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

4月29日 凌晨02:24am

5月29日光一@棒球大會, 6月3-5日剛@奈良
又多了一點可以生見到二人的機會了~~~

趁著二人沒什麼工作, 正在拼命收拾房間中, 積極地把十多年份的雜誌全部掃進電腦中的大工程已經在進行了vv

更新前
訂了奈良日日新聞的同學們
報紙已經到達了, 因為要把大概包裝拿到郵局去計算,
所以請多耐心等待我的電郵吧

首先是TV Guide4.30
新堂本兄弟改革版的特別報導
內容主要也是member的改變等等, 沒什麼很特別的, 反正下星期就會看到播出, 就不特別打了


好可愛vv看完這張, 再看下面oricon那張茶目光一
你就會覺得 [啊~~~二人果然很合襯!] (噗)

長肉肉的二人啊~~~~~~~~~~(感動)

最可愛是這兩張vv
光一刻意?把花花舉很高好愛~~~~(小聲說: x-girl x dmbb那個袋好想要>.<)
雖然這裡沒寫, 收錄當日
光一送花給剛的時候, 問他[你今年多大了?] 剛回答: 七歲(笑)


下期預告~~~好期待~~~>.<

 


接著是本星期的Oricon Style 5/9
可愛死了~~~光一在裝什麼茶目~~~(笑)
光一近年每次害羞就是被人看穿真沒用(噗)


momo奴隸獸


4月23日 凌晨00:51am

Poporo六月號有Marching J 的報告6頁
其中最可愛就是這張了vv



不單止Poporo的記者版本把他們圈成心型, 光一的眼睛好明顯也是心型吧? (噗)

momo奴隸獸


4月20日 凌晨04:20am

 

音樂與人5月號



記者:這首〔緣結〕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怎樣的心思下生出來的呢?

剛:在奈良的南部有一個地方叫天河神社。我的朋友跟認識的人常常去那裡,怎麼好像連續幾天也聽到同一番的說話。{到底為什麼一直聽到那間神社的名字?}好像很不可思議的。天河神社是在吉野的。小時候,跟爸爸有去過那裡。因為爸爸是在吉野出生的。一直在想著這些事情

記者:那是幾多年前的話了?

剛:六年前左右吧

記者:啊,這麼久了?

剛:係。就好像突然開始的感覺。因為一直聽到那個神社的名字,〔可以帶我去嗎?〕的向Steve ETO拜託了。(momo:沒人不知道他吧?Steve啊vv)Steve的弟弟Leonard衛藤先生在天河神社做過奉納的演唱會。跟宮司先生也是認識的

記者:啊,原來是這樣

剛:Steve說〔那裡是很好的地方唷。而且音樂的神樣也在那裡,去那裡看看如何?〕,受到接待。六年前第一次,就是如此讓人家帶我去了。然後自己喜歡上,一個去了很多次參拜。然後,兩年前春天吧?跟媽媽跟姐姐一起去參拜了

記者:連同親孝行一起

剛:對。前一天在旅館中留宿,然後洗溫泉。天光就去神社參拜,接受祈禱。那個時候還開了神殿。當中供奉著弁財天先生,宮司先生說〔大家請來看看他的樣子吧〕的。我雖然之前已經看過很多次,但是媽媽跟姐姐可是第一次看到。然後,媽媽很安靜的,我從旁邊看過去才發現媽媽流出一行眼淚來,〔怎麼了?〕〔很美〕。啊∼沒道理的呢。在那裡問媽媽為什麼哭,在那裡回答我〔很美〕等等,但是不是那回事。眼淚只是流著流著。就是感受到什麼。我希望可以在音樂方面也做出這樣的作品來,的再次這樣確認

記者:〔染井吉野〕也是媽媽的眼淚開始的歌曲呢

剛:係。對我來說,媽媽的眼淚是一件大事情。我覺得好像一種契機來。參拜過去,在神社中一個表演"能劇"的舞台〔可以借這個地方來寫寫歌詞嗎?〕,宮司先生〔不用客氣唷〕的,就在那個地方寫了。在那裡,反正就是把所想到的東西羅列出來。手指(好像被操縱著)自動地動起來,好像在想著什麼,又好像沒有在想著什麼的。以這種感覺來寫著,melody也好像浮現起來。那個時候,宮司先生跟我說〔好像堂本先生這樣的人可以把日本拯救出來的〕。〔不,我可沒法做出什麼大事來唷〕,這樣子一邊交談著,那一天回到東京去

記者:回來後就一點點地開始著歌曲的製作了?

剛:回到東京後,一邊工作,工作中的空隙時間,就在家中修正歌詞。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誇張,不過那個時候把條理丟開,降下來腦袋中想到的詞句跟melody來成形起來的話,就好像是誰告訴我的感覺。以普通來說,就是自己把現在想要做出的東西對焦起來,一直這樣子作業著。因為在某一方面要是能夠找到對焦點的話另一部份就會變模糊,在歌曲的構成上要把所有要素也對焦起來。在對於現在為止也沒有過的創作上,一點一點的,連日來進行著

記者:一直一個人?

剛:對,一個的作業來呢

記者:是濃密的時間嗎?

剛:非常的。像是主要副歌的,要是打直來讀的話就會是〔水海天地球體〕,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超自然不可思義的,但是在寫到這邊的歌詞時,背部真的非常熾熱起來。在房間中變得很可怕,現在也記得很清楚呢。經過了那種不可思義的感覺,然後歌詞成了這個結果出來。這次〔國家〕這個詞語首先給加進去,這個詞言本身也有著現在為止沒有過的說服力。寫完之後,我展開笑臉出來,〔這是我想寫的呢!〕這樣地想著!

記者:剛先生的音樂表現的主題,從2007年開始慢慢向著奈良的方向去。這也是因為天河神社的存在而在根底方面有所影響嗎?

剛:影響是很大的。現在奈良也是,被觀光地化起來,很多人呢。雖然我也覺得是件很不錯的一回事,但是身為地元的人來看,又好像"真正的奈良"被蒙蔽起來了。奈良這片土地,雖然也有著被影響太多的地方,不過卻可不是它本身所尋求的。這是一片〔追求利益,希望你這樣去看〕等等這種意識很稀薄的土地唷。這是從以前就這樣感受到的

記者:嗯

剛:在天河神社,就好像宮司先生所說〔這裡是0磁場的〕,任意地開始事物,任意地把事情集合起來,然後又任意地把事物分散開來的氣氛。明明不是祭典的日子卻突然很多人聚集起來,也有著完全沒人的日子

記者:這片土地以自己本來的存在,在呼吸著?

剛:對呢。有著本來的奈良的味道在呼吸著的感覺呢

記者:第一次到訪的時候很特別,也有著不變的地方的感覺?

剛:有呢。怎樣說,也有一種自分被試鍊的感覺

記者:剛才你有提到〔〔國家〕這個詞語首先給加進去〕,這首歌曲是向著〔日本〕為主題走著的嗎?

剛:係,對的

記者:現在的剛唱著這個,我想是你應該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角色在那裡的吧。有著這般在角色上的強烈意識,你覺得跟以前比較有什麼改變

剛:我希望大家可以明白到迷失跟不安是自己做出來的。要是去怪責是誰的錯,是那個地方的錯,是什麼事的錯的話,雖然是可以把不安跟迷失跨越過去,但是我覺得那是不對的。我覺得,要是每一個人也能夠回想起自己小時候把道理拋掉來生存的話,是必然可以成就出美麗的國家來。雖然這樣好像很困難,其實這首歌曲由Johnnys來發行,我自己也覺得胸口熱起來

記者:對呢。我覺得方面也是很大的一個要點。

剛:這首歌曲,如果我不在Johnnys事務所中來出版的話,可能就會變得很普通的一回事了。所屬著這事務所,一邊來唱著這首歌曲,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來的。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的感覺。所以,我直覺覺得,下次希望可以向著海外來發信出去

記者:是以一份怎樣的心情呢?

