美國的監督來做在LA拍攝的,那個世界觀是監督自己想出來的嗎?

光一:對的。最初提出在海外拍攝的方案來的時候,就覺得,〔既然如此,不如不要管這邊說什麼,就完全地把事情拜託那邊不就好了嗎?〕我這樣說了。因為要不是這樣的話,難得拜託海外的人就沒意義了。跟二人的形象跟個性完全沒關係的,全部委託那邊的監督的話,絕對可以變得很有趣的

問:實際上,做出很獨特的作品出來呢

光一:跟人類非常相似的人造人,以及還沒有完成的人造人一起生活。這樣的構思很有趣呢。而且也意外地跟歌詞很配合。例如像是歌詞之中,〔從那個時候開始到現在自己轉變了〕的部份,看到那個映像的話,這些人們到底那裡改變了?的思考起來。在現場,也因為完全沒顧忌的,非常容易辦。果然,要是日本的監督的話,就會有〔光一不是這種形象的〕的先入為主的觀念,就會從那邊開始生出顧忌來。不過,海外的人的話就完全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因為很專業,每件事情也說明得很清楚,心情非常愉快呢

問:好像很有趣的氣氛呢。也可以看到自然的笑容來

光一:監督說〔來爆笑!來爆笑!〕,所以可不是自然的呢(笑)不過,監督自己會先示範大概是這樣感覺的聲音及動作,看到我們的演技也會得到他大笑(笑)這樣子很照顧著我們。在周圍完全也是外國人的環境下,我們也沒有顧忌起來。所以,我覺得是監督率先把牆壁打破的。

問:〔灰色的花〕,光一跟剛的歌聲的balance(平衡度)真的很絕妙呢

光一:〔灰色的花〕是從Demo階段的時候開始就已經作為Harmony來建成的歌曲來的。所以,最初談到〔二人來唱的話就成了KinKi Kids的歌曲了〕,我們兩個人來做的話就會成了充滿二人特色的歌曲來,這樣想著而選上的

問:歌曲本身的Dramatic(戲劇性)也是很KinKi Kids的感覺。而〔我跟你之歌〕,是首充滿著溫柔而且溫暖的中版旋律

光一:對。歌詞雖然也是說著〔明明很冷的卻..〕,其實卻變成非常溫暖的東西來呢。嘛∼本來打算在更加冷的時期才預定出版的,因為可以讓大家感到一點溫暖(笑)

問:不過,三首歌曲也帶著不同的味道,成了可以回應不同需求的一張單曲來呢。說起來,FANS們很關心的新專輯進行得怎樣?

光一:現在可以說的大概只是作業已經開始動工了。所以,那方面的話,請多等一下,首先來迷上TIME吧(笑)

剛side

問:TIME是首近未來Digital Beat(電子節奏)跟Strings(弦樂)共存的作品,對於KinKi Kids來說可是非常斬新的呢,剛覺得這首歌曲該如何捕捉?
剛:可能會認為是一首比較像是收錄在專輯中的歌曲,散發著這樣的味道。當初作為單曲的侯補曲,〔有點很在意起來呢〕的感覺。然後大家開始一點點地覺得〔啊,也可能不錯呢〕的感覺浮起來,最終就決意地選上這來作為M1(表題曲)來發表

問:就是存在感漸漸上升了

剛:的確可能不是很像KinKi Kids的歌曲,也預想到這會帶給大家怎麼的印象來呢?的。〔不管了,就讓世上的人自己去判定〕吧的感覺(笑)

問:樂曲的質素本身非常高呢

剛:對呢。應該要〔一邊來追求著跟平常一樣的形象〕還是〔來做個徹底的歌謠曲或是Pop的〕,一邊試著不同的,有兩種不同的方法。大家一致認為這次作為〔來嘗試〕,建基在這樣的意見上,就不能夠不以創作者的構思來做出東西來唷。以這方面來說,可以說是非常冒險的呢,這張單曲。今後,還能不能夠繼續這樣的事情可不知道,不過很期待著〔會變成怎樣來呢〕的

問:原來如此。TIME也有著很重的Dance Music的要素,在這種味道的Track之上放上歌曲,對於〔歌者,堂本剛〕來說,有怎樣的感覺呢?