剛:我從以前開始就想在海外居住了。不過,要在海外居住之前,希望可以知道更多日本的事情,作為日本人的自己希望可以知得更多才出去唷。外面的人,從以前就已經掛心著日本的創作跟音樂。雖然說這首單曲是〔為了支持日本的情歌〕,是對日本有著很強的思念的,但是我想對於海外也是很有影響力的。

記者:對於堂本剛這個人,音樂表現這個東西,最初流露著自己的個人悲傷跟孤獨感呢

剛:對呢

記者:透過音樂,把〔一邊尋求著活著的強度,向著Fans來彈奏〕作為軸心來體現出來,有著這樣的實感呢

剛:嗯嗯

記者:得到那一份實感,然後個人漸漸把視野拉闊開來,看著故鄉,看著日本。然後看著世界去

剛:就是這樣呢

記者:不過,雖然的確是把視野拉闊,但是同時也會有種向自己自身進逼的感覺吧?

剛:對呢。自己冷靜地在思考到底如何面對音樂的話,就會漸漸回到〔自己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的原點來。回到原點的話,必然地終點就會回到在那裡出生及長大的奈良去了呢。奈良這片土地,在日本建國的時候是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來。從那裡開始向著日本去。怎樣說呢...在日本然後向著日本去,這樣好有趣。我自己覺得天河神社可以讓我可以更深入了解日本

記者:在天河神社中,來面著沒有道理的自己

剛:係,對呢。雖然不是Google Earth啦,就好像從宇宙看地球的時候,走到日本列島,從日本去到奈良,從奈良去到天河神社。同時相反來走一次,感覺就好像回到在地球看著的自己那樣。看去海外也是一樣的

記者:好像很徹底的,這首歌曲連錄音也是在天河神社來進行

剛:對的。連Music Video也是在天河神社的能舞台中拍攝的

記者:啊,原來是這樣

剛:Music Video也是有著很多的緣份,巫女的服裝也是我自己的設計

記者:想要達到怎樣的目的

剛:雖然好像看出來是男的,但是也可以看出是女的。不過,卻是兩方也不是,大家要是使用常理去捕捉的話就會迷惑起來。相反地,要是不用常理去捕捉的話就不會有感到迷惑的地方了。在跟Music Video的監督先生談到衣裝的時候,〔覺得巫女如何?〕得到這個Keyword的構思出來唷。然後,就由我去設計這套衣裝

記者:原來如此。個人來說,非男非女的這種樂趣,從剛先生的歌聲之中一直也感受到的

剛:我自己多少也有這份自覺。看著完成好的music video的時候,好像有一份訴說著"到底有什麼我該記起卻又沒有記起來"的感覺。歌詞之中也有一句〔想起來的〕,感受到的事情,想到的事情。這也是這首歌曲一個很大的主題。我所感受到的事情,在音樂之上經常說出來,但是"想起來的"感覺,平常很少會把它代為言語呢

記者:這份回想,實際上並不是剛先生感受到的記憶,而是更加觀念化的東西呢?就好像面向著作為日本人在奈良出生成長那樣

剛:對呢。不只是感受,而是希望"想出來"。所以,雖然不知道會不會得到許可,卻希望這首歌曲可以在神社來錄音。跟宮司先生商量,立即就獲得他的一句〔可以唷〕的。〔現在為止有人試過在天河神社錄音嗎?〕〔還沒有過唷!〕的

記者:嘛∼∼這是當然的吧(笑)

剛:嗯(笑)〔因為有很多不同的器材的,請要好好小心不要損壞(神社)〕的傳達了。因為天河神社在深山之中,當日把器材帶去了。在想到底在那裡來唱好呢,卻得到宮司先生平常朗讀祝詞的地方。就正正在神殿的正前面。我跟神殿之間雖然有個井,不過原來龍神在那個井中。然後為我打開了神殿,一邊看著弁財天,一邊感受著來唱歌。最初在這個地方來寫詞,在東京來整頓,然後又回到這個地方。以這種心情來來回回唱歌,不過在第一Take的時候就覺得〔嗯∼∼嗯〕(不太順心)的

記者:為什麼呢

剛:怎樣說,就是自己的歌聲之中有著太過"想要唱歌"的感覺了。然後想,〔對啊,應該要"零的創作"〕

記者:"零的創作"?

剛:這樣說比較艱深,就是要停止"唱歌"。以感覺用言語傾瀉出來。就好像把祝詞奉獻上去,來跳舞,向神來奉獻的感覺。嘗試這樣做的話,我發出自己到現在為止也沒經驗過的聲音來

記者:那次的錄音,時間大概花了多久?

剛:晚上九點開始來唱,撤收的時候過了深夜的十二時,所以大概是三個多小時吧

記者:不過,那真的是個很厲害的環境呢

剛:"的確是很厲害的環境呢"一般也會這樣想,但是從實際在那裡唱歌的人的角度來看,有種好像必然的感覺。像是音樂,起源,服裝,化妝,跳舞等等,在日本本來就是從"神道"開始的。然後印度及中國傳入佛教,所以才會成了"神佛習合"來。(momo注:所謂"神佛習合"= 日本以前曾經有一段時間,神道和佛教不但互相影響,甚至有融合在一起的現象)到了明治時期,新政府立例把"神佛習合"廢止。不過,還是存在著沒有分開"神"跟"佛"的地方,及把"神"跟"佛"分開的地方。然後,我們就出生了。天河神社中,雖然是"能"的舞台,卻沒有規定非進行"能(劇)"不可。樂器也好,什麼也好,來演奏就可以了。

記者:包容力很廣呢

剛:對。不過,在包容力廣不廣之前,我覺得那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要是說成向神樣來奉納的話可能太硬板了,但是就好像跟神樣來共存著,把道理丟開,以音樂,舞步,服裝,化妝來表現。這樣就可以來體感什麼是活著。不是+1不是-1而是零的創作。在天河神社來唱歌的必然性非常能夠感受出來

記者:可以更加具體地說明"零的創作"嗎

剛:例如說,現在不是很多Artist以個人的希望來跟唱片公司解約嗎。因為如果以個人來做的話,對自己的創作是最好的,有著這樣的感覺的人越來越多

記者:踩到"音樂Business (商業)"的存在形式呢

剛:對呢。因為也有人覺得個人來做音樂比較好。有些人是因為有錢所以可以這樣行動,有些人雖然沒有錢但也行動了。這是因為自己把靈感成形的時候,如果跟感受性不配合的人一起來做的話會很痛苦的。在創作的現場,那些以些微不一樣意見來活著的公司職員跟丟開道理來生活的人無法達成一致

記者:不過,那些(在思考方面)多少有點差異公司職員,其實也抱著希望能把Artist的音樂能夠擴展開來讓更多人聽到的心思的

剛:對呢。不過,我覺得也有很多人會對於〔自己的作品卻要在別人的道理及體制下來向世間發放〕感到疑問。正因為是這樣的時代之中就更加所以然。所以就來行動了。自己所表現的音樂跟真正能夠共有的人一起來製造,跟能夠共有的人一起來追棒。可能,大家為什麼會行動是因為他們很強烈地認為銷量是其次的事情。租錄音室很昂貴,就借餐廳來錄音,然後在那裡錄的CD,請朋友來幫忙設計封套,然後在互聯網上販賣。販賣的手法跟價錢由自己來定下,或是有時候讓聽眾自己來決定。這種以自己的方式把自己的message聽眾來支持著的方式,我覺得就是〔零的創作〕啊

記者:原來是這樣呢

剛:那些人在那種環境下生出來的東西自然地就會得到世人的支持。要是在那邊踩停煞車,或是被蒙蔽了一部份來出版的話,就什麼也無法生出來了。因為有著這份心意,我追求著〔零的創作〕的結果,就是在神社來唱歌

記者:剛一直也在創作出屬於自己的音樂,在天河神社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嗎?

剛:對呢。即使不是我也好,在神社中來錄音的理由,因為租錄音室的費用很昂貴也好,單純地想在那裡唱歌也好。而且,有個詞語〔向神懇求〕或是〔Kakekomitera (要是感到苦惱的話開解你的地方)〕,Artist感到不安或是迷失的話,神社跟寺廟作為拯救你的地方,一點也不奇怪唷。所以現在對於面向著〔零的創作〕這件事,其實我一直也想做的。這番說話我也有跟宮司先生談過。宮司先生說〔堂本先生,天河神社的磁場數字表示出來的話是0唷。就好像在母親的母體之中的土地來呢〕。聽到這番說話時,就覺得〔緣結〕這首歌曲是這片土地所引領著我而生出來的

記者:〔緣結〕是向著日本的人們? (←這句翻很怪,抱歉(笑)算了,反正是記者的說話(爆))

剛:對呢。希望大家可以回想到美的日本,麗的日本來。可能會有人對於我的行動感到〔噯!噯!怎麼了?〕的,不過,現在大家不也是正在處於希望改變日本,希望為日本做點什麼的情緒之中嗎

記者:對呢

剛:投放出一首支持著日本的LoveSong出來,這是我作為Artist的行動。在四月六日出版,也是跟這首歌曲有關係的人在感情上以及考慮很多方面下來決定的。我的生日是四月十日,那一天也是東京都知事選舉的日子。因為〔音樂與人〕的訪問談到這麼仔細的地方去,所以就來告訴你這首歌曲選在這個Timing來出版的理由

記者:就是希望這方面的意識可以更加高呢。還有一點比較在意的是,在音樂方面,好像近年來,很多首樂曲也是從纖細的鍵盤音色先開始的,是為什麼的呢

剛:從以前就喜歡鍵盤跟弦?的音色。輕盈,但又多少帶點悲傷的音色。我彈鋼琴的時候,就是無法逃避的時候,辛苦的時候,悲傷的時候。去年,我彈鋼琴比較多,是因為那正是這樣的一年。

(momo:那我是不是該希望他不要再彈比較好)

記者:沒有從吉他中聽到嗎?

剛:吉他呢,對我來說是想要彈的時候就來彈的形象。鍵盤不是這樣來彈奏的感覺

記者:更加,無心的感覺?

剛:嗯,能夠說的,就是雖然失去的東西很多,捨棄的東西也是很多。雖然失去的東西很多,但是得到的東西卻不多。來捨棄多餘的東西呢。從那裡開始的事情很多,並不是1而是以著0來走著

記者:這首歌曲希望能夠更加向更多的人傳達出去嗎

剛:嗯

記者:不過,在剛的位置上,在音樂的部份上來獨立著,換句說話就是"疏遠"著。我想剛在這方面一直跟自己對待著。在這方面,現在是怎麼想的呢?
(momo:老實說,我不知道記者在問什麼(爆)反正剛回答他的也是答非所問,所以隨便看看問題就算吧^^;;;)

剛:嗯...這首歌曲,我覺得散發著年長的人比較容易接受的氣氛。我自己也覺得這樣很好。這樣的樂曲我自己到了年紀比較大的時候也可以唱,而且也是一首只有現在可以唱的樂曲。所以...完全否定的人不聽也罷,不過要是一點點在意的話請試試來聽聽看。因為,正在唱著日本唷

記者:不想把沒興趣的人也卷進來嗎?

剛:要是想把那些人也卷進來的話就會用更加招搖更加響亮的方式了。不過,要是這樣做的話對我來說就不是0了呢。所以,這樣的樂曲,這樣的行動,就只有〔欲〕。徹頭徹尾的,我以0來活著


(momo:翻完了∼∼∼∼∼∼打了六千五百個中文字(汗汗)終於>.< ∼∼∼九個晚上之前我就已經一直期待著打這句說話(笑)全年最難翻譯的一篇訪問∼∼應該是兩年內查最多字典,最難打的一篇吧。昨天因為卡在一句老是寫不出中文來,問我的良師Vera同學,Vera說〔幸好我家XX(她現在是別個J家飯(爆))從來不會有這種訪問要翻譯!(爆笑笑笑笑)說起來,其實好像整個J家上下,有幸接受這種對於音樂制作進行深入訪問的人大概就只有我們家這兩隻了。畢竟,他們兩個是J家上下,投放最多意見音樂上的(這樣說不知道會否被別團的飯打死(笑))總之,老實說,我自己也沒有把握完全掌握他的意思,以及沒把握能否把它傳達到你們心中去。我也敢相信日本比我好的人應該可以寫得更好的,如果出現麻煩請PO個參考版來讓我學習。嘛∼∼反正我已經盡力了。希望大家能夠得著點什麼就好。以上〕

我的四連休來了∼∼∼
翻完這篇我可以盡情休息了∼∼∼
YEAH(笑)


momo奴隸獸


4月14日 晚上22:17pm

抱歉, 因為家中裝修現在一片混亂, 所以只是先掃簡單的讓大家看
左邊是昨天發賣的04/16 TV Guide, 右邊是明天發賣的Oricon Style~~


兩張照片並排一起的威力vvvv

咬耳朵二人組最高~~~~(大叫)
親密度100%~~~~~
v

而Oricon最好笑的一張是, 二人世界時町田在後面偷偷聽的樣子, 那表情實在是太棒了vvvv


兩人實在是太可愛了太可愛了太可愛了(又要講三次)(笑)

momo奴隸獸




4月12日 凌晨5:10am

3月31日的SusumeruPIA

(先感謝友人幫我掃這本,因為這本東西這邊已經不再售賣了mo_mo
想起來,那天你給我的奈良照片我還沒有整理好(汗)明天再上傳吧)



前文談到跟媽媽姐姐一起到天河神社參拜的事情, 內容跟之前翻譯的差不多, 跳過

記:原來歌曲有著這樣的背景。Vocal的部份再錄的原素是在那裡

剛:因為想要從"零"來創作。基本上,我在創作的時候經常處於虛空的狀態。就是不讓其他事情進入的狀態下來做出東西來。"不會聽別人的作品,也不會去考慮別人的生存方式"以這種"無"的狀態。〔緣wo結ite〕是以這樣的狀態下生出來的,從那邊開始就會跑出+1或是-1的要素來了。〔沒時間唷〕〔之前沒有過這樣的例子〕嘛∼∼這些也只是因應著大人的事情而說的傢伙而已(笑)看見媽媽的眼淚之前,剛好我在考慮要把自己溫柔的部份捨去的時期

記:要把溫柔捨去嗎?

剛:對呢。相反說,我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把溫柔捨去過。對於跟"零"的創作沒關係的事情上,我總是配合說著〔嘛∼算了吧〕。不過,這樣子跟生出來的樂曲根本沒有關係,跟聽的人更加沒有關係了吧?的確,一年前就已經錄好音了。不過,因為有了+1及-1的要素纏進來了,所以由我來提出〔那麼來延期出版吧〕。然後,再次聽著自己的vocal的時候,果然被那些+1跟-1的地方拉扯開來。不再是"零"了。所以,就決定要重新錄音。然後,突然想到〔要是在天河神社來唱歌會變得如何呢?〕胸口變得高鳴起來∼∼ 記:所謂"零"簡單來說就是"原來的自己"嗎?