剛:雖然在錄音的時候還沒有決定好如何編曲,對呢,這不是一首很明朗的歌曲,以好的意義來說,是一首充滿著異樣氣氛的歌曲。歌詞之中有一句〔步向新的世界〕,從那裡生出"以〔TIME〕來作為歌名?"是跟建san談出來的

問:從那句單字中把幻想膨脹起來?

剛:試想一下"新的世界",未來一定不是只有人類的吧,人類還存不存在呢的,開始想著

問:在LA拍攝的PV也是充滿著"近未來""新世界"的image。人造人的女性,跟剛及光一一起生活

剛:嗯。特別是日本的機械人技術不是一直進步著嗎?像是醫療的機械人,介護的機械人,發展得很厲害。這是日本人優越的部份,也令人想像到將來會充滿著機械人

問:拍攝實際上怎樣呢?

剛:跟海外的創作者工作,本來就好喜歡唷。〔係,站在那裡。那麼,來開始了!〕的,連綵排也沒怎樣做過,意外地非常容易辦。比起去了解歌詞的內容,以音樂來一邊想像一邊做出映像來,我喜歡這樣

問:不過,這次的PV,〔步向新世界〕這句不是成了關鍵嗎

剛:我想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是一首情歌,唱起來的話最響亮的也是那句歌詞。本來KinKi Kids就不是只有情歌,也常常唱出將來的東西來。雖然被叫作IDOL或是偶像,要是說那一邊的話,我們是唱出現實,比較深奧的東西。即使(第一首出道的歌曲)"玻璃少年"也不太是普通的情歌不是嗎,實際上,有著很複雜的情景,也有個很複雜的故事

問:對呢,的確是這樣。前作〔FAMILY~~成為一體〕也是有著現在的時代必要的message在當中

剛:對唷。過去的歌曲很多也是這樣。當初本來是以情歌來唱的歌曲也好,之後再次聽起來的話,〔啊!意外地唱出了現實來呢〕的。這可能要經過很長時間之後才會察覺到的。我覺得比起唱出"戀",來唱出"愛"比較好,也希望表現出"我們想要去那個方向"來。不是應該要寫出現實之中有著的希望來嗎。像是年齡也好,戀愛也好,夢想也好,不就是這樣一回事嗎的(笑)

問:當然TIME也是這樣,工作中累積起來到了正因為現在才可以唱出來。出道時候無法表現的東西,現在也可以做到了

剛:這方面我想FANS也察覺到呢。最初可能會以"偶像"或是"夢想"的感覺來捕捉(我們),實際上我們可是非常現實的人(笑)正因為在現實之中,來探索著美麗的東西,希望得到強的東西。我覺得把這方面來傳達是我們的使命來

問:來談一下之前年未年始的Live,〔君mo堂本FAMILY〕也是把二人的心意很強烈地傳達出來。特別是二人的共作樂曲corner,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來

剛:嗯,對呢。一個人的可能性,要是變成複數生出的可能性,來表示這樣出來。當然,在當中也潛在著危險的部份呢。在〔me~~地球的色彩〕歌詞中〔來察覺唷,平和的虛實〕,也有著〔來更加認真看看唷〕的意思。說著"平和"其實成了Business的話就會成了內跟外,現實就更加複雜呢。當中重要的是,自己來守護著自己,來好好地了解自己。沒必要要考慮太理性的,要是做不出這樣的話,不管是怎樣的message也無法投出來的呢

問:原來如此


剛:從Fans身上得到的東西好好地接受,然後全身地還回去,不可以不做到這樣的地步。並不是在說著生硬的或是灰暗的說話,對我來說這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呢

問:所以出版TIME這新鮮的味道的樂曲,對KinKi Kids來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呢