剛:對呢。因為執著於"零"的創作,所以來延期出版以及去到天河神社來唱歌。而且,那更是平常宮司先生祝詞的神聖的地方來呢。奇蹟地在條件限制之中,對於錄音可完全一點問題也沒有的情況下讓我來唱歌,但是我的歌聲卻不行。跟我在錄音室錄的完全沒有分別。可能是太過想要好好地唱出來,又或是擔心著這樣唱的話不知道能不能夠傳達出去。那個時候,最終發現,這樣唱是不行的。以前,在演奏樂器的時候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

記:是什麼回事呢

剛:例如是,彈Keyboard,由於我是獨學的,我就只是知道這樣彈的話就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僅此而已。最初跑進腦袋中就是如何正確地彈,但是怎樣的演奏才能夠向人傳達,可不是這樣的一回事。就好像從上面俯瞰著鍵盤上手指的舞跳那樣的感覺。要是用差不多的感覺來唱歌的話,就開始唱出連自己也吃一驚的聲音來。然後錄到成功的take,然後在那個地方來感謝天河神社。

記:原來是這樣。不過剛剛提到的〔歌詞好像從天而降〕,〔被神社呼喚過去了〕等等的,好像有點超自然的,很難傳達出去呢

記者:剛先生,明明知道很難讓大家明白,卻打敢說出來呢?

剛:不,我當然知道唷。而且我更加知道雜誌的訪問有文字數的限制(笑)不過呢,要是因為有文字數的限制因而說出〔那麼,今天就草草地講到這邊好了〕的話,這樣就變成是我的問題了。即是說,不把+1或是-1的要素放進去就無法得到了。"零"就一生也無法傳達出去。口中一直說著以"零"的創作為目標,卻如果這樣敷衍混過去,就會變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了


記者:〔緣結〕是一首對日本的愛歌。唱出〔國家〕這樣大的主題出來時,會不會也有被錯誤誤解的可能性?

剛:完全明白你在說什麼。〔那個傢伙該不會是想當個政治家吧?〕可能也有人這樣想。不過,一個純粹愛著作為artist的人生,有著自己想要傳達的訊息也是很當然的吧。我,希望可以做出把在谷底包受著悲傷的人拯救出來的音樂而已。不是麻醉藥也不是鎮痛劑,而是希望做出治療的藥出來。在音樂的世界中,那些像是不是麻醉藥跟鎮痛劑的,那些甜蜜的情歌,以甜蜜的chord來進行的音樂,依著那種方程式就可以做出來,但是,真正能夠把人拯救出來的,換句說,真正可以令到人們動身的東西,把無法看見的東西展現出來,把無法聽到的東西讓大家聽到,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了


記者: 那麼, 剛對於的日本感到怎樣呢

剛: [來試試從想起來的事情開始如何?] 我是一直思考著這樣的訊息的。專業的政治家來建立新的政黨,讓我們見識到大人的欺負。然後我們卷進了不平不滿的漩渦之中。不過,現在重要的,我覺得是"個人" 。不要依靠政治家,不要等待救世主,而是每一個每一個日本人,從想起美麗的日本來開始...因為"回想起"這事情是任何人也能夠做到的,要是大家也能夠成功地想起來的話,那麼一定可以拿回美麗的日本來的

記者:這樣的想法,也有Anti-technology的思考在當中嗎?
(momo注:Anti-technology=反技術 (反對以犧牲人道主義利益和價值進行技術研究取得技術進展))

剛:不,沒有。因為啊,〔緣結〕我自己也是靠電腦這個科技來寫的(笑)我覺得,Low-tech(低科技)跟High-tech(高科技)的共存絕對是很舒服的。要是太過低科技的話就很無趣了,太過高科技又會很寂寞

記者:雖然是個人的話,我前陣子去過沖繩的西表島旅行,當地的友人家人是過著半自給自足的生活,在海中打魚,在山上狩獵

剛:完全是低科技呢(笑)

記者:作為在東京生活的人,在當地感受著時間緩慢流逝著及欣賞著海洋的美麗,即使是這樣,但是也希望五歲長男可以在成為高中生的時候來看看東京呢。換句說,並不是那一邊比較優越,而且是不管是那一邊日本也是一個美麗的國家

剛:跟我完全同感呢。像是這次〔緣結〕的Promotion,本來打算把歌詞印成一張特大海報,然後找一座很高的大樓掛在那裡。在那張紙上只有印著歌詞跟我的名字,路過的途人會一邊想〔那是什麼?〕然後讀著歌詞,不知道這樣會感受到什麼呢。用這種以紙傳散出去的低科技方法,我想會傳達出什麼來的。另一方面,要是使用高科技的電子媒體也有其好處的。實際上,使用電腦跟互聯網的話,把只有寫著歌詞及我的名字的素材上傳...然後,就會產生出只是單靠用紙來傳達不可能的快速傳播速度來。不管是那一方面,我是相信著我言詞的力量,及言靈的

記者:音樂的力量又如何呢?音樂是有著小說跟電影也沒有的魔法。堂本剛,在音樂方面有著怎麼的力量呢

剛:音樂的力量..是有著可以把人拯救的力量。當然,小說跟電影也是有這樣的力量的,不過只有音樂的厲害度,是可以讓心臟鼓動起來。人類的司令塔(心臟/ 靈魂)是隨著音樂來活動的。BPM(音樂頻率)上升的話,鼓動(/心跳/情緒)也會加速起來,相反BPM下降的話,鼓動就會平靜下來,根據音樂心臟來反應著。音樂,因為可以令到人類的司令塔活動起來,可以令到人來行動,所以不是也可以把人拯救嗎。我自己,因為有過想要尋死然後被音樂拯救過來的經驗。嗯。我覺得音樂絕對是有著可以把人拯救過來的能力的。還有,這可能是偶然,〔緣結〕的cw〔赤之Singer〕,要是用耳機聽的話,可以聽到我的心跳聲的。



記者:〔赤之Singer〕,聽到在唱著心臟〔在活著〕的時候,那一節非常有印象

剛:那首歌曲,是在錄音現場突然靈光一閃想到,把我在聽〔赤之Singer〕時候反應過來的心跳聲收錄進去的。那一瞬間,有點像是"零的創作"般的感覺,現在說起來讓我再確認出來,我是希望大家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想起〔我(女),現在在活著〕及〔我(男),現在在活著〕。所以,真的很感謝像這種有關"零的創作"的訪問,因為自己之前不曾留意到的事情讓我可以再三確認出來。不單是美麗的日本,人跟人之間的互動,讓你想起什麼來也是很重要的。

記者:在日常生活中,記著即使是微小卻很重要的事情。雖然這是很重要的,不過由於太忙碌了有時候也會忘記起來

剛:因為不是直感力唷

記者:是直感力嗎?