剛:我覺得〔希望出版這首歌曲,來作為挑戰〕這方面的意見一致,是高興的事情之一。在海外拍攝PV也是非常好。本來,就喜歡跟海外的創作者一起工作

問:很期待聽眾的反應呢

剛:因為時代也轉變了呢。要是(時代)早一點的話,過了三十歲還叫做IDOL這本身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吧(笑)

問:嘛∼也可能是這樣

剛:還有呢,對於事務所的後輩,我希望可以在能力範圍下把困難的道路先舖成出來給他們
(momo:嘩,好感動的一句)

問:嗯?而不是"容易的道路"嗎?
剛:並不是。我們舖建麻煩的道路,然後,如果出來可以接替的後輩來的話,單純地說這樣很俊啊。當然,那個人可以做到的,來追隨著想要做的事情是最美的狀態。對於這樣的姿態,讓很多人看到∼∼∼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來渡過這樣的瞬間,就只不過是這樣。我覺得這是我們最大的目的

問:對呢
剛:KinKi Kids也是一步一步走向新的方向去呢。現在,正在考慮著下張專輯,我預感這一定會成為好的東西來。剛才也有講過,我也覺得像是以TIME來作為M1也是一件好事唷。"啊!KinKi Kids,會做這種新事情耶"的,客觀地會這樣覺得呢(笑)

問:聽眾也是覺得這樣唷。啊,在拍攝PV去到LA,有自由的時間嗎?
剛:第一天只是開會談著初步的,最終日也是很早就完成了,所以有時間啊

問:買了什麼了?
剛:去了看樂器跟衣服。本來有很多好的樂器,不過最終因為覺得好麻煩就沒有買了(笑)

 

momo奴隸獸


6月22日 凌晨04:00am

Oricon 6/20期號

沒笑容的照片,還是差點什麼,所以翻譯得很慢(笑)(←其實是這幾晚有點身體不適加上三台電腦要一起backup所以什麼也不能做)照片是有點小抱怨,不過訪問很不錯唷,特別是讀者發問的那部份很有心思vv
讀者向KinKi Kids的質問

讀者問: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的時候,是在做什麼呢?
光一:我想當然是綵排的時候呢。雜誌的拍攝那些呢...很長時間(笑)

(momo:早就猜到(笑)

讀者問:有一句說話是〔Time is money〕,對於光一來說〔Time is ○○〕會填上什麼?
光一:嗯∼∼很困難呢。日文可以嗎?"時間"="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呢

(momo:相對論來了∼∼∼∼∼(掩耳逃))

讀者問:最近口邊不經意哼起的歌曲是?
光一:〔konichiwa~~〕(某CM歌曲)
(momo:日本AC的公益廣告,地震後日播夜播∼∼∼)

讀者問:如果把相方以KinKi Kids的歌曲來舉例的話?
光一:耶?!不知道。因為KinKi Kids是二人的歌曲呢。一個人的話無法相像

讀者問:你說過二人的聲音經常重疊(變得很相似)起來,那麼,日常之中覺得相方跟你〔很相似!〕的行動?
光一:沒有!(笑)

Oricon記者追問:說起來有關聲音,因為兩人也是minor的聲音所以很吻合,好像有這樣說過呢
光一:一方面聲質也是minor的,單純地周波數也是相像的。相方的周波數有上也有下的底線,我是大概在中間的人。所以合起來的話就成一體了

讀者問:要是為相方來配搭一日衣服,會想為他怎樣配搭呢?
光一:不想要為他配(笑)因為我自己對服裝沒什麼興趣

讀者問:最近見到相方的一些罕見(奇怪/特別)的行動,請告訴我們!
光一:已經再不會覺得奇怪了(笑)
(momo:嘩哈哈哈∼∼∼○冷感嗎?(爆)(←啊呢?好像那裡不對(爆))

讀者問:在自已家中飲酒嗎?
光一:不會飲啊。可沒有到"在家中一個人來飲酒"那種程度的喜歡飲酒耶

讀者問:喜歡女性的那部份?
光一:...秘密(笑)

讀者問:在SMAP Ganbarimasyou之中,一起跳了Original Smile了,還記得舞步嗎?
光一:因為不太記得了,所以大家一起集合起來綵排了。〔原來有這樣的舞步的嗎?〕(驚)的

Oricon記者追問:久違了的共演,感想呢?
光一:以前跟現在,心情上不同了呢。以前不會這樣子考慮太多,這陣子會察言觀色起來了呢(笑)不過,像這樣也很快樂呢

讀者問:昨天吃飯吃了什麼?
光一:吃了什麼來著?啊∼好像是什麼麵包。就吃掉了放在那裡的麵包!(笑)

(momo:拍攝,或是電視台等待時,通常會放著食物給藝人的,光一基本上見到什麼就吃什麼填飽就可以了的類型。好吧∼∼視線範圍中..啊,是剛耶!吃他吧吃他吧!!!(笑))

讀者問:現在,正在進行就職活動(找工作)中,有什麼意見可以給我們?
光一:在問沒有試過找工作人的拿意見,那是怎樣?!(笑)

Oricon記者追問:是心情的問題啦!那麼,對於光一來說在社會工作是怎樣的一回事?
光一:如果是這樣的話題的話我可以回答啦(笑)不管是什麼工作也好也一定有樂趣在當中,也會有討厭的地方。這也是工作的一部份所以不可以逃避責任。現在好像很多人只要一覺得討厭就立即辭掉工作呢。連我也會,像是舞台當然也會有壓力唷。每日不能夠不把最好的舞台讓大家看,也不可以受傷不可以生病。為了這樣所以不可以不一直保持著那份緊張感。不過,完結的時候就會變成快樂。單純地說的話,辛苦的事情會變成快樂,呢

讀者問:對於Endless SHOCK首次在博多公演的決意,請告訴我們
光一:因為有著無法去東京卻可以去到福岡的人,希望那些人可以看到我會很高興呢。希望可以讓大家看到跟帝國劇場完全一樣的舞台來,不過劇場在構造上,或是技術上不可能的部份是有的。不過,不是要把這方面作為缺點來看,而是作為優點來行動。希望可以把博多座的優點帶出來呢
(momo:希望事務所抽票時可以優先給九州那邊的同學就好了∼)

Oricon記者追問:對於在博多座來進行,會感到驚訝嗎?
光一:可能會有人覺得〔中止之後在博多啊?〕,實際上其實是更早之前就已經開始商量了,本來是預定在千秋樂的時候發表的。(←momo:大家應該也猜到的吧?)絕對不是來看了人看不起因為中止了而無法來看的人。這次,是在"娛樂"的立場上,應該要有嗎?成了不能夠不考慮的狀況來,然後在當中,得到"不如比平常更加公演?"的商量來,所以覺得"不可以不好好來進行唷"被這樣期待。嗯。對於我來說,有很多不同方面的意義(博多座,帝劇)合計四個月的公演呢。雖然我想會很辛苦呢(笑)

讀者問:會帶小PAN去博多嗎?
光一:會寄存呢 (momo:放媽媽那邊吧

讀者問:聽說你買了酸素Capsule了,有試過跟小PAN一起進去嗎?
光一:由於氣壓會上升到1.5,對於小型狗來說應該很辛苦所以不會一起進去。本來想在上次SHOCK的時候試一下的,不過因為地震中止兩日前才送來,結果,只有試過一次使用後上舞台去。那個時候的確是感覺很輕鬆,不過真的有沒有效果還不是很清楚。下次在博多公演時不知道會不會發揮效力呢

Oricon記者追問:會帶去嗎?
光一:我會說〔抱歉!請放上去∼!!〕,希望可以讓我放上運送器材的貨車去(笑)

剛篇

讀者問: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的時候,是在做什麼呢?
剛:在電腦上來製作音樂的時候跟在釣魚的時候吧。不管是製作音樂的時候也好,釣魚也好,不會怎麼思考的(所以時間渡過得很快)

Oricon記者追問:是近乎"虛空"的狀態?
剛:在思考歌詞的時候,會深思著很多事情呢。歌曲,特別是製作instrumental的時候,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做剛剛好。開動了引擎的話,會變成很厲害的構成來。平常很多麻煩的事情,所以釣魚的時候,即使只是短時間也好,也希望可以來忘記一點點就好了。