剛:例如是,在談戀愛的時候心臟不是會高鳴起來嗎?即使不是戀愛,在面對著公司的高層時心臟也會率直地噗通噗通地跳動。越是成了大人,為了不讓周圍的人看得出來自己心臟的悸動就越裝出一臉平靜。無法變得率直。不過,要是從心臟的角度去考慮的話,那不就是在說謊嗎。因為啊,現實就是根本在噗通噗通著。所以,用我說講"零的創作"來說的話,這就是+1或是-1了。那麼為什麼很多人選擇要說著+1或是-1的謊話,把自己心臟的噗通噗通無視著呢?就只不過是因為為了事情跟方便自己(自私)而已。要是連這份自私也可以放下來,就可以來相信著自己胸口的高鳴,然後那個時候真正的答案就會出現。明知道是這樣,卻因為考慮著自己或是順著自己方便這些道理,無法相信直感力,最後變得很困難地活著

記者:明白。(momo:記者好厲害,我看了及打了三晚通宵也還沒有攪懂(爆))雖然是明白這樣沒錯,但是很困難地活著的人佔大多數

剛:正因為如此,所以"回想(記憶)"很重要。有傳說講到,原來Love Song是從奈良開始的。在平城京生活,有著因為身份高低因而無法相愛的男女。所以,像是〔萬葉集〕中那些歌唱著愛的詩句,試想一下當時的環境跟狀況根本截然不同,但是,唯一絕對不會改變的是,在戀愛時候胸口高鳴的這個事實。那麼,要是說到底什麼改變了?只不過是我們的心情吧。(剛敲著心臟的位置一邊說)這個孩子(心臟)一點也沒有變。變的,只是我們因為被規則及體制控制因而改變而已。結婚,一張紙,蓋上印。但是,人喜歡上另一個人,本質上,不管是紙還是印,也是不必要的。我覺得,現在的日本人被體制跟規則弄得迷惑了起來

記者:的確,現代的社會上蔓延著的,並不是〔想要○○○〕,而且〔不可以不○○○〕的狀況

剛:當然,我是明白有很多人有著很多的不安跟迷失。因為我們活在連總理大臣也在改變著這樣不安定的國家之中。大家也感受不到將來會有著一個很明確,很光明的未來。不過,只有一個事情是清楚知道的,就是心臟高鳴著這個事實。每個人心跳的速度以及生命的長短是不同的,不過,當心跳噗通噗通,胸口高鳴著的時候,心臟是會告訴你的。每一個人每一個人來想起來的話,我很想透過〔緣wo結ite〕來傳達就是美麗的日本也是可以拿回來了。我自己一邊在做著〔緣wo結ite〕這首歌的時候,胸口非常高鳴啊。所以希望今後也可以,自己自身真的覺得〔很快樂!〕的時間一點一點來增加,向著音樂來前進。要不是這樣的話,我出生就沒有價值了

記者:訪後後兩日,東北地方地震直擊著這個國家,是未曾有過的大慘事。失去了無數的生命。現在在被害地還存在很多在嚴峻的環境下逞強地生活著的人。在這個時候,日本人都在考慮著到底自己能夠做的是什麼。
音樂可以拯救到人嗎?
這個回答不是被害地的人的話無法適任來回答。在911恐怖襲擊的時候,即使在自由之國的美國中〔Imagine〕被禁播。唱著〔來試試想像一下〕的John Lennon,以及在訴說著〔把事情想起來〕的堂本剛。這份心意一定是共通的。在十六世紀活著的小說家曾經留下這樣的一句說話〔在有著音樂的地方,真的罪惡是無法存在的〕。希望盡快,音樂把人們的胸口高鳴的日子可以來訪。



momo後記:又是翻譯了三天三夜的一篇訪問(吐血),2011年當剛踏進他的生日時,我就是一邊在打著這篇訪問。那時候一邊在想,到底要向他送上怎麼的祝福?要寫篇什麼更新來祝賀他的生日?然後打著訪問的時候我就明白了,對他來說,我想他會寧可我花時間去翻譯他的說話,多於寫那些給他的祝福吧。這樣想,雖然是很"勝手"自作主張的單方面想法,嘛∼∼但是我從小就是依靠直覺活著的孩子,而通常也是蠻準的(笑)這就是他口中的直感力吧?.....在看著翻譯的你們,很大部份人也是海外的同學,剛口中的"日本人""日本這個國家"等等的字句,可能你無法很投入去明白。但是你試想一下,我們有那一個也何嘗不是生在一個動盪的社會及國家之中?一個國家美不美麗,是取決於人民的。如果每一個人民也活得漂亮的話,那個地方自然就會變得美麗。做什麼事情也好,來想一想,會不會丟自己的臉,丟自己國家的臉。不要以為在別的地方講自己國家的言語別人聽不懂看不懂就可以放肆,因為做著這些醜陋行為的你會成為你自己國家的笑柄。再想一下?不管在那一個國家也好,如果人們把自己的私心丟掉,把自己的物慾貪心也丟掉,以人跟人之間的相處連繫為最重要的基礎去考慮的話,社會上不公平的現象,政客各自為了自己政黨的利益而無顧人民的生活,等等這些事情是不是就可以得到減少?剛的說話,看起來好像很難懂,對,沒錯,是真的很難懂,但是細心一想,其實一切也是很簡單,一切就是出於最無條件的愛。這樣,會不會比較易明白?

momo後記:一直也說,其實我的愛也可以很膚淺的(笑)看到他們兩個可愛的笑臉大叫"好可愛∼"看著好笑的電視內容來大笑,來掃掃可愛笑臉的照片你們看,丟個電視片段出來讓大家萌一下,那真的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但是,每次看到他們的訪問時,就會反問自己,難道單是看著他們的笑臉就夠了嗎?不想要多明白一點他們背後的心意嗎?所以,真心的,雖然我知道我的中文真的很爛讀起來很辛苦,而且也可能會有日文翻錯的地方(←如有發現麻煩請指出),但是,我是真的希望你們也能夠花時間去閱讀,所以才有這個網站的存在。這裡,不會永遠存在的,所以為了你們喜歡的那兩個人,請努力去花心機了解他們的文字及生活吧。以上

 



4月11日 上午04:00am

訂購奈良日日新聞已經截止了. 謝謝大家配合程序
有訂奈良日日新聞的同學應該已經收到我發出的確認郵件了
麻煩要是沒收到的話請告訴我一聲

好, 繼續去翻譯那幾萬字~~~

momo奴隸獸



4月10日 上午10:00am

剛, 生日快樂~~~~
今年能夠為你做的, 除了在twitter跟你說聲生日快樂, 幫忙大家訂報紙等等之外就是努力把那堆雜誌翻譯完~~~(我覺得比起長篇大論地祝你生日快樂, 這樣子好像比較實際吧? (笑)
昨晚在一生懸命地努力著, 不過還是沒打完(笑)
今晚會繼續努力的了

剛才的iitomo增刊號播出一級可愛的未公開部份


未公開(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flTVIgTQyE

未公開(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y9cBWmRFcw

好, 出門去吃蛋糕(笑)
momo奴隸獸


4月9日 下午4:11pm

忘了要放這個
4月6日的iitomo, 水川asami介紹Tsuyo時那部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pJIPtj_d60
看完這個你就會明白堂本剛那天那個可愛的手勢是在學水川的了
不過, 模仿比真人的更可愛唷vv

momo奴隸獸


4月9日 凌晨03:24am

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 今晚先丟這個上來
感謝去了奈良的友人拍這個給我
那四款不同文字的海報之中,
中文版 (日本的美麗心靈)

另外, 那堆訂購奈良報紙的電郵我也有收到的, 等我處理完後我會一次過寄電郵給大家的
謝謝


4月8日 凌晨02:00am

 

2011年4月22日奈良日日新聞Weekly Naranichi會刊登堂本剛[緣結]的訪問
因為收到井上小姐親切的回覆, 但是為免引起太多麻煩, 所以決定限定數目的團購, 如果同學們有其他朋友可以代為購買的話, 請向朋友們那邊購買吧

4.22 奈良日日新聞團購事宜

1. 根據上次的做法, 這次也是同樣地, 先根據我所訂購的數目, 他們會猜測一個連同航空速遞郵費的總數, 讓我先付一個數目. 然後, 再根據他們寄出時候所真正需要的運費, 如果有多出來就會把錢退回來給我, 少了的話我就會再過戶一次給他們

2. 由於本人有日本銀行戶口, 所以可以直接在日本過數. 但是日本銀行過數, 中間是需要收取一個小數目的手續費, 上次的過數手續費每次為$168yen (*參考, 可能有異) (所有人一起分攤)

3. 所以, 需要付的總數為

總數=奈良新聞每份 $210Yen + 第一次匯款手續費(*分攤) + 從日本郵寄至香港的費用分攤(*分攤) + 有可能需要的第一次匯款手續費(*分攤) + 從我家寄出到你手上的郵費及包裝

提供大家參考, 上次最後每份所需要付的總數大概為400yen左右 (*參考, 可能有異)
Yen的匯率為100yen=9.62HKD左右 (這是1月把錢放在日本戶口時的匯率, 因為已經放進去了, 所以即使現在匯率有變也跟我跟大家收的沒關係, 請在了解此狀況同意後再跟我一起團購)

4. 一切講求信任, 跟上次一樣, 我會在報紙收到以及發出給大家之後, 才會收取你們費用的.