讀者問:要是把〔TIME〕以顏色來舉例的話,會是什麼色?
剛:在活著的時間之中,怎麼來使用怎樣被制限,每個人也不同的不是嗎。那個人以他自已的時間軸來聽那首樂曲,聽到的人所想像的顏色,飛過來的顏色,我想就是那首歌曲本來的顏色呢

Oricon記者追問:那麼剛呢?
剛:個人來說,是黑色

讀者問:在記念(的日子)被叫到來做什麼也可以的話,最想做的是什麼呢?
剛:很久很久以前,我講過想要做一個像是〔風雲!Takeshi城〕(TBS台的節目)的事情來呢。借下東京DOME來,我們兩個提供一堆東西,Fans的孩子就來互相競爭。我們兩個來當主持,然後在電視上播出,也來出版DVD。雖然想要做這樣的事情,不過被說〔要是受傷了怎麼辦〕,所以要是被叫到〔做什麼也可以〕的話,想要試試看呢

Oricon記者追問:想看到這個節目呢(笑)
(momo:雖然我不太想去爭東西,好吧,我也想看(笑))

剛:在斜坡上塗上潤滑油,我們把私物放在上面,然後Fans就來拿,就是讓大家很心急生氣等等。我們兩個就在斜坡上面吃著牛排
(momo:我想看vvv)
Oricon記者:嘩哈哈哈哈哈

剛:我想應該會很有趣,不過可能無法把有趣向東京的人傳達(笑)

讀者問:喜歡女性那部份?
剛:真是唐突的問題呢(笑)以前我說過是眼睛,最近呢,喜歡肌膚美麗的人呢。到現在為止我也沒有注意到,我喜歡沒化妝的呢。要是被問為什麼喜歡的話,因為沒有隱藏的所以喜歡呢。首先從沒化妝中感到女性魅力,從那邊來開始來想的話就會到達"啊∼∼就是肌質"了呢

讀者問:今後,想要去看看的神社或是寺廟?
剛:想要去的地方也大概已經去了的感覺,不過九州跟沖繩沒有很多去的機會,所以希望將來可以攻去那邊看看呢。九州地方的音跟水的神,可以自然地觀看就好了

讀者問:上次乘飛機的時候好像在飄出薰衣草的香味出來,除了這之外,最近有什麼喜歡的味道?
剛:只是偶然帶著薰衣草味道而已,所以不是很詳細知道的唷。像是bergamot(佛手柑),或是地元奈良的杉木的味道等等,我也有啊。基本上,我喜歡有點"和風"的味道呢。可能是因為在奈良出生,從以前就一直對於在神社的境內,或是神廟漂流著的味道會感到很能令人安心起來。所以,偶爾去寺廟或是掃墓的時候會買線香回來,也會在房間中點燃呢

讀者問:現在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剛:希望可以向Fans好好地傳達出概念來,好好讓大家看到主題,好好做出支持愛的環境來呢。當然,要是有休息也會很言高興啊(笑)我覺得男人呢,首先工作上要是沒意義的話是不行的,把本物傳達到給大家看的那份心情,現在非常強烈呢

讀者問:注目的(攪笑)藝人?
剛:雖然說是注目好像有點不太對,要是在心情很忐忑緊張的話,看到〔已經是中學生〕(←momo注:吉本興業的人,本名丸田典幸)的話,會覺得很安心呢

Oricon記者追問:啊哈哈哈哈哈哈
剛:〔已經是中學生〕在還沒有紅起來的時候用著大道具的小短劇,即使紅了之後笑點也沒有改變不是嗎。那種丟說話的幅度非常喜歡,質素不知道算是高還是不高,不過不改變的,一直做下去的這點覺得非常好呢