5. 由於貨物先發到你手上才收錢, 所以如果答應了要購買的話, 麻煩請不要逃掉, 否則我要蝕錢. 及又, 請明白一切以上做法後, 認為本人值得信任, 及當中絕對沒有多收你們一毛錢的人, 才跟我訂購.

6. 報紙發出後, 請在兩日內以銀行匯款. 不接受現金

7. 如果本人認為訂購者當中有麻煩的人, 沒有照足指示, 我會自行決定取銷其訂購的.

8. 這次也是只接受香港本地, 及台灣的同學訂購. 台灣的同學, 跟上次一樣, 我的台灣朋友會協助收大家的錢, 她會提供台灣銀行的匯款資料, 報紙由我那邊直接寄到你們手上.

9. 如果需要訂購的同學, 請清楚填好以下資電郵去momofufufu@gmail.com

電郵subject: 訂購奈良日日新聞4/22
A名字:
B發送至那個地方: 香港/台灣
C電郵地址:
D需要全份報紙還是只需要有堂本剛那頁 (因為從我家郵寄至你家時郵費會有所不同)

由於分發等等, 及要麻煩到台灣的友人幫忙, 所以我不會提供太多數量給同學訂購. 到了差不多我認為需要截數訂購的時候我會在留言版通知大家的

訂購電郵截止日為: 4月10日晚上23:00pm
(會根據訂購人數多少可能提前截止, 敬請原諒)


訂購成功的同學, 我會在下星期一,發送電郵給大家跟大家確認


4月7日 早上11:50am

今天iitomo到yu-suke了
yu-suke跟tamori談到剛不是亂作的, 而是兩人真的很友好, 可能共通點很多等等的話題
telephone接龍的版上, 今天貼出昨天上來賓的照片時,選用了這張
好可愛唷vvv

剛剛早上收到奈良日日新聞的井上小姐回覆了
這次也會發送海外的, 截止數目日子為4月15日
我在考慮團購的問題
晚點可能在留言版發表詳細
現在先工作


4月7日 凌晨02:00am

初回A記好看完PV後再繼續看下去, 還有大概5分多鐘的內容及預告?!(笑) 的
看著初回B的DVD, 眼淚自然流下來, 我們現在活著, 真的要好好感謝(-人-)

小mo終於睡醒了肯從我的電腦上走回自己的床床了vv(笑)
問題是, 我突然又很睏了(笑)
先掃一張放上來
訪問明天有空再努力 (打一篇他的訪問要死很多腦細胞的, 真的)

兩本也是可愛到不行不行不行的地步
這兩本翻譯…..請等侯~~~~(mo_mo)

音樂與人5月號

3月31日的SusumeruPIA

 

 


4月6日 早上11:50am

太可愛太可愛太可愛太可愛太可愛~~~
晨早見到這樣可愛的人怎麼辦(笑)
剛在出演iitomo之前更新了twitter第六封郵便
剛: 本日發賣, 緣結, 一起去吧~~~
然後就是今天的iitomo~~~~~
那顆頭怎麼可愛了這樣多~~~啊啊啊啊


不要外傳
第一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A93dFj1wWY

第二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goVpJbFWXo

第三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IvTeuHxwyg

 

 


4月6日 00:50am

巫女好厲害~~
在京都車站放的"緣結"Poster原來有四種不同文字版本
1. 日本版 (日本no心)
2. 英文版 (Japan beauty)
3. 中文版 (日本的美麗心靈)
4. 法文版 (La beaute' japonaise)

本來要更新susumeru, 但是還是未看完那篇訪問 (噗) 抱歉抱歉

 

先來更新這個, 明天出版的an an #1737 期
實在是可愛到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的地步>.<



訪問前半談到跟媽媽去旅行時到了天河神社的事情
談到媽媽看到那個特別開放給他們那間有神樣的房間時流淚的時候

剛問[怎麼了] [不, 太美了] 接觸得到美麗的東西時流下眼淚, 又或是因為回憶自己的人生當中的種種因而流下的一行眼淚。要是能夠感受到這樣的話, 到底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於是就在那個地方來寫下歌詞來

剛:這個國家有著的四季, 我們作為日本人, 也有著屬於自己的色彩。要是每一個每一個人能夠明確地認識到自己的色彩時然後來活著的話, 那我們所居住的日本絕對會成為我們想要居住的地方, 在眼前也會出現希望來。這份歌詞, 是以前或是以後也寫不出來的 (←就只有現在才寫得出來)

歌詞之中有一句: [眼睛、肌膚、新的顏色、各有各的色彩就好]
剛: 我覺得, 不如從不同的角度再次從[零]來思考一下不好嗎? 並不是男人或是女人, 不是上司不是下屬。人種宗教觀等等, "加""減"這些全部也只不過是雜音。例如是我們的生活之中宇宙人終於來了, "因為是宇宙人所以不行"或是"因為我們是地球人" 要是只是單純這樣去說明的話是無法成立的。到底應該要把宇宙人趕走, 還是我們來退散? 不過, 要是從"零"去思考的話, 可能就會變成能夠說出"有請~~請慢用" 。這個, 如果你把以上的說話變成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紛爭)來看的話, 其實這正正在我們身邊發生著(笑) 不要被道理及眼睛看到的事情所支配著, 把那些東西丟開, 相信自己的直覺來生活, 這不是很重要嗎。我自己也是相信自己的直覺, 要是宇宙人來到的話不會戲弄他, 他們坐電車也不會用手機偷偷拍他們照片的(笑) 日本人本來就是有這種器量做得到的, 現在, 來重新回想一下那份情操不好嗎

(後面大概也聽過沒什麼就跳過了)

好, 明早iitomo見vvv


4月5日 12:01am

今天早上的iitomo
來賓: 水川asami

水川asami談到剛, 而且"明天的telephone"也要請剛上去
水: 經常玩角色扮演遊戲, 在拍攝現場。例如是在拍連續劇中使用的東西, 就會即興說[今天這個商品] 對方就說[啊, 係啊係啊] 然後開始玩起來.
Tamori: 對方是誰, 那時候
水: 那個時候..堂本剛呢, 一起拍連續劇的時候

Tamori:耶!!!堂本有陪你繼續玩下去嗎
水: 有啊, 完全投入一起玩, 因為大家也是關西人嘛

Tamori: 對呢, 堂本君是奈良的

TELEPHONE介紹朋友那邊
明天要推介那個人上來
水: 剛才也有提到的, 堂本剛君

Tamori: 哦!!!Tsuyoshi君. 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呢
(電話致電剛中)
剛: 係
水: moshi moshi

剛: 啊, 你好.
水:你好, 你在看嗎

剛: 你幹麼用標準語說話(爆笑)
水: 不, 好歹也是出演電視(笑)

剛: 啊, 原來如此(笑) 不過我的照片…..(爆笑)

Tamori: (爆笑)
剛: 這個…怎樣說呢…應該有好一點的吧…

水:有點發呆的樣子vv

剛:嗯…就是嘛, 對不起呢這樣的照片…

水: 已經行了嗎? 那我要轉電話(給tamori)了
(因為突然不要跟剛談下去, 很爆笑)
剛: 係, 麻煩了
Tamori: 之前很謝謝你啊 (←應該是music station的事)
剛: (聲音變得很元氣起來) 謝謝
Tamori: 明天沒問題嗎?
剛: 完全沒問題唷
Tamori: 那你明天上來
剛: iitomo! (好唷)
Tamori:等你唷
剛: 多多指教

 


4月4日 06:17am(追加更新)

今天早上大混亂
四月開始藝能news各局差不多也重疊了>.< 錄影差不多要死, 編集也大混亂
最可愛是這個
Smap跟KinKi的夢之共演, 全個台這樣大,不知道為什麼就是KinKi那邊永遠也沒空位的(笑)


 


4月4日 03:08am

每次翻譯oricon或是susumeru這種長度這種難翻譯的訪問, 每次也會反問自己很多次我到底在幹什麼(爆)
總之, 又是一份翻譯得很辛苦的長篇訪問
所以, 請給我好好閱讀
Susumeru-Pia還沒有好好看那篇訪問 (又是一篇長度令人頭痛的東西)
不過內容多半有重覆, 所以到時候只是節譯應該就行了

看訪問之前
今天是我的相方, 及老師mimi同學的生日
生日快樂~~~~
抱歉剛才莫名其妙地打電話來, 然後莫名其妙地問了一些翻譯, 但是其實只是在訴苦某人的說話好麻煩(笑) 卻忘了要跟你說一句生日快樂 (笑)
抱歉抱歉~~
生日快樂desu~~
期待我們的約會(笑)

Oricon Style 4/11
(節譯 上半更新)(←其實只有打了1/12左右(汗))
(已經打完了, 更新4/4 03:10)



問: 新單曲[結緣] , 跟上次以雨跟時代來作主題的RAIN已經相隔已經有一年七個月了
剛: 有關這首歌曲的製作, 已經是一年半以前了呢。本來有想過去年出版的, 我自身對這首歌曲有著很強烈的心意, 所以如果中途半端地出版的話就不如不要出版好了,

問: 這次決定好要出版是什麼原因呢
剛: 我是四月十日生日的, 跟東京都知事選舉也是同一天唷。考慮到現在的日本, 而東京作為日本的中心。我覺得每一個每一個人, 這是一個大家應該要更加持有自己的意志來活著的時期, 所以決定了要在這樣的timing下來出版。去年12月左右, 來進行著作業, 現在一邊等著四月六日出版日來渡過

(momo:以下跟music station的talk的內容差不多完全一樣, 因為沒空打MS, 所以看下面就行了)

問: 這本來是以怎樣的發想生出來的樂曲?
剛:約兩年前的春天, 在我故鄉奈良的南部的[天河神社], 跟媽媽跟姐姐一起去參拜。在跟家人一起祈禱的時候, 讓我們進去神殿中, 也讓我們看到弁財天。媽媽一直很安靜的, 向橫一看, 看到她流出一條淚痕來。[媽媽? 怎麼了?] [很美~~~] 的眼淚。說完就一直流著眼淚。我從那時候就希望可以唱出這樣的感情來


問: 這是一份怎樣的感情?
剛: 是沒有道理的感情呢。不是+1也不是-1,而是0的創作。換句說,希望唱出〔無〕的境地,把〔無〕的境地能夠具體地展現出來。那天,因為無法平靜下來,然後向宮司先生拜託,希望做出把那個神社的〔能〕在舞台上唱出來的歌詞來。做出melody後,去到那個神社以及附近有龍神的地方,以自己的直覺走著,然後把感受到的詞句跟melody拿回去呢。然後回去東京,在歌詞寫到〔一滴水跑向...〕〔回到身體的波列羅舞曲的詞是love〕的時候,背部就好像被火燒一樣熾熱起來

問:看到歌詞的時候,如果直向地看,可以看到〔水海天地球體〕連在一起。身體變得熾熱來是因為什麼原因?



剛:不知道為什麼呢。只是覺得背部很熾熱,很可怕唷。而且,當發現原來〔水海天地球體〕連在一起的時候,自己也覺得很可怕。這真的不是經過計算下寫出來的,不經意地...。這之外,還有一些地方像是自己寫但又好像沒有寫過,好像是誰替我寫了,明明看到意義出來,卻看不到自己的意思,在很不可思議的時間軸心下完成的。自己也覺得,明明是自己寫的歌詞跟melody,卻又好像不是我的,一直感到這樣一直繼續著,是一首到現在為止不曾有過不可思議的歌曲。

問:這個,像是任替你寫出來的感覺,以及那份〔零的創作〕可否多說一下

剛:要是問我〔想要創作出什麼來〕,我會回答〔希望做出能夠把在谷底之中悲傷著的人拯救出來的東西〕。所以,以最簡單來說的話,並不是止痛劑,而是治療藥。例如是,要是碰到無法承受的悲傷時,人無法笑出來,不是也無法聽pop的歌曲嗎。〔那種歌曲唱出來絕對會令人元氣起來〕是沒有這種道理跟音樂的計算公式的。不過,無心地,想著希望能夠做出把人拯救過來的作品來,這是很重要的,我不管怎樣的狀況也好,也會一直繼續著

問:有關這次的樂曲,希望以怎麼的心情放進歌曲之中呢

剛:想到做出"零的創作"來的時候,就想到想要在神社中來錄音。致電天河神社,〔希望在那邊錄音〕,得到他們回答〔可以唷〕。在唱片封套中也有揭載著,我坐的位置的前面有個井,龍神就在那個井之中。在裡面有弁財天,所以就是說,我坐在龍神背上的位置,向著有弁財天的神殿,從晚上八點開始錄音。雖然最初開始時無法很順利唱出來,擔心著差不多要放棄了,開始要說出來的時候,就收錄好OK的take了

 

問:好像是很厲害的體驗呢

剛:在外面叫的蟲子停止叫,也沒有車子通過,是非常寧靜之中錄音了。宮司先生說〔沒有東西勝得過祈求〕。所以,我並不是為了唱歌而去,而且好像去祈求事情那般的感覺比較強烈。帶著為了支持每一個每一個國民的這首愛歌去奉納的感覺,而去收錄。

問:不是家人,不是友人,不是Fans,而是"國民"呢?

:雖然我並沒有聽到也沒有見到,就好像有神的存在,被叫到把這首歌曲〔來寫〕,被叫到〔來唱〕,被叫到〔來支持國民〕的感覺。這個"國民"的 Keyword的印象非常強烈地留下來...在歌詞中,〔KUNI國〕這個字,對自己來說這個字很Dramatic(戲劇化)的,在寫的時候真的…毫無道理的,好像被(誰指示著)寫出來,除了很不可思議之外就無法說出其他東西來了

問:唱片封套跟Music Video中,剛自己設計的好像巫女的衣裝,看出好像在祈求的感覺來

剛:我造出東西來的時候,很多時候以好像SHAMAN(僧人)的感覺來做出來。簡單來說,就是把中身空出來,什麼也沒有思考的狀態。然後,當 message突然跳進腦袋之中的時候,就好像收到一份無法不去動身做點什麼的使命感。要說那是什麼,大概就是"直感力"(直覺)吧。在日本,從太古以前大家也是這樣做著的吧,因為有著這份直覺,我們變得更加美麗,力量更多強烈。那份直感力,把message帶進自己體內的這種工作,就是巫女了,所以〔巫女〕就成為了這次形象的Keyword來。在現在的時代之中的大家,自己無法相信自己不是嗎。不過,要是大家一個一個來相信自己的直覺,相信自己的話,就可以關心別人,可以拯救別人了。有著毫無道理的直覺這個Keyword,所以就成了這個形象跟這樣的歌詞跟這樣的melody出來