Oricon主要訪問內容好像跟之前翻譯的差不多,暫時先不翻了,因為還有SONGS還沒有動手,哈哈∼∼(汗)
momo奴隸獸


6月18日 凌晨04:00am

企鵝KinKi實在太可愛~~~~~~而且miwa san那裡他們在偷偷摸vvv也實在是太萌~~~~
由於現在爆忙, 明天讓我repeat完一千次之後我就會回來大講特講了(笑)
本來今天心情很差, 因為我家小mo之前把我的macbookpro踢了在地上, data報廢了後, harrddisk修理好了, 然後今早連螢光幕也壞掉了
結果是, 又花了我來回日本好幾次的錢買一台新的(泣)
所以本來心情很差….但是看到MS就一整個high到不行(笑)

 

啊, 昨天06/16早上的mezamashi~~~


沒什麼我就不放video了
雖然開場的這一幕看來很可口
又看到光一看著剛的花痴臉, 這真的令人精神一震vv
其實後來因為剪了很多根本沒很可口的部份
內容只是談到johnnys -san, 沒錯, 就跟大家今晚看到的music station的talk內容差不多(笑)

 

TV Life 6/11-6/24


拍攝裡話
在光一君跟剛君的後面,就好像KinKi Kids的第三人一樣進入攝影棚的,就是光一君養的狗小Pan了。在攝影中,本來想著她會看守著主人的,不過由於她要跑去跟工作人員討好撒嬌一下,又因為攝影師發出奇怪的聲音要反應過來,可謂非常忙碌啊。在拍攝中讓他們看到內衣褲的〔性騷擾攝影師〕(By KinKi Kids)努力地把兩人美妙的表情拍攝出來了!
(momo:〔性騷擾攝影師〕就是花井先生了(笑)所以你可以想像到為什麼攝影師發出"奇怪的聲音"(By小Pan)(笑))

在Tv life的homepage中有另一個比較詳細的拍攝裡話

我們拜託H-san(就是花井先生了)希望他可以拍出兩人"自然的笑臉"來

所以為了回應我們的要求,每次H-san也會出盡法寶。這次也是,來披露一下他的秘策吧!
這是...
不會吧....
色情的手段?!

在拍攝的途中,穿著裙子的H-san站到高台上面為兩人拍攝
從旁邊看到這個樣子的我,本來最初沒有發現那個"意義"的
在H-san正前面站的KinKi Kids二人卻突然開始說話起來了
然後,剛說。
〔這算是,輕度的性騷擾吧〕
光一也說了。
〔給我等等,H-san〕

對的。
站在高台上的攝影師H-san的裙下偷看一下的話...
是H-san的內衣褲?!
不知道這是不是H-san的意圖(他可是確信犯?!)有意無意地讓KinKi Kids二人的視線看到〔那個〕了。

但是,H-san說〔耶,看到嗎?抱歉!〕的一邊說著一邊動也不動繼續拍攝了。
在這樣的H-san下, KinKi Kids二人的也笑著繼續被拍攝...

然後,拍出來的效果,就是今期TV Life的封面了.

拍攝完後,H-san一邊擦著汗一邊狡辯著〔啊呢,被看到了嗎〕
〔不過,二人自然的笑臉跑出來了呢∼可能,正因為是二人一起所以才會有這張笑臉唷。應該是跟"被看到了(那個)"沒關係的呢!〕
的這樣力說了!
我也覺得,跟色情手段沒關係,二人一起才會生出這樣的笑容來啊。(By 編集長)


(momo: 編集長說得太好了,沒錯, 這樣的笑容只有二人一起才會有的vv)



(momo注: 左邊這張應該是光一看到花井先生的內褲吧? 右邊這…會是花井先生的內褲還是小PAN被花井先生的奇聲嚇到所以剛在笑?)


訪問光一side 

光一:TIME是現在為止KinKi Kids的形象之中沒出現過的模式的歌曲來的。隨著歌詞跟曲調,考慮著自己該如何表現,有關錄音方面的作業跟平常沒兩樣,做出來的東西卻聽出新鮮的感覺來吧。因為是這樣的曲子所以唱歌方面一小點地抑制著,也得到吉田建的意見一邊來探著不同的方法,有關跟剛的聲音重疊的感覺這方面沒有很意識起來。因為,一直也是一起做的,即使不刻意去意識著這方面不會有問題。實際上,KinKi Kids有很多難唱的歌曲之中,TIME這算是很容易唱啊!難唱的單純地只不過是Key太高了,偶爾有些歌曲更加超過了我高音的界限(笑)所以以這層面來說,這首歌曲的Key很配合,可以很自然地舒服地唱出來呢。相反地,這可能太低音了對剛來說好像很難唱(笑)
(momo:怎麼覺得最後這句很溫馨∼∼(心))

光一:我覺得聽的人每人持著不同的感想是最好的,我自已很喜歡歌曲之中那種"沈溺下去"的感覺。PV是第一次在海外拍攝的。不管在那裡對於工作的態度也不會改變的,不過因為環境的不同覺得很有趣。所以被提議去海外的時候〔請連工作人員也全部用當地的人吧!〕這樣提出來。對KinKi Kids沒有抱著先入為主的觀感的人到底如何看我們,到底被如何調製,很想要試試看呢。為了能夠在作品之中反映出那種感性,我作為演出者無論如何也盡力貫徹出來。因為也很久沒有故事性的PV了,而且為了可以把場面表現出來被攝進了很多新鮮的表情吧。

光一:C/W歌曲的〔灰色的花〕,在收到Demo的時候就開始以二人的和音(Harmony)來作構成了。我覺得這首曲子由我們兩人來唱應該不錯,所以就選上了。〔Kimi to boku no uta (你跟我的歌曲)〕的KEY很高...是一首振幅很廣的歌曲,有這樣的印象(笑)

有關相方的品味?!
很獨特不過不會吃驚
光一對剛
光一:他,對於服裝或是髮型也有獨特的品味,沒有特別很在意啦。因為已經習慣了,所以也不會對於那方面感到吃驚。雖然之前有想過〔希望在KinKi Kids的活動時可以把鬍子剃掉〕(笑)
(momo: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愛∼∼他還記得他這樣說過那表示他真的很在意(爆)好可愛,嘩哈哈哈哈哈哈∼∼∼我們很明白啊∼∼滑溜溜的小Tsuyo還是比較可愛吧?(笑))

覺得吃〔○○〕會感到非常感激?
味道不是問題?!
光一:這對我來說可是一條非常困難的問題(笑)基本上,我覺得吃飯是為了生存,沒有覺得好吃或是不好吃的價值觀。當然,這樣的我也是吃到好吃的東西會覺得很高興,難吃的東西也會很討厭,不過卻沒有那種〔想要吃好吃的東西!〕的感情呢

覺得〔○○〕是最幸福的TIME!
可能經常也很幸福唷
光一:在家的時候也好,跟PAN在玩的時候也好,在打電玩的時候也是很幸福。當然,在工作的時候站在舞台上,即使是這樣在說話也是很幸福。不管是什麼事情我也有我感到幸福的時候。這樣積極的發言,很不錯吧?(笑)
(momo:堂本光一你給我夠了(笑)不可以為了討好大家這樣來說話,這樣不好(笑))

剛side

剛:聽到TIME的時候第一印象是〔很在意〕。這樣的SOUND很新鮮,音樂性也很不錯,卻不是KinKi Kids一貫以來的單曲感覺。雖然音樂關係者說這不錯,不過具體上說不出來〔就是這個了〕,有種賭上來的風險。儘管如此,選上了本來一定不會選的歌曲...我覺得是個很有趣的相遇。只不過,無法預想到聽到的人的反應呢。把蓋子打開來了,會變成怎樣呢?這方面也很期待

PV也是這樣,樂曲中有著的Digital的部份所以生出〔近未來〕〔Android人造人〕的Keyword出來,錄音方面刻意帶點無機質的感覺唱出來。因為,人造人沒有人類的感情起伏吧。還有,現在的世界中,人類本身好像機械人一樣缺乏感情的。來好好捕捉內心,向著新的世界走去,有著這樣的 message在當中。