問:為什麼〔緣結〕會成為歌名的

剛:天河神社除了是藝能的神樣之外,也是結緣的神樣唷。而且,也是跟我小時候上的幼稚園旁邊的神社有著很強的連繫的。友人說〔去天河san那裡比較好啊〕,於是一個月後,收到在天河神社中奉納的Live CD,然後不知不覺地〔天河〕這個Keyword就出現了。宮司先生說,〔我想是因為有著緣份,所以被這樣指引著〕,沒想到會在那裡來寫歌,錄音,連 Music Video也在那裡拍了。不過,想起來,向著那條道路走,然後到達那裡。說了很多次,真的不知道,不過就只有留著很不可思議的感覺來

問:歌詞之中,〔結著緣,走這條路〕,然後之後是〔謝謝〕感謝的心情

剛:現在,我這樣子在說話,是因為有著我不知道的先祖,結合著的愛情而成就出來的。所以首先希望來感謝這一方面,以後也不能夠不一邊感受著連繫著的生命來生存,活著的美麗也非常強烈地感受到。結緣,拖著手,扣著手指,擁抱...就是連繫著。我們是連繫著一起生存的,之後也是不能夠不連繫著。正因為這樣,在只有一次的人生之中,要是你不以自己的色彩來生存的話,就很對不起生命了。要是你不以自己的色彩來生活,這個國家的色彩也絕對無法美麗起來的。為什麼,是因為你一個人說著謊話來生活著的話,你所想像的〔(歌詞)美麗的國家〕日本,是絕對無法完成的。有著這樣的message在當中


問:談到色彩,這首歌曲之中唱到〔鮮紅地綻放〕,在c/w中也有收錄了〔赤色Singer〕,對於剛來說,〔紅色〕是怎樣的象徵?

剛:首先,〔紅色Singer〕是指心臟唷。紅色,雖然也可以聯想到愛,不過要是說那一方的話,是生命,決意要唱出生命的歌曲來。生命會聯想到血液,在胸口中沸騰著的鼓動結集著一起的話,以顏色來變換的話就成了紅色的。最終,巫女跟神社的鳥居也好,在我心中自然地連接一起的,就是紅色了

問:是活著,燃燒著生命呢。〔紅色Singer〕,有剛的心跳聲音收進去呢?

剛:例如是,人在戀愛的時候,要是喜歡那個人的話,不是胸口會有著高鳴的鼓動嗎?不過,為了不要讓那倨人知道,就裝著沒有什麼一樣。明明心臟在高嗚著,卻做出不一樣的態度來,大家這樣地過著日常的生活實在太多了不是嗎。戀愛以外的事情,也是這樣的。剛才也有說過〔要是不依著自己的色彩來活著的話...〕,同樣的,為什麼對著令到自己心動的事情卻沒有進取地向前呢

問:唱出〔把謊話帶離開〕的 (momo:我想這是"赤色Singer"的歌詞來的,因為還沒有收到歌詞所以不確定)

剛:因為我們是伴隨著很多不同的事情一起活著的,跟高鳴著的心臟一起,對於令能引起你心中鼓動的事情,開始來走著這樣的行為是必要的。對於讓你心跳的事情,不可以不從自己那邊走過去接近...因為在意到依著道理來生活也無辨法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覺得就來實行就好。所以,首先,希望大家每個人每個人可以回首看一下"零的自己"。閉上眼睛,耳根清靜,來感受一下胸口中的鼓動。希望把感受到的,成為自己的行動來。要是每一個人也行動的話,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色彩,也可以看到對方的色彩來。我覺得,要是不以自然的心情來回到"零"的話事情是無法向前邁進的。講得容易明白一點,像是愛一個人的心情,擁抱人能夠變得安心,相反地被擁抱所以心情放鬆下來。雖然這些也是小事情,但是卻會令人想起非常大的事情來呢。

問:對於剛來說,回到"零"的作業,是等同於"回到就這樣的自己"嗎?

剛:對呢。就是回到真正的自己來。大家作出來作為偶像的自己。換句說,雖然在偶像之中來活著,現在並不是偶像的,而是實在的我為了唱歌而活著。不是夢,唱出現實來,要是能在從當中生出希望來伸出手幫助到別的人的話就好了。到現在為止只不過是回到真正的自己,透過這個作品,回想起"本來的自己",一邊回到那邊一邊來成長著。

其實還有一頁是讀者來信, 還沒有看, 明天有空再努力
現在要趕去錄今早的wide show
留言版見

 


4月2日 17:00am

富士super news 17:53

4月2日第二日marching J 我們家兩隻也有出現
剛剛新聞播了一點他們今天的樣子 (可惜今天集中報導SMAP所以沒報KK他們的comment)
不過從現場去了的同學報告看來, 中居今天又在耍他們兩個vv呵呵
"在這樣的時候因為只有兩個人所以要更加融洽唷, 來兩人給我對望一下" (笑)
剛: 我們兩個關係好好唷, 做完演唱會也有一起吃飯vv
今晚"加油吧生放送"交給你了, 中居!!!


4月2日 03:30am

 

富士super news 06:04-06:12

本來黃昏的時候立即一次過把這個更新放上來的
但是弄完照片打完日文報告後就被拉走了
中間分界二人組最棒~~~~~~~~~~(笑)
會動的好像其他地方已經有了, 我就不render file了
萌的地方太多了>.< 明明只是兩分鐘不夠的片段(笑)
一開始光一先走上樓梯, 剛跟在後面,
然後到達台中間的位置時, 萌來了~~回頭溫柔地看Tsuyo是怎樣>.< 二人這樣最可愛>_<
兩人沒有set頭髮造型, 二人一起中間分界又是怎樣? (笑)
兩人的服裝根本是事前商量好的吧? 否則為什麼這樣相似(笑)
單是看這些就夠萌了~~
然後, 明明募金箱是在左邊, 為什麼站在光一右邊的剛會先捐款的? 然後光一那個碎唸的老頭臉從外套的袋子中拿出捐款的樣子實在是太~~~~太~~~~太笨的感覺(笑)
這兩個怎麼這樣可愛>.<
晚上ZERO的news, 剛在撥他的中間分界頭也是好萌~~~
啊, 怎麼辦(笑) 幾分鐘就足夠叫我加油了~~~(笑)

啊, 差點忘了要翻一下, 兩人的message
(這版本是根據富士Super news播出部份的翻譯)
剛: 平常支持著我們的大家今天這樣子結合在一起來行動了, 實在很高興
光一: 真的, 並不是別人的事情, 而是日本國民大家不能夠不團結一起的時候, 如果能夠透過這樣的活動把元氣分給大家的話, 我們也很高興

 

差點忘了巫女CM也要搬回來(笑)
今早的sukkiri, 4月開始使用[結緣]作片尾主題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9S6ZvHbsw8
最後有播到PV的片段
4/1 dwango cm跟johnnys entertainment的c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9S6ZvHbsw8


抱歉, Oricon容我再拖一下, 那篇東西真的超長>.<
momo奴隸獸

 


4月1日 05:36pm

剛剛富士super news 播了 (也同時丟了在twitter那邊)

 

momo奴隸獸



4月1日 凌晨01:36am

PS加了9周年直筆照在下面
另外, 之前hitotoki有幾句古詩之前沒翻, 已經補回去了


先去忙別的事情


3月31日 下午05:00pm

由於太多人想看巫女剛(笑)
先放這個上來
注意: 因為日本還沒有開始發賣, 所以照片絕不能夠轉載出去
(momo: 不過其實平常這站上所有東西也不可以轉載就是了)
PS 5月號


[巫女]是剛本人認定的image來的(笑) ←剛剛看了一下oricon的訪問,當中有提到的



剛才看漏了, PS原來有9周年剛的直筆message

等一下去翻譯及掃Oricon~~~(oricon好溫柔的感覺>.<)