實際上PV中為了帶出這樣的世界觀來,Android人造人也登場了。出演者有種像是動畫或是電影的那種獨特的感覺。但是比起內容,受環境的刺激那方面比較大。對於我們來說是第一次在海外拍攝,監督真的好像孩子一樣很快樂地為我們拍攝。因為這樣,心情上有種開放起來的感覺。真的很快樂。可能在日本來拍攝的話,無法拍到這樣的東西出來呢。光一踏著單車,那張笑臉(在日本來拍攝的話)是不會有的(笑)比起在日本東歪西倒蹣跚的拍攝的話,去那裡然後瀟灑地拍能夠更加做出好的東西來呢...要是再有機會,希望可以再次嘗試這樣的冒險
(momo:其實只要把你們兩個放在一起,光一見到你的臉自然就會笑起來了(噗)在日本,光一無法很打開心扇地笑起來因為他總是很介意工作人員的存在吧?那是光一式的害羞!(笑)所以,請再次去海外拍攝吧!最好拍攝完兩人去渡個蜜月旅行我也不介意的(噗))

有關相方的品味?!
就好的意義來說沒有興趣(笑)
剛:當然,(我們兩個的品味)不同的地方是有的。我是我來活著,他是他活著,彼此工作的立場也有不同。不過,從來也沒有考慮這是好的還是壞的。〔就好的意義來說沒有興趣〕,是最貼切的。

覺得吃〔○○〕會感到非常感激?
久違了的漢堡扒簡直是絕品!
剛:為了聲音可以發出得更加好,一直也沒有吃肉。不過,在生日的時候來試試吃了。那個時候,漢堡扒的好吃實在是很感動!(笑)不過可不是對肉本身的反應,可能肉類對於我來說不是必要的東西?再次這樣思考起來

覺得〔○○〕是最幸福的TIME!
創作的時候是最大的喜悅
剛:在做東西的時候,用上全部的五感,以及連第六感也用上,可以感到活著的最大喜悅。即使是把戀愛放在天秤上也好,我想也無法勝過的(笑)

 


然後是TV Life創刊1000號的特別訪問
剛:對於〔千〕這個數字,單純地覺得那真的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呢。例如是,如果以歷史來說的話,千年就已經有很多事情可以發生了。不管好的事情還是壞的事情也一定會有吧,特別是現在這個時代之中,雜誌達成〔千〕這個字,可以相像到當中一定有很多連續劇不是嗎? 這個數字可以引發到,這是個機會來重新回顧。在時移世易之中,我想現在開始數字也會繼續增加下去,可能單是用著到現在為止的那一套方法是無法再通用的吧。有時候當所想的無法成真的話,希望繼續努力地戰鬥下去。光一:恭喜。我會繼續支持令到〔1000號〕的〔0〕再增加多一個的(笑)長時候繼續著雖然看來起來簡單其實是很辛苦的。我的話,鞋然沒有特別意識要繼續著,但是舞台SHOCK也是做了很長日子了。因為一直公演所以公演回數做出記錄來,對我來說由於每一場每一場也會珍惜著那個瞬間的那份心情很強烈,所以其實沒有很在意記錄的事情呢。不過當然,這的確是對於"下一步"有著鼓勵。同時,我想TV life也是一樣,記錄不是我們而是因為得到Fans及客人的支持而做出來的。是不能夠不感謝的事情來呢

 

對了, 有看twitter的大概已經知道了吧
根據晚上的Radio宣傳(實在太多記不起是那個跟那個了, 應該是mupara吧?)
光一原來會在樂屋中用手機打這個game (neko up~~~)

把貓吸上去, 吸上UFO上的時候, 貓會咪咪叫~~(剛模仿得不錯的(笑))
剛說光一很是熱忱, 叫他也沒反應, 一邊好像流氓一樣叫著[這頭太重了, 提不上去~~~]或是[400…過不了!] 的 (笑)
不過玩久了手指會痛vv
所以….簡單來說, 光一跟剛也是用iphone了(噗)(←雖然其實很早就知道(>x<)

momo奴隸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